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的静默与街道的喧闹混乱成反比,当众人走出静谧的森林,又回过头时,才感叹道森林中的树木的高大,都快是百年大树了吧。

    走了不远,陌妃菀的目光看着人群中的某处,那也是同样白衫的女子,身边没有任何人的陪同,一身简单的白色衣裳,清冷干净,长发仅用一根簪子束缚住,身高比陌妃菀高上不少,因为是背对着几人,所以看不到相貌,但是能从抚摸发丝的玉手来看,是个美人,那手上的肌肤非常娇嫩。

    陌妃菀撤回目光,那女子刚才看了自己一眼。但是为什么呢?

    “怎么了?”西慕凉也看了那女子一眼,低头问道。

    “没事。”陌妃菀甜甜一笑道。

    西慕凉抱着陌妃菀在大街上随意走着,陌妃菀的目光四处瞅着,但是与她那随意的目光想比,让人注意的是,她脸上的表情很淡,淡到让人觉得她不会出现任何的表情,若不是刚才那菀儿一笑,而最为让人在意的却是抱着她的男子,脸上也是淡淡的表情,嘴角却似有笑无笑的扬着,他的身上才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冷,纯净的不带一点瑕疵。

    一双黑色的眸子除了看向怀中的人之时有着一抹生气之外,其实时间似乎就是个摆设,那谪仙般温暖的脸庞和眼眸成了最鲜明的对比,却不会给人一种违和感。身姿修长,双手自然得抱着怀中的少女,身上随时都释放出一种死寂般的冰冷之气。而他怀中的少女也是一样,浑身散发出同样的气息,却比男子多了一种死气。

    那双眸笑起来之时,却是宛若秋水。

    两人已经来到了客栈中的房间,陌妃菀累了不想逛了,刚才那女子是占据了她的心神,不止是身上的气息还有一种狠,似乎想让自己死。

    房间的窗户大开着。从客栈的不远处就可以看见中的人,西慕凉的双手依然是抱着陌妃菀,也不管手臂会不会酸,他猜不出来她在想些什么,只是想静静的陪着她就好,若是她想说自然会说的。

    况且他也猜测了一她的身份,左陌丞相之女,陌妃菀。

    头微微瞌在陌妃菀身上,让人一眼看去便能觉得值一对恩爱的璧人。只是太过于放肆,男女在外,岂能如此不知廉耻。

    “哥哥。这陌妃菀当真太嚣张了。竟然叫那人……”禾心暖皱着眉不满道,过了半个时辰才能动,都差点僵硬了,顺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禾心暖的目光一直在简尘溪身上飘荡,想说些什么又一直未开口。

    陌妃菀想了一会儿便在西慕凉怀中睡着了。当她醒来之时,却发现西慕凉闭着眸子休息着,便没有出声打扰,他的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非常完美。双手抱着自己,陌妃菀却能感觉到他指尖的凉意。如今算是入春时期,他的手还是这般冰凉。

    陌妃菀的性子算得上是薄凉,可在陌佳人的事情上她却饶恕了,莫名的不知道为何,总是有心放过那个女子。

    “醒了?”西慕凉感觉到怀中陌妃菀气息的变化,将她的头抬起来,却看到眼角略有些湿润,吓了一大跳,将她粉嫩的脸抬起来,柔声问道:“怎么了?”声音极轻,略有些手忙脚乱,陌妃菀抬起娇容,柔柔一笑,不知为何看见他的睡颜便一时犯了情绪,似乎很久都没有见过的人一样,心中酸涩的狠。

    “小姐,府中传来的消息,让你回去一趟。”春香走了进来道,却看见两人浓密的样子,连忙将眼光隔开。

    “小绵羊,我要回去了。”陌妃菀从西慕凉怀中站起身子,春香目光一瞟,暗呼一口气,终于起身了,轻轻软软道。

    西慕凉也站起身子,轻声嗯了一声,陌妃菀一笑,便从窗户一跃而,马车就在窗户,陌妃菀跃之后并未回头直接钻进了马车里,春香看了西慕凉一眼,点了点头也跟陌妃菀一般,单手撑住窗子一跃而,钻进马车不见。

    西慕凉走到窗户边看着马车缓缓而去,眸中的柔情不见,黑暗布满眼眸,冷淡道:“查出那个白衣女子是谁,将她擒获。”

    “是,主子。”一个黑色影子出来了片刻,便消失了。

    那个女子竟然留住了她那么久的目光,简直是罪无可恕,她哭了吗?西慕凉将手指放在脸上感觉那丝丝凉意,他不会让她在哭一次,所有的罪她的人都该死!他不嗜杀,可为了她,他西慕凉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丞相府大小姐与男人私密的事情又一次传得沸沸扬扬,禾家大小姐与简家大少爷也秘密约会,一时间圣都各个角落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情,这朝代就是一丁点事情都能传得五湖四海都是。

    “菀儿,那男子是谁,你怎么不和爹爹商量一,你二妹妹前不久才出现了如此事情,你怎么就……这简直就是太胡闹了!”左陌丞相陌笙寒从椅子上站起身子,对着坐在自己对面冷静得吃着糕点的陌妃菀姐妹说着。

    陌妃菀抬起眸子看了陌笙寒一眼,她原本以为这爹爹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可若不是佳人的一些话,她怕是真的这么认为,如今的陌佳人是不会骗她的,她知道。

    这男人真的是好强的心思,原来娘亲并不是不见了,而是被他杀了!这个薄情寡性的男人,平常总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虽然对于那个所谓的娘亲,并未有多少的感情,可至少那个女人给了自己生命。

    陌佳人之所以平常老是无理取闹是因为她发现只有这样才是活来的必经之路,若不是自己回来,若不是因为自己回来娘亲才会想着出来,她也不会死!她是不久前知道这个消息的,还是陌笙寒告诉她只找到了娘亲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便火焚了。

    当时她只是一笑,并未说话,而佳人却是晕了,因为她们是亲生姐妹。

    想着陌妃菀抬起头,她倒是想看看这老家伙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一笑安抚道:“爹爹,你不用担心,你要知道这外面的流言蜚语总是那么多的,你不去管它,它自然就卷不起多大的风浪了,在说你可要相信女儿,这点小事儿对于女儿来说都不是事儿,在说二妹妹那事儿都过去那么久了,你又何必拿出来提,佳人也才十二岁,就算是身子被人看了,那也只是个小孩子,没多大关系。”

    陌笙寒一听,脸上依旧带着笑,脑中却思考着,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虽然知道这个女儿变了许多,在家中话还是不少的,可她的话却让人觉得是在试探些什么,又看了看陌妃菀的目光,陌笙寒又想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她清亮的眸光中什么也没有,没有试探没有不相信没有怀疑。看来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想了想,陌笙寒道:“菀儿,可否告诉爹爹,那日的男子是谁,什么身份。这若是想要当我们陌府的女婿,是需要一定的身份的。”陌笙寒相信自己的话,她能听懂。他可不希望是个平常人,这离他的梦,不是差远了吗?

    陌妃菀不动声色一笑,老狐狸,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想利用我们姐妹,呸!不要脸,给了佳人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陌妃菀站起身子抓住陌笙寒的手:“爹爹,若是那男子是女儿喜欢的人,身份低了,爹爹就不让女儿嫁了吗?原来爹爹说疼爱女儿都是假的。”

    摇了摇陌笙寒的手,陌妃菀美眸一转,狡黠道:“爹爹,在说了,我们家这么有钱,爹爹多给我一些嫁妆不是就好了吗?爹爹,你可是说了你最疼女儿了,难道这点爹爹都不能做到啊!”陌妃菀俏皮道,绝不能让陌笙寒看出来自己在想些什么,陌妃菀美眸一转就变了另外一个人一样,跟在外时清冷纯美的她简直就不是一个人。

    似乎就是孪生姐妹一般。

    看着她撒娇的模样,陌笙寒心底最后一点犹豫也消失了,“你啊!真是不像话。”陌笙寒哭笑不得道,这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好像对于自己未来的夫君她完全不在乎,可却在话中表明了要自己喜欢的,虽然不爱他们的母亲,但是对于这几个女儿,陌笙寒从心底深处却是没有任何偏见的,尤其是陌妃菀他最为疼爱了。

    这妮子似乎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都不着急,丝毫不在意,这倒是成了皇帝不急太监急。

    陌妃菀哈哈一笑,将水眸睁得大大的,瞅着陌笙寒道:“爹爹,你这是答应以后给我很多嫁妆了吧?就这么说定了噢,佳人也要很多的,对吧,二妹妹。”陌妃菀将陌佳人扯了起来,扯到陌笙寒身边道。

    陌笙寒摸了摸她们俩的头,“真是两个鬼灵精。”又对着陌妃菀道:“佳人的我可以答应,不过菀儿你的我就不能全答应了,你外公已经知道了你娘亲去世的消息这两天可能就会过来了。”此话一出,陌妃菀和陌佳人对视一眼,外公要回来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