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的标题可能会有些悲凉。

    立于瀑布,他双眸璀璨生晕,面色竟是淡然清贵,仿佛融于风景之内,人景交融,犹如天神凡。

    夕阳西,天边弥漫着红霞遍天。

    陌妃菀走在画舫之上,怀中抱着小巴卫。她有时在想,这小巴卫莫非真是人变得,一会儿消失不见,那个人走后又出来了,当真是个疑问。始终落在心头。次做个实验看看,小绵羊是不是妖精变得。

    看见那画舫之上的一抹白色,若素与木子对视一眼,轻身一跃而起,立于陌妃菀身后,两人一左一右上前道:“主子。”

    陌妃菀点点头,却感觉到一阵霸道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打量,疑问抬头看去,却只见一双温润的眼神,东王西陵宇,还是身着锦衣,斜靠在软榻之上,怀中搂着一红衣女子,似乎感觉到了男人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女子便娇媚的抬起头,待看到之人是陌妃菀之时,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

    陌妃菀扬起一抹明媚的笑意,随意将目光偏开,若素走上前,将锦帕打开,露出里面精致的糕点,陌妃菀拿起一块,递给小巴卫,小巴卫偏头咬起,直往陌妃菀怀中蹭了蹭,那蹭的地方却是不那么平常,陌妃菀将小巴卫提起,微笑道:“小巴卫,你是男是女!!啊啊啊!说,你到底是男是女!”

    “主子,小巴卫快被你弄晕了,糕点怕是还没吞去了。”若素柔柔一笑道,眼眸如秋水般温柔,浑身的书香气息不比春香少,木子还如往日一般,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冰块,:“木子,我看夏日的时候将军府就不用准备冰块了。”陌妃菀拿起一块喂到嘴里。便嚼着说话道。

    “嘻嘻嘻嘻嘻。”若素低低的笑了起来,木子抬起冰冷的眸子,疑问的看着陌妃菀,冷静出声道:“主子这是何意?”

    陌妃菀摇摇头,不做解释。

    若素在旁也不由觉得木子脑袋有些愚钝,笑了笑,柔和道:“木子,主子是说你浑身散发的冷气。这夏日怕是不用冰块了。”看着木子自己在那儿较真儿思考着,若素解释道。有时候她都在怀疑春香与木子真是孪生姐妹吗?

    一个书香味极重。聪慧。

    一个冷冷冰冰。啥都不懂。

    西陵宇直直得看着陌妃菀,目光又一次变得霸道儿热烈。那个女子当真是越看越有味道。那充满兴趣的目光看在叶小西的眼里,又是一阵不满,将酒杯拿起,叶小西娇媚的凑上去。吻着西陵宇的唇角,柔媚道:“东王。”叶小西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凑上西陵宇。

    那个贱.人!竟然将东王的目光勾走!当真是没有人能比她更让人厌恶!

    西陵宇目光一如既往的看着陌妃菀,却依旧稳妥的找到了叶小西的唇,将其中的酒一饮而净。叶小西魅惑的眼神闪过喜意,白嫩的小手爬上西陵宇的衣襟。在西陵宇耳边吐气如兰娇媚道:“东王,就是那个女子,上次还拆了奴家的马车,让奴家走路回的东王府。东王,你可要给奴家做主啊!”声音甜甜腻腻,听起来倒是很舒心,只是西陵宇此时的心却早已经被陌妃菀那闲散的性子给吸引住了。

    叶小西身着红色薄纱,这一侧妃如此模样,当真是跟妾侍没有多大分别,陌妃菀丝毫不起兴趣。

    陌妃菀就那么惬意的靠在画舫边,随意得喂着小狐犬。和身边的侍女有一搭没一塔的聊着话。

    “东王。你有听见人家说话吗?”叶小西娇媚道。“奴家……”

    “啪!”巴掌声响起。此时陌妃菀也抬头望去,一身穿葱绿色衣裳的女子站在西陵宇面前,娇媚动人的小脸上有些不屑。看着叶小西那娇媚诱惑的模样,不屑道:“奴家这个词,今后不允许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因为那会让我觉得是一阵侮辱。”

    见叶小西有些愣的模样,那女子又道:“没挺清楚吗?不过像你这种人,应该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吧?”

    那女子偏头看向陌妃菀所在的地方,陌妃菀看着女子的时候,有些惊讶。如果说她的脸美的话,倒不如说眼前的这个女子清秀灵动的如同精灵一般,怕是三界也唯有此人一人。女子看着陌妃菀,眯起月牙般的眸子,灵巧道:“我很喜欢你,祝你好运。”

    女子睁大眼睛看着陌妃菀,陌妃菀看去,女子笑颜如花的看着自己,那音容笑貌栩栩然,看着陌妃菀盯着自己,又是灵巧一笑,出声道:“哎呀!糟了。,这是梦!”说完此话。便消失了。就如同大家只是看了一场戏而已。

    叶小西这才回过神,见陌妃菀好笑的目光打量着自己道:“看什么看!贱人!”“啪!”又是一巴掌响起,陌妃菀不屑道:“你这种人跟你说话都是浪费口舌,没事还是不要在说话了,免得污染人的耳朵。说了让你回你的世界去。噢~~我想起来了,应该是和你那表妹一起回去,估计你们都是一个地方来的。”

    西陵宇一直都是看着陌妃菀,见她如此模样好笑道:“陌大小姐,你的手貌似有些凉。”不知何时,西陵宇与叶小西走到了临近的地方,而陌妃菀确是隔空打过去的,陌妃菀见西陵宇如此模样,心中有些思量。

    看来刚才那眸光就是他了!东王西陵宇!

    不过,这男子说话倒是有些好笑,自己打了他的侧妃,他竟然说了一句她的手有些微凉。真是奇怪。

    没有回答西陵宇的话,陌妃菀错身离开,若素走上前,微微欠身道:“东王莫怪罪,我家主子话少,奴婢们就先告退了。”若素的话每次都会让人觉得一阵好笑,若说陌妃菀的话少,那刚才说得叶小西哑口无言的人是谁?

    难道就是如同刚才那消失的女子一般,是个幻觉?》

    待陌妃菀离开,西陵宇这才将叶小西一挥,叶小西差点摔落到地上,看着叶小西,西陵宇冷声道:“以后给我收起你那些个小心思,若是在有次,后果你是知道的!”西陵宇看着陌妃菀离开的地方。

    “是,王爷,妾身再也不会如此做了。王爷你先别生气。刚才妾身也是一时失言。”瞅着西陵宇的脸色,叶小西道,走到西陵宇身后轻轻按摩着,面上一阵黑暗,这陌妃菀!当真是个煞星。只要是她出现的地方,自己就是倒霉到底了。

    看来注定是八字不合!这个贱.人,看王爷这意思是对她起了心思。况且自己刚才哪里有什么心思,只不过是说了一件事实而已,王爷竟然因为那人是她这么对自己!太可恨了!这陌妃菀以后当真还是不要交际的好!

    不过,叶小西是知道这西陵宇的性子的,喜欢一个人又怎能只是朋友,他绝对不会甘心只是朋友。

    天已经全黑了,画舫却是处处灯明火亮。整个画舫都是欢声笑语声。

    “姐姐,刚才你去哪儿了,我看若素几人也没在画舫上,还以为你们走了呢。”轻软的声音响起,陌妃菀回过头,是陌佳人。

    见陌妃菀停住脚步,陌佳人两步跑上前,挽着陌妃菀的手,身边俩女也紧跟上去,木子和春香站一边,澄心与若素站一边,微笑着看着有说有笑的看着两姐妹。

    画舫虽大,但许多房间都是连合在一起的,一间厢房内,禾心暖装不去了,醒过来。委屈的看着自家哥哥道:“对不起哥哥,我知道错了。”说完走到禾心尘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袖,禾心尘看着她知道错了的模样也不好怪罪。

    柔声道:“暖儿,你是主府的人,要时刻都记得。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主府,不过也还好你一直是昏厥着的,哥哥也不怪你装晕,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在做了。今日你可是又让哥哥在陌妃菀面前丢脸了。有些话哥哥跟你说,希望你记在心中,自古君王无情,凡女子最不想进的就是宫廷,最相进的也是它。很多事情都是在你一念之间。有些事情你要看清楚,哥哥也就只能跟你说这么多,若是尘溪对你有情这些都好说。可是你也看出来了,他根本就对你无情啊!”

    “哥哥。”禾心暖走到禾心尘身边蹲,趴在他腿上哭了起来,委屈道:“哥哥,他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救命恩人,虽然不知道为何他的头发长出来了。可是那模样和浑身的气息是没有错的。”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可也过了一段时间了,谁说不会变一些拉?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