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陌妃菀身上的力气逐渐恢复,大门外也传来了脚步响起的声音,陌妃菀“呵呵!”冷笑两声。当我是小白鼠?莫非你们是眼瞎了不成?当我陌妃菀好欺负,还是从未讲丞相府和将军府放在眼中,不然为何会这样做?

    果不出奇然,没过半个时辰。门外的脚步声和喧闹声就响起了。还伴随着一陌妃菀并不陌生的声音。“找你们家小姐?我看见她与陌三小姐与一男子进去房间后就没有出来了。这红烛摇曳着,怕是什么事情都发生了吧?”

    “你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木子冷声道,伴随着掌风响起的声音。房门被一掌拍开。

    陌妃菀眯着眼睛看向那被拍开的房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木子和若素,身边还有陌佳人,春香、澄心俩女。还有一大路不认识的人。都很眼熟。禾家大少爷禾心尘。东王西陵宇。西王简尘溪。东王侧妃叶小西,还有……那跟在简尘溪身后的周金涛,陌妃菀看见他眼中冷色渐渐凝固。

    “主子。”“小姐”“姐姐。”担心的声音从五个女子嘴里传出,看见陌妃菀安好的坐在椅子之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快速走到陌妃菀身边站好。看到地上那烂醉的男人头上缓缓流的血迹。和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陌梦一。若素与木子对视一眼,心中满是自责,若是当时跟上来了的话,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姐姐,你没事吧。”陌佳人走到陌妃菀身边之时。一脚踢在男子身上。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性子温顺的人。此时若不是陌妃菀没有事。她都会把地上的这个烂人杀了!她不想陌妃菀也发生那种事情。最近发生在两人身上悲伤地事情已经够多了。

    “我没事。”陌妃菀终于出声道,安抚的看了看几女一眼,将陌佳人拉到身边。这才发现浑身的力气已经恢复了。陌妃菀平静的站起身子。将来的每个人都上打量了一眼,那平静无波的眼神看在众人眼中一阵害怕。陌妃菀是个什么性子的人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早知道就不过来。陌妃菀看见有些人变换的神色。纵使这件事情与她们无关。可是看热闹的心也是存在的。看了简尘溪身边的周金涛一眼。陌妃菀心中冷笑。

    轻抬起脚上前一步,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时候,一掌朝着周金涛拍去。“扑通!”又是一落水的声音响起。简尘溪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她没有事就好。没事就好。温雅的眸子落在地上头破血流的男子身上,眼中都是残酷,轻扬起手准备拍。陌妃菀抬手挡住道:“西王这是何意?这个男子若是被人处置,那也是我陌府的事情。还不劳西王动手。”将简尘溪的手拍开,陌妃菀道。

    “陌妃菀,你这女子怎地如此不要脸。竟然连自己的妹妹都想陷害。”一长相乖巧穿着嫩黄色纱裙的女子上前一步娇俏道。

    这一句话出口,众人都是责怪的看着她,女子朝后退了一步,有些怯怯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我又没说错,你们看梦儿不是晕了吗?这房间内只有三人,不是她是谁?”

    “哼!”陌妃菀冷笑。

    众人又是不敢出大气,女子见众人都这般猥.琐的模样,和陌妃菀那有些鄙夷的眸光,不由气恼得叫道:“陌妃菀,你这种女人当真太可恶。竟然把自己的妹妹骗来与这烂醉的男子行苟且之事。你还是不是人啊!”

    陌妃菀纵然是再好的脾气。怕也被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给惹怒了。更何况陌妃菀的脾气一向不好。而且此时还是糟糕透了。这女子纯粹是不会生活的人。长着眼睛也是无用。都不会看颜色。

    陌妃菀冷冷笑着,缓缓朝着女子走去。女子见陌妃菀走来,小步朝后退着,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让开。陌妃菀如此模样。她们是没有脾气去招惹的。一刻。陌妃菀“啪!”的一巴掌甩出。那巴掌声非常清响,直直的拍在女子白嫩的脸上。

    女子未回过神,有些呆愣。陌妃菀又是反手一巴掌抽出。拍在女子的另一边脸上。当女子白嫩的小脸两边都是红红的手掌印时。陌妃菀才不屑道:“你又是何人。敢于我如此对话?且不说我没做你口中之事。我就是做了此事。这圣都也还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

    被陌妃菀这两巴掌拍的呆滞了却也清醒了。

    “你竟然敢打我!陌妃菀!”女子捧着脸不可置信道,愤怒的看着陌妃菀怒吼道:“陌妃菀,我是国舅府的人,你竟然敢如此对我。你简直就是个泼妇。泼妇!我回去一定告诉皇后娘娘。让她治你的罪!”女子大声道。

    “主子。她是皇后娘娘的妹妹,据说也只是个妾室家生的。叫顾清涟。”若素木子上前一步。小声说道。看向女子的目光有些鄙夷。

    “打你?那又如何?小小的一个妾室之女,竟然敢如此说话。”陌妃菀一句话冷声出口,这德王圣都可是尊卑分得格外清楚的。小小的庶女不管是对谁家的嫡系之女都得毕恭毕敬。这女子敢如此说话,怕是被人指使的吧?她就说这件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你!陌妃菀……你休要如此猖狂。”顾情恋上前一步,挺着胸膛有些气急败坏道。

    “是吗?那我还就是如此了,你又能待我如何?”陌妃菀一步一步逼近,顾情恋一步一步朝后退着,丝毫不知道即将要落入湖中。

    “陌妃菀你……啊!”朝后跌去,陌妃菀伸手直接将女子扯了回来,两眼直直的盯着女子看了一瞬间,女子便惊慌的大叫起来:“啊啊啊!妖怪啊!妖怪!”陌妃菀轻笑一声,将女子丢在地上,这个女子已经废了。

    顾情恋坐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喃喃自语道:“妖怪啊!妖怪。”不远处的婢女这才上千一步将顾情恋拉起,走到一边带到小船之上离开了,顾情恋一直逼着眼睛,不敢睁开。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简直就是魔鬼,魔鬼!

    “陌妃菀你是个魔鬼!你不得好死!”小船远了,声音却还是传了出来,陌妃菀冷笑着走到桌子旁边坐,看着众人也听到了顾情恋不死心的声音传了过来。当手指尖一抹红色的光传了出去。只听见不远处“砰!”的一声响起,却没有人敢出去看一眼,但发生了什么事情,猜都能猜出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陌妃菀的功力竟然如此之高。

    “陌妃菀!你……你竟然敢这么对我!”周金涛此时也从湖中爬了起来,浑身湿漉漉的,怒吼着出声道,却忘记了自己主子还在旁边,甚至是他刚骂出口时,简尘溪面上的杀气。他只以为是刚落水之后的冷感。

    “先去把你那湿漉漉的衣裳换掉。”简尘溪出口道。

    金涛本来还准备说些什么。可是看着简尘溪那面色就有些不敢开口,只好听从话语准备走了出去。

    “咻!”一根筷子插在门房之上,伴随着陌妃菀清冷的语气:“怎么?想这么一走了之?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件事情跟你应该也有关系吧?不然为何你会第一个出头!西王,你这是何意!让手药于我二人,破坏我二人的清白。然后你这属又带着画舫之上的全部之人来看我的笑话,看我出丑!你这究竟是何意!东王!今个儿是你做东!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也逃脱不了干系!你们这两兄弟究竟是何意!”

    “谁跟他是两兄弟!”同样的话语出口,俩男子面上都是对对方的嫌弃,到了此时竟然是没有一个人想要隐藏自己的真性情了。简尘溪的脸上变成了冰冷。西陵宇面上竟是霸道之意。

    周围的人听见了几人的对话都是看向这名义上的两兄弟。毕竟都是皇家之人,而且皇家的龌蹉只是不再少数。说不定这西王就是陛的私生子。也不好说。况且,这简家也没做过什么大事情,为何陛会封王?还将那简府的大小姐封为郡主。只是今日好像并未看见。

    此时就连叶小西、禾心尘也是看着这两人。这完全是出乎意料了。这面上的神情变化之快,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平日里也都是有说有笑的,如今却又异口同声的说出此话,看来是有点小摩擦了吧,周围的人不禁这么想着。

    “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与我主子无关。”周金涛看着众人的目光,有些怒气道。他的主子轮不到别人说是非。又不屑的看着陌妃菀道:“陌妃菀,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好!我告诉你!”周金涛看了周围的人一眼,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这才出口。

    每日一句:谁的眼睛会笑,笑里藏着刀。周末快乐,各位。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