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快要山,晚霞漫天。

    “太子起驾。”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陌妃菀本潜入水中的头又冒了出来,陌妃菀目光一瞟,刚才那两名宫女突然站直了身子,停住了脚步,欠了欠身,陌妃菀目光跟着那两名宫女走着,看着不远处正走来几道身影。

    陌妃菀泡在冰凉的水中,有些不适,晚霞满天,远处走来的前面两位宫人掌着灯笼,中央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头发披散着,一双眸子似死水般没有任何波动,没有焦距,灯火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如梦如幻。

    那一张清美如仙的面庞,陌妃菀先是一怔,身体在水中轻轻一动,太冷了,水波的声音很小,但是太子殿却是转过头来,陌妃菀眼神一凝,小绵羊?唔……真的是他!陌妃菀扬起脸笑了开。

    却看见岸上的人责怪似的看了她一眼,陌妃菀疑惑的看着他,自己做错了什么?西慕凉看着水中的人儿,粉嫩精致的容貌,就像是花中的精灵一般,差点让西慕凉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睹物思人。

    仔细一看却发现那水中的人儿露在水面的白嫩香肩,那般模样。却是什么都没有穿。

    这……小妮子,阿暖,阿暖,西慕凉心中暗叫她的名字,心中温暖渐渐蔓延,将披在肩上的外衣扯了来,一闪就到了陌妃菀的面前,陌妃菀眼神一肉,男子已经将她抱了起来,用外衣将她整个包在衣服中。

    宫人们都只看见他们家太子爷的白衣闪过,在次睁眼却是看见太子爷就站在了九裳海棠的池塘边,怀中抱着可人儿。太子爷将可人儿的脑袋都埋在自己的怀中,可见珍惜程度,众宫人们也未看见她的模样。

    更为吃惊的是。

    一秒,宫人们就看见那冰冷的太子爷。竟然……笑了,如此温润的笑容,宫人们却是未看见过。

    那两位刚经过九裳海棠池边的宫女,大吃了一惊,难道刚才的话。真被人听去了?

    当,悄悄走开了。

    “准备热水。”

    话语刚入宫人们的耳朵,宫人们便发现那本在池塘边的男子已经不见了额,不知在何时离开了这里。

    进了寝宫,西慕凉将怀中的人儿放在外的软榻之上。坐在陌妃菀身边,见陌妃菀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西慕凉一笑。伸出手温柔的将黏在她脸上的湿头发搁置在头后,温声道:“你看你,身子都比我还冷了,你呀你,这么远的水路,这么危险,你怎么就不知道深浅的游进来了。”

    那个水道,也不知道是何时存在的,只是前些时间他在泡温泉的时候发现了水道,才知道是和太子府的池塘是相接的。怕是有些想针对自己的人。西慕凉淡淡一笑。

    陌妃菀仰着头笑道:“今天是小巴卫带着我来的噢~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狐犬也会游泳。那小家伙水性比我都好。”

    瞟见内的装饰,陌妃菀狡黠一笑道:“小绵羊。原来你是太子爷噢~”拖着甜甜的尾音。

    “对啊,我是太子,那小绵羊还会继续养着我吗?”西慕凉笑着问道。

    “会啊!小绵羊是我的噢~当然是由我来养着。”陌妃菀一笑,伸出白嫩小手蹭上西慕凉的脸,陌妃菀看着面前的人,那完美的脸庞,那柔和的笑意都是属于自己的,如他的名字一般,连肌肤都是冰凉的,秀眉一皱,嘟囔不满道:“小绵羊,我是因为泡了水的,可是你的身子为何还是这么冷啊!”难道都不会对自己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这些宫人们都是在这些什么?

    白色显凉,刚才在池边那薄凉的样子让陌妃菀一阵不满,那死水般的眸子和没有焦距的目光,都让陌妃菀想打心底去珍惜这个人,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似乎是命中注定一样,那还不是爱,陌妃菀知道。她如今只不过是希望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

    可是对自己的温柔,和举手投足的温暖,那温柔的眸色,微微扬起的唇瓣。陌妃菀都觉得是自己看错了,这个男子是温暖的,可只有触到他的皮肤之时,陌妃菀才知道。原来一直都是薄凉的。

    而那双眸子,似乎只有在看见自己的时候才会温暖。

    没有几次的相处,但陌妃菀却已然能看得出。

    危险的眯着眼,陌妃菀口气凉凉的怀疑道:“亲爱的小绵羊,你该不会是从来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只会照顾他人?”明显疑问的语气。

    清凉透彻的眸子专注的凝视着自己,西慕凉浅浅一笑,眸中笑意不断。唇畔的笑容就像是温暖的阳光,那双眸子中的认真让陌妃菀喜爱,陌妃菀扬起小脸蹭蹭西慕凉的脸,甜腻道:“若是你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话,我就不理你了。”脸上虽然是在笑着,但是笑意却没有到眼底,陌妃菀在认真。

    看见陌妃菀认真的双眸,西慕凉淡淡一笑,却刚好看到因为站起身子蹭自己的陌妃菀的衣裳直接滑掉在软榻之上,露出白嫩的肩膀,还有白色的肚兜,都一点不落的看在眼里,眼波一闪,心脏莫名的漏了一拍。

    “太子爷,你要的热水准备好了。要送进来吗?”房门外传进来宫人的声音。

    “进来吧。”西慕凉为了掩饰尴尬,直接将陌妃菀按到软榻上坐好,又将外衣披散在身后,陌妃菀随着西慕凉的动作坐着,没有一丝不耐,但是那被黑发挡住的粉红耳朵却被陌妃菀瞅个正着,陌妃菀低头轻轻的一笑。

    陌妃菀坐在软榻之上,宫人们走进来将桶中的热水倒进被屏风挡住的木桶里,悄悄将目光投向外榻,想看一看那能让太子爷温暖笑起来的男子,又如此珍惜的人,刚瞟到一抹白色,却感觉到全身都有着一丝寒意,就不敢在抬头了,只能继续朝木桶中倒着热水。

    一个个人进去了又出来,没多大会儿,就响起了房门被关上的声音,西慕凉伸出手将软榻之上的陌妃菀给抱了起来,将她放在木桶旁,柔声道:“自己乖乖洗。”转身就走了出去。陌妃菀看着眼前的木桶,都快相当于一个澡堂了,她说怎么就倒水倒了那么久。

    将身上唯一的衣物褪尽,陌妃菀轻脚踏进水中,透着屏风向外看了看,见那里有一道声音,也不说话,勾唇一笑,软身子,拍打着水波,不一会儿陌妃菀就洗完了,哗啦啦的水声响起,陌妃菀从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衣服,那是西慕凉的衣裳,陌妃菀脚未触及地上,踩在空气中,陌妃菀已经将气的能力全部学会了,这点自然不是难事。

    衣服的宽大,显得陌妃菀的身子异常的娇小,因为被热水熏陶,陌妃菀的两颊带着明显的嫣红,她没有去管湿润的头发,直接披散在身后,走到外,直接跳到西慕凉身上道:“小绵羊这个是你的衣服吧?”

    “这里没有其她女子,所以没有备有女子的衣物。”西慕凉用手托起陌妃菀的身子,见她连发丝都没有擦干还滴着水便走了出来,眼中柔柔一笑,这小妮子,还会撒娇了,伸出手一抓,一条白色的绸布便出现在手中,替陌妃菀轻轻擦拭着头发,手掌间有一丝气息漂浮,陌妃菀感觉到头上淡淡的热气知道他是在用功力给自己擦拭着头发,暖暖的温度她很喜欢。

    西慕凉将陌妃菀抱在怀中,陌妃菀靠在他怀中一副慵懒的模样,像一只需要被人宠的宠物一样,西慕凉却没有半点不满,眼中的柔色不减,能被她依靠。是件非常完美的事情,对于他来说。

    陌妃菀靠在西慕凉的怀中,低声道:“小绵羊,我是不是很懒。”以前的她是冷的,如今的她是暖的,就如同那个名字一样,阿暖,阿暖。

    看着她略有些赖皮的模样,西慕凉眼底一柔,流光闪过,低声笑道:“这样,我才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宠着,不是吗?只有她的身影出现在她的世界里,他才会觉得活着是有意义的,是完美的。

    发丝已经干了,陌妃菀也快睡着了,懒散躺在西慕凉的怀中。陌妃菀迷糊道:“小绵羊……”西慕凉低头见她半眯着眼睛躺在他怀中,乖顺得就像是一只小猫咪一样,一笑将陌妃菀拦腰抱起,轻声道:“阿暖,你就在这儿休息,明日我送你。”

    烛光,陌妃菀模模糊糊的看着西慕凉的脸,精致得竟然像女子一般,被捆着的黑发倾泻在陌妃菀面前,陌妃菀将脸凑上去,在西慕凉脸上一吻。西慕凉一笑,揉了揉她的发丝,这才转身离开。

    陌妃菀嗅着空气中的味道,鼻翼间满是他的味道,这一定是他的房间,一定!

    第二天醒来,陌妃菀便头一次穿上了如西慕凉一样的衣裳。同样的白色,只是款式变小了而已。

    西慕凉依旧白衣带着陌妃菀从一条隐蔽路道离开,直到瀑布前西慕凉才将陌妃菀从怀中放,陌妃菀抬头却看见他一点累的气息都没有,甚至连一滴汗都没有流。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