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簇一簇的漫天星旁,站着一个白衣似雪的清贵男子,仰望着阳光,为何还未来?疑问在心中渐渐蔓延,嘴角一丝清泉般的微笑逐渐凝固。

    “小绵羊,我来了。”清淡甜腻的声音在温泉便悄然散开,伴随着瀑布温泉的流水急促声,在峡谷内蔓延开来。

    西慕凉凝目,那在阳光的女子,浑身散发着明媚如水的气息,清淡纯美,当真是小绵羊罢,陌妃菀直接跳到西慕凉身上,西慕凉见她跳来,伸手接住她。扶着她的身子,避免她摔倒在地,清泉般淡笑,“可别这么鲁莽。”

    “我知道小绵羊定会接住我的。”甜腻腻的声音,拖着淡淡的尾音,听得西慕凉心中一颤,睫毛微微闪动,陌妃菀感觉到他的气息,扬起头,“你看,小绵羊不好好的接着我了吗?”轻软甜腻的声音从陌妃菀嘴里传出,不止为何,总有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陌妃菀穿着跟西慕凉同款式的衣裳,昨日回去之后,她便吩咐澄心将衣物全换成了雪白的颜色,她觉得澄心是极其聪慧的,只需要淡淡几句,澄心便连夜将衣物做好,陌妃菀便穿上了,与西慕凉衣物不同的则是,在衣襟的位置有陌妃菀挥笔描上的一朵花。

    陌妃菀虽说要来学院,却从未说要好好上课,昨晚,陌夭夭三人便离去了。陌妃菀不知猜想她们取做什么,无论何事,总是对自己好的,她心底知道,任何人都可能会背叛,他们姐妹是绝对不会。

    昨日,两人连工将自己脑中的一些记忆催出,陌妃菀也懂了许多,她就想为何学院有些人跟她的功力都差不多,却不是自己的对手,那是因为他们都是修炼的玄气,而不是气,世人所知的也仅有玄气而已,她原本却以为世人都知道气。

    陌妃菀是不喜用剑的,却不是不精通,她脑中有很多剑法,她却从未去运用,所以她也不想在段誉那里浪费时间。

    西慕凉双手搂着陌妃菀,陌妃菀便随着动作挂在他身上,也不管其动作是否符合大家闺秀的做法,她喜爱随着自己的性子来,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不如人。死了便死了,说不上是凄惨与浪费。

    埋在西慕凉怀中,陌妃菀闷声,“小绵羊,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那如同撒娇的模样,西慕凉心情极好,抚着她的发丝揉了揉,淡声:“答应亲爱的小绵羊的话,我都记在心上。”

    陌妃菀不想去猜测那话中的意思,扬起头,手指黏上他的一缕发丝,这般清贵如泉的男子,随时都给她一种即将即将离去的错觉,也只有在身边之时,她才会觉得这人是真实存在的,收敛了心思,从西慕凉怀中褪。

    双手一摊平,手中便出现了一个包袱,陌妃菀上次的动作西慕凉便知晓,见此也不觉得惊讶,脸色依旧清淡,陌妃菀仰头,拉着西慕凉在石头上坐,将手中的包袱递给他,淡声,“小绵羊,这都是给你的,看看喜不喜欢。”西慕凉接过,将它放在石头上,慢慢打开,这白色包袱中竟然全是晶莹剔透的玉与金光灿灿的器物。

    西慕凉平淡的看着眼前的物品,这都是些价值连城的宝物,在皇宫怕也是没有人一时能拿出这么多的,伸手摸了摸陌妃菀的脑袋,轻声,“小绵羊去盗墓了。”那语气是陈述,不包含疑问。陌妃菀顿时笑了起来,这人一本正经的说这句话,倒叫人有些惊异,“小绵羊,我很有钱的噢。”陌妃菀收敛了嬉笑,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若是有人看到她此时的样子,不仅怀疑这人是不是被换了一个,那么冷血的人,怎会变成如此娇俏如花的女子。

    两个小绵羊,呵呵。

    听到她的话,西慕凉柔和一笑,面色波澜不惊,暗处的天煞双目瞪大,连自己弟弟都不知道自己有个怪癖,那就是喜爱金银,看到如此多的金银,天煞眼睛瞪得牛大,却未有所动作,虽然自家主子如此的温雅模样,可他却是知晓,那人也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小绵羊,你喜欢吗?我的钱很多,都地方用,能用来养着我亲爱的小绵羊也是一件好事嘛。”语气中的认真连暗处的天煞都听得出来,陌妃菀眯眼甜腻看着西慕凉,目光中的柔情连她自己也未发觉。

    西慕凉失神,那眼中的认真让他死水般的眸子荡漾,轻笑:“小绵羊不是盗墓的就好。”

    陌妃菀瞪大清亮的眸子,似乎没想到他会如此说,也的确是未想到,扬眉无辜道:“小绵羊,这可是小绵羊自己赚的钱噢,没有打劫也没有盗墓。”甜腻中拖着点点委屈的尾声,西慕凉无奈摸了摸她的头,淡声;“小绵羊如今是用自己的钱养着我,我很高兴。”虽说高兴,陌妃菀却听着他的声音还是如同一般的清淡温和,并未有所变化。

    瘪瘪嘴,难道他猜出来这些东西不是自己的?哪有这么神啊!反正自己拿这些东西,二叔和父亲也并未有所不满,在说那么多钱,若是自己不用,不都是拿去充国库了?那还不如自己挥霍掉。

    “小绵羊,小绵羊会用自己挣得钱来养小绵羊的。”说完,陌妃菀便懊恼了,这就是陌其昨晚所谓的包养了吧?

    “嗯,我会更高兴。”西慕凉微笑。

    “可是小绵羊的语气分明就是如同一般啊,没有高兴的感觉。”陌妃菀抬起小脸,委屈的看着西慕凉,西慕凉被陌妃菀那如同宠物般可怜的小眼神弄笑,凝视着陌妃菀淡声道:“小绵羊。”声音中有着淡淡的无奈。

    陌妃菀嬉笑一声,叹息道:“我亲爱的小绵羊,这可不能是忽悠噢。”见他点头,陌妃菀伸出微凉的小手抓住他冰如侧骨的手,这温度跟简溪尘倒是一般,搓了搓他的手,不满道:“为何这般凉?”

    从来都未知道过,书内不能出现别的书里的昵称,差点说是抄袭,吓得阿木立即给改了,谢谢亲们的支持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