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暗处的陌妃菀放开捂住简雅嘴的手,简雅忙伸出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避免自己的呼声出口,稚嫩的脸庞上完全通红,神色惊讶之极,却不知道是因为陌妃菀捂过还是怎么,两颊边一抹嫣红,显得娇俏甜美。

    陌佳人不理会简尘溪的话语,由着自己的性子将外衣都脱掉,双眼神情得看着面前的男子,小脸上充满娇羞,简尘溪冷漠得看着她,脸上温润的笑意丝毫不减,目光甚是清明,“陌二小姐,你这又是何必?”

    见他毫无动静,陌佳人眼光扫视四周一眼,咬咬牙,将粉色绣着玫瑰的肚兜也脱了来,露出白玉般的身子,“西王,佳人对你是认真的。”说完上前一步,随着步伐的走动,娇美身子上那白嫩的樱桃微微颤抖着,陌佳人娇媚得看着简尘溪,脸上嫣红一片。

    一般成年男子怕是忍不住这般诱惑,可她面前的人却是简尘溪,暗夜的主人。

    若是他想要干净女子,那是想要多少有多少,简尘溪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这类女人当真不惹他怜爱。

    陌佳人目光执着的看着简尘溪,无论是当时冰冷的他,还是现在温润如玉的他,都是她心中的那个男子,而且她知道禾心暖也痴情于简尘溪,所以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她想一定要让简尘溪接受她,哪怕付出一切。

    陌妃菀眼中幽光流转,唇畔泛起一抹讽刺,眸中有丝波浪轻荡,低头对着简雅道:“雅儿,你先回去吧。”

    简雅抬起头看了陌妃菀一眼。点点头,看着陌妃菀眼中眸色不明,却未有所言语,轻脚走了开。这陌佳人当真是不要脸,竟然勾引西王,岂不知西王的身份哪里是她一个庶女能高攀得上的。偏偏她异母的姐姐还站在暗处看笑话,不得不说这姐妹中的情意是何等的不合。

    待简雅刚离开,陌妃菀将手指轻拍一声,唇瓣微动,简尘溪抬头,刚好看到陌妃菀在吩咐什么。周围却是没有人,怕是暗卫在周边。摇摇头失笑,脸上绽开一抹宠溺的笑容,这笑却让陌佳人一喜。

    “去将外面的人请进来。”唇瓣微动,声音凝成一条线传入暗卫耳朵中。

    清风吹拂,若不是那掉的一片叶子,没人知道那黑暗中刚才有一人。

    陌佳人正一脸娇羞的看着简尘溪。这个时间段是没有人会来这边的,今天一定要得到他的欢心,刚才在大殿之上他已经受封了。已经是王爷了,而且刚才他那宠溺般的笑容也是对自己的吧,看来他心中对自己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尘,我是真的愿意把自己给你的,你不用不好意思,这是我自愿的。”陌佳人说完,伸出小手将简尘溪的手拉起,简尘溪眸中瞟向黑暗中,分了心被抓住了手,待他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放置一片柔软之上,“尘,我是真的痴情于你的!”

    “陌二小姐,天寒,请穿上衣。”简尘溪扯了扯自己的手,没扯出来,准备用力一扯,却听到了喧闹的声音和众多脚步声传来,陌佳人自然是没听见,可武功之高的简尘溪和陌妃菀自然是听到的。

    简尘溪看着面前的陌佳人,眉头一皱,这……莫不是她故意的?

    “陌二小姐快将衣物穿起来吧,好像有人过来了。”简尘溪眸中闪过一丝不喜,为何她要这么做?刚才她是吩咐人去将外面的人请到这里来了?

    陌佳人一愣,仔细一听却是有许多的脚步声和喧闹声朝着这边逼近,“啊!”陌佳人先是尖叫一声,接来又捂住自己的嘴巴,害怕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似乎那就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尘,怎么办?”要是被人看到了的话……被看到了?岂不可以直接求皇上赐婚?

    这样想着,陌佳人柔柔的看着简尘溪,只是将衣物捡了起来,并未朝身上穿。

    坏人应该就是这个时候出来吧?

    陌妃菀从暗处走了出来,“西王,你和我二妹妹这是在作何?”何为明知故问?这就是所谓的明知故问啊!简尘溪微叹一声。

    “陌妃菀!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你…”陌佳人看着陌妃菀走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为何会被这贱人看到?脸色越来越黑,陌佳人指着陌妃菀准备开口大骂,看来要求赐婚是行不通了,“尘,我先离开一,不然被人看到就不好了。”说完转身就准备跑。

    “想跑?”陌妃菀淡声,主角走了这场戏还怎么唱去?陌佳人刚跑出去几步,陌妃菀手指轻轻一挥,一股气顺着手指尖射出,陌佳人腿一弯,摔倒在地。

    陌佳人摔倒的那一刻,手中抱着的衣服也散落一地,腿脚抽搐着,她没来得及将衣物捡起,就听到人群声已经到了,从外处过来的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惊呆了,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张玉翠浑身微微颤抖着,这是个什么事儿啊?这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脸色煞白的看着陌佳人的方向,随即恨恨得看了一眼陌妃菀,此事跟她肯定脱不了关系!

    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那不可置信的眼神和嘲讽的眼神看得陌佳人难堪又恐惧,脸色煞白,目光委屈得看着周围的人,将脚边的衣物挡住自己雪白的身子,颤抖着手指指着陌妃菀,泪水从眸中滑落,细声道:“大姐姐,你……为什么……”

    话语并未说完,众人却都是将目光从陌佳人身上移到了陌妃菀身上,陌佳人快的将衣物穿上,此时已经被发现了,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咬着唇瓣委屈的看着陌妃菀,心中却是在想着对策。

    陌妃菀清冷的黑眸扫视周围一眼,并未说话,任由陌佳人胡说,原本她就不打算在管这件事情,是她非得将她扯进两人的情感世界中,那就完全怪不得她无情了。

    “二妹妹,是问姐姐为何事?何不将话说完,这留半截儿,是引人遐想吗?还是说妹妹是想以此换取同情?”陌妃菀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在黑夜中显得清丽无双,“二妹妹,这等陷害人的事,可是不能乱作的,姐姐我心眼儿小,那些个不长眼的人惹到姐姐的后果你是看到过的。”陌妃菀话也未说完,这话是威胁,那又如何?她陌妃菀就是有这种任性的资格。

    “大姐姐你为何要这般逼迫妹妹,为什么要给妹妹药?”委屈的声音又传出,微微颤抖的身躯,显得异常柔美。

    “二妹妹,姐姐刚才可是说了,这等陷害人的事情可不是丞相府的小姐能做出来的事情。”顿了顿,“况且姐姐的性子可不怎么好,如今能跟你这般平常说话,也是念在咱们姐妹一场那个,姐姐给你个机会,刚才你对西王说的话我也都听见了,痴情于西王这般有才华的人也不是不可,只是为何非得把姐姐扯上?”

    简尘溪站在一边,任由着陌妃菀瞎闹,从未见过她有如此的一面。

    听着陌妃菀的话,陌佳人心底一紧,这贱人!如今这般怕是只能是破罐子破摔了,抬起头柔柔弱弱的摇头道:“大姐姐,妹妹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问大姐姐为何要这样做,佳人是哪里做错什么事情了吗?若是因为妹妹做错了事情,还请大姐姐原谅,妹妹次再也不敢了,求大姐姐不要给妹妹这般惩罚了。”一些话说得在情在理,将责任全推在陌妃菀身上。

    陌妃菀不愿多语,走上前看着陌佳人,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柔声,“佳人,你是说大姐姐我冤枉了你对吧?”陌佳人虽不知道她要干嘛,却依旧怯怯的点了点头,委屈的小脸满是倔强之色,“啪!”看着她柔美的小脸,陌妃菀毫不在乎的一巴掌拍了上去,“知道刚才我为什么一直不说话吗?那是因为我懒得和你这种没有廉耻的女人对话,不过现在……”“你倒是真的惹怒了我。”顿了顿抬起头看着周围的人面上全是惊讶道:“刚才姐姐我提醒了你多少次,不要随意陷害别人,要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人远远都是你得罪不起的。”莫说这句话是说给陌佳人听得,倒不如说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的。

    “大姐姐我……”

    “我什么我,我说的话你是没有听清楚吗?刚才发生的事情可不止我一个人看到了,况且西王……”说着陌妃菀惋惜的摇了摇头对着简尘溪道:“若是西王真心喜爱我这二妹妹,大可去我陌府提亲,又何必这般。”话语刚落,身前的陌佳人脸上便闪过一丝惊喜,似乎又有些不可置信,这陌妃菀当真是有如此好心?

    “大姐姐,妹妹心中虽无西王,但是妹妹的身子……呜呜……妹妹,妹妹还如何去面对…”断断续续的抽噎着,陌佳人是聪明的,此时顺着陌妃菀的话走,才不至于被所有人嗯当做是笑话看,也没有人敢。

    “西王,既然你已经将我妹妹的身子看了,那这件事情就轮不到我做主了,咱们还是请陛做主吧。”陌佳人是真猜不透陌妃菀在想些什么,除了刚才的那一巴掌,貌似所有事情都是在帮着自己,可她知道不是的,那贱人是绝对不会有那么好心会帮自己的。

    ps:

    某木在此恭祝大家~元旦快乐

    13年过去了,又是新的一年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哈哈哈~某木新的一年厚着脸皮向大家求一张粉红~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