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跟着陌笙寒一起恭敬的行礼,众人都在行礼,陌妃菀却拉着陌佳人走到了前面,这所有的人都弯着腰,显得两人的身影格外醒目,朱元璋目光有些不解的看着陌妃菀以及被她拉着的陌佳人,陌佳人此时有些尴尬,因为她觉得外公还是有些不喜欢她,紧了紧握住陌妃菀的手,陌妃菀反手将她的手轻轻一握,陌佳人这才将心稳定来,她知道姐姐是在安慰她。

    看着朱元璋有些疑问的目光,陌妃菀拉着陌佳人,脚几转几转就跑到了朱元璋身边,拉着他的手,甜甜的叫道:“外公。”说着又将陌佳人朝前一推,对着朱元璋道:“外公,这是佳儿。是我亲妹妹噢。”同时将声音拧成一条线对着朱元璋道:“外公,她的确是我的亲生妹妹,有血缘关系的,外公也对她笑笑。”

    朱元璋摸了摸陌妃菀的头,慈爱一笑道:“菀儿乖。”

    陌妃菀笑笑,不介意朱元璋无视了陌佳人,一只手拉着陌佳人一只手拉着朱元璋就朝着里面走去,脸上带着笑意。

    陌妃菀拉着两人朝里面走着,陌笙寒对着众人道:“都散了吧。”就紧随着朱元璋的脚步往里面走去。

    陌梦一看着陌妃菀牵着陌佳人的手离开,心中一阵嫉妒,拉着叶小西的手忍住怒气道:“娘亲……这陌佳人竟然跟陌妃菀勾搭在一起,还说她是她的妹妹,那我算什么啊!她都不介绍我,娘!”

    叶小西的面色也不好看,刚才陌妃菀的做法她也觉得怪异,看着自己女儿不满的样子,叶小西先安慰安慰她,只是刚才老爷竟然都不看自己一眼,难道他不爱自己了?将陌梦一的手拉着,叶小西道:“梦一,你还小。比她们都年轻。你有得是机会,这几天你先不要出来,免得他们抓住你说话。”

    陌梦一点点头,咬着唇瓣道:“知道了,娘亲。”心中却还是及其不满,却还是没有表示出来。

    午饭的时候饭桌上添了一人便是陌佳人,吃过午饭后,朱元璋就直接叫上陌妃菀跟着她离开,而陌妃菀却将陌佳人也叫了上,陌笙寒虽有些疑惑却也是没有阻拦。待三人都离开之后他才去忙自己的事情。

    走在丞相府中的花园内,陌妃菀发现朱元璋三番几次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未开口,那憋着话的样子让陌妃菀觉得好笑,陌妃菀一笑拉着陌佳人的手放在朱元璋的手上,笑道:“外公,你过来。”陌妃菀双手一划,便出现了一片地域花的花瓣,朱元璋看了看没有说话。陌妃菀将朱元璋的手和陌佳人的手拿起,轻轻一捏,便见一条血丝出来融到花中,松开她们的手,陌妃菀将手指一划,也融了一滴血,那三滴血很快便融入在一起。

    又很快便隔开,陌妃菀睁大了眼睛,陌佳人也是。都快哭了出来,朱元璋看着眼前的一切,又看着两个丫头的模样,一笑说道:“别担心,你娘亲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她是我大哥的女儿,你们的血自然不会与我的融合在一起,但是你们俩的血可以融合,便说明了你们是亲姐妹,不过你们的血怕是也不纯正,你们看,这都快分开了,是血缘淡的缘故,但是你们却还是姐妹的,外公我也相信了。”

    两人都被朱元璋的认真给呆住了,陌妃菀一笑道:“外公,你想太多了,我既然接受了佳人,若是刚才没有血缘关系的话,我也会当她是我妹妹的,我只是想她安心而已,她一天脑袋瓜子里面想的多。”

    陌佳人听着感动不已,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恨之入骨的大姐姐居然会是自己的亲姐姐,也没有想到她会自己这么好。

    朱元璋陪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又教人练了一会儿武功,陌妃菀看着朱元璋教导陌佳人,天武功,以快为尊,唯快不破。陌妃菀懒得去听,听朱元璋的武功练法跟自己不一样,虽然说得是有理。一个人到处走着,小绵羊浑身冰冷也不知道是为何?她始终还没有找到答案,陌妃菀走着走着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在草丛中动着,陌妃菀凝神一看,“巴卫?”出口道。

    跟着小狐犬到处跑着,陌妃菀就一直在身后跟着,但是陌妃菀却没有想到的是小狐犬竟然会带她来到这个地方,悬崖瀑布,一如既往,旁边还是一簇一簇的满天星,这里是她和西慕凉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陌妃菀一看到了她和西慕凉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了,离那天见面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而且她也有许久没来这里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将小狐犬抱在怀中,陌妃菀轻声道:“小巴卫,你怎么带我来这里,呵呵,你也知道我们是在这里相遇的啊!真乖!”陌妃菀摸了摸小巴卫的毛毛。

    这水是温泉暖暖的,陌妃菀将鞋子脱,她的发丝并未束起,只是披散在后,将衣物尽数脱,陌妃菀抱着小巴卫落入水中,透着阳光,陌妃菀将水波动着,与小巴卫嬉笑着,银铃般的笑声响荡在山崖。

    当真是美若天仙,如诗如画。

    陌妃菀一会儿潜水,一会儿从水里冒了出来,小巴卫伸出短小的腿也跟着陌妃菀有模有样的学着,黑发披散在身后,露出白玉般的颈项,陌妃菀满脸愉快之感,温泉中的水暖暖的,抱着小巴卫在水中到处跑着,却突然间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却发现没有人,陌妃菀脸上一闪而过的疑惑,笑了笑可能自己想多了。

    却看见小巴卫又潜水,陌妃菀一笑跟着潜水去,水底很轻,刚才的嬉戏打闹完全没有把水弄浑浊,睁着眼睛就可以看得清楚,陌妃菀水意不错,上次和简溪尘在河中比试之时就能看出,陌妃菀跟随着白色的小巴卫游着,今天就是跟着小巴卫才来到这里的,她倒是想看看这小家伙是在干嘛。

    游着游着陌妃菀就见小巴卫朝后面看了一眼,见陌妃菀还跟着自己,便朝着一个水中洞穴游去,陌妃菀在水中将双手一合,红色的地狱花边围绕在周围,吸取着花上的氧气,陌妃菀跟随着小巴卫慢慢游去,花中的氧气不多,平时陌妃菀没有将花放在外面,便吸收不了氧气,一会儿便用完了,陌妃菀又收起花,用这并不熟练的龟息法。

    游了好久好久,陌妃菀都快觉得自己坚持不了了,这才终于见着顶上是透明的了,可小巴卫却不知道去了何处,陌妃菀一蒙,自己被小巴卫耍了?这小家伙,真是太调皮。

    九裳海棠,陌妃菀看着眼前白色的花,竟然是九裳海棠,看来这池塘的主人也是个了不起的任务,这九裳海棠可不是寻常之物。平日要是见着也不容易。不过这到底是谁的家中?竟然能以水洞联合道家中来,怕也是习武之人,若不是习武之人这么长的水路,怕是要窒息而死。

    陌妃菀在九裳海棠中间冒出一点头来,瞅着周围,她身上只穿着肚兜,可不能叫人看去,此时正有这两位穿着粉衣的女子淡淡的走着,这圣都所有臣的家眷都是一样,分为两类,女子都是粉衣和蓝衣,这两个女子正急速的走着,不时飘一些话语飘到了陌妃菀的耳中。

    “这太子殿打那日回来之后,这身子便是冷的,怕是得了什么怪病,那日有个姐妹去送药,还看到太子殿在喝血了,只是不知道这血是人血还是什么,而且这太子殿最近好像身边的气息更冷了,若是夏天的话,怕是都不用冰块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咱们太子殿平日人也是极好的,这喝血的话你可不能乱说,若是着有心人听去了不知道又会怎么传了。”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没人,我就跟你说说嘛。这在太子身边做事,我还是懂一些的,不过咱们太子殿当真是个好人,也是个俊秀的男子。”

    “你就别奢望了,我们呐!能在太子殿身边伺候着,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你那些个想法就藏在心中吧。”

    “这是当然,太子殿我虽然喜欢,但是却不准备嫁的,这皇家的事儿谁能说得清,你看那西王,还不知道是陛与谁的孩子了。”

    “都说别说了,你这些话教人听去了,可别连累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这种皇子家当人一定要谨言慎行,说了你也不听。”

    “哎,你等等我啊,我不说了不说了。”声音渐渐远去。

    陌妃菀也听说过这个太子,据说这个太子也是才回来不久便被封为了太子,说是体弱多病不易见人,但是也有人有幸见过他一面的,无人不说他是如何的天人之姿,只是回来这么久,陌妃菀也从未见过这传说中的太子不过她也不感兴趣。

    皇帝就是那么一个模样,想必儿子也好不了哪儿去,陌妃菀这就是典型的一竿子打死一群人。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