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傻瓜吗?还是说疯了?

    简溪尘除了脸色苍白透明,情绪毫无波动,冷酷,好似陌妃菀的刀是刺在别人身上,风呼啸地吹着,简溪尘的发直直的垂在陌妃菀的脸上,那般的触感和他的人完全不一样。

    陌妃菀此时喉咙发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简溪尘定定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坚定道:“我不是真的要杀她们!”

    陌妃菀一愣,她不是想知道这个,她只想问,为什么?会想要救我?为什么选择我生自己死?

    陌妃菀有些茫然,她只是……

    虽然她想杀了她,可是却不是以这样的方式,这不是她想要的,她要的是一场公正的较量,而不是这种……被保护的较量。

    是她的失误,也是陌妃菀的第一次失误。

    “为什么?”陌妃菀沉声问道,中了铁钉的手臂一点力量也使不上,而左手,无力的垂,心中有股荒凉渐渐蔓延。

    身为杀手,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但是他简溪尘,为什么要护着她?

    她死了,少一个劲敌不是很好吗?不脱离组织对他来说不是一样的吗?

    简溪尘美眸一闪,唇角弯起,这是陌妃菀第一次真正有意义的看见他笑了,这笑很纯粹,令人心悸,那般的诱人入神,却又让她慌乱。

    管不住乱了的续。

    “我疯了!”简溪尘的神色说不出的自嘲,似讥非讥,似冷非冷,有几分陌妃菀看不懂的……晦涩。

    陌妃菀心头一紧,惊慌失措地别开脸,却突然发现陌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她们身边,目光直视着简溪尘,陌妃菀微微一愣,又把目光从陌医身上移开,看向在她身上的简溪尘,在看见简溪尘眸光一沉的时候,陌妃菀一惊,身为杀手的本能,陌妃菀知道那是拼了的决心。

    陌妃菀赶紧拉着简溪尘不让他有所动作,对着简溪尘微微摇了摇头,抬眸,定定地看着陌医,眼神中有着不容拒绝的执拗,摇头,“不准动手。”不是命令,只是平平淡淡的一个请求,给人有些别扭。

    陌医眼神微变,却瞬间又消失,直视着陌妃菀“让开。”头顶上传来陌医略带苍白的声音,空气中的气息微微改变,有丝薄凉。

    陌妃菀看着陌医眼神顿时冷眸,空气中的风似乎都被她结了冰,变成一层厚厚的冰墙,好似什么都冲不破的强硬。

    属于陌妃菀的强硬瞬时回归,陌妃菀虽然很不想管简溪尘的死活,可想归想,却是没有那么做毕竟,这个男人刚才拼了命的护她,这种人,暂时她还不了手,胸膛还能感觉到那温热的血液一直流进了她冰冷的心。

    陌妃菀看着陌医淡淡摇头,同时她的左手扯着简溪尘将他护着,眸光直直的看着陌医,“我说不准!”

    “笨蛋。”淡淡的声音夹着一丝雄,陌妃菀没有注意到陌医的语气,直视觉得而今天的陌医很奇怪。可是简溪尘却是觉得有些别扭,陌医微弯的身子扯过陌妃菀,简溪尘瞬间倒地。

    陌医想检查一陌妃菀的伤口,陌妃菀拦着,陌医脸色一冷直直看着简溪尘,那目光只想杀了他,陌妃菀眸光冷硬,“我不准你伤他,不准!”

    陌医眸光紧紧地看着陌妃菀,斟酌着她眼中的情绪,却只看见沉冷和坚定,她不许他向出手。

    “拿开你的手!”

    简溪尘冰冷的声音刮过这一片空旷的地,两股冷气团相互碰撞,风雪弥漫。

    简溪尘瞬间站起身子,微微有些不稳的站着,简溪尘的力气几乎快消耗尽了,身子颤颤的,失血过多,他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而陌妃菀只是废了右手,此时两人对望着,陌妃菀眸光不动,在杀和不杀间徘徊,看不出情绪,他不死,她的任务便完成不了,甚至有可能以后死得回是他。

    时间似是静止了,简溪尘的血越流越多,连黑色的衣衫都能看得出来,陌妃菀面无表情,挣扎着杀与不杀,这是杀了他的最好时机,错过的话。

    可是鬼七……

    陌妃菀看着那双漂亮的双眸,因为失血过多,简溪尘脸色苍白得吓人,没有一丝血色,身上那种诡谲的气息没有了,只有一片安宁之气。

    她心头一窒,鬼七恐怕是不行了吧。

    狠了狠心,拖着也是死,倒不如她现在就送他去死,死的早点也解脱了。

    手指,微动。

    脑海里却闪过简溪尘向她扑来的画面,陌妃菀呼吸一窒,这手怎么也伸不出去。

    倏地“噗通”一声简溪尘的身子倒在了地上,高大的身子静静地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陌妃菀呼吸一顿,瞬间丢手里的匕首,半抱简溪尘,“鬼七,鬼七……”

    毫无反应。

    那片石子上,有着妖异的红。

    陌医持针,准备出手,陌妃菀抬手拦,缓缓摇头。

    陌医一怔,“真不杀?”

    陌妃菀点头,“我要你救他。”声音冰冷至极,有着不易察觉的命令,陌医一愣,没有说话,弯身子,将简溪尘抱起,偏头看了陌妃菀一眼,眉心深拧,转身就走,陌妃菀看了看地上的续集,有他的,也有她的,风依旧呼啸吹着。

    “可是我想杀了他,因为我不想给他任何伤害你的机会,可是,若是你不愿,那么这一次,我同意。”远处传来陌医淡淡的话语。

    陌妃菀听在了耳里,也记在了心理,她和鬼七见面也不过两次,她想杀他,他想杀她,每一次都是大打出手,鲜血淋漓,真的是激烈的碰撞,可为什么,感觉却不知不觉中变了?

    他不禁生理是白痴,连想法也是白痴的对吧?

    竟然会奋不顾身的护她,陌妃菀依旧记得胸口的温热,那是他的血,在温暖着她的心……

    我疯了,简溪尘如此之说。

    “我也疯了。”陌妃菀甩甩头,她在想些什么。

    一个人疯了不要紧,要是两个人都疯了,恐怕这个世界也要疯了,只是陌妃菀的理智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

    “阿六姐姐。”陌夭夭和陌其从边上跑来,手里还带着医药箱,两人都算是陌医的徒弟,简单的伤倒是难不了这两个小丫头,陌夭夭和陌其看到陌妃菀的手腕,感觉怕是要废掉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