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妹的脸当真是没救了吗?

    大夫看着眼前镇定的女子,眼波有些闪躲。眼前不过也只是个闺阁家的女子,能懂些什么,当冷声道:“陌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相信草民的医术吗?”

    “呵呵!”陌妃菀轻笑出声,看着大夫若无其事道:“我不知道你是哪儿的大夫,我只想你知道。若是骗了我,这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的。”传了一些气给陌佳人,陌妃菀收回手,清声道:“这位大夫!”大夫两字说得特别的重,似乎将字深深的印在大夫的心中,陌妃菀突然一笑,似百花开放,一时间有些晃神,“我陌妃菀也只是个待字闺中的女子而已,手无缚鸡之力,大夫何必这么紧张,再说了,我陌妃菀又怎能担得上大夫的一声草民,大夫可莫要将这硕大的帽子盖在我陌府头上!”

    陌妃菀看了陌佳人的脸,是中毒!可是她对毒不了解,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解决的方法,只能先将毒性压制,以免贯彻全身,到时候可就是真的来不及了!

    大夫听到陌妃菀的话,心中惊怕的同时大声道:“陌大人,你这大小姐可当真是得理不饶人,小人就此告退!二小姐的病,小的是无能为力。”说完,拂袖离开,陌妃菀唇角扬起一抹笑,这人不简单啊!

    “菀儿,这大夫可是圣都城最好的大夫了,你怎可……”陌笙寒摇摇头,似乎不想继续说去。

    “爹爹,妹妹会发生这件事情,说明陌府的守卫不够严谨,从今日起,守卫加五倍!”陌妃菀说完便不多看他一眼,候着门外的张管家也听见了陌妃菀的话。当转身照做,这陌妃菀的话就是命令,况且刚才老爷并未说不允许。

    陌妃菀瞅着陌佳人的脸,想着刚才在她手中看到的东西,心弦一动脸上却未表明。

    目光直直得瞅着陌佳人的脸,思绪却不知早已经瞟向了何方。

    可能真的是想有些传说一样,有些事情。没有亲生经历过。是不会感觉到的。

    有些感情。别人没有亲生体会过又怎么能懂得。

    陌妃菀想着回到陌府之后的一切,她打过陌佳人,为难过陌佳人。可血亲的关系他们很快原谅了对方,也认可了对方。可为何偏偏会发生这件事情?陌妃菀伸出手蒙住眼睛,她好想小绵羊,她一点都不想坚强!此时她也希望能窝在一个可以依靠的怀中静静的诉说自己的委屈。

    “怎么回事?为何会发生这件事情?佳人在哪儿?菀儿呢?”门外传来朱元璋洪厚的声音,没过多打会儿房门便被推开了,朱元璋走了进来,直直得看着坐在床边的女子,目光触及到那冰冷的容颜时先是一怔,随即便看向床上的女子,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有多恨这个女子。才可以做到如此的狠心!那张脸几乎全被毁了。入了眼睛和嘴唇的位置,其余都快要腐烂了,还有些恶臭的味道。

    房间内一时间没有任何声音。

    陌妃菀抬起头看着朱元璋,冷静的出声道:“外公,可以用你的势力去查一这件事情吗?”这句话不知是在说给谁听。但至少最后效果还是会达到的。

    朱元璋看着床上的陌佳人,僵硬的点点头。这绝对是有人故意的,这才相认一天便出现了这件事情,加上昨晚上菀儿又不在家,若是有人传了出去,怕是有些多心眼的人又要将此事怀疑到陌妃菀身上。

    看着朱元璋的目光,陌妃菀大概能猜想到他在想些什么。陌妃菀抬起头,勉强笑了笑,柔声道:“外公,你别担心。若是真有人出去说了些什么,那这件事情还就好办了。”

    “陌笙寒,你们府内的安全措施做的不够好!待佳人醒过来了,我要带他们姐妹去我的将军府住一段时日,你不会有意见吧?”虽然是一句问话,可朱元璋话中的强硬任谁都可以听的出来,陌笙寒歉意的笑笑:“一切听您的安排。”

    “外公,这件事情我需要借你的人,但是不需要你出面。”陌妃菀说道。

    “好,菀儿,我们朱家的人就是要有你这般的魄力,明日我便将虎符给你,你随意用我手的人。”话未说完的是,首先你要让那些人佩服,让他们听从你的话,菀儿。外公这辈子就只有你跟佳人了,可别让我失望。

    朱元璋含着深意的眼光看了陌妃菀一眼离开。

    他得回将军府去安排一。

    陌妃菀见朱元璋离开,出声道:“你们几个进来。”

    春香几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陌妃菀示意软榻之上的人,几人会意将人送回了她自己的房间,也将陌佳人从秀阁带到了陌苑,经过陌笙寒身边之时,陌妃菀出声道:“爹爹,这件事情,女儿会好好查。这件事情不管牵扯到了谁,女儿都要他如数尽还。”

    陌笙寒没来得及细想陌妃菀的意思,便见陌妃菀已经带着几女离去。

    难道她真的起疑了?

    陌笙箫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大哥的神色暗晦,摇了摇头,他不想参合到这些事情中来,只是佳人他本以为是自己的女儿,没想到却是大哥的女儿,因为陌妃菀是大哥的女儿,她们两个是血亲,那么也就是说他以前想的都是错的。

    陌笙箫嘴角苦涩,背影萧瑟的离开,这个陌家迟早会让那两姐妹厌恶。

    最后毁了…….

    虽然不知道心底的意愿是什么,但是陌笙箫知道,他爱的女子已经死了,他便也不用活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他的一切都给陌妃菀吧!那个清冷的女子,说不定能为她报仇,陌家的水太深!终究不适合他!

    你爱过的人我就想要变成他!

    陌笙箫一笑,终究不可能啊!至少他学不会他的狠心!

    陌笙寒站在陌佳人的房间中,瞟见某个背影,双手一紧,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都不能!

    陌苑

    陌妃菀看着床上一直没醒过来的女子。双眼有些苦涩,这个女子,如今正是花样年华不是吗?

    可如今……

    被污辱、毁容,这两样东西对女子来说莫过于是最重要的东西,可如今却被人毁坏的一干二净,这究竟是有怎样的深仇大恨,才会如此残忍。对一个十二岁的女童做如此残忍的事情?可这一切都没有人回答陌妃菀。没有人……

    春香略懂医术,她简单得帮陌佳人收拾了一,腐烂的面庞已经没有臭味了,可看起来还是如此的恐怖惊悚。让人不想多看一眼,可房间内的几人却都是没有任何鄙视,而是怜悯……怜悯的看着床上的女子。

    见陌妃菀沉默着,几女面面相窥,陌妃菀坐在软椅只上,用力环住自己的肩膀,闷声道:“木子,我相见他。”

    “是,小姐。”木子没有多余的话。立即转身。他们都知道那个他是谁。

    西慕凉。

    陌妃菀不喜欢张玉翠是真的,可如今眼前的这个妇人。虚弱的模样连几个婢女都心有不忍,究竟是怎样的伤痛,可以让人一夜之间便成了白发?张玉翠心中的悲戚满满掩饰不住,她没有吵没有闹。泪眼婆娑的看着床上的女子,为何她非要受这种折磨!为何!

    直到张玉翠离去,陌妃菀也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一种气息飘进了房间,陌妃菀才抬起头,那似乎是迷途的羔羊的可怜模样,西慕凉看得一阵心疼,未想到他们姐妹之间感情如此之深,早知道,昨日便该让天煞两人组阻止那件事情发生的,可如今……说什么也晚了,不是吗?

    “小绵羊……”陌妃菀站起身子直直走到西慕凉身前,软软的叫了声,像木偶一样倒在西慕凉怀中,无意识的将脸埋在他怀中,双手也紧紧的将他圈住,闷声道:“小绵羊……她才十二岁啊!”说中略带涩意。

    “没事,有我,他们已经去查这件事了。”昨日没有阻拦,便不知道是哪方的人,而且那人必定也躲了起来,此事虽有些难度却也是能解决的,况且,双子门的人做事他是绝对放心的。

    听到他的话,陌妃菀往他怀中蹭了蹭,闷声:“嗯,我好累。”

    陌妃菀一夜未睡,加上昨天一天忙着陌佳人的事情,心神都很疲惫,如今见了西慕凉。所有的疲倦不听话的都跑出来了,西慕凉看着陌妃菀眼淡淡的黑眼圈,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揉揉道:“阿暖,你放心,无论他是谁,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三天三夜后,陌佳人总算苏醒了过来,西慕凉几日一直都在陌妃菀身边,事情大概有个方向,只是具体还未查明,张玉翠天天都会来,但是如今她也是脆弱之极,每天都会哭,陌佳人的情况一点也没有好多少,张玉翠又来了,陌妃菀示意春香倒杯茶,“你不用担心,再怎么说,她是我妹妹。”

    张玉翠总算是有了反应,抬起依旧柔美的眸子,看着陌妃菀道:“大小姐,谢谢你!谢谢你如今还不嫌弃我们母女。”在陌佳人被害的第三天,陌笙寒便将她直接贬为了妾室,准备在五天之后将叶小西提为正室。

    如今离五天也只剩了三天了。

    “小姐,二小姐的脸其实还是有救的吧?”春香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听着春香的话,几女松了一口气,春香说还有救,那自然是……有救的。

    陌妃菀莫名的一笑,并未说话。

    若素温声道:“其实那天大夫的话也是真的,只是当时的我们太小事大作了。”陌妃菀的心情已经不似前几天那般深沉,虽然有些是做给外人看得。但几人还是有些愧疚,毕竟佳人小姐的牺牲是真的。

    陌妃菀微笑着,西慕凉也回去了。她有些闲!

    若素瞅了瞅陌妃菀的面貌道:“小姐,双子门的人可能是熟人。”陌妃菀一笑,她当然知道,不然为何心情这般愉悦,因为那几人不就是陌夭夭姐妹和夏不凡娃娃脸吗?双子门,这个名字她很喜欢!不错!

    “小姐,上次去百草阁……昨天百草阁已经传来消息了,希望小姐能前去相见。”若素站在陌妃菀身边道。

    春香和澄心如今已经是陌佳人的贴身丫鬟,而她跟木子便是陌妃菀的。

    只是如今,陌妃菀与陌佳人没有分得那般清楚。

    明日便是外公接他们去将军府的日子,也是……陌笙寒想将叶小西提为正妻的日子。

    不过,事总是事与愿违的。不是吗?

    陌妃菀一笑,出声问道:“你怎么回答的?”

    若素道:“我说府中最近忙着新夫人的事情,此事怕是得等大小姐空闲来就给推脱了。”

    陌妃菀点点头,明日还有得忙不是吗?

    况且,她也不会放过那暗中捣乱的人!虽然陌佳人并没有真的被污辱,但是……伤害陌佳人就等于是在扇自己的耳光,陌妃菀是杀手,她不会心软,更何况是哪些莫名其妙的人!陌妃菀将耳环拿在手中,这是女子的!

    而这个耳环她曾经在哪儿看过。

    是在哪儿呢?陌妃菀低着头深思着,几女站在她身边没有说话,想起来了,德妃娘娘!简沫!那日是年日,紧紧一瞟陌妃菀却是将她记住了,不为别的!她身上的气质不一样,很是不同!

    (嗷嗷嗷~本文的第一个穿越人物登场了~当当当~

    大家若是喜欢不妨去瞅一眼狼妻噢~~~文文后面需要直接运用那边的人物~~身份神马的就不会特别强调了~俺们狼妻的慕凉是不是很可耐?亲们表误会~只是重名~这以后会有用的~某木就此消失了~)

    欢乐小剧场:

    陌佳人:作者!你几个意思!这又是毁我容,又是被污辱的!

    某木:(口气凉凉)你这不是好好的,没有一点事儿吗?

    陌佳人:……现在已经好了。

    某木:淡定,你看人家小两口。

    不远处,西慕凉正喂着陌妃菀吃着粥。

    陌佳人:那是我姐!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