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府,圣都第一首富,此刻的陌府正是热闹的时候,红红的灯笼高高挂着,已有有远方的宾客早已到来,此时正坐满了整个陌府院落,最清净的莫过于陌苑了,没有人敢往那边走一步。

    前院宾客满堂,欢声笑语好不热闹,陌妃菀看着床上的熟睡的陌佳人一眼,听着外面推杯换盏的响动,掀唇一笑,陌笙寒,这招儿可真高啊!

    后院,陌笙寒与叶小西也没闲着,各有所忙,陌梦一坐在软榻之上,看着自己娘亲柔柔的笑意,暖声笑了,终于要等到那个日子了不是吗?哼哼!张玉翠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用你的死来给我娘明日的幸福!

    “来人!”陌梦一看着内燃起的暖炉,香气四溢,懒散出声道。

    小草和小花同时走了进来,怯怯道:“小姐。”从前几日佳人小姐出事之后,这三小姐便不允许人们叫她三小姐,小花本是陌佳人身边的,陌佳人虽然脾气有时候差了点,但始终是没有陌梦一变态的,小花小草摸着手臂上的藤鞭伤痕,有些害怕。

    “怎么?本小姐还会吃了你们不成!去把那个贱女人弄过来给我叫过来,就说老爷让她在外守候,你!”指了指小草,“去把老爷叫过来。”

    两人得令离开,陌梦一才看着暖炉一笑。

    陌笙寒已经进了房间内,这两人如同新婚的夫妻一样,偷偷相会着。而张玉翠一身素雅的衣裳,神色脆弱的盯着房门,站直在门外,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她的眼中尽是悲戚!一日夫妻百日恩,可他却……

    同是妾室,她的命运好像特别悲惨。

    房间内。暖气四溢,陌笙寒看着依旧娇媚的叶小西,淡淡的凑近。门外,张玉翠紧握住手指,佳人还未醒!她必须要坚持!必须要!

    内不时传出女子娇吟,男子粗狂的喘息声,张玉翠咬紧唇瓣。双手抓紧单薄的衣裳。听着房间里不停传出的暧昧声,泪眼婆娑。“呵呵……”惨笑一声,她不傻,房间内发生的什么事情她当然能知道。

    可如今。她却只能站在门外,苦苦等候着。

    “夫人,咱们回去吧!这三小姐的话不可信啊!老爷怎么会将你们赶出去,我们还有二小姐不是吗?”说完之后,婢女又住了嘴,二小姐如今都这样了,又怎能……婢女就是李妈。李妈看着张玉翠如此委屈的样子,替她不满,当年跟着小姐来到这里。她就知道是委屈了她。如今老爷还这样作践夫人,让三小姐传话让夫人过来守门,不然就会将陌佳人和她赶出去,夫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过来了。

    “不要吵,若是打扰了里的人。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李妈。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儿守着,我不能让他放弃佳人,不能啊!”张玉翠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裳,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唇瓣已经青紫,却固执的站在门外守候着不肯离开。

    张玉翠,本是另一国张家的大小姐,却意外与陌笙寒相遇,当年李妈便劝她,可她依旧跟着陌笙寒背井离乡,做个一个抚琴弄舞的小丫头,当真不值啊!如今因为佳人小姐的事情又受了打击,神志有些不轻。

    “李妈!回去!”被立马的话刺到痛处,张玉翠冷声道,心中也明白了些,握了握发冷的手,对着房门拍打道:“笙寒!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为何要这般作践我!为何?我跟着你背井离乡,现在回不了自己的家!陌笙寒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

    张玉翠拍打了一会儿,眼泪顺流而,顺着房门摔倒在地,嘴里一直嘟囔着为什么?

    房门突然被打开,陌笙寒怀里揽着娇媚侧叶小西走了出来,叶小西脸色红润,明眼人都能看出刚才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张玉翠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目光呆滞的问道:“为什么?陌笙寒!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玉儿!别闹!回去吧!”陌笙寒有些意外张玉翠会出现在这里,心中略有些不忍说道,毕竟这个女子当真是爱他的!可他心里却是只有一个人,而且张家那边已经将她的祖籍剔除,也就是说她一点用处的没有了。

    那么,就断干净吧!

    陌笙寒变了面色,带着不屑道:“当初我不过就是看上了你家的势力,可如今你在张家一点地位都没有,佳人也不是你的女儿!你留在这儿干嘛!回去吧!”

    陌笙寒心中有些不忍,却依旧残忍的说道,接来的事情。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已经筹备了很多年了,不能有闪失。

    “呵呵……”张玉翠后退一步,有些不置信的看着陌笙寒,虽然她一直都在猜想,可当事情血淋淋的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有些不能接受,张玉翠勉强笑笑,脸上的强忍让人心疼。

    张玉翠上前一步扯着他的袖子,“你刚才说的都是骗我的对不对!都是骗我的!你还是爱我的,你是爱我的对吗?”

    陌笙寒一甩衣袖,张玉翠摔倒在地,陌笙寒藐视着她,冷硬出声道:“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想要的一直都是你家的势力而已。”

    一句话让张玉翠的身子里的血都凝固起来。

    原来绝望就是这样.

    呵呵……

    真可悲啊!

    “老爷,你怎么能这样说,小姐她……她可是为了你,才离家出走的,如今连家的回不了!老爷你忍心吗?”李妈妈看着张玉翠摔倒在地,立即跑过去扯着陌笙寒的袖子,陌笙寒一掌将她拍远,李妈便再未起身过,人老了!禁不起陌笙寒的一掌,已然断气。

    似乎在应景色一样。

    雪花飘飘洒洒从天而落。

    张玉翠抬头,目光有些晃神。当年也是这个天气不是吗?当然也是如此天气他救了困在雪山的她,便一见钟情,当时的他说他没有妻室,可后来才知道,不止是有了,连孩子也都有了,自己一生的执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陌笙寒见雪花飘落,目光悠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爷,我们进去吧,外面冷。”叶小西扯着陌笙寒的袖子,那老妈子怕是被一掌拍晕过去了。不过不管她的事情,死了都不关她的事,更何况是晕了,况且这什么鬼天气,明日可就是自己能坐上正位的日子了,但这个时候雪……真是闯鬼啊!

    此时在前厅伺候的小华不小心将茶杯打破,她连忙向客人赔礼道歉,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雪花飘飘而,小华脸上忍不住的吃惊,这个时间段怎么会雪?

    “小华,别愣着,快。”

    “噢~来了。”

    陌笙寒没有回头多看一眼,跟着叶小西回到了房间,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情。张玉翠傻傻的站在门口,单薄的身子一动不动。

    房间内不断的传来娇媚的声音,而张玉翠就那么直直的站立在外,浑身发抖,却死死的咬住唇瓣忍着。

    天快要亮了,张玉翠终于倒在了地上,若是有人发现,此时的她早已没有了呼吸。

    陌苑,躺在床上的陌佳人嘴里不断的嘟囔着:“不要,娘亲!不要啊!娘亲!”忽的一坐直身子,她的脸已经在慢慢痊愈,她也知道她的脸能治疗好,而且,她没被污辱,她是信陌妃菀的,只是有人做了一个幻想而已,似乎是塞外家族做的事情。

    可她确实扯掉了那女子身上的耳环,而且……陌佳人有些睡不着,在床上翻来翻去。

    清晨,丫鬟们来伺候主子起床,看见雪地里躺着一个人,讶异昨日的雪花飘飘而落,却没人知道是为什么。

    一个蓝衣丫鬟放手中的东西,凑近将人翻开一看,是张玉翠吓了一大跳,连忙大声道:“老爷,老爷!不好了啊!老爷!玉姬她没气儿了。”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

    “夫人!老爷!你们快醒醒啊!”两个丫鬟拍打着门,心中的恐惧渐渐蔓延,这件事情可是大事啊!若不是这等大事她们也不敢敲门!就是借十个胆子她们也不敢吵着主子睡觉啊!虽然他们是来伺候,主要也是防止万一无里的两人醒了没。

    “一大清早的囔什么?”陌笙寒怒斥道,这天儿冷,“老爷,玉姬冻死了!”丫鬟大声道,陌笙寒连衣物都未穿好,连忙跑了出去,看着两个丫鬟道:“昨日不是叫她回去了吗?怎么会……”

    看着那冻得青紫的面庞,陌笙寒快步走到张玉翠身边,伸出手指刺探着她的鼻息,良久,陌笙寒才收回之际的手指,真的没有了呼吸……“这件事情,你们不许说出去。”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然唯你们是问!”

    俩丫鬟怯怯的点点头,走了出去,走到门口之时,却一子倒了来。

    陌笙寒收回手,死了便死了。

    天已经大亮,今日是个大日子,陌笙寒与叶小西的大事儿。

    (嗷嗷~大家好~

    这当真是个悲惨的日子呢~毁容被污辱~娘亲又被人冻死~

    佳人可真悲哀~木事噢~

    咱们主角还没出手了e~不过死了的人当真是没办法救活的噢~)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