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术阁内。

    所有的学员都已经到了现场,剑术课无论男女都可参加。

    禾心尘扫视一周,都是些还在内力的人,男子大多都是达到古气类的,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尘溪对禾心尘有一种先杀而后快的感觉,站在他身边,见他依旧充满怒气的脸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身为暗杀的头领,简尘溪的隐蔽能力是独一无二的,连陌妃菀和简溪尘都比不上他,虽然刚才禾心尘的话让自己很不满,简尘溪也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确定陌府是不会将陌妃菀嫁给禾家的。

    这样想着,简尘溪脸上没有先前的那种沉重,看着依旧怒气的禾心尘,简尘溪用手碰了碰禾心尘,见禾心尘的目光看向自己,简尘溪才轻声道:“心尘,你刚才的话可吓了我一跳,都知晓你喜欢陌家二小姐,却这么突兀得向陌家大小姐求亲,虽然知道你是在开玩笑,但是这话若是被有心人听去了,这影响就不好了。”脱掉陌医身份的简尘溪给人温文尔雅的感觉。

    此时这话也是说得在理,禾心尘心里一惊,“我可不是在开玩笑,以前我是喜欢陌家二小姐不假。可如今我却也对陌家大小姐生了同样的感觉,再说了,大丈夫三妻四妾有何关系,学娥皇女英不是很好。”

    禾心尘这话一出口,立马就后悔了,这话被人听去了,可就当真不妙了。甚好身旁只有简尘溪一个。

    简尘溪脸上一闪而过的寒冷,这禾心尘当真有些不识抬举,正准备开口,却见远方出现了一道身影。

    白色的劲装武士服穿在娇小玲珑的身上,黑发仅用一根同色丝带捆绑,上面吊着两个小巧的银色铃铛,眉目精致得似从画中走出的绝伦妙人,玫红而饱满的唇瓣微微张开,绽开一抹淡淡的轻笑,让周围的人再次惊叹一声。

    这武士服都是自己选的颜色,却只有陌妃菀一人选了白色,白色显胖世人皆知,可白色却也清纯动人,洁白无瑕。

    简尘溪准备出口的话被眼前的一幕咽了去,深吸一口气,他也曾看见过她身着白衣的样子,却从未见过身着白色劲装的她是如此的英姿飒爽,自信夺目,甚至让他从心底涌出一种想要将她永远藏起来的冲动,这种美应直给他一人欣赏。

    剑术课已然开始,不少人已经跟着段誉的节奏在走着,一些人却是在闲聊着,剩一部分的人却是在看陌家和禾家几位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段誉是以为合格的老师!异常的合格!他的课只要有一个人在上课,在认真的学,那么他就会努力的教,那些不愿意学的,或者说是在闲聊的人他是不会多说话的,毕竟他是剑术老师,不是雅阁那边的文学老师。

    禾心暖的目光看向禾心尘身边的简尘溪身上,她如今才看清楚,那竟然是恩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短短几天,就由光头变为了长发,但却丝毫不影响她对他的喜爱之意,而且甚至可以说有超出之意。

    虽然改变的不是一点半点,可禾心暖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他,爱慕他,禾心暖看了简尘溪很久却发现简尘溪的目光一直看着某处,不止是他,连带着身旁站着的禾心尘自家哥哥也是看着某个地方,禾心暖循着目光而去。

    却发现让两人恍然忘我的人竟然是陌妃菀,心中气急,却见陌妃菀转身离开。身旁没有一个侍卫,连那几个侍女也不在身边,自语道:“一个人,陌妃菀你也敢离开,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段誉在教新的剑术知识,新的剑招,陌妃菀看了一眼之后觉得无趣,她所认为的剑招,都是能一招杀死敌人的剑招,这里的所教的剑招对于她来说,完全没有吸引力,陌妃菀看了一眼段誉,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陌妃菀离开的不在少数,禾心尘,简尘溪,陌佳人,陌梦一,而随着陌妃菀出来的却只有禾心暖,几步小跑到陌妃菀面前,伸出双臂挡住陌妃菀的去路,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一把泛着冷光的长剑指向陌妃菀,冷声,“陌妃菀,你想去哪儿!在这剑术课之上,我要向你提出切磋,在学院中只要不伤及性命,就算是受伤了,陛来了也没人会怪罪,你先前对我的不尊重和对佳人的刁难,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看着禾心暖拿着剑的模样,一看就是个不懂剑术的人,持剑的手白嫩细化,横着的剑破绽百出,虽然不是个专业的,但是被人用剑这么指着,却还是头一次,陌妃菀不擅长用剑,却不是不会用剑,看着阳光依旧泛着冷光的剑,眼中寒光一闪,属于阿六的强势瞬间回归,“讨个说法这种搭讪方法早就被遗弃了,不过也谢谢你的“善意”提醒。”顿了顿,陌妃菀凑近禾心尘的耳朵,温热的呼气洒在禾心尘的耳边,“祝你好运。”抿唇笑道。

    “什么意思!”禾心暖被陌妃菀那调谑的口气给惊讶了,也愤怒了,后退一步才看清楚陌妃菀眼中的不在意,心中愤怒之极,这陌妃菀竟然敢小看自己,是对自己的莫大无视,大喝道:“陌妃菀,我现在就让你看看,小巧别人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小巧我是你一生中做过的罪大恶极的一件事!”

    禾心尘拿起剑,一跃而起,剑朝着陌妃菀刺去,可就在那一瞬间她却觉得腿骨一痛,摔倒在地,剑也被人夺去,冷光从她眼前越过,禾心暖身后冷汗直冒,从未有过的恐惧与无力感充斥她全身,竟然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呆愣的看着陌妃菀手中的长剑!本该在她手中的长剑!

    听到禾心暖的一声大喝,禾心尘抬头看去,吓了一大跳,赶紧大吼一声,“住手!”

    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刀留情。”

    简尘溪抬头看去,吓了他一跳,禾心暖竟然拿剑指着陌妃菀,这是在找死不成,这两兄妹简直就是在乱搞,嘴里却说着:“暖儿这丫头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心尘,快点,我们过去。”说完快步朝着那边走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