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狠!?

    听到这个词语时,陌妃菀似笑非笑一声,竟然连这个词语都出来了,不过……若是自己不凶狠又怎能对得起说这句话的人?

    陌妃菀抬起微凉的眸子向说话之人看去,身着绛红色罗裙,简单素雅的盘发发髻,画得精致的眉目,小脸娇美动人,一身红色的衣裳穿在她身上,并未有所欠缺。

    声音响起的同时,一女子也朝着陌妃菀扑来,陌妃菀站在原地眼见着禾心暖朝着自己扑来,众人也紧张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只有当事人却仍然不当做事儿,在人刚扑倒自己面前的时候,陌妃菀就轻轻抬起了腿,人刚要扑倒陌妃菀身前之时,又被一脚给踢了回去。同时陌妃菀也伸出了手,一把又将禾心暖给逮了回来,双手轻轻一挥就直接将手中的禾心暖给丢进了湖水中。

    让众人惊醒的就是那又一次如水的“噗通!”声,水中挣扎着的陌梦一好不容易露出头,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却又被眼前的黑影吓了一大跳,果然是好的不灵坏的灵。碰的一声又直接将刚刚冒出一点头的陌梦一给砸了去,一个人的重量砸得陌梦一瞬间晕晕晃晃的,又一次沉了去。

    画舫上的人都被噗通的声音吸引了过来,先前没有看见陌梦一入水的模样,可这禾心暖却是所有人都看见了的。陌妃菀刚才这如同行云流水的动作,从容不迫的态度,和淡定的神色。让众人一阵惊叹。

    陌妃菀将禾心暖丢水之后,直接朝若素伸出了手,众人都盯着陌妃菀的动作,连眼睛都不眨一。若素微笑着,将手中的盘子递给木子后,从衣袖中抽出手帕递给陌妃菀,陌妃菀擦拭了一手指,在众人的眼光之,直接将手帕给淡化了。

    如此一动作。又是让众人一惊。擦过手之后,陌妃菀从盘子中拿出一块糕点,就递给肩上的小巴卫,又拿起一块往自己嘴里喂去,将糕点咬了一般之后,陌妃菀这才掀眸看着周围的人,微笑道:“怎么?不认识我?”又看了看水里不断扑腾的两人不咸不淡道:“我让你们欣赏了一什么叫落水狗,怎么,你们还想给看戏费?”闲散的语气,从容的面貌。

    众人有些不敢直视。这陌妃菀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湖中,陌梦一已经渐渐往沉了,禾心暖听见陌妃菀的话,差点没把肺气出来,这陌妃菀当真是让人厌恶。

    陌妃菀那休闲站在画舫边上的样子,怎么都是看没把湖中的两人放在眼中。丝毫不在意的模样,看得众人冷汗都快要冒出来了。偏偏这东家却还未出来,请客的东家,东王。西陵宇。

    水中的两人渐渐有些撑不住了,都开始往沉着,简尘溪这才一跃而起,朝着湖面踏去,没有踩出一点波澜,直接将水中的陌梦一和禾心暖提了起来,一手一个女子。轻松惬意的模样,高明的轻功,衣蕨偏的模样,魅惑动人,让画舫上未出阁的女子一阵羞红了脸。

    禾心尘和东王西陵宇朝着这边走来。禾心尘一见自家妹妹这般模样,满脸煞气的朝着陌妃菀走去,刚才发生的事情才不远处他都是看见了的,禾心尘刚准备有所动作却被西陵宇抓住手臂,禾心尘一脸不善的回过头,西陵宇微笑道:“心尘,别冲动,今天为兄做东。,可否给为兄一个面子,这人也救起来了不是吗?这件事情你们私可以去解决。但是今日确是不行的。”言外之意,禾心尘不是没有听出来,只是这陌妃菀当真是不把他放在眼中的,不然为何会这般对暖儿。

    陌妃菀眼眸一扫视,就看到不远处被一锦衣男子拉住的禾心尘,闪过一丝不屑,而这一丝不屑恰好就被禾心尘看到,本就未消掉的气突然如火山爆裂般膨胀,一发不可收拾。禾心尘将东王西陵宇的手一挥,怒声道:“东王,我若给你面子,谁给我主府的面子。这陌妃菀如此做,显然就是未将我主府放在眼中。对自己妹妹狠也就罢了!竟然对主府的人也这般无理。这陌府的人当真是没家教了。”

    西陵宇被禾心尘突然一激烈的动作弄得脚一个踉跄,脸上面色也不好看。这禾心尘当真是不识好歹,只是在此情况,面子还是得做足的,西陵宇微微笑着,如清晨的微风流淌进人们的心田,那般柔美温和,西陵宇微笑道:“心尘,如今你妹妹昏迷了,莫非心尘想要与陌大小姐一番争论之后在去管禾大小姐?这么做,恐怕有些欠缺考虑了吧。这冬季转春的时期最忌讳的就是被凉水冰。这对未出阁的女子可是不好的。”

    经过西陵宇这一“善意”的提醒,禾心尘这才想起,刚才自己妹妹可是被踢进湖中了,这水可还是如冬季一般沁凉,偏头看去正好看见俩落水的女子都窝在简尘溪的怀中,柔弱不堪,面色苍白,湿发还不断的低着水,一身衣裳如今已经衬得刚刚发育的姣好的身姿一阵吸引人,禾心尘冷视四周一眼,那些个不明的目光才有些收敛。有些胆大的确是一直望着,眼睛都未能眨一。

    俩女子都昏迷在简尘溪的怀中,娇唇不自觉的抿着,苍白无力,更显楚楚可怜。

    见禾心尘的目光在那昏倒的俩女身上,西陵宇又道:“心尘,你还是先带你禾大小姐换一身衣裳吧,这湿的衣裳穿着总是不好的。本王吩咐已经吩咐人去准备衣裳了,待会儿就能送来。”

    禾心尘刚好也有个脚的面子,这东王都将话说道这个份上了。若是自己还在计较。恐怕就显得主府的人太过小气,也不好跟爹交代。在说,此时,暖儿的样子也实在是有些不堪,这一个大闺女被这么多男子看着总是不好。这个时候若是与陌妃菀继续争吵。怕是不知道会传出些什么留言,对俩女总是不好,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禾心尘点点头,弯着腰准备把禾心暖抱起。

    小花小草也准备从简尘溪怀中将陌梦一给接过来。

    陌梦一哪里是真的昏迷,她是会水的。而禾心暖就只在水中待了那么一会儿,又会武功。这点事不算啥事的,可是如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与恩公亲近,她又怎会如此善罢甘心。而陌梦一是从来没有与简尘溪相处过,如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她才不会放过,更何况如今她是躺在西王简尘溪的怀中,那陌佳人不是喜欢他吗?就让她好好看看!陌佳人丢脸,就是陌妃菀丢脸。陌梦一是知道的。

    不过这东王的话当真是不入耳,表姐怎会嫁给如此男子,她都还没在简尘溪怀中待一会儿,不过也好,将那个女子抱走。这简尘溪的怀抱中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不是更好?陌梦一计划着。

    禾心尘弯腰准备抱起禾心暖,却发现这伸手一抱,却抱不走,一看这才发现她的手正死死的抓着简尘溪的衣裳,禾心尘知道自家妹妹心中是想的什么。但此刻他的心情却是有些不好,刚才陌妃菀那不屑的眼神一直在脑海中飘荡着,让他觉得难堪,如今这暖儿又扯着别的男人的衣袖不让自己抱,让禾心尘更是觉得难堪了。虽然心情不好,但也不想让自家妹妹的注意被别人看出,只好耐着性子柔声安慰道:“暖儿,是哥哥,哥哥抱你先去把湿衣裳换了。”

    禾心暖听见自家哥哥的声音,嘴里假意嘟囔了一声,手指又是一动,将简尘溪的衣裳抓得更紧了。

    简尘溪左边怀中的陌梦一心中冷笑着,让你装!此刻你哥哥带你离开,你这贱.人还不跟着离开,偏得跟本小姐抢男人!快点将她抱走吧!陌梦一心中正暗爽着,还好自家这几个丫鬟懂得,没有来将自己抱走。

    可这种想法在一秒就变成了,这两个死丫头!看我回去不要你们好看!小花小草见禾心尘去抱禾心暖了,这才硬着脸皮弯身子,柔声怯怯道:“小姐,奴婢们先带你去休息,将湿衣裳换来。”说完也学着禾心尘的样子准备将陌梦一抱起来。

    使了使劲儿,小花小草对视一眼,小姐长胖了!?这么重!抱都抱不动了。却不小心瞥见旁边的禾心尘又加大了力气准备将禾心暖抱起来,小花小草这才有模有样的跟着学,也加大了力气,却还是没有抱起来。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两个昏迷的女子确是做了同样的动作。都皱着眉头,痛苦的呻.吟了几声,几乎是同时又朝着简尘溪怀中钻,“碰!”脑袋相撞的声音,这两个脑袋都不动了。

    禾心尘可没有小花小草那样温柔,就直接使了大力气将禾心暖往怀中一拉,没拉动!面色黑了,在拉!还是没拉动!而旁边小花小草也是左拉拉不动,右扯扯不动!弄得陌梦一浑身发疼,却依旧紧抓着简尘溪的衣裳,没有松手。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