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

    她陌妃菀也不怕。

    简溪尘偏头冷冷的看她一眼,冷硬的语气带着几分嘲讽,“怎么?堂堂阿六也怕我找个地方办了你?”

    “凭你?”陌妃菀不屑的扫了他一眼,虽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昨天他们两人中间,他伤的比较轻,她的较重,再一次交手的话,也会是自己吃亏。

    陌妃菀突然冷冷的笑了声,摘面纱,她的眼角处有着明显的淤青,简溪尘拽着她着,她凑过脸,泄愤般的就朝他脸上打。

    简溪尘明显没有想到陌妃菀会这么做,因为如果他现在一松手,她不死也会重伤,可是他却没有将她丢去,任由她打着。

    打了一会儿后,陌妃菀停了来,看着简溪尘,“鬼七美人,老实说,你是不是真的看上奴家了,不然你怎么会不舍得杀了奴家?“说着便把身子朝着简溪尘身上靠,眼中一闪而过的冰冷。

    那样子任谁看见了都是一副,摆明了我要勾引你的样子。

    “不是现在。”简溪尘的口气冷酷至极,无情之极,不带一点情绪,对陌妃菀在他喉结上滑动的手,毫不在乎。

    陌妃菀冷冷的笑,纤细的五指在他脖子内上看似在勾引,实际上却是在寻找最佳手的方法,她的生存之道大多是陌医教的,陌医是大夫,知道的都是能致命的道,陌妃菀学的耶就是对于人体各个部位的了解,通常只要选对地方令其重创,他便会一命呜呼。

    “真无情啊,你就不怕我杀了你?”陌妃菀淡淡的出声,却有着透入心悸的冰凉,五指在他的脖子上收拢着,加重了力度,手指都能感觉到他喉结的突出和坚硬。

    “你可以试一试到底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手快。”简溪尘冷笑,一点也不在乎,不担心,他若是在乎他就不是鬼七,陌妃菀领教过他的速度,当然不敢随意手,不然偷鸡没偷成,反倒失了米就不划算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比你慢,还是说你就是认为我不如你!”陌妃菀挑眉,冷冷的开口道。

    简溪尘倏地偏过头,黑色的眸子一片湖光般的静谧,虽冷,却是集美,集天地灵气于一身,这一双眸子怕是秒杀过不少人吧,如果有人见过他的话。

    陌妃菀暗忖着,自己恐怕是对他有些动心了。

    “你真粗鲁。”简溪尘冷哼,一手拍掉陌妃菀的手,陌妃菀以为他要说什么呢,没想到却是教训她的礼仪,在她呆滞的瞬间还把她的手拍掉了。

    “我粗鲁跟你没有关系,在说,你不是也没有怜香惜玉吗?真是笑死人,你看看我的手腕?”陌妃菀唰的而医生在他眼前秀出她的手腕,通红一片,掐痕明显。

    他也好意思说他粗鲁。

    简溪尘看都不看,嫌弃她挡住了视线,一手挥去眼前的障碍物,冷冰冰的吐出三个字。“死不了。”

    “是死不了,我在你身上捅个十刀八刀的,你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陌妃菀反击,陌妃菀扫了扫眼前的这个地方,是昨天晚上那个河边,不过,说个话跑这么远干嘛?难道是比较有意境?

    简溪尘冷冷一哼,陌妃菀微带疑惑地看着他,这个家伙到底要说什么,她们现在还算是对手吧?

    杀和不杀,其实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陌妃菀转而想到昨天晚上指着某物冷冰冰地说肿了的简溪尘,那模样冷酷又可爱,陌妃菀的心情立马好了,她凑近简溪尘,神秘兮兮的问,“鬼七,你不是说要找我合作么,回答我几个问题怎么样?”

    “说!”简溪尘冷硬回答,身子继续朝前着,陌妃菀怀疑他都不会累,对于陌妃菀的一切动作,他表现得非常淡定,沉稳,一点反应都没有,定力好得没话说。

    要是陌妃菀敢这么逗别的男人,武功只要比她高的,肯定会果断地解开完全不带水分的就把他吃得骨头都不剩。

    陌妃菀的眸子眨了眨,忍不住看向某人的某处,冷冷的笑着,只是那笑笑得要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你在哪儿长大的,是人类的世界么?

    她敢打赌,这个世界只要过了十岁的男人还不懂这个叫什么反应的话,她立即揍人,而简溪尘怎么看也都是快二十一二的人,算是成年男子,竟然不懂?

    “岛上。”简溪尘冷冷道,并不理会陌妃菀的戏谑。

    陌妃菀哦了一声,“一个人?”

    简溪尘不做声,很显然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陌妃菀见他不回答,权当他是默认了,怪不得,什么也不懂,什么情绪也没有。

    她突然间很想知道他昨晚上回去到底怎么办了?

    终于到了,简溪尘没有一声招呼的直接将陌妃菀丢了来,陌妃菀一个跟斗翻了开,不然掉石头上,可能会真的残了,这男人,真的是够狠的。

    河边非常安静,百里少见人影,其实是真的一个人都没有,陌妃菀扯开唇角,“一男一女合作最普遍的就是组个家庭,鬼七,你是看上奴家了么?

    简溪尘双眸一沉,冷厉扫向陌妃菀,陌妃菀看着他眉目中褪去平常所见的冰冷,简溪尘冷哼,“哼,我看不上你。”

    陌妃菀错愕,果然是鬼七的风格啊,如此的直接,她顿了顿,倏地噗呲一笑,“鬼七美人,你的身体可是比你的嘴巴诚实啊。”

    陌妃菀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大街上调戏娘家妇女的那种男人,因为她和鬼七的身份感觉调换了,因为这是在某种特定的场景才会出现的对话。

    算是**。

    简溪尘似乎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一时没接话,陌妃菀也没在意,只是这木头还真的是纯啊!估计执行任务之时都没有遇见过这种事吧!

    “我们两个的合作,你没兴趣?”简溪尘冷冷地问,双眸如冰,掠过寒芒,非常霸道的姿态。

    陌妃菀也不是太意外,只从知道暗夜的规矩后她也想过,只是她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清楚,脱离了也没什么用,更何况说不定会给桃夭夭两姐妹带来麻烦。

    “不错嘛。”陌妃菀唇角掀起,滑过冷意,褪去那一身伪装的妩媚,整个人如同换了一张脸孔,霸气凌人,那一身的隐藏杀气,铺天盖地的蔓延。

    他冷哼,并不说话,陌妃菀倏地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简溪尘的身份她也是大概知道一些的,为什么还会被逼着签心神誓约,暗夜应该没有能力去驾驭他把。

    陌妃菀沉呤片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