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了,又离春节近了一天,前文中说了一句话,不知道大家看到了没有。但是这句话运用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的,某木现在就是深感压力啊!码字能让某木忘掉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所以,某木先在这里预祝大家春节快乐,马年快乐。万事如意。

    将军府内,陌妃菀仔细挺着陌佳人说着关于陌府的一切,时不时点头一笑,心中却是想着另外一件事情,正当陌佳人讲得兴高采烈之时,陌妃菀突然蹦出一句:“佳人啊!你说,要是我真的怀孕了,我是不是就要早睡早起。”

    “姐姐,你现在也是早睡早起的。”陌佳人无奈道,看着陌妃菀没有疑问了又继续讲着。陌妃菀却又打断疑问道:“佳人啊!你说要是我真怀孕了,我是不是就不能睡懒觉了?睡懒觉的话就是浪费时间,这样对身体也不好。”

    “姐姐啊!你能不能让妹妹我说完啊!在过五日就是选拨家主之时了,姐姐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话要如何是好。”陌佳人气急道。

    “反正我也不想当个什么家主,要不然你当好了,不过。要是我真的怀孕了的话。我是不是就得老老实实的呆着,不能到处走了,书上说。怀孕的人不能到处跑来着。”陌妃菀撑着手自言自语道。

    陌佳人直接挺尸了,实在是太无语了,姐姐为什么有时候总是那么傻?

    “算了,这些我也是想想来着,我可没那么神经。要是真怀孕了还不知道如何是好呢!”陌妃菀笑着道。她可没有打算拿自己的清白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那可是不划算的。只是连陌妃菀都没有想到的是。她有时多么幸运,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发现还有个他。不然失去的就永远也找不回了。

    “我觉得这圣都实在是太无聊了,我们出去走走吧,佳人。”陌妃菀心不在焉道。

    “姐姐,有句话叫做家族种若是出了一个能干的人,这个家族所有的未成年人都有了噩梦。我看如今姐姐就是大家族中的厄运了。厄运又俗称灾难。。姐姐明白妹妹的意思吗?”陌佳人带着无奈道。从来都不知道姐姐还有如此无赖的一面。

    “哎呀!管他厄运还是好运。我现在只是觉得这日子很是无聊啊!”陌妃菀有些赖皮道。陌佳人从早上就开始念叨,一直念叨念叨。她都快睡觉了。

    “姐姐。最近怕是不成,你忘记我刚才给你说的了?过几天就是选家主的时候了你现在走了怎么办?”顿了顿又道:“咱们两个若是走了。这竞选的机会不就是白白让给陌梦一了吗?虽然我们都不准备要,但是如此简单就给她,我心中是想不过的。所以我们把这件事情完成了再走吧。再说了,你走的话,不告诉你的小绵羊一声。你就走啊!外公也还没回来。这整个将军府怎么办啊!?”

    “好吧。那就在等一段时间。”况且她也只是确定小绵羊的身份不简单,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先弄清楚再说吧。家主竞选外公应该也会回来。

    “恩,这样便好,况且姐姐能不能走还是一个未知数了。”陌佳人喃喃自语道,真是伤脑经啊!不知道从何跟姐姐说起。

    “走?小姐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二爷留来的那些产业你都没好好打理,那可是夫人与二爷的……”又停住了话,没有说明,陌妃菀看向刘妈,问道:“刘妈。娘与二叔怎么了?”

    “哎!没有的事情,算了吧。”刘妈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呢?当年公主与二少爷应该是一对的,只是天意弄人啊!天意弄人!年轻之时的两兄弟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样。不然也不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了。

    “对了,小姐。南王回来了。”刘妈说完,有些疑惑的看着陌妃菀。

    “刘妈,你这是怎么了?南王是谁?回来了跟我有什么关系?”陌妃菀疑问道,这刘妈的神情分明是说自己与那南王有些什么,可陌妃菀也只有现在的记忆,对于以前的她也就只是个陌生人而已,什么事儿都不知道。刘妈这表情可是让她相当在意。

    “小姐,你不记得南王了啊1?”刘妈的语气非常吃惊,当陌妃菀也没有先前那么疑问了,就微笑着道:“刘妈,算了,我也不想知道了,那人就算是我的青梅竹马也好,未婚夫君也好,那也只是以前的我的。跟如今的我没有半分关系,我也不想知道他是谁,总之。这个人跟我没有半分关系,本小姐这么说,刘妈你能明白吧?”陌妃菀反问道。

    刘妈呆滞的点点头道:“是,小姐,那奴婢先出去了。”小姐莫非没有失忆?》这南王的确是青梅竹马,也是她的未婚妻,若不是真的知道。小姐为何说话如此顺畅?刘妈似乎忘记了,一般不都是这样吗?什么青梅竹马,未婚夫君。

    陌佳人看这刘妈没有顾忌的说出口,吓了一大跳,还好姐姐没有以往的记忆,因为有消息传来说。这南王这次回来可是带了一个女子的,姐姐若是必须嫁给那人,现在婚前就已经知道了有妾室,姐姐的性子又不好,怕是不好相处了。

    陌妃菀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这些小事都难不倒她陌妃菀。

    德王圣都皇宫院墙内。“父皇,儿臣这次回来就是带了一女子给你看,是孩儿的妻子,她的名字叫做木小葵。”南王西羽生恭敬的朝着正在批阅奏章的西德安道。

    西德安抬起头,看着这个儿子,出声道:“你先起来,带过来让我看看。”“传木小葵觐见。”

    “民女木小葵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白衣女子走了进来,对着西德安行礼道。

    “起来吧。”西德安微笑着,打量了木小葵两眼,西德安满意道:“羽儿,这次做的不错,不错。”顿了顿西德安面上有些犹豫道:“羽儿,父皇问你,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他是与陌丞相府的陌大小姐有婚约的,这件事情如此的话倒是有些棘手了。况且这女子怕是只能做妾,可羽儿当初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过只娶陌妃菀一人,终生不纳妾的。

    “父皇,孩儿不知道忘记了何事!请父皇指点。”西羽生比他哥哥西陵宇长得要俊俏几分,唇红齿白,剑眉,明眸。好一个身子挺拔俊美无比的皇子。

    木小葵站在西羽生旁边也是看着西陵宇,她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个朝代了,虽然有些郁闷,但是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她却是真的与这个南王相爱了。南王也说了只会娶她一个。

    如果说这个男人敢骗她的话,哼!她可不是古代那些柔弱的女子,当她这武馆的继承人是吃素的啊?况且这世道,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只腿的男人倒是满大街都是的。

    木小葵站在那儿,西德安叹了一口气道:“羽儿,难道你忘记了,你与那陌大小姐是有婚约的吗?父皇不反对你们,但是当年陌妃菀失踪的时候你可是说了只娶她一个人,如今你这样做的话,让父皇怎么跟将军府和丞相府交代?若是那陌妃菀自己解除婚约也好,可是这陌妃菀偏偏失去了记忆,对这一切都不知道。又怎会主动去想起这件事情,况且若是父皇令提醒的话,这天之人不都是知道你们的事情了?”

    “你与别人有婚约?”木小葵冷声道,她原本以为这个男子身上是不会有电视里出现的那种情节,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皇室果然都跟电视剧里面演的一样。又是将军府又是丞相府的,这没有的话她如今是不信的。

    “父皇,这件事情,孩儿会有办法的,您就等着吧,孩儿先带小葵去了。”西羽生赶紧拉着木小葵离开,他可是知道这妮子的性格的。若是一个不好,闹得整个皇宫起狗跳可就麻烦了。

    木小葵瞪着西羽生,若不是她怀孕了。她才懒得去管这些死男人,这该死的古代就是哟一个不好的传统,未婚生子终究是不好的。不过若是这个男人当真跟别的人有染,自己是不会原谅他的!绝对不会原谅!

    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出过轨的男人,不论是什么原因。就像是前掉在了屎上。不捡觉得可惜,捡了又觉得异常恶心。

    看着身边的男人,木小葵心中有些无奈,若不是在这该死的古代。没爹没娘,没地位,更重要的是身无分文,不然她肯定会逃跑的。特别是知道这该死的男人有了那所谓的未婚妻之后,木小葵心中的哀怨逐渐变大。

    怎么以前跟着男人的时候不知道他是皇家子弟啊!!木小葵心中一阵后悔。

    每日一句:女人眼里三种最丑的女人:好姐妹的情敌,前男友的现女友,现男友的前女友。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