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姐妹和陌夭夭姐妹从马车走了出来,跟随着陌妃菀了马车,经过禾心尘身边之时,陌妃菀平静的眸子扫了他一眼,“挡路狗。”三个字很轻,却传入了周围人的耳朵里,周围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你!真没教养!”禾心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尤其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让他觉得十分难堪,更何况还是在学院门口,而眼前的女子却有着一种天生的气势,让他找不到话来反驳。

    半阖着清亮的眸子,陌妃菀站在原地等着木子四人。待四人走到她旁边,她才开口道:“教养这种东西,平时都是放在家里的不是吗?”舒缓的口吻,没有任何起伏的话语,却有着让人不可忽视的气势。

    “走吧。”陌妃菀对着身边四人道,“午是什么课程?”陌妃菀随意问道。

    “回小姐,午是剑术课。”春香笑着开口道,很久都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偏着头看向陌妃菀,却见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完,就慢条斯理的带着几人朝着学院走去,都懒得多看挡在路上的两人一眼。

    简尘溪错愕的看着陌妃菀从自己身边走过,直到再也看不到她们的身影,才回过神,被无视了,同样一张脸,她知道不是同一个人之后就直接被无视了吗?心中苦涩渐渐蔓延,错过了身旁禾心尘漆黑可怕的面色,这个女子实在是太不把人放在眼里。好歹自己也是一表人才,那女子竟然敢无视自己!

    “少爷,该进学堂了。”一随从走到简尘溪身边,轻声道。

    “嗯,走吧,心尘。这多大个事儿,在说了,都在一个学堂,又不是不能看见。”简尘溪道,说的对,都是在一个学堂,要做一些事情引起陌妃菀的注意可那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陌妃菀那怪异的性子谁也说不准。

    很难想象,要做些什么事情才能引起她的注意。

    来日方长,想着简尘溪心中如若是茅塞顿开一般,看着旁边禾心尘漆黑的脸色,忍着笑意道:“消消火,这陌家大小姐可是陌二小姐的姐姐,若是得罪一个,你这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听到简尘溪的话,禾心尘觉得更加气愤,却不能对着他发,扯着简尘溪就朝学堂走去:“这我到不怕,总不会因为这样,佳人就不理我了吧。”说完,收起身上的怒气,若有所思的朝前走着。

    看着身边快速变化的禾心尘,简尘溪有种特别的感觉,这个人看来也是不简单啊!不过自己身边又有几个简单的人?摇摇头失笑着,不过能被陌妃菀骂的人也很少,看来陌妃菀也是收敛了很多,若是往常,怕都是刀剑相向了吧。

    禾心尘和简尘溪都自己想着自己的,听佳人说,那陌妃菀回来都快把府内的人全都得罪了,一直刁蛮任性,无理打闹,却没想到这陌妃菀这么没有教养,还骂人!!

    学堂内,午上课之前,都有半刻钟的冥想时间,充分理解剑术的精华,陌妃菀随着春香的带路走到一处软榻之上坐,四人站在陌妃菀的身边,“小姐,午的剑术课之前的冥想,奴婢们是不能多呆的,只是练习的时候奴婢们才可以在,不过不凡是可以可以陪着你的,将军说了,这不凡以后可是你的贴身侍卫了。”说完,带着三人走出了学堂。

    陌妃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刚好看见夏不凡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坐在软榻之上,陌妃菀清亮的眸子扫视着四周,男男女女各个都穿着华美,五官无一不精致,在陌妃菀打量四周之时,也免不了被四周的人所打量。

    都看着这个传说中的陌家大小姐,她就那么坐在那里,没有任何言语,却让人忽视不了,放佛天生就是夺目的存在,一双清亮的眸子扫视着四周,可却没有任何人能感觉到自己入了她的眼。陌妃菀爱美模式又启动了。

    身边都是些美男美女,对于这些精美眉目的男女陌妃菀提不起任何兴趣,扫视一周之后,又开始冥想,对于周围的人,她连一眼都懒得再看。

    这陌妃菀当真是继承她娘亲大漠公主的美貌,清水出芙蓉,素面朝天的她竟是胜过多少魅妆的女子,更是增添了一份天然之美,恬静之美,就像是一朵莲花婷婷立于水中。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你就是陌妃菀。”如黄鹂般美妙的声音响起,一名少女掌风向着拍在陌妃菀面前的桌子拍去,众人瞧得分明,那坐在那儿的莲花之女却从未动身一,那掌风却莫名被化解了,女子上前一步道:“刚才你是不是辱骂了本小姐的兄长,莫非。你是在找死不成,没把本小姐放在眼中是不是!”

    少女名为禾心暖,十五岁的年纪,和陌佳人一般,精致的眉目,小巧的瓜子脸,秀眉高挑,眼如明珠,浑身散发出一股眼高于顶的气味。让陌妃菀的好心情顿时消失,成功的惹怒了陌妃菀,在怒气爆发之前,陌妃菀睁开眼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虽然有些怒气,可陌妃菀却不想为了这种人伤神,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杀人是犯法的。她不想连累陌笙寒。

    陌妃菀昂着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嗤笑一声,道:“你哥是谁?是骂了一条狗,若那是你哥……”陌妃菀停顿了一似是想到什么似得,眉目都笑开了轻声道:“你岂不也是同类。”

    你岂不也是同类。轻声出口的一句话,却是镇住了周围的人,圣都的人都知道,这禾家大小姐是个调皮的人,经常到处捣乱,却因为她的身份没有人敢说什么,可如今却被人一句话梗咽住了,半天没有回过神。

    禾心暖愣住了,木然道:“你没有教养!”她没有想到眼前看起来像是莲花般清美的女子会说出那般粗鲁的话语,有丝不可置信,禾心暖听到周围憋住的笑声,脸色忽的通红起来,觉得难堪极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