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花心、英文的粉红~三十颗药~谢谢亲爱们的打赏~

    陌妃菀唇畔带着笑意,看着周围的人,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问题。

    抽噎声依旧在继续着,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陛未开口说话之前,众人是不会多管这件事情了,简右丞相看着自己的儿子,没有开口说话,相信他自己能解决,若是这件事情没有将陌妃菀扯进来的话,他能解决是必然的,可简右丞相不知道的是,她已经参合进来了,只是简右丞相不知道自家儿子心中的人就是陌妃菀而已。

    众人看着这种事情都未说话,保持着沉默,西德安脸上神色暗晦,目光看向地上的陌佳人,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陌佳人早就死无全尸了,那目光似乎能吃人,不讲陌佳人吞噬掉,心底就不甘。

    尘儿今日刚封号,就发生这等有辱脸面的事情,这陌家简直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太放肆了!太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了,这不是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吗?况且这陌府的庶出之女当真太不矜持,沉着脸,西德安满是不喜的开口:“陌卿,这是你的家事,朕不想多管,你的子女,自己去管教吧!”说完,拂袖准备离开。

    “陛且慢。”皇后娘娘却是在此时出口了,见周围的大臣和妇女们都看着自己,端庄温婉的笑笑,柔和开口道:“陛,这可不是陌丞相一个人的家事了。这西王虽然是才不久封号的,可严格算起来他已经是皇家的人了,若是只是个平常丫鬟,宫女之类的。倒是可以当做是通房丫头,可这是陌二小姐,陌府的千金,这算在平常百姓家的话,这两家可就是亲家了。这陌二小姐若是给西王做个侧妃也是不错的。”见陌笙寒都没有帮忙开口说话,皇后觉得这陌佳人倒是在陌府没什么重要性,陌府也就不会支持希望那方。

    见西德安如此话语,众人神色各异,嘲笑着不在少数,陌笙寒脸上闪过尴尬。准备上前一步。陌妃菀见陌笙寒的动作。连忙上前一步,快走到他身边,阻止了他。清冷道:“陛,这件事情,若是按照理来说,君无情妾有意,这西王虽然是王爷,可也只是个外姓王爷,难道我陌家的庶女还配不上他?”

    太霸道了!这估计没有人会敢对着陛,可这女子就是说出口了。

    难道我陌家的庶女还配不上他?

    西德安脸色暗沉,深深的呼吸着,如今陌家对于圣都这个王朝来说。还是有着利益的,不过这女子的态度倒是让他看好,有一国之母的风范,若是能给尘儿做妃子的话,怕是在好不过。

    众人惊得目瞪口呆,西德安脸上是闪过了一丝惊异,对上陌妃菀的眼睛,里面清澈一片,西德安却知道这面前的这女子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

    吃惊的可不止这些人,陌笙寒在一边也略带疑惑的看着陌妃菀,没想到自己女儿竟然会这般说话,不过的确是够霸道,一点都不比他娘亲逊色。

    陌妃菀低头看着摔倒在地未起,面上吃惊的看着自己的陌佳人,清冷的目光扫视周围,唇边带笑道:“陛,为何这般看着臣女,臣女可说错了什么话?”

    说错了什么话?这女子当真还敢这么问,这哪里只是说错了话,这话简直就是不可原谅,这简直就是以犯上的大罪。众人的目光看向那默不作声的陌笙寒,难道就顺着这陌家大小姐的性子闹?

    陌妃菀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在眼里,唇边笑意不减,“刚才的事情,还请陛为二妹妹做主,这二妹妹的身子都被西王看了,如今也只能嫁给西王了。”陌佳人虽然嫉恨陌妃菀,却从未了解陌妃菀是个什么样的人,听到陌妃菀帮着自己的话语,心底一暖,目光中的恨意略减,见陌妃菀跪倒在地,立即走上前跪倒在陌妃菀身边,抬着头柔柔道:“请陛成全佳人对西王的一片真心。”

    这人倒是识时务,陌妃菀心底想到,有家人的日子她以前是没有想到的,曾经看到陌夭夭和陌其嬉笑的样子她就想若是她有妹妹了,她必定会爱护她,虽然知道陌佳人就是张佳人,可流淌在身体深处的血缘,是不会泯灭的。

    简尘溪全身血液都冷凝了,陌妃菀是在干嘛?为何!

    “陌妃菀,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头一次简尘溪以冷声同陌妃菀讲话,可陌妃菀却没理会他,众人都猜不透陌妃菀在想些什么,这女子刚才还对自己的妹妹如此凶残,怎地一会儿时间就变得如此爱护?这莫不是装的?

    张玉翠站在陌笙寒身边,手指紧紧陷入手中,陌妃菀一定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可是佳人此时的脸上却是没有平时的一点恨意,她是自己的女儿,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变化,她都是能看出来的,可是眼的这一切,也不能用平常的语言来概论。

    周围的姬妾们都慢慢朝着张玉翠身边靠近,微笑道:“呵呵,这真是你女儿啊!将你的精髓学得一点都是不差,才十二三岁的年纪,就已经这般的会讨人喜爱,这怕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话一落,周边的丫鬟和宫女们也都跟着笑了起来,这陌府的笑话可不是随时都能看见的。

    张玉翠岂是那般好欺负的人,红唇微抿,眼角的寒意扫视几人,温婉道:“呵呵,各位夫人,你们这话可是得小心点说,虽然姐姐未来,妾身跟着老爷进宫,那也是代表着姐姐的身份,还请各位夫人注意自己的身份,别说话这么分寸,跟那泼妇没什么两样。”将手中的锦帕拿起来掩饰着笑了两声道:“佳人这孩子,年纪还小,对于这些事情没有你们懂得多,可不是人人都像你们一般,随时都想讨人欢心。”

    “这件事情,陌卿明日早朝到我书房来。”说完,西德安看都不看周围的人一眼,甩袖而去,陌笙寒连忙跟上,临走之时将张玉翠也带走了,不一会儿,原地又只是剩了简尘溪,陌佳人,陌妃菀三人。

    “先回去。”陌妃菀说完,起身离开,陌佳人看了简尘溪一眼,跟着陌妃菀离去,待到所有人都离开,简尘溪面色突然沉了来,一掌拍了出去,若不是那人是她!定要她生不如死,死无全尸!

    阴暗弥漫~~

    “暗主,要不要我去……”周金涛从暗处走出,脸色阴沉得看着陌妃菀离开的地方,那个女人竟然还没死!

    “谁让你来的。”

    “暗主我……”周金涛看着简尘溪连看一眼自己都不愿意,站到他身边道:“属这就回总部。”

    ………

    陌府,北苑秀阁内。

    “娘…”陌佳人怯怯得看着脸色不好的张玉翠。

    “闭嘴。”张玉翠手中拿着白玉杯子,顿了顿,“你给我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她怕自己忍不住想一章拍死这个没长脑子的女儿,咬牙切齿道:“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何不将那小贱人拉入死地?这小贱人的娘亲消失的事情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你怕什么?”

    看着张玉翠没有继续要发火的预兆,陌佳人咽了咽口水,凑近道:“娘亲,大姐姐刚才是在帮我,在说了,若是大娘不回来的话,对娘亲不是很好的吗?没有人会跟你争爹爹的,明日爹爹去宫中和陛商量,说不定就能嫁给西王了。”陌佳人仔细观察着张玉翠的表情。

    “啪!”张玉翠将杯子摔到她身上,陌佳人微微侧身,白玉杯子掉在地上,碎裂一地,陌佳人吓得惊跳一,目光惊恐的看着张玉翠,怯怯的叫道:“娘亲,你先别生气。”“你给我闭嘴,给我滚出去。”陌佳人咬牙看了张玉翠一眼,转身关上门离开。

    娘亲现在的怒气太大了,还是明日等她气消了在说。

    看着陌佳人的身影远去,张玉翠哆嗦着嘴唇,这陌妃菀这招太高了,就此一招就将佳人的心给勾走了,目光中全是悲切愤意,这是自己的女儿吗?这简直就是养了一个白眼狼,哪里是亲生女儿,以往从不跟自己亲近,这亲近几天却又帮着外人说话。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件事情也被人暗地里压了去,那些个妇女小姐们也不敢乱传,只是每个人心底都明白,这件事情的影响性,皇室也并未对此事有所说法,只是第二日所有朝廷官员回家之后都开了一个家庭会议,严谨此事绝对不能透露半句。

    张玉翠却是比往日对陌妃菀更是殷勤了,往日只是每日看看,近些日子却是好礼相送着,却是叫陌妃菀让春香给回了去,这些东西都是用陌府的银子买的,这陌府的银子也就是爹爹与二叔的银子,二叔并未成亲,钱财也都只是身外之物。

    陌妃菀还说,这银子是陌府的,也就是她的,用自己的银子买了送自己,在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ps:

    谢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