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亦假时假亦真,真真假假又何必分得那般清楚。

    如此美景,却让陌妃菀想到了一人,那个清凉如玉的男子。

    “大姐姐,刚才怎么不等等妹妹。大姐姐,这卫星湖的风景就是好啊姐姐!”陌梦一狠狠一跺脚,望着陌妃菀远去的背影,这陌妃菀当真太不识好歹了,总有一天。有你好看的!

    东王做东,各家权贵子弟都聚集在此,寻常百姓都只能在一旁看着,不敢上前游玩,谁会自找没趣,这说得好是游玩,说得不好,这权贵子弟的想法众人也都明了。那打扮的精美的女子们一柔一笑都印在周围人的心上。

    萱花城内。

    陌夭夭和陌其正在练着武功,陌夭夭突然停来,看着天空,想着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有些亲们不知道简尘溪,简溪尘,因此混乱了,这里一章解释)

    “啊嚏!”陌妃菀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有人在骂我!”冷冷的开口道。

    陌夭夭和陌其只觉得突然间阴风阵阵,天地间都瞬间黑了来,两人又是对视一眼,心中同时一句,不愧是人后啊!现在都已经能微微感应天道了。

    对面,简溪尘开口道:“你有其他仇人?”确定自己和陌妃菀的关系之后,他就是打心底里开始心疼陌妃菀,说话之时也没有以前的那种冷硬之感,多了一份微不可见的柔和。

    “除了你,没有其他人。”这两大杀手似乎都忘记了暗夜和那个七品芝麻官刘成轩。丫的,竟然都说自己没有仇人?

    陌夭夭和陌其对于这两大杀手以后的未来,很是堪忧啊!这陌大杀手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冷酷了,但是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浑身的妖艳之感,完全没有从记忆之中看到的那种温柔恬静,但是却有着凤临天的威视,这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陌其不仅想到昨天杀的那个人。陌其头一次知道自己还能直接毁掉别人的身体,一点灰烬都没有留,那个人不知道是谁派来了,难道是菀姐姐要杀的那个人?

    “菀姐姐,你们什么时候成亲啊?”陌夭夭突然走到两人中间。挡住他们对视的目光,俏生生的问道。

    陌其扁扁嘴,瞥了两人一眼,有丝扭曲的说道:“成亲啊?姐姐,你是想我们两个当高堂吗?”

    陌夭夭一愣,随即笑笑:“是啊!”

    一听。陌其也笑了,朝着陌夭夭眨眨眼睛:“嗯,我也觉得我们当高堂挺好的。”

    “姐姐。我当男的你当女的?”

    陌夭夭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摇了几,“我们两个都是高堂,还都是女的,既然这样。还是我勉为其难的扮一男的吧!”

    陌其本来以为陌夭夭会说点什么出来,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嘴角微微一抽,她怎么不知道向来温婉的姐姐也变得如此诡异了,难道是和简溪尘呆久了。

    想着,陌其就开口道:“对了,鬼七大哥。你的真名是什么了?”

    这句话一出口,几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简溪尘。

    连陌妃菀也是微微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虽然陌夭夭和陌其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却没有就是如此简单的说出来,她们是想知道,简溪尘到底是不是真的也没有了以前的记忆,因为陌妃菀是在自己想起名字之后,她们才能看到的,可这简溪尘她们早就能看到,难道他一直就知道?

    “不知道。”

    看着几人期待的目光,简溪尘嘴角一抽,冷冷的开口道,虽然现在算是自己人,可是简溪尘的性子可没陌妃菀那么多变,说改就能改的,只是比以前略微的少了一丝冷气而已,可是那也只是针对陌妃菀。

    “啊?”陌夭夭有些惊讶,但是也知道简溪尘没有骗她们的必要。

    “姐姐,你叫什么叫!”陌其白了白眼。

    半响,院子中的都没有声音。

    “我会去找我的记忆。”却是躺在软榻之上的陌妃菀开口了,看着几人瞬间看向她的目光,笑了笑,“以前是不知道名字,不知道姓,没办法去找自己的记忆,现在知道了,我当然会去找。”

    顿了一,她又继续说道:“而且,我怎么会失去记忆,又怎么会到暗夜,这些,我都会慢慢查出来。”陌妃菀的潜意思就是,如果是被人害的,那么,她就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报应,报应是怎么来的。

    有本事惹就要有本事承受。

    “嗯,我帮你。”简溪尘还是同往常一般话如此至少,但是却表达了自己想要说的意思,既然确定了,那么她的事也就是他的事。

    陌妃菀抬头看着简溪尘,突然笑了开,陌家妃菀,一笑倾城。

    陌夭夭和陌其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陌妃菀笑起来时如此之美。

    看见陌妃菀笑的样子,简溪尘也楞了一,那样子和记忆中的那个女子开始重合。

    陌妃菀看着简溪尘变换的脸色,有些奇怪。

    不就是笑了一吗?有这么惊悚?

    “呀,菀姐姐,那你们成亲的时候陌医当什么好?他那么老了。”陌夭夭开口道,不是她想说话,而是她闻见了那个人的气息,陌医的气息,很容易闻出来,身上淡淡的青草香。

    可是陌夭夭却知道那不是青草,而是遮挡住自己身上原本气息所有的一种药物而已,自从陌夭夭知道陌医也是简家的人之后,都会有意无意的去关注陌医的一切,终于是让她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

    说不定菀姐姐的失忆也是跟他有关系。

    陌医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陌夭夭的问话,心中不免又是一通。可此时的他已经又是带上了老年面孔。

    忍住心底的抽痛,陌医推开了陌妃菀小院的门,一时间内的眼神都循声而去,陌妃菀看着进来的陌医,点了点头,陌医看着陌妃菀依旧生疏的打招呼方式,心里只觉得一阵不舒服。

    陌夭夭低的头。嘴角微微扯了开。

    陌其瞪大眼睛看着陌医,似乎感觉哪里不一样了,有种莫名的感觉。

    简溪尘就像是没有看见陌医一样,从开始到现在他的目光除了在陌妃菀身上就是无处漂浮着,从未定过神来。简溪尘觉得陌医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好像是一个极为亲近的人一样,可是这种感觉却是在每次看见陌医对陌妃菀的眼神之后莫名的消失,因为陌医看着陌妃菀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恋人……一样。

    可是这陌医明明就是个老人了啊!

    陌夭夭不在去理会几人的目光,抬起头,柔柔的开口道:“陌医师傅。告诉你个好消息,阿六姐姐有名字,她的名字叫做陌妃菀。我们四个都是一个姓了,呵呵,好开心,而且。妃菀姐姐要和鬼七大哥成亲了,到时候你来做证婚人吧!”

    陌医只觉得陌夭夭的每次话都像是在给他的心里添上了一刀,他那么努力的想要避开这些话语,可还是被人生生的撕开了,陌医目光“唰!”的一看着陌夭夭,那目光能杀人的话,估计陌夭夭早就死了好几百次了。

    陌夭夭倒退一步。眼神微不可见的一闪,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又巧笑倩兮的装作没什么事情发生似的,拍了拍自己有些发育的胸脯,笑吟吟的开口道:“哎呀,陌医师傅,你刚才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你是怎么了,嘿嘿,陌医师傅,难道你猜出了我们想让你当媒婆?”

    媒婆?

    “噗……”陌其正在喝水,一口水直接喷到了陌夭夭脸上,陌夭夭瞬间变了脸色。

    陌医也有些微楞。

    陌妃菀简溪尘还是一样,只是那微微翘起的唇角可以看出这两人也是看见了陌其喷水的画面。

    陌夭夭很是脸色扭曲的把脸上的水抹掉,抬起头目光直视着陌其。

    陌其看见自家姐姐的脸色,顿时觉得不太妙,姐姐好像有洁癖!!!

    哇……

    完蛋了,死定了。

    陌其一直注意着陌夭夭的动作,看见陌夭夭的双手一捏,脚步微微有些移动之时,陌其瞬间跳起好高,瞬间奔,陌夭夭跟上.“给我站住,不准跑!!”

    “啊啊啊!姐姐,我错了!”陌其一边跑着一边大叫道。

    陌夭夭有个怪癖,最讨厌别人喷水了,可是每次陌其都喷了。

    “错了?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这一次,休想逃脱,你给我站住!”陌夭夭心里有些惊讶,陌其的动作好快,陌夭夭抽出目光瞅了瞅陌妃菀三人,陌妃菀和简溪尘只是最开始看了她们一眼之后,就撤回了目光。

    让她心惊的是,陌医却一直若有所思看的她们两个,陌夭夭瞬间装作被椅子绊倒,“嘭!”的一声摔倒在地,这,真的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陌夭夭把头埋在衣服内,不肯伸出来,这是没办法啊!因为她感觉到在这么跑去,陌医会发现什么的。

    可也亏了陌夭夭这么一摔倒,陌医的目光顿时裂开,摇摇头,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陌其诧异的看着自己姐姐,又看了一众人,扭曲了,难道姐姐是装的?可是为什么不抬起头来?难道真的伤到了?

    陌其一瞬间移到陌夭夭身边,刚好挡住了众人的目光,陌夭夭微微抬起头用眼神朝陌其示意着陌医,陌其会意。

    陌其看着陌夭夭的样子,随即大声的叫了开,“唰!”的一离陌夭夭一米远,“姐姐,你别想能骗到我,竟然装!”

    陌夭夭瞬间站起身子又追了上去,只是这次她们的速度慢了很多,跟先前的全完没有办法可比。

    陌妃菀小有意思的看着陌夭夭和陌其打闹,感觉很好,她本是一个不喜欢吵闹的人,可是看见陌夭夭和陌其的如此动作,陌妃菀却是微微笑了起来。

    简溪尘看着陌妃菀的目光柔了柔,也是看向陌夭夭姐妹二人。

    陌医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有些失神,他也多么想有那么一天,只是一个笑就能满足陌妃菀,可是似乎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是他了。

    紧了紧放在衣摆两边的手,陌医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走了出去,那僵直的身体似乎出卖了他本身的想法。

    看见陌医转身出去,陌妃菀才知道原来陌医回来了,只是有些不一样了,陌妃菀深深的看了陌医的背影一眼,是哪里了?

    直到陌医的身影不见,陌妃菀才想起来,陌医竟然不弯着身子了?是直的!是一直都是直的?

    不对呀,明明是弯的!

    陌夭夭和陌其见陌医出去了,暗自都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都停了来,抹了抹汗,真不是个人做的活儿。

    陌夭夭和陌其对视一眼,都发现了陌医的变化,不止是身体没有以前感觉的老化,而且身上的气息也有些微变,看陌妃菀姐姐的眼神也有些变化,像是在埋怨,不满着什么,又有些无可奈何的认命。

    给人的感觉很是怪异,有些纠结。

    陌夭夭和陌其跟陌妃菀和简溪尘打了个招呼,也走了出去,该是到了做晚饭的时候了。

    陌妃菀见两人走了出去之后,对着简溪尘开口道:“明天去暗夜总部吧!”

    简溪尘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夜晚。

    萱花城内安静祥和。

    陌妃菀吃过晚饭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休息,简溪尘也有了自己的专属房间。

    只是今天的气氛有些奇怪。

    不止是简溪尘,陌夭夭和陌其还有陌医都来到了陌妃菀的房子,房间刚好合适。

    四间房。

    陌妃菀的房子虽然外表看起来破旧,可是里面却是很温馨。

    也有这一颗桃花树,陌妃菀却从没见过它开花,但是也不在意。

    只是闲来无事之时才会去看那棵树一眼。

    陌妃菀的房子里,每个人都不能安静的入眠,都有着自己的心事。

    陌妃菀却是想着退出暗夜之后,就去找寻自己的记忆吧!那样自己也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了,到时候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弄清楚原因之后,便和鬼七归隐山林,似乎是一种很不错的想法了。

    陌妃菀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想法,确定了,定决心了,就一定回去做,陌,这个姓,也算是个大姓吧?看来自己失去记忆应该也不是一件巧合的事情。

    当然不是巧合,可是如今的陌妃菀却是不知道,她本是一颗最有用的棋子,最后不知怎么却变成了一颗最没用的棋子。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