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亲们,圣诞快乐!!

    面上的发丝都被撩起,却仍能感觉到背后垂着一些发丝,秀眉如同修饰过一般,淡上铅华,清亮的眸子,小巧秀气的鼻,完美的唇型,如血般模样,仿佛与头上的血玉簪呼应。

    如凝脂般白嫩的肌肤,精致的面容,如此小巧玲珑的模样,西慕凉却入了神,直到耳边响起银铃般的笑声,才如梦初醒,清亮的眸子眯成弯弯的月牙状,陌妃菀轻软甜腻的声音响起,“小绵羊,我还有东西要送给你噢。”

    西慕凉看着陌妃菀那清纯的模样,面上充斥着快乐的味道,柔声,“是什么?”

    陌妃菀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小包,西慕凉并未觉得有何奇怪,暗处的天煞却是在想,原来是从怀中拿出的啊!却未思考那么大一包的金银玉器陌妃菀那小身板藏得住吗?

    将手中的小包打开,露出里面的宣纸,陌妃菀本想用那种纸,却又才想到,他看后肯定会销毁掉,若是销毁不掉的话,岂不尴尬,这才用平常的宣纸将脑中修炼精神力的方法写了来,也将关于气的修炼方法写了,据她所知,气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必须先要将精神力修炼好,陌夭夭姐妹二人,便是如此,虽不知夏不凡为何也会,但仅仅一个夏不凡陌妃菀却是不放在眼中的。

    西慕凉接手查看,一张宣纸上写得精神力,看了之后他都有些动容,接来是气,他也有所了解,却从未涉及,心中有些微讶,抬目看着陌妃菀。

    陌妃菀坐于他身旁,侧身看着西慕凉,清亮的眸子闪动着笑意,清淡道:“小绵羊,这是我所修炼的,如今跟你分享,小绵羊,我交给你了,就是你的所有物。”言之意就是你若是给别人修炼也没关系,但那人必须是你信得过的人。

    看着陌妃菀清笑的模样,耳边传来轻柔耳语的甜腻声,西慕凉有些懵懂,这女子当真是一个妙人,能将如此珍贵的东西交予自己,便是对自己放心,西慕凉浅笑,这让他如何不去珍惜,如何不去喜欢。

    这般清美的人儿。

    宣纸看不出新旧,但那字迹却是未写多久,怕是昨日回去之后写得吧,回想昨日手中的小绵羊三字,对视着上面的字迹,当真是她自己抄录的,轻柔的拉起陌妃菀微凉的小手,西慕凉眼见左手上显现三个字,小绵羊。

    陌妃菀见此,清美一笑,解释道:“这个字十日之后便会受小绵羊控制,如今,若是小绵羊与小绵羊亲密,它便会出现。”解释不多,短短几个字,可陌妃菀却知,他能理解,西慕凉笑意不减,抚了抚她的发,似乎很是喜爱这个动作。

    轻柔道:“小绵羊,你可知这两种修炼方法的珍贵。”话语出口,陌妃菀便笑了,她如何不知,昨日便将这些交予其余两人了,澄心不适合这个,她的身子承受不了,陌妃菀便没有交予,这两种修炼方法若是传了出去,怕是各个国家都会出人前来抢夺,可是陌妃菀却不管这些,她耳中响起的是那人的关心,因为她为见他眼中有一丝的贪婪,却认真的看见他眼中透露的担心。

    陌妃菀点点头,看向西慕凉,“小绵羊无需担心,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这两种修炼方法就是旁人拿去,怕也是不会修炼的,小绵羊,必然能懂其中的奥秘。”见西慕凉收起担心的眸子点了点头,陌妃菀的心才定了来。又道:“小绵羊,你就是你,你不是别人,所以我给你,小绵羊只管手,这也不是坏事不是吗?”说完,巧笑着看着陌妃菀,见西慕凉点头收,这才明媚的笑了开。

    看她愉悦的模样,西慕凉这才定神,若是自己没收,怕是又惹她不愉快了,“小绵羊,这其中的修炼方法,小绵羊给你说说。”陌妃菀从不是舍不得之人,既然认定了他,那么与他分享一切,便是陌妃菀最想做的事情,真心的对待。

    慕凉闻言点头。

    暗处,天煞无聊的含着一根草,看看即将要落山的太阳,享受着冬日的风吹来的模样,刚才被那女子的模样一吓,躲远了,隔了好大一会儿才回来,躺在这里。

    夕阳西,晚霞满天。陌妃菀这才同西慕凉告别,站起身子平淡的踏出脚步,却极快的消失不见,西慕凉看着她的背影不见,知晓那是气的第二境界,地之力量。脚无声,踏步如风。

    看着她留的东西,目光温柔。

    如此天真纯美的模样,似孩童般的心性,却透露出睿智聪慧,随手送出的却是足矣让天为之疯狂的东西,摇头失笑,这当真是小绵羊了吧?那神秘的武功,敏锐的心思,清美的模样,都叫西慕凉喜爱不已。

    感觉到气息的消失,天煞这才落到西慕凉身旁,“主子。”眼睛却直直放在地上的金银玉器上,感觉到主子的不满,才带着讨好的笑抬起头,这才看见西慕凉手中的物品,忍不住道:“主子,这女子当真是有钱,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家中的人竟然舍得她拿出这么多的金银玉器。主子,你手中的也是?”看到西慕凉收起笑,天煞也赶紧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认真的问道。

    西慕凉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淡声,“记后销毁,教于地煞几人。”

    天煞满脸疑惑的接过来,低头看去,这一眼,差点将东西掉在地上,那女子究竟是何人?如此的大方,天煞呼吸略微沉重,这些东西怕是主子也没有的。

    “主子,这女子究竟是谁,竟然送出如此珍贵的东西?”天煞若尤其事的问着,若是那女子敢对主子不满,他一定会……

    “她是可以信任的人。”见着天煞脸上的神情与不相信,西慕凉冷声道,那声调将天煞的出神唤了回来,主子说可信,那便是可信的,只是这女子的身份怕是不小啊!能随手拿出这些东西,看来这人不简单。

    西慕凉看着夕阳,目光清冷。(文中陌家是丞相府,前文可能有些错误,但阿木没办法全修改,后文就直接写丞相府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