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最近觉得动漫很好看呢,哈-其实这也不算特别的事情,今天才知道原来ems上班挺早的哎。某木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马年大吉。马上有钱^^

    小花后退一步,看着周围异样的眼神,这才心中一惊。

    别人在说话的时候,不管是庶女或者说是侍女都是没有资格说话的。还是谁家的侍女都是没有资格说话的,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小丫鬟,若是大小姐真的计较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小花恐惧的看着陌妃菀,眼神中全是害怕,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身体有些不听使唤的乱颤抖。

    “姐姐,你别说话了,低着头站在一边。”小草小声说道,小花赶紧跟着小草说的做好,陌妃菀冰凉的眸子看了看小花身后的小草,小草也低着头不敢说话,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陌妃菀怪罪,两姐妹的身子都紧张的哆嗦着,陌妃菀的目光移到陌笙寒身上,微笑着道:“爹爹,女儿说的话爹爹似乎从未放在眼里过,那么为何。爹爹说的话,女儿要记在心中了。”

    陈述的语气,话中的不屑之意让陌笙寒有些难堪。当不在说话。

    “放开我,放开我!”陌梦一使劲儿拍打着,却只是在空气中乱折腾。

    “陌妃菀这是比试,不是生死大决战,快放开陌梦一。这场你已经算是弃权了,不可能有这么狠心的人来当家主。”大长老道。

    “你以为我稀罕?”当伸出手捏紧陌梦一的手腕,明媚道:“陌梦一难道你忘记了,你是怎么“邀请”我的?”陌妃菀淡淡出声道:“有些事情我不说出来。不是代表我不在意,你与禾心暖药的事情以为我会这么算了?咔嚓一声,这又断了,陌妃菀将陌梦一摔在地上。

    轻声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之上不是每个人你都能惹得起吗?怎么还是如此不学乖?”

    陌梦一看着陌妃菀闲散笑着,翻身而起。右手朝着陌妃菀的脚踝抓去,陌妃菀一脚踩在她胸膛之上,眼中的惊讶仍然存在。没想到这陌梦一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还有些力气。装吧!看她浑身的气势就不是不会武功的人。

    “我就说嘛,这陌三小姐是会武功的,你们都说陌三小姐不会。”

    “是啊!若是不会的话,早就已经输了。”

    被陌妃菀踩住的陌梦一面上全是愤怒与屈辱。嘴角边还有着鲜血,凭着一口硬气朝着陌妃菀抓去,像发了狂一样,陌妃菀反脚踢,一脚踢在陌梦一脸上。陌妃菀惊讶了,。莫恶魔你故意惊悚了。陌梦一碰的一声倒地,面上全是血迹。

    “真是不讨人喜啊!我有意放过你,你竟然是自己来找死。喂!大长老现在算是第三局了吧?不回答我的话,那就是你默认了,那么继续吧!”陌妃菀自言自语的说完。压根儿就没有理会那呆愣的大长老,自己决定好了一切。陌妃菀直接坐在陌梦一的肚子之上,开始左右开工!毫不留情的“啪啪啪啪啪啪!”巴掌声在陌梦一面上响起。直到将陌梦一的脸打得红肿不堪,都有些认不出来是陌梦一的时候,陌妃菀这才停了手。

    手指慢慢滑向陌梦一的喉咙,只需要用一点力气,便能将陌梦一置于死地。陌梦一瞪大了眼睛,此时她才感到了害怕。眼中的人竟然是真的想将她置于死地。想杀了她!此时她真的什么都不敢做了,也不敢多说话,要是一个不小心将陌妃菀惹怒了,她的命就会毁在这里了。那么就死定了!

    不过这个动作真让人厌恶!

    陌妃菀的手指慢慢敲打着,陌梦一觉得这是陌妃菀在计算时间一样。抬起眸子与其对视,这才发现那目光是及其不屑。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利刃才是杀人的武器,况且我可是从我将剑用在杀人上。因为......那是浪费!’陌妃菀笑着道:、“没事儿就学学那些个大家闺秀在家绣绣花养养草多好。这陌家家主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有那什么赢了就能和简尘溪在一起的废话,我可是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的,你若是在意便自己争取,别什么事情都想与我牵扯上关系。”虽然佳人也喜欢简尘溪,但是从今日放弃来看,怕是有人说了那件事情,不然为何乎会突然放弃。

    今日她也只是不想让陌梦一如此简单就得到家主。只是想让她出丑而已,毕竟看别人出丑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啊!

    “不过,你说若是我毁了你会怎样?”看着陌梦一瞬间变换的脸色,陌妃菀笑笑,大声道:“我说,胜负已分了吧?”

    坐在朱元璋身边的国舅道:“没想到这陌大小姐的本事这般好!”朱元璋呵呵一笑,看着国舅眼中的深思,骄傲道:“这算什么,在我的调教之。这小妮子一定还会进步,况且这菀儿会胜利本来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实在不用惊讶。”

    国舅笑笑,点点头:“这陌大小姐真是不一般。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功力当真是丞相府的一大幸事啊!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到的。”

    朱元璋骄傲的一笑,哼!老狐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在怎么说,我也教了那么久。”故意小声嘀咕道。

    旁边的丞相面色突然笑了,被朱元璋扑捉个正着,朱元璋一笑,早就知道你这家伙没俺好心,若是让你知道事实。哼!若是我不说这些。你不针对菀儿就奇怪了。

    “咚咚咚!”三声铜锣声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的时候,有人走到陌妃菀来之后该坐的位置。一个小小的人儿,都没有人注意到。小心翼翼的放了一盘糕点在那儿,又快得跑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陌妃菀从台上走,直接到自己的位置坐,看着手边的糕点,拿起就往嘴里送去。

    这个时候高位之上的西德安也回过神来。,抬起一只手示意了一。所有人都安静了来,直到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可能听见。

    陌妃菀刚将糕点吞了去,胃里却传来一阵反胃声,被打得青肿的陌梦一突然扯出一抹恐怖的笑。陌妃菀你死定了!

    “呕呕呕呕呕—”陌妃菀用手捂住嘴巴有些难受,面上也一阵苍白,这是怎么回事啊?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这样!

    “大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对呀,菀儿你这是怎么呢?老爷。我看还是请个郎中过来吧。”叶小西道。西德安也注意了这样的画面,一笑道:“这胜负已分,如今陌大小姐和陌三小姐似乎都有些受了伤。来人啊!去请御医过来诊断一。”嘴角也扬起一阵温和的笑意。这陌妃菀当真是不错。只是南王似乎对她没有一点意思。不过若是她当了陌家家主的话。就是尘儿的妻子,这也不错。

    “木子,快点。”若素着急道。

    只见木子身影一闪,次出现在几人面前之前时,手中拿着一个痰盂。陌妃菀看了那糕点一眼,又是一恶心,对着痰盂就作呕起来。

    朱元璋从位置站起身子,身道陌妃菀身边关切道:“菀儿,你没事吧,这怎么了?”朱元璋一边帮陌妃菀拍着肩膀边接过木子递过来的清水给陌妃菀漱口。

    陌妃菀一直吐到脸色苍白,才停了来。接过朱元璋递过的被子漱了漱口,这才有些无力的撑住身子。

    “菀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几个跟在小姐身边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吗?”朱元璋对着几人问道。

    “将军,小姐应该只是吃坏了肚子。”若素回答道,眼神中有些不确定。木子也在思考着,没有回答朱元璋的问题。

    &nbs

    p;“这糕点是何人送过来的,莫不是中毒了?”朱元璋瞟见桌子上的糕点问道,先前好像是没有的。到底是什么人送来的?这神不知鬼不觉的,这里人又这么多,还真不知道是何人送来的。

    说着,将一根银针将每块糕点都插.了.个.便,也没有发现变了颜色,难道不是中毒!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朱元璋神色紧张得拿起一块盘子里面的糕点喂进嘴里。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事情。

    “菀儿,你没事吧。”陌笙寒关切道。

    “不用你假好心。”朱元璋不屑多看陌笙寒一眼。

    陌梦一从自己的位置站了起来,朝着陌妃菀走去,她的脸上都还是青肿,只是消了一些没有那么明显,显然刚才那段时间是整理了一,“大姐姐,妹妹刚才看你吐得很是厉害,你没事吧?可是有哪里不舒服,要是有的话就说出来。陛已经吩咐御医过来了。不是吗?”陌梦一面带微笑着走了过来,这一幕。引起了周围华贵子弟的一阵哗然,老百姓们也在议论纷纷,刚才被陌妃菀打得那么惨,如今还能去关心别人,这陌梦一若不是真的太善良,就是伪装的太厉害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