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四,好快啊!谢谢大家的支持,裸奔了这么久,今天好像有推荐了。某木心情很是愉快,跟大家分享一。终于知道为什么扫地僧比萧峰、慕容复的爹都厉害了。哈哈,就是多上了很多很多的自习嘛!他俩的爹也就上了三十年,那扫地僧可是上了一辈子啊!这么久不比人厉害也说不通。

    初四,都说过年有十五天呢,在此祝大家新年快乐,马年大吉大利。祝贺俺们家柠檬酱新年快乐,谢谢支持我的亲们,都新年快乐哈!谢谢超人、卷脸的打赏,谢谢你们的一直支持!!

    “御医来了,御医来了。”围绕在两边的人都赶紧让开。

    “大姐姐,这御医来了。还是让御医给大姐姐诊断一吧。”陌梦一那肿得跟猪头似的脸上带着真情柔美的笑意,却异样的不合适。就算是笑得在温婉,出现在猪头似的脸上。也是一阵惊悚。

    陌妃菀看着陌梦一那笑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因为食物里面没有毒,也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那御医站在一旁。也不着急上前,好像在等几人说完话,这实在是太异常了,这陌梦一怎么会突然间走过来关心自己?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问题!况且自己还是将她打伤的人,就算是亲人,也会有一段时间的别扭,更何况还是......称得上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人。

    “多管闲事。”陌妃菀不咸不淡道,虽然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是这个时候她也不会认输。她不是愿意服输的人。

    “大姐姐这是说得什么话,虽然大姐姐刚才这么对妹妹。但是妹妹心中是没有记恨大姐姐的。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不能念及私情的时候,妹妹是懂的。大姐姐你说对吗?妹妹关心姐姐是正常的,而且大姐姐虽然伤到妹妹,却都只是皮外伤而已。姐姐的仁慈妹妹是知道的,况且妹妹关心姐姐应该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这御医也来了,还是先让御医给大姐姐诊断一吧。这若是中了毒什么的,也好早点清理。”陌梦一面上带着真情温柔的关切。不似作假,陌妃菀也猜不透她的心思,倒是若素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陌梦一别开脸,没有与若素对视。

    陌梦一的话也提醒了几人,御医早就在边上了。西德安不管去哪儿身边总是带着御医的,这个时候倒是也有些用,况且。怕这比试当真出现什么意外,也早就吩咐有御医和民间的大夫在旁候着。

    “菀儿,既然御医也来了。那就让御医看看如何?”那糕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也试毒了也尝过了,所以这糕点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西德安笑笑,温和道:“菀儿你就让御医看看吧,这若是出了什么问题就不好了。”

    这陌妃菀赢了的话,这婚约的事情也可以就此作罢吧!

    而陌妃菀则是看向那说话之人,目光平淡。这个人就是小绵羊的父亲。圣都太子西慕凉的父皇。呵!一声一笑出声,从未在什么宴会之上看见过他,是不是就可以证明。帝皇家当真是无情的。一点也没错。呵!难怪他的性子也是薄凉,在没有温度的家庭中,若是温暖了又让人该如何相信?薄凉也是不错的选择。

    太子府位于最边缘的地方,那个地方也是薄凉。没有出席过任何场合的太子,有威严吗?恐怕这西德安心中的继承人根本就不是慕凉,那么究竟是谁?

    陌妃菀冷笑着,嘴角掀起无情。这个西德安,当真是让人厌恶,生不出半点好感。而且,自己怕是成了这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吧?最想除掉的人怕也是自己吧!从什么时候开始了。佳人的那件事情。还是娘亲的那件事情。自己身边的人?所以今天之后就跟佳人说清楚,让她回丞相府吧,反正一切事情也都差不多了。

    西慕凉是她心中唯一在乎的人。佳人,朱元璋只能排在第二,但是只要是她认定的人,定当会护她周全。

    陌妃菀抬起苍白的脸蛋,仰头与上位的西德安对视,明媚笑意道:“皇上,臣女有一事相求。在今天比武之前,我就与陌三小姐商量好了。若是今日我赢了的话,这陌家家主之位就是陌梦一的,包括那个约定也都归于陌梦一。臣女之所以会来。也是想让大家知道。这陌三小姐不是废物,是有一定能力的人,当陌家代家主是不成问题的。”看了周围震惊的眼神一眼,。陌妃菀缓缓道:“原本我就对这些没有一点兴趣。而且,这家主争夺的位置也就是我和陌三小姐。所以在此想陛做个见证,也请求皇上给个特权,让我执行这个特权,毕竟我们可是定过心神契约的。”

    心神契约代表着每个人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得出来的结果,任何人都要准守。虽然不知道这心神契约是不是真的有用,但是这些莫须有的东西在关键时刻可是比起那些大道理有用。毕竟这个心神契约可是约制着整个大陆的事情。

    况且,若是这件事情不当着西德安的面说出来,这件事情也不好解决,毕竟那个简尘溪现在被封为页了。西王简尘溪,另一方面提出心神契约也是想制约一几人让人没有拒绝的权利。

    陌梦一惊呆了。简尘溪面上虽然带着温和的笑意,但是若是看见他手中的杯子已经被捏得变形了,她怎么能这么做!怎么能如此践踏自己对她的感情,原本以为若是她赢了的话,跟南王的婚约就此作罢,那么自己定会对她好!可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样做!

    “既然菀儿这么说,。本来这也是陌家家事,本皇不予多说。,但是既然菀儿开口了,那本皇便允许了。”西德安面上笑意不减,依旧温和如玉看着陌妃菀,那温和如玉与简尘溪倒是有几人相似,。眼中有些深思,难道这陌妃菀喜欢的是南王?可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叫木小葵的女孩子怕是不愿意作为妾侍的吧?对了!还有西慕凉,就赐婚吧,想开了。这西德安才是一笑。

    “不行!”简尘溪站起身子,这陌妃菀的行为跟休夫有什么两样?

    “尘儿,坐。”西德安温和道。

    “父皇。”简尘溪唇瓣有些生涩的吐出两字,西德安脸上欣喜起来,这是第一次他叫自己父皇。是不是也就认可了自己的身份?简尘溪没有去看他的面色,依旧道:“父皇,若是陌大小姐这么做的话,那这原本的比试岂不就是儿笑了?”

    “西王这句话可就错了。”陌梦一上前一步道,看着简尘溪那温和的眸子看过来,心中有些暗喜道:“西王,若我记得不错的话,大姐姐与南王也有婚约,若是大姐姐真得按照这比试的规矩与西王你有婚约的话,这不是也太混乱了吗?况且这南王与大姐姐的婚姻是早就定来的事情。”众人一阵哗然,原来这陌妃菀还与南王有婚约,这也太混乱了吧?

    “南王回来啦?”

    “是啊!听说还带回来一个女子。”

    当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的时候,南王西羽生带着一身穿白衣的女子站了起来道:“我西羽生今日在此说明,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只有木小葵一个人,其余女人对于我来说都不值一文!”这话说出来,证明了自己的真心,夺得了木小葵的喜爱,却也让众人有些看清。众人想起了很多年前,这南王也是当着天人道:“他这辈子只娶陌家大小姐。”

    “呵!”朱元璋冷笑一声。看着高位之上的西德安。

    西德安见着混乱的一幕也有些头疼,陌妃菀站起身子道:“你这种男人,给我擦脚我都嫌脏!”清冷不带半点感情的声音从陌妃菀清美的唇瓣中吐出,西羽生这才朝着陌妃菀看去。虽然之前在比试,但是他一直在照顾木小葵,木小葵因为他有婚约的事情一直在闹别扭,陌妃菀抬起清亮无波的眸子看着西羽生,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陌妃菀,陌妃菀不咸不淡道:“若是早知道与你这种人还有婚约,我就是死也不会选择回到陌府。”

    “陌妃菀!你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本王吗?”西羽生这才看清陌妃菀的模样,当真是世间少有,尤其是那双眸子。时时刻刻都透露出主人无情的讯息。

    “呵

    !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我还就是看不起你。”目光浅笑着看着西德安,陌妃菀又道:“陛,这件事情是你们皇室的事情,本来我不因多说。不过这南王刚才也说了,他不会娶我,那么刚才陛允许的事情可否还作效?”

    “当然。”西德安一时间猜不透陌妃菀在想些什么,只好道。

    每日一句:被陌生人骂我可以以牙还牙可是被熟悉的人伤我却招架不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