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红红火火,各位新年快乐!谢谢超人,卷脸~

    其实,有时候自己也很是无语,不过最近的标题我自己很喜欢,不知道亲们喜欢吗?胡思乱想是杀死信任的凶器,这句话不是假的,某木是个感性的人。所以在写文文的时候加入了一些自己的因素,大家能接受吧?嗷呜-某木知道大家是能接受的,如此。某木再次祝愿大家,马年,新的一年新的气象,新年快乐!万事如此。当然是少不了那一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呵呵。陌妃菀扯唇冷笑,这陌梦一当真是好意思啊!自己的提醒竟然忘记了?这到底是真忘还是假忘?装吧!我就让你装个够!“梦儿?”陌妃菀不咸不淡道。

    “大姐姐,妹妹听得到。”陌佳人看着陌妃菀说完,又是露齿一笑,标准的八颗牙齿。

    “陌三小姐既然忘记了本小姐提醒你的话,那么,本小姐再次提醒一你看如何?总有一次,陌三小姐会记得本小姐提醒的是何事吧?如若陌三小姐每次见我之时都未想起来。那本小姐也就只好每次都提醒了!”陌妃菀似笑非笑道。

    如今面色也恢复了一些,陌妃菀好笑的打量着陌梦一。越来越有才了啊!

    “大姐姐,妹妹还有事,就先告退了。明日再见。”陌梦一带着两丫鬟逃也似的离开陌妃菀所在的院子。她的却是不想再次向被陌妃菀丢水一样丢脸了。那种丢脸的事情一次就足够了。而且每次都是丢脸在这个女人身上,这种事情简直就不能容忍。

    她当然知道陌妃菀说的是什么事情。不过,她也不想叫她姐姐啊!要是可以的话!陌梦一踹了踹脚边的花,气愤道:“这该死的陌妃菀!该死!该死!”

    “小姐,这……我们还在将军府了,这话若是让人听去了可不好。”小花连忙阻止道,她想清楚了。如今待在三小姐身边只有顺着她才有好日子过。不然这浑身的伤痕都不知道哪日才会好。

    “你个死奴才!说什么!’陌梦一回过头对着小花凶狠吼道。

    小花浅淡一笑,走到陌梦一身边道:“小姐,小花是你的丫鬟。自然是为你着想。待明日小姐当上了家主。有的是办法整治她不是吗?如今小姐还在这将军府内还是要禁言。不然这话被有心人听去,传到大小姐的耳朵里可就不好了。“

    “哼!还是你识时务!既然你这么为本小姐着想。那本小姐自然也就会对你好的!”陌梦一摘发髻上的簪子递给小花道:“这是你真心为我的第一天。我便将这簪子送给你。以后你可就是我的人了,走吧。你说得话也有道理。这里毕竟还是大姐姐的地方。不宜多留。”

    陌梦一带着两女走出了将军府,脚步急速,似乎将军府内有豺狼在追赶一样。

    待陌梦一走了,若素才将刚才被陌梦一喝掉的碗拿起来闻了闻,柔声道:“主子,这汤没问题。而且还挺香的。要不要找个大夫来看看。上次也是鱼,这是还是鱼。会不会主子你对鱼过敏?”若素瞅了陌妃菀一眼说道。

    “不对啊!我对鱼不过敏来着。倒是刚才那鱼汤我真心觉得很恶心。看起来倒是还好。只是闻起来实在是受不了。”陌妃菀嫌弃道:“不用请大夫了。你忘记了我就算是半个大夫啊!而且,春香也会!上次不是都说了没事儿吗!以后不吃鱼就好了。反正我也不喜欢那腥味儿。闻着就觉得恶心。实在是讨厌!”

    “那……难道是……”若素犹犹豫豫着,最后将碗放道:“莫非是小姐的鼻子出了什么问题?”陌妃菀无语了。以为这丫头要说出点什么好话,这果然不能抱太大的希望啊!

    “若素,你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主子鼻子哪会出什么问题!休要乱说话。”木子走了进来道,对若素有些无语了。走进院子走听见若素说主子的鼻子有问题。也还好主子已经将自己几人归纳为自己人。不然死一百次都不够懈气的。

    “哇!木子,好久没见你说这么多话了。不过。不过来闻闻。这东西是不是很香。主子觉得恶心。我怀疑主子是生病了。”若素笑着道:“哎呀,还是算了。你那鼻子也闻不出什么。我先把这东西拿去。木子,你在这里陪着主子。”

    “等若素,你手中的东西哪儿来的啊!”木子疑问道,今个儿佳人小姐不是在绣花吗?那这东西谁做的?难道是主子自己?这恐怕天塌来了主子也不会自己去做吧?宁愿饿死都不会去做。才是主子的性格才是!

    “你说这个啊?”若素示意篮子和盒子,有些无语道:“还不是那喜欢装模作样的陌三小姐送来的。鱼汤!小姐闻着不舒服。我先将这些东西拿出去丢掉。你在这里伺候着。跟小姐讲讲明日要做得事情。”

    陌妃菀瞥了两人一眼,有些无奈。真是熟悉之后越来越没规矩了。若素说完话就端着陌梦一带来的东西走了。

    丞相府,南苑秀阁内。北苑秀阁是陌佳人母女。南苑就是陌梦一母女。

    一走进自己的院子,陌梦一就朝着小花吩咐道:“小花,你现在拍个人出去。帮我找个大夫来。”这陌妃菀今日的状况实在是让人有些心里不安。总是感觉有什么事情悬着一样。得知道这陌妃菀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主意!

    “怎么了?小姐!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刚才被气着了?”小花紧张道。

    “我没事。你快去吧,刚才你也看见我大姐姐的状况了。我想问问大夫。这女子一闻见鱼腥味就不舒服,甚至是吐得厉害。是何原因而已!”

    “砰!”的一声,叶小西将手中的碗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碗里的热汤洒在裙摆之上也毫无反应。梦儿怎会这样问!这叶小西也来得不是时候。刚巧就听见陌梦一问道:“我想问问大夫。这女子一闻见鱼腥味就不舒服,甚至是吐得厉害。是何原因而已!”这梦儿一向都在自己身边,也就只有前几日出去游湖。还有就是一个多月以前,陌佳人出事的时候。可是这也不会啊!

    陌梦一听见声音走了出来,将叶小西拉了进去,柔声道:“娘亲,这是怎么了?小草,去夫人房间内拿一套衣裳过来。”又对着叶小西道:“娘亲,你先坐一会儿。把衣裳换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叶小西这才反省过来,抓着陌梦一的手,声音颤抖道:“梦儿,你……你刚才问丫鬟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这怎么办才好!这可怎么办啊!”叶小西皱着眉,她原本以为梦儿是洁身自爱的,没想到却发生了此事。

    陌梦一奇怪的看着叶小西,疑问道:“娘亲。你在说些什么啊?我只是叫丫鬟去找个大夫来,我问问这女子一闻到鱼腥味就会呕吐是怎么回事?难道娘亲知道是什么吗?”

    叶小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紧张的问道:“梦儿,娘亲问你一个问题,你可要老老实实地回答娘亲。”叶小西认真的看着陌梦一,她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可千万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步上她的老路啊!

    看着叶小西如此认真的面庞,搞得陌梦一也是有些紧张,而小花也站在原地没有说话。殃及池鱼可不好。

    “你们都先出去。”看着叶小西打量着小花。陌梦一出声道。不知道是什么大事要如此小心,按照娘亲的反应。怕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

    “是,小姐,夫人。”小花走了出去,顺便将门关上了。踏出房门的一刻,嘴角扬起一抹笑。这夫人是担心小姐怀孕了吧!这些事情她都是知道的,只是不想说。毕竟,这事情与她无关,何必惹祸上身。

    “娘亲,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你如此紧张。”陌梦一也有些紧张道。“这倒不是,梦儿,娘亲问你。”叶小西一犹豫却还是镇定道:“梦儿,娘亲知道半年前你就来过第一次月事了。如今离你上次月事又多少日子了。”

    “啊!”陌梦一微红着小脸,有些害羞道:“娘亲,你问这事干嘛呀?难道这就是你想知道的?”陌梦一害羞极了。虽然是娘亲,但是还有有些不好意思。

    “你快回答娘亲。”叶小西声音稍微加大了一些,老天保佑。希望不要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若真是那样。梦儿这一生可就是毁了了!

    “娘亲,梦儿的月事前两日才来过啊!娘亲,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陌梦一终于发现了不对,紧张的问道。娘亲的表情看起来很是沉重。却是在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又烟消云散了。恢复了笑容。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