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身的逼人气势,内俭又豪放的狂傲,冰冷又充满着黑暗的气息,她不会感觉错,只有那一家族才会出现这种的人,陌夭夭眼中闪过一丝仇恨,却很小心的掩饰过去,没有任何人发现,陌其也只是因为双生子地殊灵犀,看了看陌夭夭。

    她只觉得这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任务,有一种自然而然,令人望而生畏的气度,这样的人会是杀手,觉得有些奇怪,又对着气息有些熟悉,就像,当初对陌医有些熟悉一样。

    陌其虽然没有了记忆,可是一些人深刻的印象还是有的,只是简溪尘明显不认识她们。

    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任何人能够驾驭得了的,只有他征服别人的份。

    “鬼七?何事?”陌妃菀冷冷的问道,简溪尘冷冷的站着,没什么动静,陌夭夭和陌其对视一眼,这人怎么回事?就这么冷冷地站着,不言不语。

    简溪尘静默,倏地手臂一动,陌妃菀看着他的动作已经,这种放慢性的动作,叫人特别恐惧,似乎有意延长人的恐惧心理。

    陌妃菀不动如山,倒是陌夭夭和陌其同时上前一步,将陌妃菀护在身后,静静地等候着简溪尘一步动作,谁料到简溪尘只是伸出一根手指笔直地指着陌妃菀,“我,找你!”

    “找我?”陌妃菀顺了顺手上的刀,那么清晰的触感,一触即破,如一种警告,告诫她这个男人如同淬了毒的银针,一针见血,见血封喉,她必须要小心应对。

    简溪尘眸光毫无情绪,覆着一层淡淡的风雪,森冷得吓人。

    简溪尘静默不动,黑色的长发在风中漂浮,张狂,冰冷,衬得他有一种凌人的霸气和傲气,仿佛站在云端,君临天,唯我独尊。

    陌妃菀暗忖,果然不错,这气势,没法说!

    “让她们走!”简溪尘冷声道,那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有的只是无尽冷意。

    陌妃菀冷声轻笑,虽然这幅尊容现在不怎么适合笑得这么冰冷妖魅,但陌妃菀脸上覆着面纱,只给人一种别样的美。

    陌家杀手,一笑倾城。==

    陌妃菀不常笑,甚至说是很少,可是遇上简溪尘,却笑的比较多,陌妃菀的笑,不管是特意的笑,还是自然的笑,都有一种风华夺目的美,把人的眼光紧紧地吸附住。

    “不走,死!”简溪尘手腕一动,陌妃菀快的将陌夭夭和陌其拉到身后,力度大得陌夭夭和陌其没办法反抗。

    简溪尘见陌妃菀挡在陌夭夭和陌其身前。

    双手停,危险地眯起眼睛,面前的简溪尘脸上十分的不耐,浑身散发出来的冷硬让人不敢领教,陌妃菀觉得有丝不妙。

    陌妃菀低声道:“你们先进去。”

    她冷冷地向简溪尘走去,简溪尘看向陌夭夭和陌其两个长得一样的人,目光的中的意思很明显,你们该滚了,留在这里碍眼,这个男人话不多,总是以最直接的动作表达他的意思。

    准确,简洁。

    陌妃菀走到简溪尘身边,看着他没有任何遮挡的脸,起了一点思,伸出纤细的手指在简溪尘嘴角最为明显的淤青上一戳,妖娆魅惑的开口道:“怎么,你那要保护的人叫你来杀我?”声音一贯冰冷。

    “是!”简溪尘利落的应了一字,陌妃菀眉心一沉,陌夭夭和陌其瞪大眼睛看着陌妃菀,阿六姐姐今天好奇怪,也好漂亮,不过阿六姐姐也问得太直接了吧?这个男人也回答的很利落!

    陌妃菀知道这个男人强硬,还有说一不二的性格,冰冷妖娆的笑着,报复性的加重了力道,虽然不痛不痒,可她觉得高兴就好!

    “不是现在。”简溪尘收回了在陌夭夭和陌其身上的眼光,俯视陌妃菀,顺着她洁白的手,视线落在她戳着自己的那只手指上,缓缓又冷硬地吐出两个字:“放开!”

    他不喜欢陌妃菀惮度,更不喜欢她脸上娇媚的笑。

    陌夭夭和陌其也是聪明的人,见鬼七并没有要为难陌妃菀的样子,打开门瞬间就跑了进去,找陌医去了。

    陌妃菀暗自道,你叫我放手就放手,若是那七品芝麻官来了,看见我们俩这样,指不定以为我们是闹着好玩的!想着手又继续戳了戳。

    简溪尘不动如山,冷冷哼了一声,拍掉她作怪的手,“我自有事找你。”

    倏地扯着陌妃菀的手就朝来时的路拖去,简溪尘气力很大,陌妃菀骨骼纤细,被他这么强硬地拽着很疼,陌妃菀直皱眉,这个男人,打架的时候拳头重如千金,现在掐着她的手臂力度更大,陌妃菀用巧劲却挣不开他的钳制。

    “别动。”简溪尘忍无可忍地蹦出一句,回头狠狠的瞪着她,一直在那儿乱动着,不配合简溪尘。

    陌妃菀岂是你说她就会听的女人,她上前一步和简溪尘并肩,又一次冰冷邪魅的笑开道:“鬼七美人,你找奴家到底是有什么事?奴家的相公才有资格命令奴家的,很可惜!你不是!还是说……”

    陌妃菀看了看小溪尘的位置一眼。

    简溪尘凝眉,沉默,戾气逼人,陌妃菀笑开“说吧,找奴家做什么?”

    陌妃菀挑眉,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鬼七叫她和她一起退出暗夜,用这个来威胁取消这次任务?是合作么?但是为什么要和他一起?

    陌妃菀暗自思量,虽然他们是一个组织的人,但是现在明显是对立的人,况且她们都立了心神誓约,难道他不怕死?

    陌妃菀不知道的是,整个暗夜,也就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定心神誓约,不是不能,而是不敢,这两人的身份都不简单,其中简溪尘的身份尊贵,可是陌妃菀的身份也不容小窥,虽然是一颗没用的棋子,却也是暗夜不可招惹的存在。

    趁着陌妃菀在思考期间,简溪尘拎着陌妃菀一把抱起,身而去。

    陌妃菀一愣:“去哪儿?”

    “能谈话的地方。”简溪尘冷声道,得很快,陌妃菀的轻功不怎么好,但是她的灵敏度很好,跳跃能力也是很强,面前的景象一呼啸而过,辛亏陌妃菀是过惯了刺激日子的女人,不然还真受不了他这速度,陌妃菀不由得白了白眼。

    “谈话的话,你不觉得这里级已经是个好地方了,还要找什么地方?”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简溪尘冷声说道,陌妃菀冷笑,看出来了又怎么样,只是被他看出心思,怎么说都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