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陌佳人坐在一旁,思前想后。都没能猜透陌笙寒的心思,难道爹爹真的就如此狠心对待自己娘亲?陌佳人抿唇,不管答案是什么,娘亲的命是已经丢了。爹爹如此狠心,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感受,可自己却不能这样,那个人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爹爹!

    一会儿后,陌佳人的眼中便开始清明起来,反正已经准备跟姐姐一起去外公家,以后也很难会回到丞相府,这些事情便就此作罢,虽然心中有些不甘。但事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能解决这件事情了。

    前厅内,陌妃菀姐妹、陌笙寒、朱元璋几人坐在一起,几女待在身后,澄心和春香在旁端着茶壶为几人倒了些香茗,在身后伺候着。

    陌妃菀眯着眼睛,佳人的释怀她看见了。但是……这几条人命外人不知道,内部的人可都是知道的,死得人都跟自己没关系,那婢女的死却是跟自己有着关系的,陌妃菀的思绪瞟到清晨。

    婢女小华穿着白衣找到自己,告诉自己张玉翠、李妈妈的死因,陌妃菀也有些讶异。张玉翠的情感连外人都看得出来,陌笙寒也不可能是没有感觉到,所以他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些都还有待查明。

    况且,娘亲的死因也还不明。

    前前后后死了几人,陌妃菀将其连接在一起,唛头都指向陌笙寒。

    陌妃菀手捧着茶杯,将香茗轻轻小酌一口,指腹轻轻触摸在茶杯上,温热的感觉蔓延之心灵,偏头看着陌笙寒。俏皮一笑,眯着眼睛道:“爹爹,女儿刚才的话是认真的,西姬如今这个时刻被提上正位,怕是民间又会传出流言蜚语了。娘亲刚去世,如今玉姬也去世了,李妈妈也丢了性命,小华是我们亲眼所见。爹爹。这些矛头都是指向你,你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这件事情了,爹爹怕是要召开一个大会,待百日之后在选新夫人之事。与爹爹要断绝关系这件事情,女儿也是认真的,妹妹虽然不是玉姬的亲生女儿。毕竟妹妹是玉姬养大的,照说比亲生娘亲还要亲切。”陌妃菀话并未说完,她也知道。如今陌笙寒虽然什么表情斗殴没有表现出来。但心底怕是有些不服的,而且看样子,陌笙寒中意的人怕就是这叶小西了,但是对于自己姐妹他也是有情的吧。。毕竟那是他的亲生骨肉。

    况且,若因为此事陌妃菀姐妹二人不在原谅陌笙寒,从此远离丞相府。怕是外人都会说陌府的闲话。

    陌笙寒神色暖了一些,皱着的眉头一松。显然陌妃菀的话让他心安定了来,也打消了怀疑陌妃菀的念头,笑着点了点头,难怪菀儿姐妹不同意。这也难怪。两人的娘亲都还过世没有百天,这都是为自己着想。

    陌妃菀又偏头看着朱元璋。笑道:“外公,你是来接我跟妹妹去将军府吗?”

    “这只是其中一件事情而已。”朱元璋笑着道,又从怀中拿出一物,白龙玉佩,陌妃菀脑中有疑惑,眼神却是清明的看着朱元璋。等着他解释。

    未先等到朱元璋的解释。陌笙寒倒是刷的一站起身子,身后的椅子“嘭!”的一声倒在地上,陌笙寒吃惊的看着摆在莫非安身前的玉佩,瞪大眼睛看着桌上之物,又一眼震惊的看着朱元璋,惊讶道:“岳父,这东西……”

    朱元璋目光平静,甚至是带着笑意看着陌妃菀,伸出手摆了摆手手止住了陌笙寒未出口的话,慈爱的看着陌妃菀,目光中的精明睿智外露,慈爱道:“菀儿,外公不能在圣都待太久,此次也是因为你娘亲我才回来的,但如今外公也还未能查出些什么,外公就要启程去边疆了,你和佳儿在圣都要好好照顾自己。这虎符外公上次就说要给你的,此次外公便把此物交给你,若是将来出了什么事情,这圣都属于我名的兵马便会听命于你。”目光浮现冰冷之意,还有一句话未说的就是,这虎符能召集天英豪为她效力。

    听到朱元璋的话语,眼中也是一惊,这小小的白龙玉佩,竟然能有此作用,惊讶快闪过,若不是朱元璋一直看着陌妃菀。怕是不能发现那快闪过的惊讶。陌妃菀清明的眸子凝视着朱元璋,口吻认真道:“外公,这是圣都的兵符!”没有说是朱元璋的,是因为陌妃菀懂了朱元璋眼中的深笑。

    看着陌妃菀的表现,朱元璋满意的笑笑。见陌妃菀的面上有些认真的味道,朱元璋的面庞突然严厉,锐利的目光看着陌妃菀,一字一顿道:“菀儿,你可敢接受?”声音中也有些担心,毕竟这不是件小事。

    陌妃菀冷静来了,她静静的看着面前这年过半百的外公,能将一国的兵权交给自己,代表这及其信任自己这个人。女子终究是要嫁人的。但他却信任自己,陌妃菀甜甜一笑,随手就将放在自己身前的白龙玉佩抓了起来,放在手心中,俏皮道:“既然是外公送给我的东西,那么孙儿就敢接受。”外公,你想要守护的东西,我都会替你守护好!

    陌妃菀喜欢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没有血缘的关系,却打心底里生出一种亲切感。

    陌佳人站在一旁,带着笑意看着两人。如今她不嫉妒,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有时候想得到太多便会毁了自己,不是吗?正如娘亲的场一样。

    朱元璋扫视了陌佳人一眼,见她面上真心的表情一笑。果然是留着她的血,本性就不是个坏人,又看着陌妃菀神情丝毫都没有变化,目光依旧清明透彻,动作随意从容,心中一乐,大笑一声,一掌拍在桌面上,“好!好!好!”连说三个好,表情了他的满意之度,随即面上神色又是一认真道:“菀儿,你可知外公交与你这虎符是和用意。”目光中有着一丝询问。

    他本不是这圣都之人,但他有生之年却必须守护这里,仅仅因为一个承诺。

    况且这圣都如今的生活腐烂,势利名利,这虎符交予陌妃菀,也给他们姐妹多了一份保障,从陌妃菀查出她娘亲的死因来看,自己这孙女的才干似乎不在于自己之。从小便不在自己身旁,但这次见面依旧没有生疏之感,陌妃菀的亲切让朱元璋很是喜爱。

    而陌妃菀的确是这样,一点都没能让他失望。甚至知道了佳人也是自己的孙儿。

    只是朱元璋不知道的是,陌笙寒早已没有了以前的记忆,可能是打心底了对于朱元璋有着亲切感,毕竟对自己好的人。能一眼就能分辨得出来。况且这两丫头都是她的女儿,而且。刚才这俩丫头的表现也没让人失望。

    没有嫉妒,没有害怕。是真心相信彼此。

    陌妃菀点头笑笑,握紧了手中的虎符,虽然不知道白龙玉佩为什么要叫虎符,但毕竟是有深意的东西,陌妃菀眼中闪动着精明,调皮道:“外公,你放心吧。这虎符保护我们姐妹绰绰有余了。”说完单眼眨了眨,只有朱元璋一人看见了,满意的点点头。

    此事便就此告一段落,陌妃菀几人欢乐的说着话,陌笙寒抿着茶,眼中蕴含深意。有些让人看不清心思。

    镇国大将军启程,德王圣都皇帝陛亲自相送,百姓们自发得站立在街道周围,与朱元璋回来之时的场面一样,庞大热闹,这些都足矣看出德王圣都对朱元璋的敬佩。以及朱元璋在圣都百姓们心中的重量。

    而陌府发生的事情,也在圣都传了出去,陌妃菀姐妹也真从丞相府搬了出去,到了将军府,将军府留来的人都是朱元璋的亲信,而陌妃菀姐妹二人离开陌府的时候也就带走了几人,刘妈、若素、春香、木子、澄心。

    天气逐渐变暖,将军府门口,一辆精美华资的小马车停留在前,粉色的小马车显出小女儿的心性,一看就知道是位可人儿,车夫将马车挺稳,翻身马,恭敬道:“郡主,太子府到了。”

    “到了吗?”马车内传出略带奶声奶气的娃娃声,带着兴奋欢喜,珠帘被打开,露出一张可爱的小脸,见是将军府的牌匾,跳马车,瞅了瞅周围,嘻嘻一笑,就朝着将军府跑去。

    她就是简雅,西王简溪尘的妹妹,没被封为公主而是郡主。毕竟圣都如今最受宠爱的公主也就只是有一人而已,那是德妃娘娘的女儿。

    “郡主,你小心些,别待会儿惹陌大小姐不高兴。”马车内又是传出温柔的声音,马车珠帘又被掀开,走出一粉色宫女装扮的女子走了出来,眸光温柔且带着无奈看着地上的可人儿,简雅。

    简雅歉意的一笑,吐了吐小巧的舌头,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甜甜道:“知道了知道了,走了走了,我们去找菀姐姐,还有佳儿姐姐。”说着就又一次朝着将军府跑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