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特俗的日子,祝大家小年快乐,某木不善言辞也没有好的文笔,没有什么情节与话语能让一直看这篇文的亲们感动,但是我却希望能看到这几句话的人们都健健康康,合家欢乐。

    总在不经意时看到一些话,其实我也想说一句,春节啊!就是大人们打牌,小孩子到处玩,像某木这种不大不小又不愿谈对象的人情何以堪!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防的,况且某些人似乎已经开始在怀疑了。禾心尘的演戏天分何其高明,又怎会愿意在如此时候被毁了事情。有些事情就像是有超能力一般,可以控制一个人的情绪,若非是这样,禾心尘又怎会坚持这二十多年。

    禾心暖抓住禾心尘的衣裳,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她希望那个人所有的眷念、拥抱、疼爱、轻吻都是属于自己的,可事实总是比想象要残酷许多。况且能看到自己所钟爱的人,能说句话,微笑一瞬间,都是一种幸福的事情。她不想放手。不想。

    隔壁房间内,陌梦一缓缓醒过来,她倒是比较清闲的一个。装晕装的比禾心暖都要彻底,睡了好久。这个时辰才醒了过来。

    “哥哥,我们去旁边看看那个陌三小姐吧。”禾心暖道,“我去就好,你在这儿休息,别做出什么事情来了。”警告的看了禾心暖一眼,禾心尘站起身子道,禾心暖见他如此认真的模样,心中有些害怕,点了点头。

    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陌梦一赶紧将眼睛闭上。禾心尘走进来就感觉到床上的人呼吸声有些不对。似乎在装睡!于是走到床前看了一小会儿后,直接坐在旁边不愿的椅子上,床上的陌梦一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当呻.吟几声,假装迷迷糊糊道:“唔,这是哪儿啊!”不管是装模作样还是怎么。禾心尘也不得不承认床上的女子也是有几分姿色的,况且他生性多情,见陌梦一如此娇美的模样。

    从椅子上站起身子,走到床边坐,温声问道:“怎么样了?”

    陌梦一皱着眉,委屈的摇了摇头。眼睛是充满着委屈与忧伤。见着来人是禾心尘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满足了。这个禾家怎么说也是个武林世家。况且禾公子也是一表人才,当陌梦一微微一笑,从床上撑起身子,却又柔弱倒。

    禾心尘伸手接住,拦着她的肩靠在自己怀中,柔声安慰道:“怕是要多休息一会儿。你就别动了。”

    陌梦一心中得意一笑,她就说嘛,她这般可爱柔美。总会有人为她倾心的。如今这人不就是来了吗?呵呵,当真是好!陌梦一眼中柔波荡漾,轻声道:“谢谢公子关心,没想到大姐姐会这么对妹妹,让公子见笑了。”陌梦一眼含泪珠道。

    禾心尘见陌梦一如此温声道:“你跟暖儿年龄相差不大,以后你就叫我尘哥哥好了,不必如此生疏。”

    陌梦一心中一喜,柔弱一笑道:“这样叫怕是不好吧,要是外人说闲话可如何是好?梦儿倒是无所谓,要是公子被人说,那可就是梦儿的不是了。”一番话说得禾心尘心中直点头,对陌梦一的感觉甚好。

    禾心尘出声道:“不碍事,梦儿以后就这般称呼我就好。”梦一浅笑轻轻道,陌妃菀。这禾公子原本也是说喜欢你的吧!如今还不是倒在了我的石榴裙,陌妃菀。我倒是想看看你以后是怎么求我的。

    竟然把我踢水,害我在众人面前丢脸,这些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吗?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这件事情我都不好好报答报答你,又怎能对得起我叫你一声大姐姐!

    画舫之上,歌舞升平,陌妃菀坐在画舫边上,荡着小脚,嘴里无意识的哼着一首歌,轻软清幽柔美的声音缓缓从粉嫩唇瓣中吐出:“一干二净,爱恨情仇的背影,遇见你,一杯一干二净的爱情,我在南极遥望你的北极星.......”

    “啪啪啪啪啪!”拍手的声音响起,陌妃菀并未理会,来人出声道:“陌大小姐,这唱得是何歌曲,曲中的忧伤是为何?”见陌妃菀未回答,又开口道:“遇见你,一杯一干二净的爱情,这作词之人定是一爱到深处的人。”

    陌妃菀冷淡的扯了一唇角,站起身子出声道:“东王说笑了,这写词之人你也见过就是我的婢女,若素。”

    若素,西陵宇面上吃惊道:“就是那青衣若素?”若素柔柔一笑,没有说话。

    陌妃菀看着灯光,微微一笑。不说话便是最好的解释,若素这女子,没有白收,十分聪慧。

    简尘溪刚巧走出门外,见着陌妃菀面上的笑容,也带着一丝笑意走上前道:“菀儿何事笑得这么开心?”一声菀儿停在西陵宇的耳中很是刺耳,可名字的本人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依旧闲散的站着,听到简尘溪的问话,抬起头不咸不淡道:“也没什么事,就是看着美好的风景心情很好罢了。”

    风景很好?简尘溪无奈一笑,菀儿这不是在乱说吗?这天都黑了,能看到什么风景?倒是那蹲着的一个个秀雅的身影有些雅致罢了,画舫的两边都是些娇美的女子们,在放着湖灯,与河灯等不一样的是,湖灯随时都可以放,并未有所寓意。

    女子们放得湖灯在静谧的湖面上飘荡着,随处可见的灯光,显得卫星湖的水幽清唯美,那一个个美丽的女子蹲在画舫边上没有考虑自己是否会掉去,只是淡淡浅笑着看着飘远的湖灯,飘远之时扬起一抹灿烂的笑靥。

    陌妃菀站在画舫边上,她没有去放,别人都在放。那么她就欣赏好了。能少做一件事就少做一件,闲着就闲着,毕竟能闲着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那么多人都有事可忙。闲着都没有时间。不如现在抓住这个机会好了。不知道小绵羊现在是在干什么?陌妃菀脑中想起那个男子,便扬起微笑,十分的暖心。

    这一幕却恰好落在了几人眼中,陪着陌梦一走过来的禾心尘。见着陌妃菀如此模样,顿时忘记了身边还有陌梦一这号人。那女子站在灯光,素面素衣,清淡如水,纯洁如云,微微一笑,迷魅众生。陌梦一轻轻扯了他的袖子一,面上有些不好看。没想到这些个男子都是些爱好美色的。本以为这禾公子要与那些人与众不同些,想不到也是一样,。本来要利用这人还有些不舍,如今看来。也就只是那样,人渣一个,利用他也是看得起他。

    当抛禾心尘,陌梦一朝着陌妃菀走过去,口气难得没有带着娇柔做作道:“大姐姐,妹妹有件事情想跟大姐姐谈谈。”

    陌妃菀收起笑容,瞅了陌梦一一眼上打量道:“怎么水里的滋味很好受?还想来玩一次?”笑容有些揶揄看着陌梦一,不知道此时这招又是何招?不过,至从回了陌府以后,不都是见招拆招的过的吗?只是没想到这陌笙寒藏得如此之深。

    还有那次的耳环,是宫廷之物。而宫廷中唯一认识的两人也就是皇后和德妃了,这两人为什么要害佳人都还没有想清楚,而且佳人的清白之身被毁,这件事情又岂能如此善罢甘休!还有娘亲的死与张玉翠的死,李妈妈的死,婢女小凤的死。前几人的死都与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婢女小凤确是自己有些利用了她。

    陌梦一看着陌妃菀说完话就在沉思着什么,索性这画舫之上的人数不多,陌梦一走上前依旧是温顺道:“大姐姐,妹妹与姐姐老是这样见面就像是仇人一样。爹爹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不知道妹妹是有什么事情得罪大姐姐了,现妹妹邀请姐姐去喝一杯茶,请罪。请大姐姐务必要答应。”

    陌妃菀似笑非笑的看着陌梦一,却依旧没有看见装模作样的感觉,当一笑道:“可以。”不知道为什么这陌梦一想通了,不过去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也好,“不过,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啊!”陌梦一惊讶了,刚才明明答应了自己,但是却又说一句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这话又是何意?陌梦一也不多想,依旧道:“大姐姐,正是因为不知道说些什么,妹妹才想请大姐姐跟妹妹去喝一杯茶。慢慢说,如今天色也还早。希望我们姐妹能释怀。”

    “姐姐。”佳人走了过来,仇视的看着陌梦一,有些警惕对着陌妃菀说道:“姐姐,别去。不知道又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二姐姐,你怎能如此说妹妹,我真的只是想与大姐姐好好谈谈,大姐姐若是愿意来的话就请跟着妹妹来吧,二姐姐如此不相信妹妹,不来也罢。”陌梦一面色不好看,带着怒气道。

    每日一句:不是我蛇蝎心肠,是她太会伪装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