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无视她的表情,对着夏不凡道,“坐这边。”夏不凡猜想不到陌妃菀在想些什么,却还是坐了来,看着陌妃菀眼波流转的俏模样,心中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她是他的责任,他一直都明确。

    不得不说此时的陌妃菀是充满灵气的,带笑得双眸,微微翘起的玫红色双唇,充满自信的模样,学堂里不论男女都被陌妃菀这充满灵性的一笑给怔住了,有那么一瞬间脑子是空白的,充斥着陌妃菀巧笑的模样。

    看着陌妃菀无视自己,禾心暖回望四周,有些难堪,怒吼道:“你!那里是我的位置,你怎么能让人坐在我的位置上,陌妃菀,你几个意思!”看到周围的人轰然一笑的脸庞,禾心暖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

    陌妃菀没有理会禾心暖,歪着头对夏不凡道:“夏不凡,你过来,坐在我旁边冥想。”说完不在理会禾心暖,懒散又安静的坐在软榻之上,禾心暖看着坐在原本属于自己位置的夏不凡,一张白嫩的脸庞,双眸似明珠,看起来年纪比自己还要小,竟然长了一张娃娃脸。

    “你让开!这里是我的位置!”禾心暖看到夏不凡镇定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坐,连忙走了上去,挡在他面前,压低了声音道。夏不凡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禾心暖一眼,本就是不羁的性子,更何况这禾心暖这狗眼看人低的态度已经惹怒了夏不凡,夏不凡出口冷厉道:“这位小姐,若是我记得不错,这学堂的位置都是随意坐的,况且我家小姐的位置在这里,你是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家小姐一起坐吗?而且,这个位置上面也没有写你的名字,你又凭什么来管这个!”冷静的话语给了周围人当头一棒,这陌妃菀的手竟是比起她自己来一点都不逊色,一个人竟然敢跟禾家大小姐这么说话。

    众人对夏不凡的认识又提高了一步,这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看着周围的人都看了这边,禾心暖咬牙切齿道:“算你狠!你给我记住!这圣都总有一天你会遇上我的,到时候要你好看。”禾心暖生气的走到一旁,在学院中不能乱来,可是出去了就不一样了,况且。陌府的二小姐可是跟自己关系很好的,这样整他们的机会是随时都有的。禾心暖面色阴沉的坐在一边想到。

    夏不凡坐在陌妃菀身边,位置靠得不近,但是夏不凡却能闻到陌妃菀身上一种淡淡的清香味道,不是花香,而是一种让人心情愉悦的香味。夏不凡看了看周围,哎!这皇者人后的任务怎么这么难啊!!随即坐着开始冥想,这本是该在三四岁的时候就该完成的课程,这竟然是这么大的还在上。

    夏不凡不知道的是,这学堂也是最近一年才开学的,自然是比较完了,皇宫贵族的子弟们也都是才开始学习的,像陌妃菀这种莫名接触了气一内的功力是很少存在的,据他所知,也就陌夭夭,陌其,还有两个长得一样的男子有这种能力。

    没多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手中空无一物,精明的眼扫视着四周,看到陌妃菀和夏不凡的时候,目光愣住了一,这个学生似乎没有看见过,又看了看她身边的男子,气场丝毫不逊色给陌妃菀,那男子不由定神看了看陌妃菀两人。

    夏不凡睁开眼和男子一对视,礼貌的点点头,随即看向陌妃菀,却见陌妃菀冥想之后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陌妃菀觉得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身上的气息很正直,觉得很有趣的样子,和其对视之时陌妃菀绽开一抹笑,调皮的问道:“老头儿,你为什么盯着我看?”

    段誉脸上未见任何尴尬,看着陌妃菀道:“你是第一次来上课吧,我可不是什么老头儿,还年轻着了,过些年在叫我老头儿吧。好了。都准备好,要开始去上课了。我是你们的老师段誉。”

    “段誉?”陌妃菀笑道。

    “是,以后你们称呼我为老师,夫子那些个称呼是只适合那些个咬文嚼字的人,我这山野村夫就随意称呼。”段誉看着底的学生都认真的听着,满意的点着头道。

    “段誉,不会是……断断续续,沽名钓誉吧?”陌妃菀站起身子,对着段誉一笑道。

    看着满堂的学生,段誉只是一笑,并未有所解释,陌妃菀也没有多说,站着身子还未有所动作,就听着段誉语气不善道:“这是谁没有来?”

    众人都看了看周围,满堂的人员没有人迟到啊!陌妃菀脸上闪过一丝笑容,段誉解释道:“今天填了一个学员,那么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学员应该是没有位置坐的,可现在的主位,明显就是差了一个人。”说完,段誉又道:“到底是谁没有来!”

    坐在角落的陌梦一颤颤巍巍的举起手,小声道:“老师,学生知道。”

    “你说。”段誉对着陌梦一道。

    “先生,是陌佳人没有到。”话一落,周围立刻响起了一声哄笑声,竟然是陌家三小姐出声说道自己的姐姐没有来。没有比这件事情更好笑的了,坐在另一个位置的禾心暖看着陌梦一的脸色闪过一丝阴霾,吓得陌梦一低头,她可是经常被这个女子欺负。

    “好了,这没来的人次也不用来了,我们现在到室外去上课。”段誉的话刚落,就听到“扣扣!”敲门声突然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门口看去,陌妃菀安静的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夏不凡见她站着也跟着站着,学堂里的人因为刚才段誉的话都站起了身子,门被打开,出现了一个满脸带着委屈和柔弱的女子,走到段誉面前轻声道:“对不起老师,学生今日迟到了。”

    “若是不想来便可不来。不用以迟到当借口!”说完,段誉酷酷的带着头走了出去,也不听陌佳人的解释,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装柔弱的女子,刚才那一瞬间的阴霾他可是没有错过,虽然不知道是针对谁。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