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今天也是小年了,某木这才知道小年原来有两天,这十几年赶脚都是白活了,呜呜呜,竟然连小年有两天也是今早和妈咪去跑步的时候才知道的,就此。某木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其实某木最想说的一句是:“亲们!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和陌梦一走在画舫之上,陌妃菀看着湖面飘荡着湖灯,看门见山道:“说吧,你支开她们就叫我一个人过来。是有什么阴谋?若说没有,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不会相信的。所以你还是老实的说出来吧。我这人可不喜欢听些拐弯抹角的话。”

    陌梦一笑道:“大姐姐为何总是要对妹妹充满敌意,难道妹妹长得就像是个坏人吗?让姐姐一直都对妹妹不喜爱,甚至是厌恶。”陌梦一申请有些委屈道,这么久她在府内,是不讨人厌恶的,她知进退,可就是那一次得罪陌妃菀之后,所有人对她的看法都变了,看着她的眼神都是从未见过的鄙夷。走到一房门前,陌梦一推开门做出请陌妃菀进去的动作,陌妃菀走了进去。

    陌梦一接着道:“大姐姐,妹妹今日叫你来,是真的想和大姐姐都忘掉以前的那些不是。就当作是妹妹年少不懂事。大姐姐和二姐姐也偶尔会丞相府去看看爹爹吧。爹爹年纪已然是中年。也没多少日子了。”

    陌妃菀点头,这话倒是说对了。

    陌梦一瞅着陌妃菀没有变化的神色,边走边说道:“大姐姐,虽然知道你和二姐姐不喜欢娘亲。可是娘亲和爹爹是真心相爱的!他们本就是青梅足马。能走到一起也很不容易。大娘和二娘去世妹妹也很难过。但是丞相府不可一日无夫人啊!请大姐姐原谅娘亲吧。”真情柔美的话语。陌妃菀都有些动摇。

    不过未免有些太真情了吧?陌妃菀冷淡的扯了扯唇角。悠闲的随着陌梦一走着。直到走到房间内阁。陌梦一请陌妃菀坐。陌妃菀见她一马当先的坐。怕谁抢了她的位置似的!当就随意得坐。是陌梦一对面的一个位置。

    陌梦一站起身子倒了两杯茶水,桌子上还有一些精致的糕点。但是陌妃菀却没有那闲心情去吃。正如陌梦一的话。是来商量事情的。而不是来闲吃闲喝的,闲吃闲喝她可没那么好的心情与陌梦一在此闲聊。陌妃菀拿起茶杯,凑近唇瓣。饮一口,不咸不淡道:“不是说有事情和我商量?难道是刚才在路上就说完了?如今是哑口无言。无事可做?请我喝茶来了?不过我这答应来,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说。而不是来陪你喝茶的。”

    内的布置倒是雅致,不过陌妃菀也知道。这怕都是那东王让人布置的吧。那东王倒也是一个隐藏的深的人。

    陌梦一见陌妃菀喝茶以为是真的原谅自己娘亲了。不然为何会喝茶呢?当微笑着朝着陌妃菀举杯道:“大姐姐,妹妹这就以茶代酒,谢谢大姐姐能给妹妹这个机会。|”当饮杯中的茶,颇有些江湖女子的风范,陌妃菀满意的点点头。陌梦一又倒了一本,朝着陌妃菀举起杯子道:“大姐姐。妹妹也知道要大姐姐原谅娘亲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不过大姐姐今日能来这里。就是代表着大姐姐也还在乎丞相府的一切。妹妹在此就恳请大姐姐一定要回丞相府去看看爹爹。”

    又是一饮而尽,再次倒了一杯。这次陌妃菀却将放在她手边的茶壶变成了酒壶。陌梦一却没有发现,依旧倒了一杯道:“大姐姐。废话妹妹也不想在多少了,大姐姐若是喝这杯酒就是与妹妹将以往的一切恩怨都抛掉。”

    “你确定?”陌妃菀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陌梦一。

    “对。大姐姐为何就是这般不相信妹妹?”陌梦一有些迷离道。没有人喜欢当被人讨厌的人,她亦是如此。

    “好!”陌妃菀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见两人将手中的茶杯都清空了,暗处的人阴狠一笑。陌妃菀。陌梦一。你们都姓陌,以为这件事情就能这么算了吗?陌梦一为了你我被陌妃菀踢水。醒来之后你竟然连看都不看我一。虽然我原本也不打算是去救你。只是为了恩公而已。但是你竟然装晕!昏厥在恩公怀中!不可原谅!

    禾心暖站在暗处,精致的脸上都是些阴狠的表情。

    陌妃菀坐在陌梦一面前,唇瓣微动轻声数着:“一、二、三、倒!”“碰!”的一声,陌梦一便倒在了桌子上。陌妃菀将吞的茶水都吐了出来。却还是有一些残留在了舌头之上。第一口的时候能将其中的药力化解。可这一口确是停留了许久。只是这陌梦一昏厥的理由倒是值得深究。陌妃菀隔空将陌梦一的穴道点了。这才发现的确实昏厥了。

    可是照理说她那边应该是没有的才对啊!毕竟谁会把自己给算进去。

    陌妃菀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原来被人整了。连自己也坑了。傻!不过这害人不都是将药放在酒里得吗?这人能放在茶里。也猜到了是女子才会如此做得吧?陌妃菀又朝着地上吐了吐,残留的一些药力还真是有些霸道。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用得什么药。陌妃菀站起身子,却发现身子酥软的厉害。当皱了皱眉。将气力运用全身。差点没一口血气得喷出来。这谁这么缺德,竟然得是春药!难怪她一直觉得奇怪。这药都没多大反应。陌妃菀看向陌梦一的地方。她倒是好。刚才被陌妃菀点了穴道。就算是迷药春药也都没用。两个时辰之后才会醒过来。

    陌妃菀又一次后悔刚才不该运功,若是不运功怕是能走出去的吧?可惜现在走不出去了。真是!虽然不是陌梦一做得。但是这件事情跟她怕是也脱不了关系。果然是无事献殷啊!这都是没什么好事情发生。不过,有了这次教训。自己也能长记性吧?陌妃菀想到,浑身的无力感让陌妃菀有些不解,春药不都是浑身发热的吗?

    暗处。禾心暖将一男子抓起。解开他的穴道。男子立马睁开双眼。浑身散发的酒气味让禾心暖一阵皱眉。不过这陌府那两个小贱人总算是逃不了吧?跟我斗!哼!

    男子一出现,陌妃菀就发现了。而且这个人应该是早就在此的。只是为何自己没有发现?难道是运用了奇功将浑身的气息都收敛了?不然为何自己没发现。

    男子见着陌妃菀的时候。浑黄的眼神突然一亮,朝着陌妃菀蹒蹒跚的走了过来,那摇摇摆摆的脚步和隔得很远都能问得清楚的酒味。显然就是一醉鬼。看着陌妃菀冰冷的模样男子嘴角边落银色水渍。竟然连口水都流出来了,摇晃着朝着陌妃菀前进,满嘴酒气道:人,等着我.....人,我来了...嗝!”

    陌妃菀皱眉,这男子浑身的酒气让人厌恶,那嘴角流出的东西。更让陌妃菀大怒,抓起桌子上的杯子朝着男子甩去。男子被打中眉间。直直得朝后倒!“碰!”的一声,那如肥猪般的身子便落在地上。

    陌妃菀不屑的看着地上的肥猪,眼神中竟是嫌弃。刚才那淫邪的目光让她恶心。若不是如今她没了力气,。不然非得将他眼睛挖出来!一泻她心头之恨。陌妃菀好久都没有动怒了。暗处的人竟然能让她动了一些怒。娘亲死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愤怒。这人简直就是在找死!明显的找死!

    这人当真是打得好算盘,竟然想一毁了陌府的两个人。这陌府,自己都走出来了还有人打她的主意,还真是一个不怕死的人。竟然用这种无耻的药来对付女子。这怕就是江湖中一软二荡的软香散。

    一软指喝了之后身子会变软,二荡,便是指。女子喝了之后会变得异常淫.荡。不过这药也好解。若是有人被了此药。只需找男子交合便好。量少的话只需坚持一两个时辰。便自然解了。

    丞相府的两个小姐若是都被人侮辱,只怕是这消息又会在圣都闹个底朝天。这人当真是太狠了。陌妃菀坐在椅子之上,至少她如今只是觉得身子有些软。并未有其他的异常。她倒是想看看那害人之人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她。也不怕丞相府和将军府。只怕是来头不小的人。敢对自己手。

    这船上这么多人,若是自己二人真被侮辱。都昏睡过去。不管被侮辱与否。怕都是再也抬不起头见人。被侮辱又是被这圣都的权贵子女都看到。这是多大的耻辱?这又如何生存在世上?陌妃菀看着地上昏厥过去的男人。心中的怒火渐渐上升。眼中火焰般的炙热盯着男子身上。男子的衣裳竟然起了火。

    每日一句:有一天你会终老于病房里到死都不再想起我。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