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我想这些东西对于你们来说要收集并不是什么难事。”陌妃菀双手搭在轮椅旁边,唇瓣倾吐出一连串的字符。

    掌柜的抬起脸,自信道:“陌大小姐放心,只要是在这个大陆上所有的,小的就一定能给你找过来,陌大小姐就等着消息吧。”

    “恩。如此甚好。”陌妃菀一笑。

    掌柜的当着陌妃菀的面将宣纸收了起来,若素一笑,准备推着陌妃菀离开,“陌大小姐,你还需要别的什么吗?小店都能给你找来。”掌柜的面上不是献媚的笑意,而是一种真的尊重陌妃菀的样子。

    陌妃菀偏头:“不用了。”

    掌柜的也没在意,微笑道:“既然如此,小的就去吩咐收集陌大小姐需要的东西了。”

    “那就有劳掌柜的了。”陌妃菀不会说客套话,但是唇瓣微动,话语就出来了。

    若素两女也对着掌柜的一笑,转身就推着陌妃菀走了出去。

    掌柜的站在原地,微笑着目送着陌妃菀几人离去,这才转身吩咐去。

    刚入店子里,一男子走了出来,“刘掌柜,我们主子请你进去相见,带上你手中的东西,我说的你应该懂吧。”

    掌柜的面上一变,连忙上前一步,道:“是,小的这就来。”

    这件事情是真的凑巧了,主子本来就只是想来慈禧斋看看,毕竟这里也是主子手的产业,可是没想到也能碰到陌妃菀,周金涛眉间一阵不喜,那个女子若是可以的话,他早就将她给杀了。

    只是......如果这样的话。主子也不会让自己在留在他身边了吧。

    这次还是因为自己最近比较安分,主子才留自己的。

    “小姐,那些药材是给公子的吗?可是奴婢看着公子的样子没有病啊!为什么我们......”若素和木子推着陌妃菀,若素问道。

    陌妃菀轻扬嘴角,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意道:“这个我自有用处。如今说了你也不懂,不过......若素,你这脑子里面装的东西还真多。连我都有些羡慕了。”

    若素一笑:“小姐。只要在你身边,奴婢就觉得最好了。你是我的主子,虽然在外我是叫你为小姐,可是你一直都是我的主子,奴婢愿意一直都在小姐身边,我的才能就是为小姐准备的,也可以说。我就是为小姐才来的这个世上的。”

    一番话说得木子都侧目看着若素。若素脸上是从未有着的认真。那番话说完之后,她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但是神色却没有变化。、、

    陌妃菀一怔,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啊!

    好像隐隐约约觉得是在哪里听说过一模一样的话,最后那个女子......那个女子死了......

    “若素。”陌妃菀出声道。

    “小姐,日后你若是想起来了,您必定能知道奴婢这话是什么意思,奴婢生来就是该守护小姐的。”

    “好了。回去吧。”陌妃菀道。

    “姐姐。我来接你了。”陌佳人从马车内来,马车还是那辆粉色精致的马车,陌妃菀从轮椅之上站起身子,走到陌佳人身边,“走吧。”若素双手一挥,轮椅便不见了,紧跟着陌妃菀上了马车。

    “姐姐,你今个儿出来,怎么没有叫上我。好无聊噢~对了,姐姐,明日北王做东,邀请我们去游湖,姐姐去吗?”陌佳人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陌妃菀,陌妃菀被那目光盯得发烫。

    直直的看着陌佳人,眉间没有任何的情绪,出声问道:“为什么想要去?”

    陌佳人挽上陌妃菀的手臂,使劲儿的摇了摇,嘟着唇道:“姐姐,因为西王也要去的。姐姐。”西王也要去,没错就是这个理由,北王来邀请的时候就说了,西王简尘溪也要去,所以她才答应的。

    陌妃菀无奈一笑道:“好了,知道了。那就去吧。”真是的!佳人好像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简尘溪啊!那个假冒简溪尘的人。不过......这些都跟自己没关系,“佳儿,你自己去吧。我就不去了。”

    “啊!不可以啦~姐姐,要是你不去的话,我就没办法去了~虽然邀请的是我们两个,可是姐姐,我还是害怕啊!”陌妃菀一听就知道是因为她身份的问题,陌妃菀也想起自己也就这么一个妹妹而已。

    “那我陪你去。”陌妃菀说道。

    “吁吁吁吁吁----”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突然一顿。马车很大,如果不是碰撞的话,马车不会整个就停顿了来,造成马车内也是一阵摇晃,这也就只能说明了,撞得人是故意的!

    也还好马车内的人都不是平常之人,不然这会早就晕倒了过去。

    马车外,春香和澄心担心的声音响起:“主子,没有伤到哪里吧。”

    陌妃菀眉间附上一层冰冷,她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被打扰。

    这马车这么大,能装上的几率是很小的,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就说明了很多的问题,比如有些人就是故意来找茬儿的。

    “怎么回事!”没有任何起伏的话语从马车内传了出来。

    “主子,前面有一辆马车。”澄心回答道。

    潜藏在话中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有人故意的。陌妃菀嘴角不屑闪过,这圣都城的大道可是宽得很,就算自家的马车像房子一样大,但是也不至于和别的马车撞在一起了吧。

    没想到,这圣都竟然还有人想要跟自己斗,不得不说。那人的确是有一定的胆子的。

    这拦马车的事情可不是哪个就敢做出来的事。

    虽然她一向不喜欢麻烦,但是当有麻烦找上门来的时候,她还是很乐意去解决的。

    毕竟。看着别人不爽,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马车?既然是马车那就很好做!若素!去拆了。”陌妃菀的声音一向清亮,此时也没有刻意去收敛,外面的人足以听得见陌妃菀的声音,而就是那懒洋洋的声音也让众人为之一惊。

    只是懒散的话语,却有着异样的吸引人。

    若素挑了挑眉,走了出去。若素刚走到外面。陌妃菀就听到马车外传来的声音。

    “哟,梦儿,你这大姐姐怎么如此没有礼数啊!见着表姐姐不打招呼就算了,还准备拆了姐姐的马车。这可真让表姐姐伤心。”娇媚酥骨的声音响起,陌妃菀觉得自己骨头都快散架了。

    竟然敢对自己用媚功,这女子怕也有几分姿色。

    “表姐姐,别这样,怕是大姐姐不知道是我们,这些个人们不懂事,不过大姐姐也真实的。表姐姐与妹妹也只是想跟大姐姐打声招呼而已,二姐姐怕是也在吧。好久都没有见过两位姐姐了,妹妹想念的很。”又是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与陌佳人的声音有些相似,正是那左陌丞相府唯一的小姐,陌梦一。

    陌妃菀挑着眉,她道是谁还敢来找自己的麻烦,原来是陌,梦一。

    陌妃菀一声冷哼!木子上前掀开珠帘,若素走到一边,就形成了两人一左一右的护着陌妃菀走了出来,站在马车之上,倪视着眼前的两个人。

    陌梦一穿着白色的一袭流线裙,腰间一条金色腰带系着,那盈盈一握的小腰,显得纤细,弱不禁风,面上画着精致的眉眼,只是十二岁左右的年纪,却带着不一样的诱惑。眉间莹莹有光的媚意跟旁边站着的女子倒是有些相似。

    陌梦一身边站着一大约十九岁年纪的妙龄女主,勾着妖媚的眼线,玫红的纱裙,秀美的眉,性感的唇,眉间点着一颗朱砂,显得更是娇媚动人。

    只是陌妃菀一走出来便抢了几人的风头,那眉间的金黄色的印记,似乎天生就是存在的,显得尊贵。

    陌妃菀看着两人面上莹莹闪动着同样的媚,似笑非笑道:“我可是只记得我有一个妹妹,叫陌佳人,我那娘亲虽然已经过世,但是这件事情我还是记得的,虽然爹爹不是独生子,但是二叔早就已经去世了,也没有留个一男半女的,你说你这表姐姐是打哪儿出来的?”

    “我看你们八成是想去将军府想疯了吧。不过这将军府是我外公的,你们是没有资格进的。”

    “诺,这点就赏给你们吧,想要攀上亲戚,也得穿上好一点的衣服在来。”陌妃菀甩手两锭金子便了出去,直直的砸在两人的身上,直到身上传来的疼痛来,两人这才发现刚才陌妃菀是做了什么事情。

    那妖媚的女子气得浑身直打颤,她是东王的侧妃,东王是目前唯一一个正统的皇位继承人,这陌妃菀竟然敢这么对自己,就她一个小小的丞相之女的身份,竟然敢如此无礼,简直就是不将=东王放在眼里。

    而且,凭着自身的容貌和浑身的媚功,东王也只是专宠爱她一个人,整个圣都可以说是她是横着走的,这陌妃菀算个什么东西?真是一点都不识抬举。

    嗷嗷嗷~这几章我都有些混乱了,可能是因为才放假,老是想着玩~嗷嗷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