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见简雅如此可爱的模样,也只是柔柔一笑,跟随着她身后。门口的侍卫们早在几人对话之时就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也知道了眼前娇俏可爱的小姑娘是个郡主,本就该去迎接,加上她又叫着府内两位小姐的名字,且还如此亲切,便将立即门打开迎接着。

    门口侍卫有着四人,一般都只是两人,一人带着简雅朝里面走着。一人前去通报。

    将军府除了陌妃菀带来的人是女子之外,其余都是男子,通报之人走到清菀阁内,便见两位姑娘坐在一起抚琴吟唱,有些不敢上前打扰。澄心正在一旁,却瞟见了侍卫的身影,见他神色有些焦虑,又看了看陌妃菀俩姐妹融洽的模样,怕是不好打扰,一笑走到侍卫面前,柔着低声问道:“什么事?”

    侍卫看着眼前女子如此娇美的模样,有些紧张禀告道:“回姑娘的话,有一郡主来找主子,如今正在前厅等候着两位主子的接见。”目光不敢看向澄心,随意到处瞟着,澄心见他如此模样,不由好笑。

    侍卫瞅着周围,却又不小心瞟见那远处的几女,心中更是一紧张。本来将军府中没有医女,但小姐们来了之后。府中就多了些欢乐的笑意。

    郡主?澄心眸中疑问闪过,对着侍卫点点头道:“你去吧,我去禀告给小姐就好。”澄心走到俩姐妹身边,对着陌妃菀道:“小姐,刚才侍卫来禀告,有客来访。说是郡主来访。”

    “郡主?”陌妃菀抬起眸子,有些疑惑。难道是那个小女孩,简雅!算了!一个小孩子哪儿懂什么心机,陌妃菀笑笑道:“让她进来吧。”

    几女眼中都闪过讶异,陌妃菀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是能让她进来便是莫大的荣耀了。

    佳人停抚琴的手,凝视着陌妃菀道:“姐姐,那个群主是?!”

    “西王的妹妹。佳儿,你要抓住机会知道吗?”陌妃菀一笑道,陌佳人心中一惊,原来是为了自己,陌妃菀一笑,揉了揉她的头。

    陌佳人点头一笑。

    简雅看见陌妃菀几人之时,眼前的一幕也不由让她停住了脚步。没有去打扰。

    这将军府的风景很是不错,冬季转向春季的时候是很美了,正所谓春暖花开,此时也正是阳光明媚之际,透着暖暖的阳光折射在众人的身上,众人都感觉到了一阵温暖,暖洋洋的舒服之感。

    那院中的女子最年长者也莫过于十八年华。其他几人便是十五六岁的模样,甚至是有一女子看起来竟然只有十二三岁,几女各个都生的娇美,在眼光上,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意,看着中间的女子。

    那身着白衣的女子懒洋洋的窝在软榻之中,唇瓣仰着甜美的笑,眉目精致,眸光清澈,怀中一只与衣服同色的小狐犬。小狐犬也跟主人一样懒洋洋的窝着,那狐狸脸上的神色跟那身后的女子一个模子。

    狐犬不常见,也更为尊贵的确是狐犬中的白色。那是狐犬中的王族。

    而且传说狐犬与白貂一样,是千年难得遇见一次,永生永世都只会认一个主人,会一直记得主人的气息,正所谓,青丝易挽。至死不离。这句话说得便是小狐犬。

    四名青翠衣裳的女子站在一旁,看着那中间的女子,女子身旁海坐着身穿粉色衣裳的小女孩。

    “姐姐,那郡主已经来了。”陌佳人小声道。

    “没事。她不主动打招呼,我们也就装作没有看见。”若素站在一旁开口道,若素在江湖上的名号不是白来的,一些事情她看得比几人都要透彻,陌妃菀见若素说话也只是扬了扬唇。没有说话,她哥她都不在乎,何况只是一个郡主而已。

    春香转了转秋水般的双眸,柔笑着开口道:“二小姐,那女子若是真心来向我们示好的话,主子与小姐还在丞相府的时候就该来了,而不是等我们都到了将军府了才来。她的心中打得是什么算盘,都还很难说。”

    “小姐,你就别多心了,你学学主子,主子这从容不迫的态度木子姐姐学习的最像了。”澄心一笑说道,见那白衣女子的手微微一顿,也没有在意。小姐应该是知道几人以后都会自己称她为主人,称佳人小姐为小姐。

    “小巴卫,接着。”若素调皮一笑,从桌子上拿起一块糕点,朝着小巴卫丢去。小巴卫从陌妃菀怀中跳跃起身,小爪子抓住糕点,扬起狐狸眼朝着若素一望,小爪子便将糕点往嘴巴里面塞,也不怕自己噎着了。

    果然,真噎着了。

    陌妃菀被逗得一乐,将小巴卫提了起来,手掌间冒出一丝气息贴着小巴卫的身体。

    “嗷嗷嗷嗷嗷......”小巴卫在陌妃菀的怀中上窜窜,好不容易将糕点吞,又被陌妃菀玩弄着,小巴卫气呼呼的鼓着嘴巴到处乱跑,在几女身上跑了个遍,最后跑到陌妃菀怀中停,吐着气,警惕的看着陌妃菀。

    几女看着它如此人性化的一面,都“呵呵呵呵呵……”的笑了开,陌妃菀也笑了,摸了摸小巴卫的毛,将它搂在怀中。

    这院中的女子就是从丞相府搬出来的几女,而圣都的人也都知道了,大房和二房的姑娘小姐都不同意丞相大人立正妻,特别是在两位夫人都还没有百日之时,也都知道了。二小姐和大小姐一样都是大夫人的女儿,也就是丞相府的嫡女。

    几女分别是,陌妃菀、陌佳人、澄心、若素、木子、春香。当然还有刘妈,只是如今没有在院中而已。

    今日天气本就较好,阳光明媚,陌妃菀蹂躏着怀中的小狐犬对着春香道:“春香,弹一首曲子吧。”拖着长长的尾音。

    春香一笑,点头应道,木子转身快的拿来了九玄琴,周围都是软榻,几女虽然是婢女,但陌妃菀确是对她们极好,春香一坐好,伸手试了几个音,几女都在她身旁站好,只留陌妃菀姐妹二人。

    陌妃菀一点头,春香便将纤细的五指放在九玄琴上,轻轻拨动了琴弦。

    曲子温婉柔情,如同恋人述说情感一般,叫人羡慕不已,陌妃菀手掌轻轻拍着,随意得配合着春香的琴声,若素眸中伤痕闪过,红唇微开,正准备吟唱却听见那怀中抱着小巴卫的女子的声音传出,灵净清美,如丝如画,带着不舍与柔情。

    陌妃菀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却听见了小口中传出的清凉话语:“一干而尽,爱恨嗔痴的幻影,我敬你,一杯一干二净的黎明,我在南极,憧憬你的北极星,我等你,不信心心相印。你是天意,你是达达的马蹄,滚滚了我的红尘,苦苦追求冰天雪地,一寸光阴一寸心,一朵昙花一片云,一朵雪花一朵梦境,一一捧在手掌心。”

    几人眼中都有着深意,只有春香柔柔一笑,开始配合陌妃菀唱的调子,调子很奇怪却也很好配合。

    若素将头上的发带一扯,便在风中舞起来。

    陌妃菀依旧低着头,春香手的曲调又是一哀怨,陌妃菀便出口:“七世夫妻,只能再等一世纪。你是天地,你是风雨你是晴,你是温柔的叛逆。逆转我的一年四季。一寸光阴一寸心,一朵昙花一朵云,一朵雪花一朵梦境,一一捧在手掌心。”

    “偏偏我越抱越紧,偏偏我越爱越贪心,偏偏要爱到万剑穿了心,才死心。”若素的舞蹈也随之变化着,时而幽怨,时而换了,只是可以确定的是,整个将军府都听到了如此歌声,甚至是离将军府近一点的地方都能听见。

    众人都停住脚步,以为不会在吟唱之时,又响起了天籁般的声音:“左手掌握着空心,右手掌握着痴心。十指紧扣一本心经,刻骨铭心着苦心。可不可以不甘心,可不可以不认命,如果可以,拿我还给你。”

    声音停止了,琴声也停止了,若素停最后一个天的动作,漫天的花朵飘飘而落,可院中却没有一棵树上有花,那种血红色的花,众人都没有看见过,陌妃菀抬起清美的眸子,红唇轻掀吐出二字:“想你。”

    院中一时间开始静默,都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琴声随着清风离去,歌声也随着清风离去,舞蹈自然也伴随着琴声与歌声离去。

    圣都城内。

    “这是哪家的女子的歌唱声,如此美妙之音,小生这辈子都未曾听见过,小生此生听到如此歌声,怕是死也无憾了。”一穿着儒生的男子道。

    “这歌声好像是从将军府传来的。|”一人大声道。

    “你傻了吧,谁不知道将军府里面的人全是男子,连一个女子都没有,又怎么会是女子的唱歌,就算是,怕也不是将军府的。”

    |“|兄台这话可就错了,圣都前些天发生了一件大事,陌家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与其的婢女们已经生活在将军府了。”

    “噢,是吗?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我也是昨天才回来。”

    大街上的讨论之声不在少数,安逸轩楼上,一穿着白色衣裳的男子,目光看向将军府所在的地方,死水般的眸子轻轻闪动了一。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