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妃菀一路与几女走到码头,期间并未有人来打扰,画舫之上没有多少认识之人,面熟的却不在少数。禾心暖与一女子站在不远处,眸光中的厌恶被陌妃菀瞧个分明,却未敢上前来找麻烦。有些人还真是识趣的,都不会自找麻烦,这样的人也算是聪明的。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这句话当真是没错的,也就是俗称的欺软怕硬,欠收拾!

    陌妃菀横扫过她们一眼,也懒得理会,与她们多言,只是浪费口舌而已,缓慢的走到船头的一处,看着微波粼粼湖面,迎面吹来的微风,舒适的闭上了眼,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静谧的卫星湖上只有这偌大的两艏画舫,陌妃菀几人算是来得晚的,在他们上船没多大会儿就开船了。

    “小姐,尝尝这个。”若素贴心得走了过来,应景的端着一盘绿色的糕点,看起来清新唯美。

    陌妃菀回头一笑,拿起一块糕点就放在嘴巴里,入口即化,清凉沁甜,有股清新的花香味夹杂着蜜桃的香味,如此美景,如此美味。当真是极好。“嗯~~这个味道倒是不错,若素记来,以后学学。”淡声出口,陌妃菀又拿起一块往嘴里喂着,却被一白色不明物体给夺。陌妃菀笑笑,这小家伙。

    这个时候,却恰好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嗤笑的声音,还夹搭着令人不喜的话语,“没有家教”“不懂礼仪”等许多不堪的话语,陌妃菀直接选择了无视。

    拿起一块糕点往小巴卫嘴里喂去,眼眸都是淡淡的笑意,陌妃菀将糕点举高,小巴卫便跟着跳起,陌妃菀明媚的笑出声,扬目时却瞟见了让人心惊的一双眸子,里面暗转的流光与淡淡的悲,让陌妃菀一惊。何时。这个男子身上有着如此悲伤的气息。

    肌肤如雪,无可挑剔的五官镶嵌而成俊美的外表,那双悲伤溢出眼眸的眸子是他身上最大的闪光点,同样的文雅如玉,却有着别样的魅力,略微扬起的唇,悲伤的眸。明明是不恰当的东西。看起来却十分的融洽。

    简尘溪是当之无愧的美男子,高大俊秀的外表,穿着一袭黑色长袍,让陌妃菀一时惶了神。差点以为是那个冰冷如地狱的男子,简溪尘。黑丝发用白色的发冠套着。站在不原处,微风吹起,唇瓣微微扬起,当真是一个令人舒心的男子。

    陌妃菀盯着他看了好大一会儿,这才低头,西王简尘溪。曾经假装简溪尘出现的男子,来历不明。

    画舫已经行驶了一会儿了,此时也来到了湖的中央位置,四周的美景触眼可及,几女见陌妃菀脸上带着笑意,面上的笑意也不禁加大,可没过多大会儿就消失了。往往在欣赏美景的时候总会有那些个看不懂眼色的人来打扰。

    几女嘴角的笑意几乎是被凝固了,就说吧。那些个不长眼的人就是又来了。

    “大姐姐,二姐姐去哪儿了啊!啊!大姐姐。你怎么站在画舫边上,这可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说不定就掉去了。大姐姐好像不会水吧。大姐姐快些过来。若是落了水。可就不好了。这如春时期的水跟冬日的水也没多大区别的。还是很清凉,大姐姐你就听妹妹一次吧。好不好。”真情柔美的声音响起,正是陌梦一那独特的娃娃音响起。

    陌妃菀本想装作没听见,可她说得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那声音又有些娇柔做作。在陌妃菀看来,也就是阴魂不散而已。

    陌妃菀缓慢的回头,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看见这陌梦一虽然是在跟自己说话,但那眸光却早就斜到不远处的男人身上,眼睛中的爱慕与痴迷不比陌佳人少,原来陌梦一喜欢的也是简尘溪。可她的演技终究是差了些。那明显一心二用的表情却偏偏准备出一副真情温柔的模样。

    半响,陌妃菀才淡然的出口道:“我不是说了我不是你姐姐,你怎地就是不长记性,偏偏做出如此不要脸面的事情来?你是听不懂还是学不会?”陌妃菀眸光平淡的扫视她浑身上一眼,不咸不淡道:“你二姐姐?你都没有大姐姐。又是从何处而来的二姐姐?还是说你西姬背着我爹偷人了?”眯着眼睛,陌妃菀挑眉不怀好意的对着陌梦一说道。

    看了周围,陌妃菀这才似笑非笑道:“危险啊~~~~好像是有些危险噢~~不过,你说错了一点就是......”陌妃菀突然凑近陌佳人耳边一字一句道:“我会水。而且,若是今日有人落水,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我,不过若是你想去裸.游的话~~~我是不会介意帮你一把的。”见着陌梦一面色大变,陌妃菀这才明媚的笑了开。又笑着道:“不过,你放心。我会在你死之前,把你拉上来的`~顺便说一句,谁救你便要娶你为妻怎么样?对你还不错吧!”陌妃菀离陌梦一远了点,看着陌梦一面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这才拍了拍手。

    听完陌妃菀的话,陌梦一面上僵硬着笑容,看着陌妃菀微笑的样子。却能感觉到她的话不是在开玩笑,毕竟。上次吃过亏的,而且对二姐姐做的一些霸道的事情她也都是知道的。只怕这陌妃菀这小贱.人当真是说到做到的。陌梦一僵硬着面容,朝后退了一步,却忘记了她自己才是临近画舫边上的人,只是简短的一番对话,两人的位置便变换了。

    陌梦一朝后退了一小步,瞅了瞅周围,见有不少人目光朝着这边看来,眸中神色一转,变得楚楚可怜。眸子中似乎有泪光泛出,表情楚楚可怜得瞅着陌妃菀,还不住的摇摇头,似乎受了多大的委屈与欺负一样,那面上的委屈与勉强,怯怯的话语让人都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委屈,瞪大眸子泪水似要滑出眸中:“大姐姐,我是你妹妹啊!你怎么说话这样......娘亲如今也是府中的夫人,大姐姐怎地如此称呼她。娘亲是爱爹爹的,又怎会去偷人,大姐姐切莫在要乱说,这话被有心人听去。只怕会传出一些不利于大姐姐的留言来诋毁大姐姐。”

    陌妃菀冷哼一声,看来自己是小看了她。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摆出一副楚楚可怜,娇美动人的模样,那演技比陌佳人不只是好了一个地步。难怪自己以前也没有看出来,佳人在府中那么久也没能发现这陌梦一原来也是个狠角色。

    这陌梦一当真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在众人面前显示她秀雅的一个机会。不然,如今这副楚楚动人的面貌是做给谁看的?自己?何必了?只怕是那些个王宫贵族了吧,更有可能的就是不远处的西王简尘溪了,瞧她那眸光,都能将简尘溪给吃了。

    连骨头都不剩!

    这些,陌妃菀都有些腻了。不过,你如今既然还想跟自己玩,那么就让你玩个够!装个够!

    虽然怕麻烦,却不解决的话依旧是个事儿|!况且闲着也是闲着。

    “看来你当真是听不懂人话的。以为你能听得懂人话是我高看你了,陌梦一。你不觉得你该回你的畜生界去吗?人类的世界是很危险的,你这种生物在这里生存,会不会太危险了。”众人都还未从陌妃菀的话中反醒过来。却被陌妃菀手的动作吓了一跳。陌妃菀伸出手准备朝着陌梦一抓去,谁知道这陌梦一竟然早有准备,看来是有个两子的角色。抬起水雾般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陌妃菀又带着些许害怕,。但眼底的一丝阴谋得逞陌妃菀没有错过,见陌梦一顺着自己手抓去的模样朝着这边偏来,放在身旁的手是做什么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那接来的动作分明是想装作不小心将陌妃菀给撞倒去,做成不经意的模样。

    陌妃菀不屑一笑,没想到这陌梦一还不笨,陌妃菀似笑非笑一声,这陌梦一竟然就想凭着这么点不入流的本领陷害自己,将自己拉水,不知道究竟是她太天真还是太单纯!不过,敢打自己的主意就得接受自己的惩罚!这就是所谓的后果,也俗称因果。

    呵呵!陌妃菀笑了一声,五指在自己身前淡淡一抓,一股无形的气朝着陌梦一袭去,手指轻轻一弹,陌梦一的身子便像个西瓜一样,“碰!”的一声落入水中,惊起阵阵水花。

    “啊!”陌梦一大叫一声,周围不少的贵女也跟着大叫起来,又突然收敛了声音,似乎刚才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一样,小花小草站在一边,身子轻轻颤抖着,完了完了,看来旧伤未好又得添上心伤了。这内伤怕是在陌府一日便好不了了。

    两人对视一眼,大声叫着:“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家小姐!”

    “陌妃菀你这种女人,怎么如此凶狠!那可是你妹妹啊!”一激动的女子声音响起。伴随着微风吹来的气息。

    每日一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