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誉已经走了出去,陌佳人张开小口,准备解释,却见周围的人都走了出去,抬起头委屈的看了一周围,这才看到陌妃菀的身影,不由脸色突然一哀怨,那可怜的模样让周围的人不禁心里认为是陌妃菀的错,见陌妃菀丝毫不理会自己,陌佳人脸上充斥着凄婉柔美,带着欲泣的模样看着周围,又咬着唇委屈的看了看陌妃菀。

    众人脑中直接联想到,难道是这陌家大小姐搞得鬼?

    可看陌妃菀那无所谓的样子,众人都有些奇怪,难道她就没有一丝愧疚?!这可是她妹妹呀,众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没想到长得这么美似天仙的女子却是一个狠心肠的人。

    段誉见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大吼一声:“都不上课了吗?跟上!”回过头的一瞬间,陌妃菀明显得感觉到段誉若有所思的看了自己一眼,正当自己准备深究的时候。他却回过了头,陌妃菀摇摇头希望是错觉吧。

    迫于段誉的威严,所有人的目光都从陌妃菀俩姐妹身上收了回来,跟着走了出去。

    禾心暖站在门边,身边是陌佳人和陌梦一姐妹,陌妃菀刚踏出门,便被一只手给拦住了,陌妃菀不喜的看向手的主人,目光中闪过一丝烦躁,看着陌妃菀的眼光,禾心暖一阵心虚,却又倔强的抬起头,她才不会怕她!

    上前一步,禾心暖小声威胁道:“陌妃菀,你在欺负佳人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陌妃菀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脸气势汹汹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不会放过我?”禾心暖配合的点点头,“那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准备怎么对付我,所有的招我都接着,我倒是想看看,禾家的大小姐是准备怎么对待我!”

    “你,站住!你等着吧!”禾心暖怒声道,却又将声音压低,生怕被人听到。陌妃菀边走边说道:“那我们就骑驴看唱板儿,走着瞧了。本小姐拭目以待!”

    说完,在理会几人,带着夏不凡走了出去,小狐犬被陌夭夭姐妹抱着,看着空荡荡的怀抱,陌妃菀有些无语,这就熟悉了?

    陌妃菀也看出来了,这禾心暖的性子不坏,只是为了朋友惹了不该惹的人,偏偏那个人还是自己,这次就算了,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陌妃菀从来不会有朋友,身边的人要么就是自己人,要么就是仇人,还有就是陌生人!不过这禾心暖既然已经为了陌佳人想跟自己对抗,那么这陌生人便也不是。

    夏不凡回过头对着禾心暖几人笑笑,禾心暖被这迷人的笑给愣住了,傻眼了一,身旁站着的陌佳人脸上快的闪过一丝藐视,对着禾心暖道:“暖儿,我们也快过去吧,不然等就要迟到了。”

    禾心暖点点头,几人朝着外面走去。

    离练剑术的地方有一点远,武阁和雅阁是没有在一起的,此时雅阁大门口,聚集了许多的学员,陌妃菀踏出一步,就听见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轻狂道:“陌妃菀?这是谁!你们的主子?不就是个野女人!来人,把这些个贱奴才给我绑起来。”

    陌妃菀的眸光瞬间凛冽,夏不凡站在她身边,觉得空气都冷了许多,不仅离陌妃菀远了一步,这主子身上的威压是越来越大了,让他有种想要臣服的冲动!可是他的理智却是不允许的,况且这还是在陌妃菀不经意间发出来的气势。

    看着两个家卫朝着陌夭夭四人抓取,陌妃菀双眸一冷,轻声道:“我倒是想看看,谁敢动我的人!”声音极轻,可却是穿透进了在场的每个人耳中,众人抬头看去。

    那阳光的女子缓慢的走着,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可那浑身散发出的冰冷之气却不容小觑,微风扬起陌妃菀的发,陌妃菀清亮的眸子扫视着四周,当目光触及到陌夭夭手中的小狐犬时,微笑加大。

    小狐犬也抬起头,刷的一,众人只看到一阵白光划过,定晴一看,那小狐犬却到了陌妃菀的手中。

    陌妃菀的小手有一没一的拍着小狐犬巴卫,众人看着那阳光的温婉女子,心头狠狠一颤抖。

    这是那个得理不饶人的陌妃菀吗?

    答案是不确定的!

    可的确是。

    简尘溪看着周围的人看着陌妃菀的迷茫颜色,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嗜血杀意,这一瞬间的嗜血杀意却被陌妃菀扑捉到,陌妃菀抬起头,脸上满是疑问,难道自己又出现错觉了?

    简尘溪快速的调整好气息,看着微怔的禾心尘,装作不经意的将他一撞,这一撞瞬间让禾心尘反醒过来,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又看着那个贱女子发呆了,顿时恼羞成怒道:“我今天就还敢了,你能拿我怎么地!”

    陌妃菀这才把目光投在禾心尘身上,见又是他,陌妃菀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嫌弃道:“我会杀了你!”虽是随意的话语,却让在场的人一阵心悸,这话是能随便说的吗?可是看着陌妃菀那认真的模样似乎也不是在说笑。

    话语中透出的不屑与不耐烦所有人都听出来了,都有些石化了,这女子,怎地如此嚣张!

    “你叫陌妃菀是吧!我明日就上你家提亲,你等着吧。”禾心尘莫名的甩出这么一句话,不止是周围的人凌乱了,连陌妃菀都有些呆愣,她刚才听到了什么?提亲!?

    “心尘……”简尘溪紧张道,禾心尘却拉开他的手对着陌妃菀说道:“我发现你这性子跟我挺对口的,我明日就到你家提亲,陌妃菀你就等着吧!”

    妃菀不在理会他,这个人是个疯子,陌妃菀懒得去理会。

    见陌妃菀准备离开,禾心尘一子挡在她面前道:“陌妃菀,我是说认真的。”这陌妃菀若是进了他的府内,还怕她不听话吗?

    陌妃菀伸出手掏了掏耳朵,不屑的看着禾心尘,这人果然是疯了,看着陌妃菀那粗鲁的动作,禾心尘嘴角一抽,真恶心,不过。若是她进了禾家,还怕没有机会整她吗?连禾心尘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他却是对这个粗鲁的女子产生了丝丝情愫。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