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都离去,陌梦一站在马车碎木边上,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容,让站在身旁的小花小草一阵紧张,面色怯怯的,有些害怕的离陌梦一远了一步,陌梦一偏头,心情极好的没有计较。

    春天是一个游湖的好季节,湖边的美景,让人流连忘返。

    枯燥的冬天寂静过去,刚巧是立春时期,东王出言做东的时期也已经到了,圣都大多数的权贵子女都在受邀之内。、、

    可以说是整个圣都未婚女子都在受邀之内,东王的言外之意也明白的摊在眼前。

    翌日,阳光明媚,天空万里无云,整个圣都看起来格外的温馨。

    陌妃菀在几人的打扮完整之后,就与木子与若素几人走了出去,刚走出房门就看见陌佳人恶身影,想来也是好好打扮了一番的,阳光。陌佳人显得柔美可爱,陌妃菀一笑。陌佳人迎了上去。

    “走吧。”陌妃菀点头。

    两姐妹走出大门,便看见陌梦一站在阳光的身影,陌妃菀狡黠一笑,这人脑中打的什么主意,她已然猜到了一两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陌梦一是精心打扮过,白嫩的小脸略施粉黛,两颊边是粉嫩的颜色,唇瓣如樱花瓣粉嫩,穿着锦绣素雅蓝裙,发丝系着一小截,其余披散在后,发髻上银色的小铃铛在眼光耀耀生晕。

    纤细的腰身在阳光的照射显得异常娇美柔弱,一掐就能断掉似的,迎着阳光浅笑着。面上的淡雅温柔,好一个淡雅素净的女子。

    “大姐姐、二姐姐,你们来了啊!妹妹都在这儿等你们好大一会儿呢,这门口的侍卫大哥不让妹妹进去等候,所以妹妹就在外面等候两位姐姐了。”见大门被打开,出来几个身影,陌梦一柔柔欢快的叫着。脚小碎步朝着陌妃菀跑来,当真是一个可爱娇俏的小美人,灵动活泼又有着大家闺秀该有的柔雅秀美。

    陌妃菀眼底失望之色闪过,轻微的摇了摇头,面上的遗憾都没有可以去遮挡。若不是刚回陌府那会儿已经见识过她的厉害了。恐怕真会被她这柔美娇俏的性子给骗倒。如若这陌梦一当真是如此娇俏可爱的性子,说不定她会喜欢,偏偏又是装成这样,如若不然,凭着她这小模样,倒是比简雅都要讨人喜欢。

    说起那丫头。似乎也不是个寻常人啊、!不过自己这身边若都是寻常人的话,也没多大看头了。

    “等我们?陌小姐这是何意?”陌妃菀脚步没有一丝停顿,口气淡淡的说道。

    陌梦一见陌佳人亲热的挽着陌妃菀的手。眼中不甘闪过,凑上前欲要挽上莫非玩的手,却被陌妃菀一闪而躲开,陌梦一心中更是不甘。咬了咬唇瓣,陌梦一抬起娇美的小脸柔美的笑道:“自然是与大姐姐和二姐姐一起去游湖了。妹妹从府中过来的时候,爹爹专门准备了马车让妹妹跟着两位姐姐一起,能跟两位姐姐一起去游湖,一起去玩,梦儿真的很高兴,都好久没有见过大姐姐和二姐姐了。”

    陌妃菀抬头。果然不远处除了自家的马车还有一辆小一点的马车,秀雅温美。陌妃菀似笑非笑的看了陌梦一一眼,这让她想起当时去学院那会儿,与佳儿的矛盾,没想到的是,这陌梦一倒是比陌佳人聪明了许多。这怕是自己不让她上马车吧?自己都准备好了。

    “姐姐,我们真不让三妹妹一起吗?”佳人站在一旁,有些担心道。

    陌妃菀轻声:“我说我的好妹妹,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啊!你这个样子叫姐姐怎么把你嫁出去。你这样的女孩可不能嫁人。我看。你这就算是嫁人!也算是嫁祸于人。”

    “哎呀,大姐姐.”陌佳人一跺脚,姐姐真是越来越没个正经了,对着陌梦一歉意一笑,跟着陌妃菀上了马车。

    陌梦一手指紧紧握住,陌佳人这一笑,似乎是在挑衅一样,异常刺眼。

    “你们几人,是不是不准备上马车了。”陌妃菀淡淡的声音从马车内传了出来,几女赶紧各回各位。

    春香和澄心坐在马夫的位置上,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留陌梦一站在将军府门前,盯着陌妃菀所在的马车,目光阴狠,似乎不把马车盯出一个洞来,心中就不甘心一样,良久,陌梦一才一甩衣袖,冷哼一声看都不看身边的两个丫鬟一眼,几步就上了自家的马车,陌妃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饶了你。

    陌梦一的马车精美雅致,也小巧了许多,不一会儿就赶上了陌妃菀的马车。

    两辆不相上的华贵马车一前一后的前行着,精美的装饰和大方的款式让一路的人们好一阵惊叹。

    皇宫内,德妃简沫抱着明德公主,轻声哼唱着,心中有些惊怕,一宫女走进来,出声道:“娘娘,我已经让小贵子去打听了,所有的大臣现如今都跪倒在外,要皇上马上处死那个妖女,可是皇上似乎还有些犹豫,娘娘。那个女子当真是与陌妃娘娘一模一样吗?”如若不是一样,为何连称呼也让众人改为陌妃?

    德妃将小公主放在软榻之上,没有言语。宫女又继续说道:“娘娘,今个儿小贵子说有人捎来一封信,但却不知是何人,可否让奴婢先将信的内容,念给娘娘。”

    一白衣女子倚在房梁之上,这才听见所谓的娘娘声音,一声柔柔弱弱的:“念吧。”

    宫女从衣袖中将信封拿出,打开信念道:“陌儿,有人捎信给我说,皇上如今新宠爱一女子,你已然被忘在脑后,为兄担心不已,那狗皇帝如此待你,吾妹难道还未看清?为兄请吾妹勿在留恋,必要时且以秘术逃生。”

    德妃简沫嘴角扬起一抹不明的微笑,放手中的茶杯,语气凝重道:“拿来。”

    宫女赶紧将信纸递上,站立在旁,德妃简沫见信纸上所写,心中顿时大乐,抿唇笑了开,微笑道:“告诉小贵子,重重有赏。”

    宫女恭敬进儿道:“是。”

    简沫抿唇道:“进儿,你让小贵子把这封信放回原处。”她倒是想看看皇帝准备如何处置这件事情。

    叫静儿的宫女恭敬道:“是,娘娘。”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马车行走了好一会儿时间,陌妃菀在马车内昏昏欲睡,陌佳人拿着一本书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木子和若素站在陌妃菀身旁,此刻,外面却传来春香柔和的声音:“大小姐,卫星湖道了。”

    妃菀眯眼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在几女有些笑意的目光,从容淡定的了马车,几女对视一眼也一起了马车。

    卫星湖就在圣都的南面,远远望去,连绵不断,就像是一座座山峰一样,一望无际。,没有尽头,卫星湖边四季如春,湖面静茹明月,周围绿树成荫,各家闺秀,名门子弟都喜爱坐在船上一览卫星湖的景色。

    春季和夏季往往是人数众多之时,每年的这两个季节。卫星湖畔都是热闹非凡。

    皇宫内,宫女进儿极速的走着,几步走回了德妃娘娘的寝宫之处,德妃简沫见进儿回来,出口问道:“那封信可有被侍卫发现。”

    进儿走上前,恭敬一礼道:“回娘娘话,是。那封信现如今已呈给了皇上。”

    德妃娘娘脸上有些激动,连忙问道:“皇上怎么说。”

    进儿有些迟疑道:“说是要将陌妃娘娘关进金刚铁笼,上十道锁,择日处死。”脸上有些害怕,金刚铁笼上十道锁。这陌妃娘娘怕是不可能有命了。

    德妃简沫听完一子坐在凳子上,面上有些不忍道:“进儿,如此害人性命之事,怕是我在怎么求神拜佛,佛祖与众生都不会原谅我的。”

    进儿不知该如何安慰,上前一步见着德妃愧疚的面色,道:“娘娘,您这都是为了皇上和德王圣都着想,毕竟这迷惑人心的妖孽不除,只怕是后患无穷啊!”

    德妃惆怅道:“但愿吧。”

    白衣女子在房梁之上,面色有些不好看。

    进儿见德妃还是有些惆怅的面色,劝阻道:“娘娘,您也别想太多了。”

    德妃抿唇,没有言语点了点头。温柔道:“进儿,陪我出去走走。”心中还是有些东西梗着,进儿道:上前参扶着德妃娘娘。

    卫星湖边,一辆辆别致精美的马车停留在岸边,当真是宝马雕车香满路。马车周围的人无一不是精美打扮过的,男男女女各个都靓丽无双,夺人眼眸。码头处停靠着一轮高大的轮船,与其说是船,不如说是一巨大的画舫。

    碉楼锦华,上面一个个身姿窈窕的粉衣女子面带着微笑,端着盘子有序的走着,画舫之上美酒与甜点数不胜数,外形精致,当真是美食佳肴。

    每日都想送亲们一句话,每日的心情也都不同,今日便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