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愉快各位,起得越来越早了,有些不习惯了。春节进入倒计时了。某木在此祝大家新年快乐。每日的新年快乐都会送上,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好运气。

    画舫之上的人几乎来到了这个房间内,还好房间够大,不然早该装满人了,禾心暖躲在暗处,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禾心尘在两人对持的时候就已经在寻找禾心暖了,他只希望暖儿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不然怕是连主府也会被连累到。

    可是他却始终没有看到禾心暖,难道是用了家族密功?不然的话又怎会一点气息都没有透露出来?

    “怎么?说不出来?”陌妃菀冷笑道。这个人早就该死了!

    周金涛看了看周围,面上原本的犹豫之色褪尽。敢作敢当道:“陌妃菀,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一句话出口,众人都有疑问,继续等待着周金涛接来的话语。

    周金涛的怒光开始变得愤怒,看着陌妃菀的目光恨不得立即扑上去将她生吞活剥了。周金涛看着陌妃菀咬牙切齿道:“你不仅夺走了主子的心。还将暗杀害得一败涂地。”一句话一句话的出口,众人都有些不明白,倒是有些吃惊了,刚才说的是暗杀?那第一杀手组织?最近似乎被双子门逼得很是危险。

    周金涛继续出口道:“当初若不是你背叛暗杀。鬼七也不会跟着走。暗杀依旧存在。一切都没有变化,主子也不会回到这里来。”

    “够了!”简尘溪冷声道,一巴掌向着周金涛拍去,这周金涛最近变得越来越没规矩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怎么?西王,为何不让他继续说去?”陌妃菀冷笑道。

    “主子。你真的要这么对我吗?主子。你为何不明白属的心情,自从属被主子救了之后,属这条命就是主子的,主子若是想要随时都可以拿去。”周金涛出声道,话语种有些暧0昧的意思,此时倒是没有人发现。

    “砰!”一声巨响,陌妃菀站起身子。而在她那白嫩的小手原本是桌子的东西已经四分五裂,小花小草俩女婢也将陌梦一移到了边上,那桌子变成碎木在地上,陌妃菀冷嘲道:“周金涛!你所说的话,都不足以构成你要害我的理由。说!你究竟是何意!”

    周金涛抬起头,嗤笑道:“阿六!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你说要是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是那暗杀的第二杀手阿六,你曾经一年之内杀人如麻。达官贵族也不再少数。你说还有人会原谅你吗?阿六,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名节败坏。让你无任何颜面存活在这个世界之上。我活着的目的就是要置你于死地,你当我如何?????!”

    “我想你是搞错了吧!”陌妃菀闲散出口道,不屑的看着周金涛道:“你的主子你要爱你便自己爱,与我陌妃菀没有半分关系。我叫陌妃菀不是阿六。就算我曾经是暗杀的杀手那又如何。我敢做就敢当,这个大陆之上。若是有人敢来找我陌妃菀的麻烦。我陌妃菀也是照接。我说你们主仆俩,这暧.昧不明的关系倒是让人深思。你这仆人该不是违背伦理,你家主子了吧?”

    “当真是不要脸至极!不过,你若不是做出了今天的这种事情,说不定我还能留你一命。如今,你就去死吧。”陌妃菀手中红光一闪,周金涛便倒在了地上,简尘溪从头至尾除了那一句住口便没有多余的语言。

    周金涛最后一眼却是看向简尘溪,简尘溪心中有些暗涩,拦腰将周金涛抱起对着陌妃菀道:“莞儿,属的不懂事,如今他人也已经去了,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吧!我先带他去。”说完也不等陌妃菀有所反应,便带着周金涛的尸体离开。

    陌妃菀仰头微笑道:“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不解释,若是有人想要报仇都只管来,我陌妃菀接。你们……凡是与这件事情有关的,最好回去交代好后事。这件事情我陌妃菀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陌妃菀扫视所有人一眼,清晰的出声道,连刚走的简尘溪也听到了她的话,冰冷的脸上神色暗晦,看不出有何感想。

    众人都左看看又看看,有些吃惊有些害怕,这陌妃菀当真是太大胆了。刚才那一手,所有人都对她的印象改观了。原来她没回陌府之前就是一个杀手,难怪性子如此之冷。倒是能理解为何她那般嚣张了。。

    暗杀大家也都不是很陌生,第一杀手组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善良的选择。

    “陌大小姐,今天这个事情我定会查清楚,给陌大小姐一个交代。”一道磁性霸道的声音响起,正是那暴露了本性的西陵宇,怀中抱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叶小西霸道出声,只是那目光种的炙热之感让叶小西紧紧的握住了藏在袖子里的手,当着这么多人她却只能笑着。

    没错是笑着,而且还是干笑着。“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陌梦一这时醒了过来,没有谁回答她,见陌妃菀抬脚要离开,陌梦一连忙出声道:“大姐姐,这是……啊!这个人事谁!”陌梦一出声道,确是那地上依旧烂醉的被砸晕过去的男子。

    陌妃菀走到门前之时刚好被陌梦一拉住,碰巧站在西陵宇旁边,西陵宇凑近陌妃菀耳朵道:“菀儿,本王可是对你感兴趣的很。来我身边如何?”如此暧昧的低语,众人都看在眼里,陌妃菀冷声道:“东王,对于你。本小姐没有半分兴趣,你就别自讨没趣了,还有你,给我松开手。”陌妃菀冷声道。

    今天就不该来,当一跃而起,朝着马车的地方去,身后几女也不甘逊色直接跟上。陌佳人看着周围的人,没有说什么,倒是看向暗处莫名一笑,刚好与禾心暖对眼,陌佳人唇瓣一动,:“还你人情,以后再无瓜葛。”当也随着几人在湖面上几个点跃就回到了岸上。

    留众人一阵吃惊,这陌妃菀身边竟然各个都是武功不凡之人。当陌妃菀回到马车之上,对着画舫所在的位置莫名一笑,又像是与陌梦一喝茶之时轻轻数着:“一、二、三。”

    “砰!”火光满面,那湖中央的画舫竟然爆炸了,燃烧起来,西陵宇看着陌妃菀马车行驶的方向,一笑道:“这陌妃菀当真是有趣,有趣。”

    “救人。”一声吩咐传出,穿着黑衣的男子出现,将在火海种挣扎的人都一个个救起。这陌妃菀竟然敢将东王的画舫烧了,这胆子也不小啊!不过,貌似她胆子一直都挺大来着。不然为何会走到杀手组织去。

    第二日,圣都的大街小巷都在传着发生昨晚发生的事情,丞相府的大小姐防火烧了东王的画舫,丞相府的大小姐原来是暗杀的第二杀手阿六,丞相府的大小姐曾经杀人如麻。整个圣都都是关于陌妃菀的事情,而一些小事儿却没被大家知道。

    西王的手竟然是暗杀的人,那西王不也就是暗杀的人?暗杀一直都是要被朝廷消灭的,如今西王的势力又大了,西王与手有断袖之情。

    各种流言蜚语不再少数,陌府,陌笙寒听着这些消息,气急,原来莞尔是杀手,那很多事情都可以帮自己的忙,只是现在找个什么理由把她弄回来,控制在手中,让她帮自己的忙了,这件事情得好好想想。

    将军府内,若素站在陌妃菀身边道:“主子,这些流言要不要若素出去解决一。”若素面带寒色道,没想到那些个三姑妈四姨婆的人竟然能这么八卦,也不知道是谁最开始传出去的风声。

    陌妃菀悠闲的吃着糕点道:“不碍事,就让他们传吧。我倒是想看看这最后能发生什么事情。”

    “是,主子。”若素轻声道,她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主子以前还是杀手,不过主子如今的武功倒是不用惧怕任何人,况且佳人小姐的武功也有长进。昨日能不用女婢门帮忙自己回岸上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想到不知道是谁在主子的茶里药她就一阵生气与自责。若是自己一直都在的话也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了。

    “若素姐姐,你也别气了。这件事情我看过不了多久就会浮出水面的。”佳人端着糕点走进来道,这件事情虽然她也很气愤。但是这件事情应该不是陌梦一做的,就说那药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因为那是皇室专用。

    “佳人小姐。”若素叫道,佳人一点头温柔道:“姐姐,你来尝尝妹妹做的鱼肉粥。”

    妃菀一笑道,当佳人把碗递给她的时候,她闻到那粥中淡淡的鱼香味,却一阵反胃,“呕呕呕……”一阵呕吐声响起,连窝在软榻之上的小巴卫都抬起了头。

    每日一句:最初不相识,最后不相认。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