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手中的长剑就架在禾心暖白嫩的脖子上,看了快步走进的禾心尘一眼,陌妃菀手指轻轻动了一,一滴血从剑上缓慢滑落,听到小声的吸气声,陌妃菀淡定的将长剑收回丢在俩兄妹面前。

    禾心尘蹲身子看着摔倒在地的禾心尘,见她目光呆滞,面色苍白,只是白嫩的脖子上多了一条指甲宽的血痕,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朝着陌妃菀道:“谢菀儿刚才手留情。”此时的禾心尘内心正有些得意洋洋,陌妃菀应该是有些喜欢自己的,不然为何听到他的话就放过了暖儿。

    若是陌妃菀知道他的想法,恐怕会直接一剑杀了禾心暖,陌妃菀看着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子,摇头慢条斯理道:“我只是希望你们兄妹二人不要再来招惹我,我不希望和你们有半点关系,明白吗?”

    禾心尘得意的笑容一怔,明显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气势完全不同。他还以为是自己提亲的想法影响到了她,没想到却是因为这个原因。

    简尘溪看着两人,心中一阵烦躁,走上前,温和道:“话虽如此,在也替他们兄妹二人谢谢陌小姐手留情。”

    看着简尘溪走上前,陌妃菀突然扬起一抹异常灿烂的微笑,清亮的眸子灵动得转着,“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必替他们二人道谢。”

    听到陌妃菀的话,简尘溪摇摇头,不在言语。

    禾心尘将禾心暖扶了起来,凑巧看见陌妃菀这迷人的笑,只可惜那笑却不是针对他的,看着两人都温润的笑意,禾心尘心中猛然不爽,一股异常的情感,松开扶着禾心暖的手,将她交予陌佳人,插身到陌妃菀和简尘溪中间,又一次居高临道:“你这女子怎地如此狠心,如此蛇蝎心肠,暖儿是怎么惹到你了,你要伤她!小小年纪就如此冷血,这长大了还不得翻了天。本想着去府内提亲,如今我看这事就此作罢!你这样的蛇蝎女子谁人敢娶!”

    这话说得周围的人都一阵哗然,任谁也不喜欢被骂,更何况是无缘无故被骂,况且这禾心尘话中的讽刺与不屑连周围的人都听出来了,又何况是陌妃菀这么聪明的女子。本想着第一次来学院,不替父亲惹麻烦。可这麻烦却自动来找她了。本想着放过这几人,这几人却偏偏跟自己作对。

    陌妃菀脑中闪过木子说过的话,父亲和外公以及那还未见过面的娘亲,都是希望自己可以解决一些事情,大大方方的面对所有人,既然他们的希望是如此,那么自己继续低调也不是个事儿,那么就从这件事开始好了。

    陌妃菀如此想着便去做了,更何况,这兄妹二人实在是莫名其妙,老是纠缠自己,找自己的麻烦,一次性解决,省得以后麻烦。

    陌妃菀得突然安静,眸子中没有任何表情,似死水一般,没有一点生气。站在一旁的简尘溪一震,这表示陌妃菀动怒了,可此时的她却是有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朦胧美,就在周围注视着陌妃菀的时候,她却笑了,那笑似冬天里的一把火,夏天的凉风,顿时将周围的人吸引住。这瞬间的变化让禾心尘以及周围的人顿时一怔。

    一刻,陌妃菀却抬起了脚,一脚踢向禾心尘的身。

    “啊!”禾心尘惨叫一声,刚才的目光都被陌妃菀吸引住,却没想到是声东击西的做法,身传来的疼痛让禾心尘直吸冷气,眼中充斥着不可置信,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往滴,扭曲着脸痛苦至极的看着陌妃菀。

    实在是忍受不住痛苦的禾心尘狼狈的倒在地上,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一时间尴尬又气氛,她怎么敢!怎么敢如此的……狠心,如此的……不要脸!

    简尘溪看着地上疼得直冒汗的禾心尘,浑身觉得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不自觉的将双腿给并拢了,头一次知道陌妃菀是如此对待男人的,难怪以往虽有很多人对她存在歪想,却从未有人敢对她动手,简溪尘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身旁陌佳人和禾心暖这才回过神来,看到如此一幕,不由浑身冷汗直冒,汗毛都快竖了起来。禾心暖原本缓和一点的神色又瞬间苍白,陌佳人姐妹却大吃一惊,没想到这陌妃菀竟是个如此放肆的女子,却也叫人佩服,毕竟这事不是人人都能干出来的。两人眼中同时升起一抹害怕,看着陌妃菀的目光变得谨慎无比。

    虽知晓陌妃菀不会放过他,却从未知道陌妃菀竟然这么大胆,差点将人给废了。男女之事两人都是知晓的,这陌妃菀所踢的位置都也看清了。

    这大姐姐实在是……太恐怖了!

    陌妃菀一脸纯纯的笑容,眨眨眼看着疼得直冒汗的禾心尘温柔道:“禾公子,你没事儿吧,刚才脚抽筋了一。不受控制了,自己就踢出去了,一听到不想听的话脚就自己动了,你那儿……应该……没坏吧?”

    禾心尘脸色瞬间煞白,张口却说不出话来,眼中透露出一种惊恐,若是真坏了……这……

    看着禾心尘的表情,陌妃菀满意的拍了拍手,“禾公子,禾大小姐,依本小姐的意思,你们还是少在我面前出现哦,你看,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就如此模样,若是以后……”顿了顿。陌妃菀微笑道:“那可就说不准会出什么事儿了,所以,你们还是不要没事儿找事儿做,在我面前瞎晃悠了。”说完,对着周围又是微微一笑,看到周围的人都往后一步,陌妃菀这才心情大好的离开。

    看着陌妃菀悠闲的身影,简尘溪无奈一笑,将禾心尘拉了起来,温和道:“没事儿就别惹她了。”

    虽然知道简尘溪的身份跟自己有所不同,可是禾心尘此时却未顾忌那么多,陌妃菀悠闲的话语已经让他的怒气冲昏了头脑。

    “这女人!”禾心尘愤怒的咒骂着,甩开简尘溪的手,朝着远处走来的两个家侍大声怒吼道:“还不快点给本公子过来!”他得去检查检查,若是真的坏了该如何是好!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