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华站在门外,手脚都是冰冷的,她脚步僵硬的朝着里面走去,双手颤抖着将门推开,内的地上躺着两个身躯,都是她认识的,一个是她娘亲,一个是张玉翠,小华一步一步移到两句身躯中间,房间内燃起的暖气都没能温热她们的身体。

    “娘,我是小华啊!你看看我!娘……”小华眼神呆木,扯了扯僵硬了唇,跪倒在李妈妈身旁叫道,又扯了扯张玉翠的袖子,哭泣道:“夫人,你醒醒啊夫人,老爷要立叶小西为正妻了!夫人,你快醒醒啊!快醒醒!”小华无力的叫道。

    地上的人却没有一个起来回答她,她伸出手在两人鼻前,没有呼吸!

    早前她就有不好的预感,昨个儿晚上也没看见娘亲不是吗?

    为什么啊?小华带着泪,站起身子将床上的被子扯了来盖在两人身上,换上了一身白衣走了出去,如今,只能是去找大小姐了!夫人和娘亲的死因不明,这件事情必须要陌府给个说法,而唯一能帮忙的人就只有……大小姐了。

    正厅内,陌笙寒刚说完将叶小西提为正妻,便传来大将军来了的消息。

    朱元璋走进来,没有看到陌妃菀眉头一皱,这陌笙寒要提正妻他不反对。只是……还没有走到前厅,朱元璋就看到了自己心心念着的孙女,陌妃菀脚动作迅速转到朱元璋面前出声道:“外公你来了。”

    朱元璋哈哈大笑一声,陌佳人从陌妃菀身后走去,轻声也叫了声:“外公。”朱元璋笑笑。那件事情已经知道是皇宫中的德妃娘娘做的手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么做,但是这件事情可是不能这么算了。

    “外公,今日是来接我和妹妹去将军?”陌妃菀瞅着陌佳人脸上的纱巾。莫名的一笑道,那目光几女都会意,朱元璋也笑笑,大声道:“哈哈哈。当然!你们可是我的乖孙女儿!当然得跟我回去!”

    这个时候陌笙寒等人也出来了,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脸柔媚笑意的叶小西和娇小玲珑的陌梦一,看到陌妃菀,陌梦一唇瓣一挑,嚣张的看着陌妃菀,陌妃菀脑中闪过刚才女婢小华说的事情,他们竟然还能这么安心,还当真是……狠啊!

    陌妃菀冷淡的瞅着几人,对着缓慢走来的陌笙寒。不冷不热的一声:气中没有半分起伏。

    陌笙寒点头一笑。虽然不知道为何。感觉自己这个女儿似乎和自己疏远了,淡声道:“菀儿,如今你也该叫西儿一声娘亲了。”

    他的话语刚落。陌佳人的面色一白,张玉翠虽然不是她亲娘。但是好歹也是养了她十多年的人,也是陪了他十多年的人。他为何这般狠心!陌佳人眼中泪水似乎要滑落,张口欲言,但是陌妃菀却伸出手点了她的哑穴。

    陌佳人不懂陌妃菀为何这样,虽然是为自己好,但是……她真的想知道,为何她的爹爹怎能如此狠心!

    陌妃菀连看都没有多看叶小西一眼,对着陌笙寒点了点头,拉着朱元璋和陌佳人的手,笑着道:“外公,我们进去说话吧。”

    朱元璋点头答应,笑着走了进去。

    叶小西握着陌笙寒的手紧了紧,陌笙寒低声道:“别担心,菀儿她的性子是这样。”话虽是这么说,可是连佳人也未理会自己的,怕是已经在知道她娘亲的事情了,如此也好。省得麻烦,死了便死了吧!

    总不能拿自己去偿命吧。

    “老爷,婢女想问你一件事情。”小华身着白衣走了进来,目光和陌妃菀简单交汇,未等陌笙寒回答,小华又道:“老爷,我们家夫人待你如何,是全府上的人都看得见的,可你为何要那般对她!昨晚了那么大的雪,你竟然叫夫人给你守房,你与新夫人在房里…

    …”小华顿了顿,梗咽道:“还有我娘亲,我娘亲背后的那一掌是人为……”

    “嘭!”小华的身子就像昨晚她娘亲死得那样了出去。

    因为大将军的到来,宾客们都已经回去了,此时大厅内也就只有陌府的人和大将军而已。

    陌妃菀又伸出手将陌佳人的穴道解开,陌佳人站起身子看着陌笙寒轻声道:“爹爹,我娘亲是不是你故意的。”一句话问出,陌佳人脸色暗晦。

    “佳儿,如今这才是你娘亲,她本就不是你娘亲。”陌笙寒眉头一皱,轻声提醒道。

    娘亲?

    陌佳人嘴角苦涩,她的娘亲才去世不是吗?陌佳人听到陌笙寒的话,又见陌笙寒如此强硬的态度,犹如怒火中烧,面色僵硬,泪水刷刷而落,哭泣道:“爹爹!我的娘亲才过世啊!你就让我叫别的女人娘亲!爹爹!你让我九泉之的两个娘亲如何瞑目,你这种做法让女儿心寒啊!”

    陌笙寒面色一变,叶小西脸上也不好看,看着陌佳人面带纱巾的样子有些不忍,但还是强硬道:“佳人,你娘亲的事情爹也不愿,只是事已至此好,无法挽回了。”摇摇头陌笙寒道,陌佳人见他的样子似乎所有的错都是自己娘亲的一样,双手紧紧扣在肉里,看着陌笙寒如此虚伪的模样。

    陌笙寒看着陌佳人,又瞟了一陌妃菀,面色严肃道:“佳人,你也该懂懂规矩了,过来见过你娘亲,可不要不守规矩那就是大错特错了。”陌笙寒冷硬道,只要陌佳人一叫娘亲也就相当于陌妃菀也承认了。

    这陌笙寒倒是算盘打得好。

    “哈哈哈哈哈……”陌佳人悲戚的笑出声,“我的好爹爹!大错特错这四个字您也能说出口。”陌佳人面色凄凉,又带着面纱,府内的人都知道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不由怜悯的看着她,这二小姐当真可怜,被人侮辱不说又被人毁容,如今娘亲又死了。她可真的是什么也没有了。

    “你娘是自作自受。”陌笙寒沉默半响,说出一句。

    陌佳人眼中似笑非哭,这就是亲爹啊!连个外人都不如。

    妃菀淡淡的出声叫着陌笙寒。

    陌笙寒浑身气势一卸,转过头疑惑道:“怎么了菀儿?”

    陌妃菀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叶小西。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不知道那脑子中又在想些什么。

    “让人们都先去,可别叫人看了笑话。”陌妃菀这句话一出口,几人面上都有些不好看,“爹爹若是喜欢和你的新夫人待在门外,那么请便,我与妹妹还有事情与外公商量,我们就先进去了。”

    她这句话一说完,陌佳人便退到了身边。朱元璋此时也不耐道:“进去吧。发生了这么些事情。竟然还有心情还做这事儿。”朱元璋的话带刺,陌笙寒听着,面上有着一丝尴尬。朱元璋没有理会几人,拉着陌佳人和陌妃菀的手就朝里面走着。边走还有说有笑的。

    陌梦一站在一旁,面色不断的开始变化,贱人!贱人!

    陌笙寒看着进去的两少一老,看了看身旁的叶小西一眼,陌笙寒以为那两姐妹应该不会反对才是的,可事实,的确是这样,那两人是不想管,只是陌笙寒这如此杀人的态度确是有了很大的问题。陌妃菀第一次见陌笙寒之时,觉得他是个儒生,没想到如今却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甚至手段比她的曾经是杀手的人都要狠。

    她杀的都是该死之人,可他杀的却都是一心一意为他的人。

    叶小西面色惨白,看着几人插肩而过,叶小西眼中神色一变,咬牙决定了一件事情,走到陌妃菀三人面前挡住他们前进的步伐,“嘭!”的一声跪倒在地上,白嫩的手指扯着陌妃菀的裙摆,娇声悲戚道:“菀儿,你不认我没有关系,可是娘亲求求你,梦一她是你妹妹啊,跟佳人一样都是你妹妹,为何你不能认她了,同样都是血脉的妹妹,菀儿对佳人如此之好,却被梦儿如同外人一般,菀儿!这都是妹妹啊!”

    叶小西说的话很对,加上她痛苦的表情,在场的几人都听得清楚那凄婉的话语,不仅也是一愣,还有周围不相干的人都已经走了,剩的就是陌妃菀身边的几女,和张启天。张启天眼神中有着恨意,刚才小华被一掌震,小华不会武功,这一掌怕是和她娘亲一个地步。

    死。

    那是他的妻子与女儿啊!这陌笙寒竟然如此不留情。

    几女都是鄙视的看着叶小西,眸中没有半分同情可言,这个人不显山水,但是确实最后的一匹黑马,陌妃菀脸上带着笑,蹲身子伸出手将叶小西的脸抬起,秀眉樱唇,当真是一个娇俏美丽的妇人,陌妃菀拍了拍她的脸,微笑道:“你!没资格自称娘亲,可懂?”

    陌妃菀手一挥,被叶小西扯过的裙摆便落在地上,若素递上手帕,陌妃菀擦了擦,看着地上的叶小西道:“如果我说的话你听不懂,麻烦去祠堂看一个月的四书五经,毕竟多看一点,能教你一些规矩,西姬!”

    陌笙寒听到陌妃菀的话,面色一黑,正准备开口说话,陌妃菀对着他扬唇一笑,止住了他的话,目光看着陌笙寒,冷淡至极道:“爹爹,若是你想将这个女人提为正妻可以!我和佳人永远不在回陌府一步,以后我们的姓跟陌府没有半分关系,反正我们进陌府之前也姓陌!再说了我们也可以跟着外公姓!”这番话有些大不敬,朱元璋却没有阻拦,陌妃菀抬起头又是一笑,对着地上的叶小西道:“西姬,你看看你自己浑身上,哪一点能配得上丞相夫人这个称呼!”

    叶小西低着的头,眉间一狠,戾气散发,面上却是惹人怜爱的强笑,对着陌笙寒委屈一笑,面上有些泪水滑,见陌笙寒没有说话,叶小西才道:“菀儿,你怎么能如此跟娘亲说话,娘亲只不过是希望能好好照顾你们姐妹三人而已。”说得凄婉迷惘。

    “算了吧你!”陌佳人上前一步道,“你这种女人如此狠心,根本就配不上丞相夫人的称呼,别忘记了你是个什么身份!”陌佳人的话一点都不留情,对于这种女人她恨不得一剑杀了她,只是姐姐说了,这个女人还有一定的用处,而且陌府就着两日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在没有走出陌府之前不易有太大的动作。

    陌笙寒惊异的看了陌佳人一眼,这女儿浑身的气势有些不一样了。

    “西姬,你也别装了,不管你做到如何地步!怎样悲惨!若我陌妃菀还在陌府一秒,你便没有资格坐上丞相夫人的位置,我也说了,若是我的话你不懂!麻烦多!”陌妃菀的话冷声出口,有着一股上位者的尊严,白色衣裳金丝勾边儿。

    清汤挂面的发型,清美的小脸,浑身的气势却不容小窥。

    叶小西的脸色更是惨白不已,陌笙寒一句话也没有帮他说,虽然外界的人已经知道她是丞相夫人又有何用,陌妃菀这贱蹄子的话才是管用的,只有她认可了才行。她没有跟陌妃菀打过多少交道,不知道陌妃菀的性子真的如传说中的一样,那般薄凉。

    陌妃菀淡声道:“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在说了,你的身份的事情就到这里,我想你也听懂了我说的话。”说完陌妃菀转头看着朱元璋,面上又是乖巧的笑意温柔道:“外公,我们走吧。”

    朱元璋点头,几女也跟在身后走了进去。

    陌笙寒看着地上的叶小西,伸手将她扶了起来道:“在等等吧,过段时间说不定就好了。”说完将手一松,叶小西赶紧站好,看着陌笙寒摇头跟着陌妃菀等人身后离去,就有些不甘心。

    陌笙寒心中有些迷茫,昨日张玉翠死了,李妈妈死了,婢女也死了。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他明明知道张玉翠的性子执拗,是绝对不会离去的,但是却还是没有开门让她离开,不过为了自己的以后,为了陌府!这样做应该值得吧……

    嗷嗷~这章我有些乱了,脑中一片混乱啊~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家将就一吧~明日某木再多奉上一章~

    ps:

    好想快点放假啊~~考试都考完好久了~但是却还要上课~嗷嗷~俺们是不是太悲催了一点~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