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医抱着简溪尘应该已经回到萱花城了吧,陌妃菀想着,陌医的速度还真是快。

    “阿六姐姐,我帮你拔出来。”稍微检查了一,铁钉打得非常深,死死的钉在骨头上,陌妃菀从未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取出来估计会疼得生不如死。

    “没事,动手吧!”陌夭夭看着陌妃菀有丝犹豫,不敢出手,陌其在边上看着,突的眉目一闪,将陌夭夭推到一边,走上前去。

    取出的那一刻远比打中的那一刻疼得要多,陌妃菀像是被钢刀插在骨头上又狠狠的拔出,还是两次,陌妃菀疼得汗湿白衣,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滴,脸色比简溪尘方才还白得吓人,唇都咬出血来。

    她的毅力非比寻常,堪比钢铁,即便如此,陌妃菀也没有吭出一句疼。

    抹了药,包扎,陌其凝眉,“估计要养一个多月了。”

    “没事,我不是有左手么?”陌妃菀无所谓一笑,拿起一枚铁钉,这是一种特制的暗器,直直的,每个都很锋利,尖锐,可割可刺。

    “这暗器不错,我要抄袭。”陌妃菀笑,这种暗器比好用,银针太轻了,刀目标过大,有时候远距离射杀非常的不方便,需要消韩多的功力。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陌妃菀不会用,铁钉就方便多了,又小,又弥补了银针的重量,是一种合她心意的暗器。

    “身上还有别的伤口吗?”陌其冷声问,她此刻可没有心思管陌妃菀抄袭人家暗器。

    她一身是血,特别是胸口,一大片血迹,陌妃菀垂眸看了看,眸光略暗,一扫而过,把背脊对着陌其和陌夭夭,“这有外伤。”

    陌夭夭小心翼翼地掀起她的上衣,皓白的肌肤鲜血染红,触目惊心,她狠了狠心拔出小石子,陌妃菀吱了一声,还挺疼的,两个人的重量不容小觑。

    鬼七扑来也不看看位置,哎,算了,看在他救了她一命的份上,她就不计较了,她还琢磨着鬼七到底会不会死呢。

    夜晚,陌妃菀辗转难眠,一来是手腕上的伤痛和脊椎上的痛搅得她总睡不安稳,二来她一颗心都倾听着外面的动静,虽然她知道鬼七今晚是不会来的,他也来不了,她没有去看鬼七,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陌妃菀想了想,觉得自己很是奇怪,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把杯子蒙了上去,不一会儿变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陌医的专用小医里,简溪尘着身子躺在床上,胸口的血迹已经干涸,陌医不想救他,是真的不想,陌医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月光,或许再过几个时辰,他就会死了吧,虽然这个人是自己的亲弟弟,可是他当年叛出简家,便是为了陌妃菀,这一年多以来,陌妃菀虽然忘记了自己,但是始终还是对自己有着一丝别样的情感吧!

    陌医看着小院里的那颗桃花树,它开花,却从未结果过,这难道就是她跟他的宿命么?他们亲手种的那颗树,却没有结果,陌医撤回看向外面的眼睛,把目光放到内的简溪尘脸上,那张脸跟他一模一样,只是双眸的颜色不同,难道陌妃菀是因为这张脸吗?

    陌医摸了摸自己的脸,从脸上撕一块面具,如今他的脸和简溪尘一样的年轻,一样的冷酷,只是多了一种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陌医苦涩的笑了笑,若是现在这副样子出去,怕是再也得不到陌妃菀的谅解吧。

    陌医谁都不在乎,可是如果那个人是陌妃菀,他宁负天,也不肯负她,陌医想的入神,陷入自己的思想内,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人。

    陌医门外,陌夭夭浑身冰冷的站在那儿,她本来是想过来看看陌医到底有没有给鬼七治疗,如果有的话,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可是她来的时候却只看见,陌医的身子不在弯曲着,而是直直的站立着,让她觉得不可置信的不是这里,而是他拥有一张和床上躺着的人一模一样的脸,那张脸是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脸,甚至使用生命灵魂都记住的一张脸。

    陌夭夭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这个人她不会忘记就是她,是他害的她和其其一无所有,是他!陌夭夭眸光变得血红,充斥着一种无法言明的悸动,浑身的气息微敛,常人感受不到,可是双生子之间的联系又怎会被这一点收敛隔断。

    陌其和陌夭夭的房间内,陌其“唰!”的一睁开眼睛,姐姐……这是发生了什么事,陌其从床上站起身子,凭着双生子之间的联系,朝陌夭夭的方向赶去,越走越觉得奇怪,因为这是前往陌医专属院子的方向。

    走到陌医的院子外,陌其收敛了浑身的气息,连双生子的气息也被她收敛,陌其的功力远比陌夭夭高,此时本就陷入的魔障,更是不可能会发现陌其,陌其站在门前看着陌夭夭站在陌医的门前,那样子似乎陷入了什么不可置信又充满杀意的境界里,陌其轻声吐出“破!”

    只见门前的陌夭夭浑身突的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狠狠地看了一眼陌医的门,似乎想把这目光刺进里面某一个人的身上,陌其看着姐姐回过神,往外走,连忙一闪身,回到了床上,只是身子回到了床上,可是魂魄却留在了陌医的小院子门外,看着陌夭夭步子急促地走着,陌其本想陌医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也不由撤回目光,灵魂跟着回到了房间内的身子里。

    刚一回到身子,便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陌其睁开眼,陌夭夭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气息,还是如同往常一般,温柔和蔼,陌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陌夭夭走进房间内,便脱了鞋子上床,扯过被子蒙住自己就开始睡。

    陌其躺在床上的身子微微一动,灵魂彻底和身子融合,刚才陌夭夭的速度太快,她根本来不及融合,吓得她浑身一冷,还好,陌夭夭的心思没有在她这儿,不然就不知如何是好,陌其现在只知道陌妃菀个陌夭夭都是她最重要的人,谁都不能伤害,包括陌医。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