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没有定心神誓约,陌妃菀与她一起背叛黑夜的话,势必会连累到自己身边的人,她倒是无所谓,只是陌夭夭和陌其,想了想陌妃菀定了定神,她们有陌医在应该没事。

    简溪尘面无表情,“那两个小丫头,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去杀了她们!”

    陌妃菀第一次觉得自己有这么强烈的闪人冲动,该死的,竟然威胁她!

    陌妃菀眼睑微微眯起,倏地刀出手,简溪尘眼明手快,倏地一闪,几枚暗器直直打向陌妃菀的手腕,陌妃菀避也不避。

    刀连续出手,与此同时,两枚似铁钉刺入她的手臂,直直地没入皮肉中。

    高手过招,生死就在一瞬间,陌妃菀出手两记刀,一刀刺中简溪尘的肩膀,简溪尘的速度很快,另外一刀被他躲过,可陌妃菀也不是能小瞧的,加上本就是这么近的动作,所以,刀直接刺进骨头里。

    简溪尘动也不动,面无表情,好似这一刀没有任何影响,只是疼痛深入骨髓,苍白的唇和额头上的冷汗都能看出来他隐藏的伤痛。

    陌妃菀也好不到哪儿去,铁钉直接破开衣服刺入骨腕,狠狠的没入,铁钉虽叫铁钉,但是却不是一般铁钉的t字形,而是像银针一般,那铁钉钉在骨头之上,那是一种锥心刺骨的生理疼痛。

    昨晚的伤同时被引发,陌妃菀只觉得疼得连呼吸都开始困难,可是她不能掉以轻心,毕竟,鬼七这个男人是很难对付的。

    陌妃菀的脸覆盖出一种刻骨的恨意,冷若冰霜,先前的一点魅影不见,眼前的陌妃菀如意通地狱来的使者,选择最惨烈的作战方式。

    即使自断手臂也要杀了她。

    简溪尘有几秒钟被震撼了,那两枚铁钉纯属自卫,他打向她的手腕是想逼她不出手,不然她的胳膊也废了,可谁知道陌妃菀竟然不避不闪,用这种自残的方式还他一刀。

    她出刀的方式非常特别,而且算准了躲避的角度,刀刀都看准他的要害出手,若不是他的速度较快,恐怕早就毙命。

    好冷酷的女人,好狠绝的手段,他第一次见到有人竟然是这样和对手过招。

    陌妃菀和简溪尘一样,似乎没感觉到腕骨帝痛,看也不看顺流而的血,冷笑着,“鬼七,你别以为那两人对我会有多重要,你要是杀得了,你就去杀!”

    不是!我不是真的想要杀她们。

    简溪尘心道,他只是想陌妃菀不那么坚定自己的立场,能和他一起。

    可简溪尘不解释,陌妃菀冷笑,忍住剧痛,若无其事的转手,左手拿着一把刀,冷酷肃杀,“废我一只手,是没用的,我左手跟右手一样。所以,你就算废了我的手,也是一样。”

    秋风萧瑟,陌妃菀穿的衣物较少,此时的她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如雪花层层跌至,明艳的眼光不知什么时候暗淡了,河边一片黯然,狂风呼啸的吹着,似要雨一样。

    陌妃菀一头长发随风舞,扎着头发的丝带早已不知道去了哪儿,冷酷森然,黑扬过漆黑的眸,更添几分狠绝。

    简溪尘眼眸一眯,淡淡地说:“你杀不了我。”

    “是吗?”陌妃菀冷笑,身形一动,左手瞬间甩出几把刀,又快又狠。

    不留余地,狠绝无情,简溪尘身子快的在地上滚了一圈,近距离避开陌妃菀的刀。

    陌妃菀冷笑,在简溪尘站起来之际又甩出刀,一刀又中简溪尘手臂,比狠,绝对没人能比得过陌妃菀,她想要杀一个人的时候,就算她只剩半条命也不会让你活着。

    简溪尘又中了一刀,似乎没有感觉似的,倏地身影扑向陌妃菀,这么直直的扑来,真有胆量,陌妃菀冷酷一笑,决绝地刀又出手。

    刀刺入简溪尘的同时,简溪尘大力扑倒陌妃菀,河边到处都是凸起的石子,两人此时却都没有注意,扑到之时两人的重量狠狠地压在石头上,尖锐的石头刺入陌妃菀的背。

    刺入背骨之中,痛得陌妃菀直抽搐,只是,这个时候的她很震惊。

    这一刀刺入简溪尘的胸口,他这么一扑,陌妃菀很清楚地看见简溪尘的胸口晕开一大片血迹,顺着两人相贴的身子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衫。

    陌妃菀杀人从来都是瞄准要害,更何况简溪尘铺面而来,她本就是想杀他,不是他死就是她亡,在这样的选择之,陌妃菀从来都不会犹豫,她想要简溪尘死。

    陌妃菀身边没有亲人,她没有了记忆,陌夭夭和陌其两个人算是她最亲近的人,她虽嘴上说不在意,可是,简溪尘的威胁似乎是破坏了她的执念一样,不可饶恕。

    可是简溪尘为什么会扑向她?

    陌妃菀抬头转向后方,那里站着一个年过五旬的老人,弯着背,目光紧紧的看着两人,陌医?真的来了,陌妃菀想着,难道鬼七是误会了?

    陌妃菀背对着,从简溪尘的方向来看,那男人明显是想要了陌妃菀的名,真的是个美丽的误会!

    只是他却毅然地扑向了她,她选了他死,他却选了她生,这便是距离,差距。

    回过头,陌妃菀看着简溪尘。

    “你……”陌妃菀再冷酷的人,此时也被他震撼了,他到底是在做什么?找死吗?她目光怔怔地看着他的胸口,一股从未有过帝痛瞬间蔓延到心脏处,好似感同身受一般,剧烈地疼痛。

    陌妃菀第一次为自己的狠,后悔了。

    简溪尘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唇无血色,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透明的纸,及肩的长发垂,黑色和白色相互辉映,更忖得他脸色透明的吓人,陌妃菀心惊了,只是那一双黑色的眸子,还是美丽而冷酷,依然如昔。

    漂亮的眸色直直地看着陌妃菀,她的胸膛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暖流,那是他胸口溢出的鲜血,那股温热,覆盖住了她的胸膛,他用生命的暖流,暖了她的心。

    陌妃菀在这双漂亮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慌乱无措的脸,如果是以前,陌妃菀肯定会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这么近,如此的清晰,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