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跃身来到瀑布,衣物还在,证明昨日并没有什么人来过,将地上的衣裳拿起,双手一合,衣服便在她手中化为灰烬。陌妃菀脚随意走了几步,便走出了瀑布。

    丞相府,陌妃菀刚走到陌府门口,就看见刘妈等在门口,脸上是止不住的慌乱,不住的在大门口走动着,抬头见陌妃菀,眼中惊喜闪过,立马迎上前去,“哎哟我的大小姐,你这是去哪儿了啊,这一夜都没回来,你可知道,这出大事儿了。这事儿……”刘妈欲言即止。

    陌妃菀走在前面,刘妈瞅了瞅周围,没有人!犹豫着想要说些什么,又似乎觉得在这儿这话该不该说,见刘妈神色不对,陌妃菀脚的朝着陌苑走去。

    “小姐,佳人小姐她……”话未说完,便被一灵动的女声打断。“哎哟,这不是大姐姐吗?”陌妃菀两人刚走到长廊,陌梦一的身影便刚好从对面走来,陌梦一见对面的人是陌妃菀,停脚步打量着陌妃菀身上的衣裳,出口讽刺道:“大姐姐,我说你这一晚上是去哪儿了,这衣物也不是你昨个儿穿的衣裳吧,大姐姐这待字闺中的女子一晚上不回来,呵呵。大姐姐这真是将丞相府的脸面都给丢光了,也还好如今是早晨,没有多少人,大姐姐昨晚上莫非是去夜会情郎了?大姐姐你可不知道,这你没在的一晚上,府内可是发生了大事!”

    “三小姐,话可不能乱说。”刘妈挡在陌妃菀身前,那护住之意异常明显。

    “闭嘴!你不过也是个奴才!”陌梦一大喝一声。

    刘妈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这三小姐当真是没有教养,贱人生的也是个贱人!

    刘妈觉得陌梦一说的话太难听了,似乎陌梦一说的就是自己一样。也难怪。虽然她只是个人,但却是陌妃菀娘亲大漠公主身边的大侍女,这等关心也是自然的,刘妈看着陌梦一当即着急道:“三小姐,这话你可就说得过分了,别说大小姐去哪儿不用跟你报告。就说你这以犯上的态度……三小姐是知道规矩的,莫非要我一个奴婢来提醒你?”刘妈的一段话让陌梦一难堪不已。

    陌梦一见刘妈顶嘴,眼中得意一闪眉目含刹,红唇微掀妒声道:“你也知道自己是个人,这以犯上是不是也包括你,况且。本小姐也不需要你一个人来提醒我什么。”

    刘妈被陌梦一一番话给堵住了口,虽然她是府中老人,可也逃脱不了是个人的身份,这陌梦一就算是个青楼女人生的,却也是个小姐。如今她这般说话。刘妈自然是不敢回答的,只是这件事情可关系到大小姐的名誉,这三小姐如此乱说话。夫人又才去世不久,她又如何能坐视不管?

    “哈哈哈哈。”陌梦一得意的一笑,看着刘妈不敢言语的样子,仰着巴用着鼻孔对着刘妈教训道:“被我说中了?不过也是,你就算在人中的地位再高,终究也只是个奴才而已,虽然我只是个庶女。”陌梦一一顿,这本是她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但此刻也没办法,她趾高气扬道:“我也是主子!”

    看着她似乎不准备停来的样子,陌妃菀清澈的眸光扫过去,唇瓣触动,极轻的声音便传入陌梦一的耳朵:“看来是上次的教训不够让你记忆深刻,才会让你如此没有规矩。”话语极轻,说完陌妃菀便带着刘妈离开了。

    陌梦一站在原地,待陌妃菀的身影远去,煞白的脸色才回归过来,跺了跺脚。脸上有些委屈,眼神中透露着害怕,对于这个女子她当真是又怕又恨,周围静悄悄的,陌梦一一掌拍出,恶狠狠得道:“陌妃菀!就容你嚣张两日,我等着看你日后怎么跪着求我!”

    “贱人!贱人!让你嚣张!让你嚣张!”陌梦一在长廊上发了好大一会热的脾气才离开。

    回到了陌苑,几女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完好的模样松了一口气,眉间又有些犹豫,瞅瞅陌妃菀又对视几眼,陌妃菀知道她们担心,拿起茶杯,小酌一口温声道:“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

    “小姐,是……”澄心走上前准备说什么,又住了口,一旁若素见几人都不好开口,有些犹豫的样子,狠心上前一步道:“小姐,是佳人小姐出了事。”

    佳人小姐出了事。

    一句话响荡在陌妃菀脑中,她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眸子突然沉静来,似死水一般。

    若素犹豫了一会儿,看着陌妃菀没有表情的面庞,没有焦距的眸子,温声道:“小姐,昨日佳人小姐被……糟蹋了。”

    被糟蹋了……

    陌妃菀手中的杯子滑落在地,未喝尽的茶水随着杯子的破碎,溅得满地都是。

    若素发现,陌妃菀的手开始抖了起来,在几人的注视之,整个身子都开始抖了起来,若素上前一步,环住陌妃菀的身子,柔声安慰道:“小姐,对不起,若是我等……”

    陌妃菀没有听进若素的一个字,那个人是她的亲妹妹,是她确认的亲妹妹!她们的血液能融合在一起。

    可这就一夜的时间,那个女子就这么被毁了。

    陌妃菀坐在椅子上,若素环住她的身子,几女都围在她的身边,澄心和春香一句话也不敢说,毕竟小姐昨日才把二小姐交给两人这就发生了这件事情,陌妃菀将头埋在若素的怀中,紧紧咬着嘴角,眼泪一滴也没有流出来。

    春香和澄心对视一眼,“嘭!”的一声双膝跪地,大声道:“请小姐责罚!”

    陌妃菀被声音惊醒,这才从若素怀中抬起头来,轻声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也不叫两人起来,眸子没有任何波动,身上散发出逼人的冷气。

    春香看着陌妃菀无波的眸子,心中疼痛一闪。何时见过小姐这般无依靠的样子,春香喉咙似被什么梗咽住一样,“昨个儿夜里,奴婢们听见二小姐一声尖叫,待奴婢们到小姐房间时,却没有发现小姐人,半夜时,便发现小姐衣不蔽体的躺在花园中,而且……”春香面上有些不忍,却依旧镇定道:“二小姐的脸还被人用剧毒给毁了!”

    陌妃菀站起身子,无波的眸子扫过众人出声道:“带我去看看。”

    几女赶紧带着陌妃菀朝着北苑秀阁走去。

    秀阁内,陌笙寒几人着急得在一旁看着,大夫检查了一个早晨,此时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张玉翠见大夫一摇头,连忙出声道:“大夫,小女怎么样了?”

    大夫看向几人的目光有些怜悯,双眸看着几人有些不忍道:“这二小姐的状况不好说啊!”

    “大夫!不好说?怎么个不好说法?”张玉翠紧紧扯住大夫的衣袖,这陌佳人就是她的命根子啊!这如今被毁了容,这往后她可要怎么办才好?

    大夫抬起眼帘看了看众人,陌笙寒挥手人们全都出去,也将陌妃菀等人关在了门外,陌妃菀也不出声呆在门外。木子对着澄心和春香一使眼色,两人便把周围的人赶出了秀阁。只留几人在外守候着。

    大夫见人都出去了,这才面无表情道:“陌大人,陌夫人,二小姐这怕是被人给糟蹋了啊!而且那人还多次对二小姐进行污辱,二小姐的身子怕是未能吃消。”顿了顿看了看两人的脸色,大夫眼中的神色也黯淡来,“二小姐的脸怕是被一种毒给侵蚀了,这辈子怕是没有恢复的可能,除非是找到花中精品,百花之王,没有人知道它的本名叫什么,那花估计也只是存在在远古之中。”

    “是什么花?”陌笙寒问道。

    “地狱之花,曼陀。”大夫小心翼翼的开口,“这种花人间是没有的,所以二小姐的脸怕是没救了!”

    张玉翠听完大夫的话,气急攻心。受不了大夫的答案,当场晕倒。

    陌笙寒将她置于软榻之上。

    几女除了陌妃菀都面色惨白,曼陀!这种花他们都知道,可那只有地狱才有的花啊!陌妃菀推开房门,陌笙寒见她走了进来,出声道:“菀儿,你昨晚去了哪儿?”

    陌妃菀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说话,老狐狸,这么快就露出马脚了吗?

    陌笙寒被陌妃菀那没有波动的眸子一惊,他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性子薄凉。难道……陌笙寒心中暗惊,难道她怀疑是自己对佳人?不可能!应该不是!不能自己吓自己,只是这菀儿和佳人关系最近可是走得很近,若是被菀儿查出来背后使手脚的人……

    陌妃菀看着床上昏睡过去的女子,伸出冰冷的手将陌佳人的手握住,却发现陌佳人的手中拿着一个什么东西,陌妃菀俯身子,趁着几人晃神,将东西收了起来,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大夫,清声道:“大夫,我妹妹的脸当真是没救了吗?”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