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亲们~元旦快乐~

    月夜迷离,皇宫各处美不胜收,张灯结彩,欢声四溢。

    此次本是年日,整个圣都最大的佳节,如今却是有着两件大事,一是为庆祝明德公主庆生,二是为圣都唯一的外姓皇子西王简尘溪。两喜,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陌妃菀抱着小巴卫悠闲的走着,身旁简雅却是得小步跟着跑,陌妃菀虽然走得不快,但比上简雅却是快上不少,走到一处耳畔便传来了一娇柔的女子声音:

    “西王,你难道就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么?”

    这女子的声音娇柔温婉,带着满满的情意,声音微微颤抖,惹人怜爱,陌妃菀却只觉得这声音异常熟悉,便脚一个停住,往暗处一躲,一手抱住简雅随着小巴卫抓住肩膀,一手捂住简雅即将惊呼出口的嘴,脚几步走法,便见到了那声音的主人,果然是陌佳人。

    葱绿色小袄子,白线钩花的裙摆,项间白色绒毛围着,显得女子较小可爱。身形纤细,青丝散落披散在肩上,裴翠白玉簪子斜插在发髻上,面上略施粉黛,秀眉美目,好一个娇媚动人的清美佳人。

    如名字一般,她就是陌妃菀那二妹妹,丞相府庶出二小姐陌佳人。

    陌妃菀唇角微扯,看向她斜对面的西王简尘溪,与刚才分开时并未有所两样,还是温润如玉,笑容满面,身姿挺拔,俊美异常,一双会笑的眸子直直的凝视着对面的人,似乎那近在咫尺的佳人就是他所钟爱的人。

    这两人是在干什么?陌妃菀低着头沉思。却瞥见怀中的简雅脸上也是一脸沉思的模样,眸中神色未名,低声问道:“雅儿……”“菀姐姐,他们是在干嘛?”话未出口,便被打断,陌妃菀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捂住简雅嘴的手。

    陌妃菀见怀中的女子面容惊讶的看着不远处的两人。若不是刚才看到这女子脸上的沉思神色,怕也是会被误解,陌妃菀一笑,低声道:“等等看,接来的事情可能会异常的……”顿了顿,“精彩。”

    “啊?”简雅小小的惊呼声。使劲儿的摇摇头,扯着陌妃菀的袖子小声道:“菀姐姐。我们走吧。”

    陌妃菀摇摇头,并未做声,简雅见陌妃菀沉默不出声,心中不免有些着急,接来的好戏对她来说不重要,她得在路上把自己的任务先完成。又扯了扯陌妃菀的袖子,慌乱着急道:“菀姐姐,我们先走吧。古人云,不可听人墙根,这样做也不好的,菀姐姐!”

    见陌妃菀还是未搭理自己,简雅脸上真有些着急了,“菀姐姐……唔…”

    陌妃菀伸出手,捂住她的嘴巴,淡声道:“别出声。”

    两人的细小声音让简尘溪听得一清二楚,陌妃菀见怀中的小妮子瞪大眼睛看着某一处,陌妃菀跟随着看去,就见到那温润如玉的男子正往这边看来,此时目光正和她对视在一起,见他点点头,陌妃菀眸中没有任何表情与他对视,一刻嘴角边却是嗜上一抹笑意,刚好看见对面男子眼中一闪而过的疑惑,一刻几人都听见了娇媚动人的声音。

    “西王,佳人此次进宫就是为了想见你一面,第一次见西王之时,佳人便对西王产生了爱慕之情,从此你的身影便时时在我的脑海中回荡,佳人便在也难以将西王忘记。”

    简尘溪听着陌佳人如此深情的告白,唇瓣笑了开,却瞟到对面的清美女子唇边的笑意,淡声道:“陌二小姐,此话可不能乱说,尘溪就当陌二小姐的话是玩笑话罢了,此事莫要再提。”

    “不是的!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是说真的!”陌佳人见简尘溪不相信,上前几步凑近简尘溪,目光专注的凝视着他的面容,面色羞涩略带娇羞道:“西王,第一次相遇是在清水镇,你忘记了吗?我就是那时的张佳人,虽然面貌不一样,可我爱慕西王是认真的,那日在客栈你走了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何时才能与你相见,我对你的情意是真的,佳人对你的心意是从未有过一丝变化的。”

    简尘溪眸中闪过一抹深思,终于想起她是谁了,就是那个曾经说是要给陌妃菀当人的小姑娘,待听她说完,简尘溪眸中看向黑暗中的某处,希望能看到别的表情,却只见那黑暗中的清美女子,眸中的依然是清明一片,并未有所变化。

    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却被怀中扑来的一人吓了一跳,面不改色的后退一步,微笑淡声道:“陌二小姐,心尘对你的情意也是众人所有目共睹的,这等感情,陌二小姐又怎能……”并未将话说完,却能让人懂得其中的意思,此时的他温文尔雅,温润如玉,见陌佳人并未开口又道:“怕是宴会也要结束了,天色已晚,陌二小姐先回去罢。”

    “不要!”陌佳人心中闪过一丝不满,面上却是委屈至极,眸中隐隐有水光溢出,伸出手抓住简尘溪的衣裳,急切道:“虽在学院还有见面的机会,可是……西王,我并不喜欢禾公子,是他一直对我有所……”

    “陌二小姐!”简尘溪冷声,顿了顿,“陌二小姐,心尘喜爱你的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你有何苦比简某做那无耻之人!”说完面色上的微笑不减,却是冷声道。

    虽不知道陌妃菀是来了多久,可那清明的眸光却让简尘溪心中有些异常,不过,她在便是好的,让她知道,除了她,对于其她女子他都不看在眼中,想着简尘溪脸上又带着一抹温润的笑意,却又感觉到身前的女子又朝着自己逼近,看着黑暗中的女子看戏一般的神色,眉间闪过一丝不满。

    “西王,莫非你还不懂我对你的情意。”陌佳人看着简尘溪没有变化的面孔,不知道他心中怎么想,睁着美眸,凄婉道:“西王,佳人对你是真心的!难道你对佳人就没有半点怜惜之情吗?佳人的身子是可以给你的!只给你!”

    暗处的陌妃菀听到此话,眸中闪过讥讽,清丽的眸子直直凝视着那两人,捂住简雅的嘴巴,并未有所动作,陌妃菀脸上一闪而过的讥讽被简尘溪抓个正着,他眼眸微微垂,看向身前的女子,推了推陌佳人,未推动,简尘溪一使劲儿,直接将胸口的衣裳撕碎,看着陌佳人委屈至极,隐隐欲泣的模样,淡声道:“我心中早已有人,且我对你无情!”

    无情!我心中早已有人,且我对你无情!!

    一句话似是魔咒般在陌佳人耳边响荡着,后退一步,面色苍白,凄凉的看着简尘溪,泪水从苍白的小脸上流,唇瓣轻轻颤抖道:“是不是我大姐姐!是不是陌妃菀那个贱人!是不是她!”

    听到她嘴里吐出的脏话,简尘溪脸色闪过杀意,冷声道:“陌二小姐,注意你的措词!”

    陌佳人再次后退一步,眼眸中全是不相信,摇摇头低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她!究竟是为什么!我究竟有哪里不如她!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究竟哪里好?”

    “不是你不好,只是简某心中已有人,再也装不别人。”简尘溪看了暗处一眼,温柔道。

    陌妃菀无视简尘溪那带着情意的目光,对于他们刚才的话语,她只能是听见了,对此,不作任何评价。不过这件事情……还没完了。

    简尘溪的话让陌佳人觉得一阵难堪,心底凄凉至极,为何?不!她一定不会让陌妃菀夺走他的!一定!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简尘溪,柔和道:“西王,佳人不求别的,你想去姐姐为正妻也好,我只求能留在你身边,哪怕只是一个妾室我也心甘情愿,只求西王接受佳人的情意。”说完,目光紧紧看着简尘溪,等待着他的回答。

    陌妃菀脸上终于是有了笑容,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这陌佳人竟然把自己也绕了进去,那这件事情可就不能这么算了,陌妃菀唇边一抹冷意闪过,既然是你先惹到我的,就别怪我无情了,若不是陌家的人,只怕是陌佳人早就没有全尸了。

    这简尘溪想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陌佳人凝视着简尘溪,脸上带着娇媚的笑意,脸上的泪迹还未全干,白嫩的小手伸向自己的衣裳,将项间的绒毛滑落至地,又解开了里面的衣扣,身上绿色的小袄子落在地上与草地融为一体,“尘,可以容许我这么叫你吗?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求求你不要拒绝我。”

    简尘溪神色间一丝不耐,却极快掩饰,看着陌佳人脱衣的动作,微笑着摇头道:“陌小姐,何苦如此糟蹋自己,简某也只是个平凡男子,陌二小姐没必要这样做,在说,陌二小姐如此做,怕是被丞相知道了难为情吧?”

    简尘溪的话让陌佳人手一顿,一瞬间陌佳人就抬起了头,神情凝视简尘溪道:“尘,虽然我还未及并,但将身子给你,佳人不后悔,真的不悔!”衣裳落地,冬天的寒风吹拂着,陌佳人白嫩的身子在黑夜中显得特别单薄,显得她是那般的娇羞动人,眼中的神情让人不敢直视。

    ps:

    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