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逸轩大门外,禾心尘与简尘溪正踏步走进客栈内,随身小厮便先走上前,预定位置,不一会儿,小厮便又来了,两人正朝着楼上走去,一小厮道:“公子,上面似乎发生了一些事情,平常的房间被人占了,而且还和安逸轩掌柜发生了矛盾。”

    禾心尘沉声:“这是何人有这么大胆子?”这安逸轩是两人的挚友,别人不知他们是知道的,浑身散发的不同女人的媚功,连他都不敢小视,如今却有人敢跟他争吵。

    “回公子,小的也未看清楚,人太多了。”小厮恭敬回答道。

    “你不是进去看了吗?没看清楚,你出来干什么?”禾心尘不满道。

    “好了,心尘,我们去,毕竟逸轩的笑话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得,”说完便带头走了上去,禾心尘也走了上去。

    小厮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还是简大公子好,温文尔雅,不像自己公子,阴晴不定,难伺候,小厮看着两人走了上去,也赶紧跟了上去,若是等没看到自己,怕是这公子又要怒吼了。

    内,陌妃菀拿起桌子上的糕点往小狐犬巴卫嘴里喂着,巴卫睁着雾珑般的眸子,张开嘴享受着陌妃菀温柔的喂食,安逸轩有那么一瞬间真想自己是她怀中那条狗,享受她的温柔,巴卫吃完之后伸出爪子舔了舔,黑雾般的眸子水汪汪的看着陌妃菀,似乎还未吃饱的模样,陌妃菀看它可爱的模样,拖着甜腻腻的尾声道:“巴卫,甜食不能吃太多噢。”

    清美的模样,让安逸轩心惊,看着安逸轩看着自己小姐不眨眼的模样,狡黠的转了转可爱的眸子,突然气愤道:“你这登徒浪子!一直看着我们家小姐作甚!难道是为了看我家小姐故意吩咐安逸轩内,不准给平常百姓食物!不准吃饭!”那气急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去相信她所说的一切。

    安逸轩这才从陌妃菀身上收回眼神,对着澄心温和道:“我在跟你家小姐说话,为何你总是捣乱?”淡淡的疑问从温雅的唇瓣中传出。

    “逸轩,你这是……陌妃菀!你怎么在这儿?”语气忽的转换,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两个俊美的男子走了进来,一个是简家大少,一个是武林世家禾家大少爷,见两人走来,周围的人往边上一退,让位给两人。禾心尘直接走了进去。简尘溪边走边对着周围的人笑笑,那温雅清贵的模样,让人移不开眼睛。

    陌妃菀目光未从巴卫身上离开,看着巴卫亲密蹭着自己的手,陌妃菀有些好笑,却未将笑表现在脸上,她的笑只给亲人和那个人看,轻软甜腻的声音对着巴卫念叨道:“巴卫,不能吃甜食噢,你要是长胖了我就不喜欢你了。”语气清冷甜腻充满认真,怀中的小狐犬似乎听懂了她的话,睁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撒娇没用的,巴卫。”嗓音轻软美腻。

    禾心尘气冲冲的走进去,将桌子一拍,大声道:“陌妃菀,你没看到我来了吗?”声音中带着很大的不满与深深的不屑,陌妃菀却始终未抬起头,澄心也退到一边,没有开口说话,目光一直在几人身上扫荡着。

    “心尘,不要这么粗鲁。”简尘溪走上前,温雅道,对着安逸轩点了点头之后,看着陌妃菀温和道:“陌大小姐。”简尘溪和安逸轩同属于温雅类的人,然而简尘溪身上确实清贵和霸气,安逸轩确是邪魅的温雅。

    “你们怎么会来。”安逸轩看着两位挚友道,看着简尘溪走进来,安逸轩莫名的觉得有些危险。果然他的直觉是准的,简尘溪一走进来,说了一句话之后,陌妃菀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陌小姐,我给你介绍一。”安逸轩看着简尘溪准备介绍。

    “逸轩,我们和陌大小姐是认识的。”简尘溪温和出口道,脸上带着温雅的笑,看得安逸轩一阵不满,那笑仿佛有些讽刺,甩甩头,安逸轩有些烦躁,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这么想,“逸轩,你怎么会跟着女人认识。”禾心尘没有注意中间的变化,只是对于陌妃菀只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未开口有些不满,朝着安逸轩问道。

    示意两人坐之后,安逸轩才缓慢道:“我们是在清水镇认识的。”清水镇?简尘溪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霾,却隐藏极快,安逸轩看了依旧低着头的陌妃菀,笑道:“也只是我看到了陌小姐,怕是她也未看见我。”

    “回去。”陌妃菀却在此时站在身子,以她的性格能听几人??抡饷淳茫?彩且恢制婕a耍?咀蛹溉艘哺?拍板?彝?磐庾咦拧?p>“陌妃菀!你什么意思,我一来你就走。”禾心尘站起身子怒吼道,这女人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从刚才就未把自己放在眼中。

    陌妃菀连理都不想理他,直接走了出去,禾心尘只觉得一阵尴尬,快得跑到陌妃菀面前拦着她,面色阴沉道:“不准走。”陌妃菀终于抬眼看了他一眼,只是一眼禾心尘却后退了一步,那目光收敛了黑暗中的一切,阴森血腥。却极快反应过来又是往前一步,挡着她再次出声道:“不准走。”陌妃菀并未有所言语,从旁准备离开。

    禾心尘却往旁移了一步挡住陌妃菀,陌妃菀便再次往左边移了一步,禾心尘也跟着移步。陌妃菀往哪边他便往哪边,陌妃菀眼中闪过一丝冰冷,这男人太不知道好歹了,离楼梯口也不愿,陌妃菀眼波一荡,往前一步,吓得禾心尘后退一步,陌妃菀快得抬起腿一脚踹在禾心尘肚子上。

    砰砰砰…从楼梯上摔的声音响起,禾心尘却是习武之人也未躲过陌妃菀这快速的一脚,禾心尘摔倒在地,头破血流,一身锦瑟如华的衣裳便灰尘仆仆,好不狼狈。陌妃菀脚步稳稳的走楼梯,看都不看地上的禾心尘一眼,直接越过他离开。

    看着陌妃菀走出安逸轩,禾心尘这才气急道:“死奴才,还不给我滚来,没看到本公子摔倒了!”那小厮赶紧走上前,他就知道公子又会骂他,却依旧赶紧跑去将他扶了起来,未有所言语,此时若是问了怕是公子气得更狠,看着没影儿了的陌妃菀,禾心尘阴沉着眸子,心底暗自道,女人,我一定要将你娶回家!你等着吧!你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第二日便是年日,也称春节,但德王圣都的人称它为年日。

    各个达官贵族的女子们都在打扮着,今日可是进宫的机会,若是被皇子们看中,那就黄腾达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年日,大街之上喜气洋洋,忙了一天终是等到了这天,皇宫内大摆宴席,邀请全部的文武重臣,达官贵族,一是庆年日,二是为明德公主庆贺。

    皇宫位于圣都中央位置,宫廷内各处都挂着红红的灯笼,皇宫内处处都是温暖与喜庆,宫女们有序的在总管的安排走着,接待的人在外迎接这一个个大臣,各个接待的小太监都眉开眼笑,因为来的都是达官贵族,都有给小费。

    一辆辆精致华美富贵的马车停在宫内。

    丞相府当然也不例外收到了邀请,内陌妃菀将巴卫提起来,看着巴卫的小爪子乱挥的模样,陌妃菀唇畔扬起一抹笑,眼眸却没有丝毫笑容。

    “扣扣…”房门被敲响的声音响起,随即传来春香宛若湖水般灵动的声音,“小姐,你准备好了吗?”门外春香满怀期待的等着,刚才小姐说要自己收拾,所以几人才等在外面,可外面的时辰不早,估计宴会快开始了,却未见陌妃菀出来,几人这才来问问。

    “唔…”陌妃菀闷哼一声,这巴卫竟然吧唧了自己一口,陌妃菀瞪着巴卫,似乎在看有什么不同,“色犬!”陌妃菀清冷的声音响起,没有了平时的甜腻,小巴卫似乎能懂主人的心情,委屈的趴在陌妃菀怀中,抬起水汪汪的犬眸,摇晃着脑袋蹭了蹭陌妃菀的手,陌妃菀被它讨好的样子逗笑,将它抱在怀里道:“你是女的吧?”说完将它翻了个身子,还好是个女的,不然陌妃菀直接就让它了。

    小巴卫在陌妃菀怀中乱动着,似乎有些羞涩,等了一会儿没人回答,几人这才将门推开,春香看着陌妃菀依旧一身白衣的陌妃菀,柔声道:“我的小姐啊,这可是进宫,你怎么都不好好打扮一,澄心,过来。”走上前,春香将巴卫递给澄心,将陌妃菀拉了起来,这才帮陌妃菀打扮,一边打扮一边唠叨着。

    “春香…”陌妃菀特殊软嫩的声音响起,带着些些委屈,睁大水汪汪的眸子看着春香,春香被这眼神打败,无语的继续为陌妃菀梳着头,“不要换头发。”陌妃菀阻止道,春香就着发髻重新挽好插上血玉簪子,陌妃菀唇瓣笑意未消,刚才跟巴卫学的一招,还挺管用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