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三,亲们,恭喜恭喜。相信很多亲们都还是有拿到红包的。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原本春节的时候是不打算码字的,但是还是想继续坚持一。

    陌梦一看着陌妃菀,嘴角一抹冷笑。陌妃菀你这是在找死!

    “大姐姐!”陌梦一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挑衅的看着陌妃菀。陌妃菀同样还一一笑,终于不装了。那么接来。就开始吧。

    陌妃菀轻吐出三个字:“小心了。”脸上却是柔和明媚的笑意。

    当陌梦一的剑已经到了陌妃菀的面前的时候,陌妃菀的身边开始荡漾起淡红色的光晕,周围的灰尘都逐渐飘荡开来,陌梦一冷笑:“陌妃菀,你就只能做到这样吗?”当不在有半点犹豫就朝着陌妃菀一剑刺去。虽然一开始她也没有犹豫过。

    “呵。”一声轻笑从陌妃菀嘴里穿出来。

    陌妃菀扬起手中飘扬的灰尘,灰尘漫天挡住了陌梦一的眼睛。陌妃菀脚一移。凑前一步夺陌梦一手中的剑丢在一旁。眼神的寒色立即迸发出。陌梦一觉得浑身犹如暗针再刺,从骨子里就透出了惊悚的感觉。

    那般的气势让周围看着的人不免一惊。这种君领天的气势。似乎很久以前听说过。

    西德安坐在上位,当陌妃菀身上的气息散发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了恐惧。似乎这个天应该是属于站在台上的人的。而不是自己。天玄大陆也有女子当皇帝的。所以并不是没有先例。西德安变了变眸子,旁边的皇后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陛他是有多久身上没有散发出这种气势了啊!

    朱元璋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眼神,面色有些紧绷,这菀儿的气势当真是比以前好了许多,但是在这么多人暴露。是不是有些不恰当。

    “大姐姐。你以为你今天能逃得过吗?”陌梦一冷笑道。

    “是吗?”陌妃菀一笑道:“你说,这公平的三次到底是公平了还是不公平呢?”轻松闲散的话语从陌妃菀嘴里传出,陌梦一站在一旁,没有去捡起台上的剑,看着陌妃菀清美的样子。

    陌梦一道:“大姐姐,为何要跟妹妹说这些呢?难道这三场比试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陌梦一柔和的声音传入到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中。

    “你说呢?”清冷的语气,依旧拖着淡淡的尾音。

    “不过。让你轻松的活了这么久似乎我是做错了一件事。庶女不都是被虐待的吗?我这么善待你。原来是我做错了啊!不过很多事情原本我是不打算在意的。但是。要算得帐最近似乎越来越多了。总的来说,你就是闲着无事可做也不该没事招惹我。”清冷的话语没有经过任何遮挡响彻在周围。

    陌妃菀扬起手中的陵,一层一层的舞起来。“碰!”的一声响起,陌梦一整个身体摔在台子边缘之处,眼看着身子都落出了一大半截儿,众人哗然出声。这若是摔来,就算是会武功的女子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更何况,这陌三小姐看起来武功也不怎么高。只是这陌大小姐会不会稍微有那么一点狠心?!这陌三小姐在怎么说也是妹妹吧?难道真是亲兄弟都要明算账!这个时候不能留情?

    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不可思议。眼见着陌梦一要掉去了。,陌梦一浑身也散发出灰尘般的荡漾,陌妃菀却扬起一抹轻笑,那道黑色的身影如同影子一般站立在陌梦一面前。陌妃菀扯住陌梦一的脚往台子上一扯,陌梦一没来得及收敛全身的气势,不过她惊讶的是。刚才的功力竟然没有对陌妃菀造成一点影响。

    陌梦一整个身子趴在地上。陌妃菀正准备上前一脚踩去,却听到一个声音响起:“第一回合结束。陌妃菀胜!”

    陌妃菀一笑,只是顿了一。当脚步不在犹豫一脚踩在陌梦一的手腕之上。传来咔嚓的声音。没有人不知道刚才那是什么声音。毕竟,德王圣都是一个以武立国的国家,每个人都会那么一些武术,断胳膊断腿这种事情在德王圣都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只是这陌妃菀会不会太凶残了一些?

    “陌妃菀!第一回合已经结束了!还不快点台!”没有怒斥陌妃菀的残忍,却只是叫她台,陌梦一面上一阵难看。陌妃菀松开脚俯身子道:“我说了,我这个人没事很闲。若是你继续玩些花样,那本小姐就继续奉陪!”说完笑着跳台子,还有两场都是在今日之内,所以还有得是机会。

    “陌妃菀!你给我站住!”台上的陌梦一好不容易站好身子。怒声道:“长老,陌梦一请求这比试三次都同时进行,不需要休息的时间。”又回过头对着已经台的陌妃菀道:“大姐姐。你有听到妹妹的请求吗?我们的比试还没有结束,所以请大姐姐上台吧!”

    “好啊!”陌妃菀一个栖身就回到了武场之上,眸子闪动着笑意看着陌梦一,不知道这妮子又会打什么注意,不过来什么招儿就接着好了。多大回事儿。

    “大姐姐看招!”陌梦一将自己的手腕轻轻摇晃了一,便接好了。白绫朝着陌妃菀去,将陌妃菀围绕在里面,台上散发出白色的光芒。陌妃菀看着满眼的白色一阵不喜。这陌梦一是在侮辱白色吗?那个男子适合的颜色,那只是属于小绵羊的颜色,没有人干亵渎,任何人都不可以。

    陌妃菀将双手结合在胸膛中央,浑身开始散发出红色的光芒,慢慢渗透出白色的绫。

    “啊!你们看!是红色红色!这到底是大吉还是大凶!古往今来,红色象征吉与凶!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分清楚过。这次到底是吉是凶!”

    “是啊!”

    “这陌大小姐被白绫围在里面,难道......?”

    “难道什么?”

    “难道是已经变成血崩了?不然为何是耀眼的红色。”

    “|啊!那若真是如此的话,这陌三小姐也太凶残了吧?”

    “别乱说话,继续看吧,那可是人家的家务事,与我们这些人可是没有多大关系的。明白吗?”

    “好了好了。”

    “梦儿,快住手,难道你真的是要置你大姐姐与死地吗?”陌佳人大声道。看着那红色之中散发出来的光有些担心,难道姐姐输了,真的是被陌梦一的白绫给伤着了吗?

    “爹爹,刚才大姐姐是怎么对梦儿的,爹爹看见了吧。梦儿只是以牙还牙而已。不过梦儿没有打算伤害大姐姐的,毕竟。梦儿可没有大姐姐心狠。”陌梦一巧笑着,却还是没有松开白绫,依旧将陌妃菀围绕在里面。

    “呵,就凭你。”说完,白绫全部变成了一片片碎布,陌妃菀胡说你很散发出红色的光,看起来像外露的怒气。陌梦一惊讶的看着完好无缺的走出来的陌妃菀,面上全是不可置信。怎么可能,怎么就这样出来了。不是应该是一堆碎肉吗、。?难道这陌妃菀的武功真有这么高,自己没有一点办法,不!不!不!这一定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陌妃菀上前一步,悬空着将陌梦一给提了起来,陌梦一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要断了,呼吸很困难。

    “菀儿,快住手,她是你妹妹啊!”陌笙寒大声道,引得周围一阵侧目。刚才陌大小姐被困在中间的时候,陌三小姐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这陌丞相便不在言语,只是这个时候又来阻拦陌大小姐。看来这陌丞相最疼爱的是陌大小姐这个消息还不一定是真的。不然为何总是能一眼看出,这陌丞相分明是在担心陌梦一?

    “妹妹?爹爹,你莫不是弄错了。我陌妃菀何时又多出了一个妹妹?还是你老年痴呆,忘记菀儿说过的话了。妾

    侍终究是妾侍,永远摆不上台面!”陌妃菀请冷出声道,对于喜欢装腔作势,三心二意的人她已经算是给面子了。算是这个人生了她的一点回报。虽然她没有半点记忆,但事实总是事实。改变不了的。

    “大小姐,你快放开我家小姐啊!我家小姐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若是在这样去,我家小姐的性命可就不保了啊!”小花大声道,若是此时不说话。三小姐那心狠的性子,若是真死了还好,若是不死的话,不知道回怎么折磨她们姐妹倆。虽然已经认可了自己,但是小草那木讷的性子却是不那么容易说服的。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丫鬟敢如此对大小姐说话,好像犯了错吧?

    “真是什么人身边的人,都是什么样的性子啊!如此没有规矩,难道你主子没有将你教好吗?”陌妃菀冷声道,那气势吓得小花往后退了一步,还好小草在她身后挡着,不然摔倒在地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姐姐,你没事吧,别乱说话了,这个时候我们丫鬟是不允许说话的,你都忘记了吗?”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