墨色深沉,夜凉如水。

    陌妃菀回到萱花城时已是很晚,这里虽说是个城,可是跟小村子没什么两样,却是陌妃菀最喜欢生活的地方,每次受伤后,她都会来这里。

    萱花城内,只有寥寥无几的几处人家,这里的人都休息得早,此时已是深夜,更是没有任何人,陌妃菀看着眼前随时都快要被风吹走的房子,定了定神,从门旁的石头边拿出一把女士簪子,打开了门。

    内并不是外面所看到的的那么破旧,反而充满了小女儿家的心思,清新美丽。

    陌妃菀走到厢房内梳妆台坐,看着镜子里的人,外伤十分明显,简溪尘手极重,她的脖子上五指掐痕明显,额头和脸上也有大片淤青,惨不忍睹。

    陌妃菀不仅想起这一晚的经历,那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现在她还觉得有一丝别扭。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很是奇怪,陌妃菀本事多聪颖敏捷的人,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一瞬间,陌妃菀眸光中的冷意更重,绝对不可能!

    不过今天发生的这事,阴沟翻船,果然还是存在的。

    陌妃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模样还真挺惨的,漂亮的容颜大打折扣。

    想到鬼七,陌妃菀沉着脸,冷冽的眸怒火闪烁,拳头捏得咯咯响,杀气忍不住四溢,不过此次任务没完成,她们有的是机会见面,陌妃菀不禁觉得热血沸腾,有仇不报非阿六。

    “该死!”

    第二日。

    萱花城内,清晨的阳光普遍照射,为即将入冬奠气平添了几丝暖意。

    阳光透过打开的窗子射进内白色帐暖的小床上,只见床上睡着一个满身是伤的女子,青紫色的伤痕在白嫩的脸上特别明显。

    床上的女子伸出手,揉了揉眼,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唰!”的起身,走到梳妆台镜子前,对着镜子揉了揉自己脸上的伤痕,看来不是梦,是真的!

    “该死!”陌妃菀冷声道。

    陌妃菀脸上的伤,过了一晚淤青的地方更明显了,只是陌妃菀此时却轻描淡写的很,揉了揉便站起身子。

    破烂的房子门外,两个小女孩正在争吵着。

    “其其,阿六姐姐,肯定还没有起床,是不是来太早了?”一个身穿着白色绣着典雅小花,年纪十一二岁的女孩说道。

    她旁边叫其其的忍不住白了白眼,自己姐姐就是啰嗦,每次来叫阿六姐姐,都是这句话,“姐姐,你烦不烦啊,都说了如果不早点来的话,阿六姐姐又没在家了!你懂不懂!”

    陌夭夭不禁对着自己妹妹的暴躁的脾气,有一丝无语,柔和的笑了笑,“其其,可是这也太早了!况且,我感觉到阿六姐姐受伤了!”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

    “哎呀!姐姐你真啰嗦,小心成老太婆!”陌其看着陌妃菀的小,突然又是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头慢慢的转过来,脑袋似乎有一丝停顿,昏沉沉的。

    “姐姐,你是说,你感觉到阿六姐姐受伤了?”陌其瞪着双眼,有丝不可置信的样子。

    陌夭夭看着自己妹妹这样子,便想安慰。

    哪知道陌其“唰!”的一声跳起来,嘴里还念叨着:“阿六姐姐终于受伤了,欧也!”

    陌夭夭柔和的眸子突然变得一片深沉,这丫头!太不让人省心了。

    陌其感觉到自己姐姐的眼光,不由一吐舌头,两人是双生子,有特别的心灵感应,其实陌其也感觉到了陌妃菀受伤了,只是有着一丝不相信,才会拉着陌夭夭这么早跑来。

    陌妃菀站在内,听着,陌夭夭和陌其的争吵,每次只要她一回来,这俩丫头就像是有预知能力一样,都会早早的跑来,而且还会知道自己受伤,陌妃菀冰冷的面具放,不由一阵苦笑,这是必然的吧,每次都会收一点伤,这俩丫头当成预知能力了。

    陌夭夭和陌其是她捡来的,一年前,陌妃菀执行任务之时,在天之脚的圣城街头,见到了两个正偷了东西的小丫头,被人撵着打,一时恻隐之心,救了这两个丫头,陌其为了救自己的姐姐被打得头上一阵血流,失去了记忆,而陌夭夭除了在陌妃菀和陌其身边之时会露出微笑,其余时间脸上都是面无表情。

    陌夭夭和陌其的名字是陌妃菀帮她们取的,陌妃菀还记得,当时的陌夭夭和陌其是一身尊贵的装扮,陌夭夭抱着头上缠着纱布的陌其,对着陌妃菀说,“姐姐,你帮我们取个名字好吗?”声音软软腻腻,别样动听。

    陌妃菀站在医宛边,当时的萱花城内只有陌医一个人姓陌,陌医的医宛院子里有着一颗桃树,开满了太花,陌妃菀便以此为姓,给她们取名陌,看了院里狄花一眼,嘴里突然蹦出一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后来陌夭夭就叫陌夭夭了,陌其就叫陌其了,很顺其自然。

    后来……

    陌妃菀是阿六,每次都会执行任务,最开始之时,还能每天回来一次,后来陌夭夭见她很“忙”,主动说,去陌医的医宛学习,陌医是一个快到六旬的老人,有人来继承他的衣钵,他当然高兴。

    陌妃菀脸上虽有这一贯的冰冷,但在对于陌夭夭和陌其之时却还是比较柔和,对于陌生人,陌妃菀向来眸光冷若冰霜,放佛一层真空,谁也进不去。

    陌妃菀打开门,吓了陌夭夭和陌其一跳,眼前的女子换掉了平时一身黑的装扮,如今……一身白,面上罩了一层面纱,长及齐腰的发被一根白色的带子梳成一个马尾扎在脑后,有一种诡异的美。

    陌夭夭和陌其自然想到是因为受伤了,所以带着面纱,几乎遮去大半脸颊。

    陌妃菀经过她们身边之时,只说了一句,“走吧!”同样还是冰冷至极的声音,陌夭夭和陌其却能感觉到一阵温暖,她们最亲的人恐怕也只有陌妃菀了,那个算是师傅的陌医,也只能是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陌医家在萱花城的最右边,而陌妃菀的却在最左边,有一段不短的路程,陌妃菀果真不是平常人,昨日受的伤像是假的一样,除了脸上,哪儿都看不出来。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