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陌妃菀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这两人实在是太搞笑了。陌妃菀似笑非笑的盯着地上拉扯不清的六人。

    听到笑声后抬起头的禾心尘怎么看都觉得陌妃菀是在鄙视他,看不起他。那还未泯灭的火气直冲脑海,似乎要燃烧起来,额上都有些青筋鼓起。却又硬生生的忍住脾气不发,拉禾心暖的手也就更用力了,可这禾心暖却硬是不肯配合。禾心尘大吼道:“你给我放手!”说完又是一使劲儿。

    这一声吼吓得那扯着简尘溪的衣裳的俩女都是心中一颤,却依旧没有将手松开。陌妃菀冷笑,这怕是众人都看出来俩女的心思了,眼神也更加鄙夷。只是那两人装昏睡,没有看见而已,女子这般不要脸的,还是头一次见呢!

    一声吼来,禾心暖扯着简尘溪的衣裳的手又紧了几分,陌梦一也抓紧了简尘溪的衣裳,俩女的想法都一样。绝对不能松手,一旦松手,这以后在圣都内可能就抬不起头来了,未出阁的女子躺在男子怀中,这传出去还有谁敢要她们!这昏迷着的话就没有半点关系。

    简尘溪看了一眼边上明显看笑话的陌妃菀一眼,心中有些无奈。她如今越来越喜欢看别人出丑了。双手略微一用力,用气将衣裳撕破。俩女都朝着地上倒去,却又被抱起,简尘溪站起身子后退一步微笑道:“心尘,带着令妹去休息吧,两位姑娘也带着你家小姐去休息吧。”语气平缓,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众人又是一惊叹。这西王当真是温润如玉,但是他身上的悲伤确是愈来愈重。

    禾心尘接住禾心暖,伸手将她抱起,黑着脸离开,众人赶紧让路。怕一不小心就惹了这个煞神。

    西陵宇走上前拍了拍简尘溪的肩膀,简尘溪不露神色的半退一步,西陵宇装作未发觉的样子明媚一笑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各位请继续游玩,这件事情不需要多在意。”话虽如此,但众人心中的所想确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话一落,陌妃菀又是“哈哈哈哈……”大笑出声,那明媚的笑意感染着周围的人。虽然不知道陌妃菀是在笑些什么。

    简尘溪衣裳虽然破了,但手的人却快的送来了一件,简尘溪将衣物换好出来,就听见陌妃菀明媚的笑声,这明媚的笑声刚好将船上压抑的气息冲散。变得清新起来,众人也都是面带着微笑。

    西陵宇上前一步,凝视着眼前笑得明媚的女子,出声道:“陌大小姐,这笑是何意?陌小姐的三妹妹刚才可是落水了。你身为大姐姐不去看吗?”若说这西陵宇懂事。怕也是不过如此。至少,现在是多余的话。

    陌妃菀笑道:“我想东王还是想想怎么去给那两位的家人解释吧。”真是多管闲事,这年头还真是这种人,每天都有,这偌大的一个圣都城。还是天天都能看见,真是不幸的一件事!陌妃菀眼中闪过狡黠,眼波在阳光散发着光晕,耀人眼眸。

    西陵宇直直得看着陌妃菀,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

    眼前的女子,清雅柔美。纯洁无瑕。清凉的眸子,唇瓣微微扬起一抹笑意,忖着湖光山色,更显素雅清美无双,这女子怕是长大了也是一祸国殃民的存在吧。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艳丽无双。

    简尘溪眸中暗悔闪过,这西陵宇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吧?简尘溪“呵呵……”笑了两声。上前一步挡在两人中间,俊美的脸上带着清朗的微笑和散发的悲。“菀儿,与东王在闲谈何事,这般好笑?、”

    被挡住目光的西陵宇先是一怔,随后微微一笑,几步又上前走去,挡在简尘溪和陌妃菀中间,微笑道:“陌打小姐。不知我有幸能请你喝一杯茶如何?”商量的问句,语气却带着霸道。似乎陌妃菀非得答应不可。

    众人都还未等到陌妃菀的回话,却已然看不见陌妃菀的身影。西陵宇面上有些不好看,简尘溪则是看着陌妃菀消失的地方,眉色暗了暗,是那个人!

    几女则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在小姐消失不见之前,几人就收到了小姐逼音成线的话,“别担心!”

    刚才陌妃菀靠在画舫边上的时候,就感觉有一道温柔的目光凝视着自己,在简尘溪和西陵宇出现的时候还经过了一阵寒风,陌妃菀以为他会在等一会儿的,没想到这西陵宇的话刚落,他就出现了。陌妃菀一笑,心中暖暖的。若是他不来她也不会去。

    窝在西姆凉怀中,陌妃菀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有些满足,眯着眼睛道:“小绵羊。你在暗处看了多久了。”有些事情从他嘴里吐出来她总是会特别满足。

    陌妃菀睁大眼眸看着西慕凉等着他如何回答。西慕凉柔和一笑。

    画舫上,若素与木子对视一眼,看着周围有些眼色不对,当若素走到西陵宇身前浅笑道:“东王阁,请恕我家主子的不言离去,如此我等怕是也要先行离去了,等会儿我家主子若是回来了,奴婢们自会通报一声,现,奴婢们先替主子说声抱歉。刚才的事情,奴婢们要去禀告一声,就先行告退了。”一番话说得在情在理,且婢女也端庄大方,落落大方,十分有礼,比起那个些名门贵秀也差不到哪儿去。甚至是更甚之。

    不过这话中的意思众人也都知道是客气话而已,陌妃菀那般的不讲道理,又怎会因为这小小的一点事儿来给东王道歉?怕是太阳从西而出也都没有这件事情稀奇了,众人当然都是不信的,特别是女子,刚才西陵宇和简尘溪类似争风吃醋的做法。倒是让不少名门贵女伤了心,悲了情。

    西陵宇眸色一怔,顿时反应过来,浅笑点头道:“赔罪这事儿可不敢当,只希望陌大小姐回来之后,姑娘能派人过来只会在一声就好。知陌大小姐是否平安,以免在挂记。”这话被众人听见,又是一哗然,这陌妃菀当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若素一笑,没有答话,这些事情就不是她一个小丫鬟能够决定的事情,朝着几人点头之后,也不多少。转身就踏步在水上,轻功水上漂离开,候在马车周围,走进马车之后众人才收回目光。

    清风吹佛,皇家学院山后的瀑布温暖边上,同色白衣似雪的俩人正一手执棋,一人无奈的笑着,陌妃菀盘腿而坐,落一黑子。若是有人在此,定会看出其中的破绽,男子无奈摇摇头,落一颗白子。

    稳赢的节奏!

    “啊!等!小绵羊,我后悔了!”陌妃菀这才看清棋盘上的子,白嫩的手指将西慕凉刚落的白子拿起,又一只手捡起刚落的黑子,从新挪了一个地方。西慕凉浅笑,手持白子,看着陌妃菀的黑子刚。就又了一子。微微叹气道:“阿暖,我又赢了。”语气是淡淡的无奈。

    陌妃菀鼓着腮帮子瞪大眼睛看着西慕凉,脑中有些不解。她都换棋子这么多次了!还是让他赢了!这算是什么世道啊!十盘棋!差不多了一个午的时间!她一次都没有赢!这……说出去她自己都不信!偏偏她还悔棋!他也一直让着,但是还是赢了!

    “哎!小绵羊!我太笨了!又是你赢了!”陌妃菀装作轻声叹气道,“不过,小绵羊真的好厉害哎!一直都在赢!我耍赖都还是输了,我果然不是棋的料!”陌妃菀眯着眼睛。乖巧的笑着道。她是第一次棋,他也是第一次棋,只是俩侍卫教了规则,却也没有他学得快,陌妃菀有些无语了,当真不是这块料。

    西慕凉浅笑,揉了揉她柔顺的发,温润道:“阿暖。不是你笨。是你志不在此。”

    陌妃菀“嘿嘿”一笑,欣然接受他亲密的动作。挥手将棋子受了起来,他的东西就是她的,她的也是他的!收着何妨?陌妃菀微微一笑道:“小绵羊,我去慈禧斋的事儿,你也知道吧?”目光清亮的看着西慕凉。

    西慕凉点点头,陌妃菀一笑,她就知道,虽然觉得是被人在监视着。却又觉得异样的暖心,若不是一个人对你上了心!他又何必做得如此贴心?陌妃菀站起身子,走到西慕凉身边,一歪就直接窝在西慕凉怀中,西慕凉伸手接住她,面上荡起温柔的笑意,躲在暗处的天煞两兄弟看见,又是一无奈的笑,主子这笑得次数是越来越多了。

    从跟着他开始就没怎么见他笑过,如今每天都在笑。不过,好像也没跟主子多久吧?这怎么算,连分分秒秒都算在里面的话,最多也就小半年而已。

    陌妃菀一笑道:“小绵羊,你知道的话就好,慈禧斋那个地方是我二叔的,所以他们的人能找到你寒病的药材,而且。我觉得你这冷似乎有些不寻常,有点像是地狱的冷意。”陌妃菀话语出口,西慕凉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吃惊,但是心底却是有,他也觉得不寻常,而且与她在一起的日子愈多,他越觉得脑中和身体里都有些什么东西要爆发出来。

    而陌妃菀也有着同样的感觉,只是两人都没有说出来。却有着相同的感受。

    “阿暖,不用担心,只是冷而已,道如今,也没有什么不适的事情。”西慕凉温暖道,拿着陌妃菀的手把玩着,目光温柔的看着陌妃菀的后脑袋。

    陌妃菀无奈的叹气,这个人为何总是不会照顾自己?陌妃菀回过头,双手捧住西慕凉的脸,瞅着西慕凉清澈的双眸,里面的死气不负存在,陌妃菀这才一笑道:“小绵羊,这叫防患于未然,知道吗?若是真等事情发生了,那也就是离没救只差一步了!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西慕凉淡淡一笑,没有开口。

    陌妃菀看他薄凉的样子,不满道?;:“小绵羊,你要知道,你怎能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越和西慕凉相处多了,陌妃菀越是觉得他无欲无求,什么都不想。这样的性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作者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貌似失忆后就是这般了,只是中间的插曲太多,事情太多,以至于作者也不知道这薄凉的性子咋来了的了。)

    感觉到男子玩弄着自己的手指,陌妃菀低头,瞅着西慕凉的手指,白白嫩嫩的,十分修长,只是过于冰凉。

    陌妃菀俯身子,将嘴凑近西慕凉耳边,温柔道:“小绵羊,我希望你记住一句话,你生!我生!你死!我便活不了!”轻声温柔的语气,让人有些防不甚防,却让西慕凉玩弄的手停了来。认真的看着陌妃菀点了点头。

    陌妃菀这才笑了,温声道:“小绵羊,你要记得答应我的噢~~~唔?嗯?知道吗?不然我会生气的!!!”陌妃菀强调道。

    慕凉点点头,眼眸温柔的能乳化人的心田,陌妃菀也差点迷惑,懊恼道:“小绵羊,你生得像神仙一般,若是无事别到处走了,免得被人掳走了。”

    西慕凉眯着眼睛清朗一笑,陌妃菀站起身子,清声道:“小绵羊,我得先回去了,在怎么说也是人家做东呢!你这样把我掳走!”说着狡黠一笑,话中的意思不明而白。未等西慕凉有所反应,便消失不见,那速度比以前快上不止一半以上,西慕凉无奈一笑,唇瓣温柔的笑意微微荡起,阿暖!当真是暖人心田。

    只愿青丝易挽,至死不离。

    地煞从暗处走出,道:“主子,这姑娘当真知道主子身上的寒病是怎么回事?为何不让那姑娘……”说未说完便收了,西慕凉伸出手看着自己白嫩修长的手指温柔道:“无妨。上次查的白衣女子的事情怎么样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