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泛着笑意的眸子,陌妃菀不仅扯唇一笑,有些阴谋得逞的样子,摇晃着西慕凉的手,“我觉得你像神仙一样,叫神仙姐姐?”陌妃菀眨眼,又摇了摇头,“不好,神仙哥哥?也不好。”嗯,陌妃菀眨眨眼睛,思考着,似乎一个称呼很是纠结。

    西慕凉没有错过她眼中闪过的笑意,却觉得这样的她可爱无比,轻笑一声,随着陌妃菀的意思道:“就由你取个名字好了。”

    “哇!真的吗!”看着眼前的温泉瀑布,陌妃菀心中喜爱至极,侧眼巧笑着看着西慕凉,期盼道:“真的吗?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西慕凉疑问道。

    “不过看起来你好穷!”陌妃菀笑着看着西慕凉一身雪白的衣裳和同色的丝带,全身都是白色,当真是一块白嫩的豆腐,略带嬉笑:“哇晒,你你你你你.......”陌妃菀站起身子围着西慕凉只打转,似乎是看见了一件非常稀有的物品。

    “呵呵。”西慕凉轻笑,看着陌妃菀的眸光也有了丝丝温暖,不在似死水般,飘渺不定,好像原本就不存在在这个世界,只是一抹虚幻的影子一般,微笑道:“那你养我可好。”一句话出口自己都愣住了。

    “好哇!”却没想到陌妃菀一口答应来。

    “你很有钱。”西慕凉微笑道。

    “有钱。我会努力挣钱养你的,虽然现在还未帮你取好名字。”陌妃菀轻笑,娇俏的眨眨眼,眯起月牙般的弧度,眸光荡漾:“我的钱很多,多得我自己都用不完了,你可以帮我用的。”陌妃菀的话没错,她的确是很有钱,甚至是比她二叔陌笙箫还要有钱。

    西慕凉眼波温柔,扬起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暗晦,失去的记忆怕是找不回来了,如今也未听说过谁失去记忆还能找回来的,看着陌妃菀认真的眸子,西慕凉点头道:“这般诱惑,倒是真不想回去了。”他不是那个无心,也不是光头,他的长发是通过激生激发出来的,所以看起来他异常的病态。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否者上天入地,我也一定会找到你。”陌妃菀拉着西慕凉冰冷的手紧了紧,道。

    西慕凉温柔一笑,伸出手抚摸一她的脑袋,动作轻柔,点了点头,眸子里都是认真与温柔。

    看着这般认真的眸子,让陌妃菀心底一颤,少了一丝玩弄,多了一份认真确认道:“那你应我了吗?”

    这摸头的动作陌妃菀记忆之中是从未拥有过的事情,西慕凉的动作让陌妃菀感觉道了呵护,心中温暖,有些微荡,虽然感动,却还未入心。对于西慕凉的动作,没有任何排斥。

    看着她认真确定的模样,西慕凉温柔一笑,道:“当然是真的,我起亲爱的小绵羊可就要养我了。”亲爱的小绵羊?陌妃菀莫名一笑,大声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绵羊了,嘿嘿。”抬起头对着西慕凉算计的一笑。

    陌妃菀执起西慕凉的手,让他的手平摊着,虽不知道陌妃菀要干嘛,西慕凉却是配合将手平摊着。

    只见陌妃菀双手合十,随即慢慢拉开,出现了一只金色的毛笔,西慕凉眼波一荡,却未问什么,将金色的毛笔笔杆咬在口中,陌妃菀将自己的手中放平,双手以快的速度红了起来,先前的气息在吃出现,充满血腥的气息,一般人却是闻不到。

    陌妃菀的双手充斥在红色的血腥之气中,西慕凉看着陌妃菀手中的物体渐渐成形,是一朵从未见过的花,如血般的颜色,花瓣只有十二瓣,若是不仔细看,怕是觉得有花心的存在,可仔细一看却发现那只不过是花瓣组成的。

    陌妃菀将金色的毛笔放在原本花心的位置,那花逐渐消失,血红色的光芒渐渐消失,只剩那一只金色的笔放在手中,陌妃菀用右手执起毛笔,西慕凉这才发现毛笔的鼻尖位置已有了墨,那墨很浅,不是黑色,是淡淡的金色,在原本就是金色的毛笔映忖,显得不是特别的清晰,可他却觉得,那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陌妃菀左手握住西慕凉冰冷的手,用毛笔快的写上三个字,小绵羊,那三个字一写上,西慕凉就觉得浑身温暖了许多,陌妃菀松开了他的手,那几个字便瞬间消失不见,收起毛笔,陌妃菀以手掌心对着西慕凉的手掌心,手掌相接触间血光闪过,陌妃菀松开手,西慕凉将手拿起,清楚的看着几个小巧的行楷字,小绵羊。

    陌妃菀脸上闪过得逞的笑意,“如今,就是我的了。”

    西慕凉哑然失笑,这女子前后说着自己的笑很好看,也说了自己是她的,怕是被这个女子认定之人便只在属于她了吧,西慕凉笑得:“真是个鬼精灵,爱玩弄。”

    陌妃菀知道眼前之人懂了自己的意思,仰起头:“我亲爱的小绵羊,以后你就只能对我笑了噢,一定要记得,嘿嘿。”

    西慕凉见她重复也不气恼,温和道:“好。”

    陌妃菀眼神一亮,晚风吹来,两人的发丝清扬,不经意间,一小截发丝竟然纠缠在一起,陌妃菀定目,他眼眸中包含的认真和包容没有丝毫做作,竟满是认真,与他面对面站着,陌妃菀看着他就像是天山上的雪莲般,清凉,绝代风华,浑身散发出一种出尘的气息,不食人间烟火。

    陌妃菀一笑,既然认定了就不在改变,当初的简溪尘若是自己用了同样的方法,如今哪怕是天涯海角她都能找到,可是她没用,因为交不了心,可眼前的这个人却是第一次就真心对待,真心露出了她的温柔,随着自己的心走,不去想别的一切,简简单单。

    两人都是认真之人,一旦确定就不打算改变,哪怕是经历再多的困难,不去问为什么,这就是所谓的缘。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