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都以北十里的杏子林,各派人士的代表人物在此商量对付暗夜阁的策略,一青衣带头人士看了看石头上的刻画之后,沉吟片刻道:“灭师兄,这暗杀总部我们找了大半年才找到此地,可是这硕大的一片树林,连至清水镇,此中经过的地方,你们看这里,有江河,悬崖。怕是不好进攻啊!”看了看形势青衣若水指着石头上的刻画,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若兄弟此言差异,这地方虽多,可各位兄弟看看这里。”灭世穿着一声黑衣,指着萱花城一处道,“这地方是个中心点,若是我们从这里开始搜索,就必定能快速寻找出暗杀的总部。”抬起头看了分成几派的人士,灭世看着若水脸色略带嘲讽道:“若是若兄弟不愿去,大可便在此地留,此事等我灭世山庄找到暗夜阁的据点之处,在昭告武林人士,前去攻打暗夜阁。此事你若素不愿…”

    “灭世伯伯,你这句话是何意?我爹爹可是从未说过不去的,我爹爹的意思只是说希望能考虑从哪个地方。”一十五六岁的青衣女子走了出来道,他是若水的唯一女儿若素,在江湖中享有第一美貌之称,享有智囊称号。

    那走上前之女子,一双纤手肌肤如玉,在树林的绿波印忖说话的声音极清极甜,令人听着心情愉快,这女子青衫着身,满身竟是秀气之色,此时女子正微笑着斜眼看着在场的众人,女子鹅蛋脸。秀眉黑眸,淡雅清秀。

    “呵呵呵,原来是素素啊!素素这次怎么会来?”灭世看着若素,谨慎之色顿时漫于心田之中。面带微笑得看着若素,那笑意却是不见眼底。

    “灭世伯伯此话可是笑话素素了,素素只不过刚巧在这圣都而已,听闻爹爹和灭世叔叔都在这儿,所以素素就来了。若素笑吟吟得看着周围的人。

    灭世眯起眼睛看着她,对于这个女子当真是有些好奇的,不过刚及并的年纪,却生得这般美貌睿智。

    若水看着自家女儿,微笑了起来,在江湖上。若是说起他青衫若水是没人知道的。可若是说起青衣若素却是人人知晓。

    灭世看了看周围。周围的人一理会,刷的一抽出剑指着俩父女道:“青衣若素,青衫若水。哈哈哈哈。”大笑几声,吩咐道:“给我杀!”

    周围穿着各色衣衫的人抽出佩剑,朝着俩父女刺去。

    “春香,你确定是这里有我要的那种花吗?”轻轻润润的声音传出,比之青衣女子的声音动听了不知多少倍。

    “小姐,没有错的。”一温婉的声音响起。

    “杀了他!”一男子声音响起,正当众人的声音响起之时,响起刺入血肉的声音,青衣若素回头一看,惊恐的大声叫道:“爹!”接住若水的身子。若素的眼泪顺着白嫩的脸庞留,“爹!爹!你别睡啊!爹!”

    “小姐,前面好像出了一些事情,要去看看吗?”温婉的声音继续传入众人耳朵。

    “闲事勿管。”清冷的声音传出。

    “是,小姐。”春香和木子推着轮椅慢慢在树林中走着,面上都有些无赖,小姐今日是越来越懒了,这不想走路也不想坐马车,竟然想出个叫轮椅的东西。

    世手中镖甩出,直入陌妃菀的所在之地。

    “找死!”春香身而已,手中白绫去,将镖甩了回去。

    “小姐,这些人简直是太放肆了,我们都说了不管这件事情,这些人竟然…”

    “走。”

    “是,小姐。”木子看着自家姐姐,有时候姐姐这脑子就是不灵光,小姐怕是动了怒了。

    轮椅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众人眼中就出现了三个女子,三个身穿白色衣衫的女子,可让人惊讶的却是坐在轮椅之上的白衣女子,她的皮肤及其白嫩,已投长长的头发柔柔顺顺的垂落在耳边,显得脸颊十分娇小,眉间一颗金色朱砂,朱砂画着大红色十二瓣花瓣,一双清明透彻的双眸,纯净得像是凡尘的仙女,不染凡间纤尘。

    她就那么静静得坐在轮椅之上,淡然清美,抬起头看着众人的目光十分陌生,片刻,又缓缓调开眸子,好像,在场所有的人的存在,对于她来说,丝毫没有意义,连若素她也并未多看两眼。

    青衣若素抬头看向那绿叶中的一缕白色,对于那女子有些好奇。这女子身旁的侍女各个都不是一般人,连她这个不怎么会武功的人都懂,怕是其余人也都看出来了。

    “你们是何意,我家小姐刚才已经说了不会管此事,为何还想出手伤人。”木子冰冷的话语从红润的唇瓣吐出。

    众人这才将目光看向周围的两人,这才发现,这两个自称是人的人都是国色天香,容貌比起青衣若素算是一个档次的,难怪那伦椅子上的女子如此美貌天仙,不似凡间之人。

    一身黑衣的灭世,傲气逼人,紧紧逼近若素,那目的很是明确,想要杀了她!若素眼中闪过绝望,自己的武功也就只是皮毛而已,如何能抵得上灭世,若素抱着若水的身子,不自觉的后退几步,与灭世拉开距离,站起身子,从怀中捞出一个青花瓷瓶,将里面的东西到了出来,那地上若水的尸体腐蚀成一片黑水。

    “爹爹…”若素知道今日怕是逃脱不了,至少爹爹的遗体由自己解决好。

    木子看着若素,这女子的心倒是很坚定,目光看向轮椅之上的陌妃菀。

    陌妃菀目光越过黑衣灭世,眸光清明,隐隐有光影流转,突然她站起身子,走向青衣若素,伸出手,“愿意跟我走?”虽是问话却没有一丝疑问,似乎很是确定她能跟自己走一般。

    青衣若素朝着陌妃菀一笑,跟着这个女子总比被这些人抓去凌辱做些昧着良心的事,她知道这些人是不会杀她,但是绝对会为难她,若素将手放进陌妃菀的手中,她已经十七岁了,眼前的女子最多也才及并而已。

    两个美貌的女子牵手的一幕,却让江湖人士留了痕迹,那女子怕也不是常人了。

    与陌妃菀站在一起,若素最后回头看了看灭世,那所谓的武林人士,那所谓的正道人士,冷漠的别开眼,毫不犹豫的跟随着陌妃菀站在她身边,春香和木子两人对着她笑笑,若素看着两个面貌一样,但气质却迥然不同的两人,笑了笑。

    灭世为首的众人看着若素走到陌妃菀身边,不敢有所动作,那女子坐回到轮椅之上后,这才缓缓将头抬起,露出一张娇美清甜的绝美容貌,两排浓密又纤长的睫毛轻轻的微瞌了一,水润清澈的眸中,倒映出林中众人的身影。

    “你想报仇吗?”女子的声音悦耳动听,轻轻软软,听着就很舒心,闻其声音就能知道,这女子是一个貌美的人,而陌妃菀也是没有让众人失望,那清美的脸庞和清汤挂面的发丝,显得异常清纯绝美。

    若素站在一边,轻轻的应了一声是。

    “木子,去杀了他。”木子未应声,只是快的不见了人影,清风拂过,便有一穿青衣的男子倒地,若素看着那男子倒地,面上一笑,那男子便是刚才杀了自家爹爹的人,若素上前一步,跪倒在陌妃菀面前道:“谢谢小姐,若素想恳求小姐留若素在其身边伺候,供小姐驱策,白死无悔。”

    陌妃菀轻拍了一轮椅,木子和春香会意,将轮椅一转,推着离开,“小姐!”若素叫道,木子冰冷的脸孔微微一笑,回过了头道:“跟上来吧,小姐这是答应你了。”

    素高兴的笑笑,连忙从地上站起身子,连忙跑上前去。

    陌妃菀低着头,眯着眼睛,柔顺的长发自然的垂在两侧,陌妃菀不喜将头发撩起,只是将头发剪短之后将发丝分为两股,柔顺的披在肩上。

    “灭庄主,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不追上去?”一黑衣男子道,他不是灭世山庄的人,只是为了将若素那女子擒拿在手,才会团结在一起。

    “不必了。”灭世看着几人走远的声音,那个女子很像一个人,暗夜阁暗杀的第二杀手,阿六!“这位兄弟,你回去告诉你家主人,这件事情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这对付暗夜阁一事,我灭世山庄将不参与在内。”灭世说完,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你说这灭世山庄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要这样容易就放弃了?”

    “我怕此事没有这么简单,我们先回去。”男子说完,身而起,几个跳跃就离开了树林,剩几人对视一眼,几个跳跃也离开了。

    分割线……

    轮椅咕噜咕噜的声音一直响起,还是没有找到陌妃菀要的东西。

    四人朝着一客栈前进,当轮椅的咕噜咕噜响起的咯吱声,澄心早就等候在客栈门口,看到陌妃菀几人的到来,脸上带着恬静的笑意,眸光之中有丝喜悦。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