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与地煞对视一眼,对于主子的淡定有些疑问。明明那么想要见面,却为何不去见面?这两人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如果是外人走进来,怕就只是看到房间内有两人,地煞的存在感太低了,如果不一直把目光留在他身上,怕是很难发现还有他这么个人。

    天煞话多,见西慕凉一脸淡然的一样子,心中有些着急,轻轻嘟囔了一句:“既然那么思恋,为何不见一面。”

    听到天煞的话,西慕凉的眸子闪过斑斓,轻微的摇了摇头,目光透过眼前的一切看到了远方的将军府内,那清美的可人儿,将军府陌妃菀抬头,似乎有什么羁绊影响着。

    西慕凉眸子一愣,随即目光一顿就恢复了平淡。

    西慕凉很明白自己的心,他明确的知道那是喜欢,可如今却还是没有想到该如何出现在她的面前,总觉得该找一个好的理由。想着陌妃菀,西慕凉的眸子渐渐温柔起来,眸底都是暖暖的温柔,西慕凉沉默一会儿,吐出两个字:“阿暖。”

    将军府上方飘起单薄的两字,想你。

    西慕凉突然笑了开,心灵相通,莫非就是如此。

    天煞和地煞也走上前,吃惊的看到那两字,感觉到功力有些不稳定着,只是一会儿后就恢复了正常,两兄弟对视一眼。都心照不宣。

    将军府,陌妃菀微笑,几人不明白她的做法,她也不过多解释。

    将军府内。陌妃菀低着头,唇瓣扯着笑意,简雅身旁站着她的贴身宫女,如今她的身份是郡主,身边的婢女也是由简沫德妃娘娘给赐的。身上还是穿着在宫中之时的宫女衣服。

    简雅小跑着,几人还未见其人便先闻其声,“菀姐姐,我来了~~~~。啊!佳人姐姐~~~”

    女童特有的娇俏声响起,陌妃菀才抬头看去,院中似乎还留着歌声的痕迹,更因为有小女孩的叫声显得特别的生机勃勃,万物都在阳光的照射之。暖暖的。

    冬日的气息还未全部消散,虽不久后就是春。

    可那也只是一句话而已,因为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一句话,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几女都随之转头看去,那向院中跑来的简雅穿着嫩黄色的绸缎小袄子,用着白色的绒毛线勾勒着。白色绒毛的腰带围在腰间,身是白色加嫩黄色的裙子。长长的发丝盘在头顶,中间一块马卓玉,两边用嫩黄色的发带固定在上。

    耳朵上带着珍珠耳环,随着她跑的幅度轻轻动着,头上的发带也随之舞着,白嫩娇俏的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充满了孩童特有的天真浪漫,正笑着朝着几人跑来。

    在简雅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快步走着的宫女,简雅是个小孩子。跑的不快她只需要快步就能跟上。目光看着简雅身上有丝无奈,小孩子就是太活泼了。

    陌妃菀给陌佳人的暗示,陌佳人都记着,看着简雅跑了过来,就笑着朝着她招了招手,待简雅到了两人面前,陌妃菀也没有说话。她只是想给佳人看一看,那个男人究竟值不值得喜欢,一个人在怎么样,旁人也能看得出来。

    若是这个小丫头都不喜欢陌佳人的话,她的兄长西王肯定也好不了哪儿去。

    简雅跑到陌妃菀的面前,陌妃菀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没办法着小妮子看了陌佳人一眼之后就直接跑自己面前来了,陌佳人心中一丝挫败,陌妃菀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才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看着原本就红润的面庞变得更红,陌妃菀一笑。问道:“刚才站在旁边那么久,这会儿知道着急了。”

    简雅抬起小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才我见菀姐姐在唱歌,就没来打扰你们,嘿嘿。”

    “真是个小淘气,吃了没?”陌妃菀笑着问道。

    “还没呢。”简雅摇摇头,澄心站在一旁,听到陌妃菀问着简雅的话语,欠了欠身,温柔道:“主子,奴婢去准备膳食。”说完便带着春香一起离去。

    接来,简雅就自然而然的在将军府吃了饭,有了第一次,简雅便经常来将军府蹭饭,整个将军府的人们也对这个郡主渐渐熟悉了起来。每次见着她的身影都不在通传。

    丞相府的那件事情也逐渐被淡忘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时间过得快,不知不觉,陌妃菀已经回到圣都半年了。

    陌妃菀心中惦记着西慕凉那冰冷的身子,不知道那是什么病。

    德王圣都不得不说是周围最富饶的一个地方,整个圣都都用的大理石班铺地,周围的风景怡人,宝楼锦画,雕镂画梁。大街之上的小贩们时不时吆喝一声,行人众多。不定哪个不起眼的就是一富家公子。

    陌妃菀身着白衣,依旧坐在轮椅之中,身后跟着两人,若素与木子。

    陌妃菀已经将春香二人赐予陌佳人,那次的事件之后,陌妃菀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春香两人确是对陌佳人这个小姐开始认可,这也才没有跟着陌妃菀出来。

    若素是有才的,只有离开了春香,陌妃菀才发现。她不仅懂四书五经,还上至天理至土地,连医术也略懂一些。

    陌妃菀依旧是清汤挂面的发丝柔顺的垂在两侧,身后的木子与若素同款黑色衣裳。

    黑色与白色的搭配,无非是显眼的。

    当若素二人推着陌妃菀走进慈禧斋内,街上的过路之人和小贩们便发现了,有的人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可是却从来没有人知道。男人若是八卦起来也是不得了。特别是那些个小贩们,如果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那么一个男人就相当于一千只鸭子了。

    那轮椅之上的女子,素净的面庞在阳光荧荧生辉,秀眉如黛,肤如凝脂,眸光清亮,粉嫩的唇瓣微微抿着,众人都还在回想着刚才进去的那个女子,直到没有听见轮椅的声音响起了。众人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这丞相府的大小姐为何坐在轮椅之上?刚才还进了慈禧斋,难道前些日子,这大小姐带着二小姐去了将军府,很久没出来,便是因为这事儿?”因为陌妃菀的美丽,众人也注意到了她是被人推着的。被那像椅子一样的东西。

    众人都还不知道那东西叫轮椅。

    “是啊!我记得去年见着她的时候她的腿是好的,当时有一女子求着她收留,她没收留。这难道是报应?”

    “你可别乱说话,这可不是什么报应,。我还听说这陌二小姐还被毁容了的,那难道也是报应。这凡事啊!说不准!”

    “不过,这世间一事,还真有着说不定的时候。谁能想到一夜之间就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此时,慈禧斋内,慈禧斋跟安逸轩一样都是连锁的,只是在清水镇的慈禧斋已经被毁掉了。

    慈禧斋的掌柜一见到陌妃菀三人,就连忙迎上来,对着陌妃菀一拜笑着道:“陌大小姐您能来本店是本店的荣幸,不知陌大小姐需要些什么,只需要吩咐一声,小的立刻为您寻来。”说着目光瞅了瞅陌妃菀的腿,木子面色一黑,陌妃菀与若素都没有任何变化,陌妃菀从容的看着他可笑的模样。

    清声道:“我要一些药材,不知道你这慈溪斋有没有。”

    “不知道陌大小姐是需要什么药材,只要不是这个大陆没有的,小的就一定能给陌大小姐寻来。”掌柜的见陌妃菀从容的样子,丝毫不敢小窥,口气依旧恭敬。

    他们做生意的,这点眼色还是有的。

    “若素。”陌妃菀叫着若素的名字。

    若素点头一笑,上前一步将怀中的宣纸递给掌柜的,自信道:“掌柜的,这些药材想必你们店是有的吧。”既然你已经说了只要是这个大陆有的,你这里都有,那麽。这些就自然是不在话了。

    掌柜的一笑之后从若素手中接过宣纸,打开宣纸之后掌柜的面色一变,将宣纸握紧,口气不善道:“陌大小姐,我这店是小店,你何苦为难我,你这些药材我都没有听说过,又何从找起?”

    陌妃菀听见他的话,一笑道:“掌柜的,若是在这个大陆上没有的话,我也就不会来这里了。慈禧斋是个小店?据我说知,这慈禧斋各个国家都有着连锁店,说是小店。掌柜的怕是在说笑吧。”

    掌柜的听着陌妃菀的话,有些疑问道:“陌大小姐是说,这宣纸上的都是世间所有的。”

    陌妃菀点点头,示意他在看一遍。

    掌柜的又将宣纸打开,其中几个画图他是见过类似的,有些没有见过,而画对照的名字似乎也合不上,往看了看,掌柜的这才知道。原来这些可真的都是世间少有的,却也绝对是有的。

    “我没,掌柜的,这些你应该都是有的。”陌妃菀见掌柜的面色一变在变,知道对于若素画出的这些画以及画的名字应该也是见过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