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大小姐,正如禾小姐所说,你们两家是世家,而心尘也算得上是你的兄长,禾小姐算得上是你的妹妹,你和这位公子如此亲密,怕是不好。”简尘溪沉吟片刻,并未说出什么严厉的话语,而是温润如玉的对着陌妃菀道,就算是眼前的女子陷害他,可他仍然不想怪罪她。

    “地煞,你见过不要脸的人吗?”天煞站在西慕凉身旁,阴测测的出声道。

    众人听见天煞的声音,这才发现,哪里站着的有两个男子,这存在感太低了,只见那男子露齿一笑,阴寒无比道:“不要脸的人?”天煞扫视简尘溪一伙人,同样阴测测的道:“本来是未见过,但现在…见过了。”

    禾心尘听到此话,怕是连傻子都知道那两人话中的意思,双手一握紧,就准备冲上去,却被简尘溪给拉住了,目光阴森的看了禾心尘一眼,禾心尘心底一惊,从未见过他如此阴狠的眸光,当真是吓了一大跳,简尘溪又是温文尔雅的看着内的人,他刚才不是没有听出这两人话中带话,只是时候未到,让这两人多活一会罢了,所以并未理会他二人,依旧温润如玉的对着陌妃菀道:“陌大小姐。”

    “你又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话。”陌妃菀清冷的话语出声,“兄长?妹妹?”陌妃菀冷哼一声,“我所知道的是我爹有我娘一个正室,两个妾室,并未多纳妾,而我娘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并未有兄长,哪里有兄长与妹妹?噢,我想起来了。”陌妃菀淡声道,将陌佳人拉道身旁道:“我是有妹妹,不过我承认的妹妹也只有这一个,你们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又用内气旋起一根筷子。指着禾心尘,淡声道:“这种人有资格做我兄长?”

    “陌大小姐,你……”简尘溪愣了愣,她的话语出奇的多,只是未想到过她的头脑似乎也转得快了些。可这变化对于他来说。并未是好的。

    慕凉淡声。

    陌妃菀却听出了那声音中得一丝纵容,笑了笑,眼中微波荡漾。转身怀抱住西慕凉的腰身,姿态娇容都很顺其自然,却皎然甜美,软软道:“乖,你要好好宠我。”

    此话由女子先说出,虽觉得异常却丝毫不能破坏那当中的融洽。

    慕凉温柔笑笑,与那日离别已有很长的时日,在那些时日中他不明白心中的悸动是为何事,专门阅读了书籍。这才发现,那属于动心动情,他向来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便出来寻找她,哪里想到,真在这儿碰见了她。

    陌妃菀听他声音愉悦。不由软软窝在他怀中,轻声问道:“能宠到不分亲友正邪,是非不分吗?”

    众人都没有想到陌妃菀会问出如此的话语,去这样问一个男人。

    西慕凉却是笑了开,及其开心。陌妃菀知道他懂自己的意思,她是认真的,他也是认真的,所以,她想问一问。

    西慕凉笑笑,揉了揉陌妃菀的发丝,唇瓣微开吐出一个极轻的字:乎压根儿就没理解这个字所带来的含义。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陌妃菀也笑了,窝进西慕凉怀中,欢乐的笑了开。

    “那要是皇帝欺负我了?”看他回答的极轻,陌妃菀不由生了调笑的心思,两人直觉忽略了子门外的所有人。

    西慕凉看着她的眸光,一笑淡声道:“没有任何人能在我面前欺负你。”一句话便暖了陌妃菀的心。

    想着陌妃菀叉起一块水果便往西慕凉嘴里问去,又给自己喂了一块,笑着道:“那要是我哪天想得罪皇帝了,不过…”顿了顿,又道:“只怕那时,这圣都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这皇帝西德安怕是早就看陌府不顺眼的,虽然陌府对于她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如今她怎么说也算是陌家的人,本来是不准备管这类的闲事,可既然已经帮了陌佳人,那这件事情就不能不管到底了。

    西慕凉却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人敢在我的眼中动你。”声音极轻,却是传入了在场人的耳中,扫视周围一眼,西慕凉又道:“任何人都不能。”目光在禾心尘兄妹二人身上扫过,又在简尘溪身上瞟过,那目光冰冷至极。

    禾心尘与禾心暖同时身体一颤抖,简尘溪却是眸光不在温润,看了西慕凉一眼,还是未能与其对视一眼。

    简尘溪心中暗惊,这个男子给他的威胁是不于简溪尘的,低着头沉思,眸光暗晦不明,再次抬起头却是清明一片,不管怎样,先试试,“陌大小姐,你可还记得舍弟?”简溪尘是她心底的那个人,他是知晓的,不然当初也不会……

    陌妃菀正将一块糕点喂向西慕凉,听到简尘溪的话,糕点掉在了地上,西慕凉死水般的眸子中微波荡漾,那个名叫简溪尘的男子是谁,为何她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会发出这么大的反应,而自己却是有着窒息般的苦感。

    陌妃菀抬起清澈见底的双眸,平视着简尘溪。

    简尘溪被她的无波的目光一惊,难道她已经将那个人排除在自己的记忆之中了吗?

    脚一动,准备走进客栈,却被一阵气流给堵了回来,差点摔倒,将功力运用全身,这才稳住脚步,眼神讶异的看着陌妃菀,当真是一点都不留情了吗?眸中划过一丝暗伤。

    在场的人神色未名,以木子姐妹带头的几女都虎视眈眈的看着简尘溪一伙人,而天煞和地煞却是在看笑话一般,因为那个男子生气了,禾心尘兄妹却是在思考简溪尘是谁,名字和简尘溪就相差一个字,禾心暖眸光一转,难道……是恩公?

    禾心尘却是怒气冲冲,这陌妃菀当真好不要脸,一个个男人都围绕在她身边,最平静的莫过于陌佳人了,从头到尾她的表情都未有所变化,她既然已经决定了会相信陌妃菀,那么就决定一直相信到底,若素看着眼前的一切,对于这些事情,她不清楚,并未有所言语。

    陌妃菀窝在西慕凉的怀中,感觉到糕点从手中落之时,西慕凉身体的僵硬感,怕是他误会了,从西慕凉怀中探出头,偏头在西慕凉唇上一咬,又回过头目光薄凉的看着简尘溪,红唇触动:“你当真是不想活了罢?”这个男子不是惹怒了自己,而是惹怒了自己最在乎的人,陌妃菀是护短了,及其护短。

    “菀儿…”简尘溪上前一步道。

    “闭嘴,你没有叫我名字的权利,我跟你不熟,不要老是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我陌妃菀还不屑与你为伍!”一段话说得清冷无情,简尘溪苦涩一笑,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不过既然这种方法无效,那么就别怪我无情了!

    “我想上街看看。”与刚才清冷的话语不同,陌妃菀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甜腻,那是只有对着西慕凉的时候才会说出的言语,西慕凉看着陌妃菀撒娇的乖巧模样,伸出手点了点鼻子,将陌妃菀拦腰抱起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看着几人无视自己,以简尘溪带头的人正准备阻拦,却发现不止是声音发不出来,来身体也动不了,简尘溪知道陌妃菀的功力肯定没有如此之高,那就是抱着她的那个男子,可惜他猜错了,限制他们行动权利的人,就是陌妃菀,因为她不愿意他的目光停留在他人身上太久。

    说出去怕是所有人都不会相信,这个女子限制他们动作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刚才多看了他们一秒,这是她不能容许的事情,她要的就是全身心都是属于自己的,没有一丝的意外,哪怕一点她都不允许存在在她的世界中,得不到那么便就毁掉。

    西慕凉抱着陌妃菀走在客栈中,剩的人木然的跟在身后,似乎是被训练了一样,出奇的没有一人开口说话,陌妃菀窝在西慕凉的怀中,嗅着西慕凉身上的清冷香气,抬起头道:“你在生气。”似乎知道他一定是生气了,不然为何会说出陈诉一般的问话。

    西慕凉头都没有低,谪仙般的脸上却是不难看出一丝别扭,依旧温柔道:“没有。”

    陌妃菀听出他语气有些不对,执拗道:“我知道你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

    “你有,我都听出来了。”

    “……没有。”

    “就是有。”

    “没有。”

    “有。”

    “没有。”

    “你生气了。”

    沉默半响,终于道:轻的声音,跟随在两人身后的人功力都不差,却是都没有听见他的话语。

    但却是都听见呢女子悦耳的笑声,“小绵羊,你生气了,嘿嘿,我都猜到了,说。我是不是很聪明?”抬起娇美的容貌,俏生生的瞅着西慕凉,西慕凉柔和一笑道:“嗯,阿暖,阿暖,你就是我的阿暖。”

    答非所问的话冲温润的唇瓣中吐出,陌妃菀却是柔柔的笑了开,阿暖!她喜欢这个名字。

    “我喜欢这个。”陌妃菀笑吟吟道。

    “嗯,我知道你会喜欢。”

    身后,天煞和地煞努力的憋着笑,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破坏了眼前唯美的一幕。

    ps:

    今天又考完了一门~接来就等待着八号的考试了~终于要放假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