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大吉~马年快乐

    “谢皇上。(思路客.)”陌妃菀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呵。皇家!却明显感觉到有些人的呼吸声都凝重了许多。既然是你们希望的,那么我成全你们可好!皇家还真当我陌妃菀是好玩的?弄得团团转,不是与简尘溪有婚约,就是与西羽生有婚约,呵!当真是好笑。给我这么好的机会,若是不将这些事情解决,还当真以为我是说这玩的吧?

    看着高位之上的人,陌妃菀眸色突然变得薄凉,唇瓣微动:“全场作证,我陌妃菀今日在此休夫!”

    呵!不是说未婚夫吗?那就休了好了,如此简单的事情。

    那清亮的声音传在空气中,异常的清晰,没有人没有听清楚,陌梦一一子坐在地上,这陌妃菀这小.贱.人倒是一句话说完啊!差点以为她是后悔了,不想退婚了。

    陌妃菀站立在那里,正午的阳光耀耀生晕。那光线射在陌妃菀身上,显得风华绝代。

    只是那口中吐出来的话确实不容小觑。践踏着在场两个男人的骄傲,休夫这个词语她原本不太了解,可刚好听见了外面百姓们传来的话语,“休夫!|”那两个字就清晰的传入她耳中。这皇室的人想将她耍着玩吧?这南王当着这么多人如此说话,她陌妃菀的面子不是一点都没有了?想让她难堪的话,这点道行是不够的。

    只是那站在阳光之的女子,浑身散发着光彩。她嘴角含着浅笑,淡淡道:“呵!愣着是几个意思?我相信在场的所有人的耳朵是没有问题的,从今往后,这南王可就是这世界之上第一个被休弃的男人。至于西王。刚才也说清楚了。他如今应该是陌三小姐的未婚夫。与我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呵!”无视在场人的脸色,陌妃菀笑颜如花,一字一句道:“南王,你当真是配不上我的!呵!我说了。你这种人给我当擦鞋的我都嫌脏。”

    “陌小姐说话何须如此狠,这男人不懂事,我自会教。不用陌小姐多言。”木小葵站起身子,这陌妃菀当真是比现代的毒舌都好药厉害,没想到这古代还有这种人在,只是如此的侮辱她可是受不了。

    “你又有何资格与我对话?”陌妃菀不屑道。

    “你!”木小葵说不出话来了。对啊!这西羽生道如今也没给她个身份她该如何同她说话?不过这古代的规矩可跟她没有什么关系。浅笑道:“陌小姐,你忘记了。我就是南王的妻子。”

    “多言。”陌妃菀出声道:“呵。你们还真是相配。果然是相配。;’说完笑了笑,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陌妃菀目光平静的站在那里,却让人生出仰望的心思。黑色的武士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她肌肤雪白,又透露出一种血腥的味道。目光看着朱元璋俏生生一笑,外公是真心对她的。她不愿让他担心。

    所有人看着陌妃菀,那身姿映在许多人的眼中。那素净的小脸精致如画,一别一笑。耀人夺目。有多少人在陌妃菀那俏生生的一笑中失了神,这女子竟然还能露出这般单纯的笑意。

    “等等。”西德安温和的笑意响起,这陌妃菀难道不知道一句话,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可黄雀后面也还有人!陌妃菀正准备坐的身子突然间定住了,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疑问。这西德安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叫住自己?陌妃菀正准备当作没有听到准备坐之时,西德安却指名道姓道:“菀儿,等等。”

    陌妃菀面上闪过一丝不喜,皱了皱眉,这老狐狸还准备做些什么?又抬头看着西德安温声道:“皇上还有何吩咐?”西德安没有立即回答,陌妃菀有些疑问,挑了挑眉,看着西德安的有些揶揄,。西德安一笑,抬了抬手,面吵闹的声音立刻静止,西德安正准备出口。

    “陛,这陌府的事情还没有完结,可否给陌家一点时间。”大长老此时出声道。这皇帝还真是不给自己这陌家大长老的面子,一直当作主办方在说着话,却忘记了这是陌家的事情。

    西德安一笑道:“大长老请说。”

    “是这样的,刚才不是说这菀儿有些不舒服吗?这御医也在一旁候着,现在先让这御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刚才那叫陌梦一的女子一直在说陌妃菀不舒服,到底是有些什么事情。他也有些稍微在意,这个时候说出此话,一是关心了这陌妃菀,二是想知道这些人究竟是想干什么,打些什么注意。

    这两姐妹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御医请。”陌梦一当来了劲儿,站起身子走到陌妃菀身边关切的看着她。

    陌妃菀将手伸出递给御医,一会儿之后御医一脸凝重的收回了手,不知不觉有些冷汗冒出,声音哆嗦道:“陌大小姐她......”

    “小姐怎么了?”朱元璋看着这御医脸色凝重得样子,声音不自觉的加大,一把将御医提了起来,口气粗暴道。

    “大小姐她......她......”这陌大小姐虽然......算了,这些事情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御医承担得了的,当一狠心大声道:“小姐,恐怕是有喜了!”

    “啪!”朱元璋一巴掌拍在御医脸上,御医摔倒在地,他也不敢乱说啊!

    “御医,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大姐姐可还是未出阁的女子,这些话你还是不要乱说得好,这话说出去可是会毁了我大姐姐的清誉,这你配得起吗?”陌梦一怒吼着道。

    御医站起身子道:“将军,三小姐,这话我也不敢乱说啊!这毁人清誉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可陌大小姐这脉分明就是喜脉啊!”

    朱元璋愣住了,而简尘溪确实呆愣了,莫不是他的?

    陌妃菀淡定的坐在椅子之上,没有错过刚才那一瞬间陌梦一眼角的笑意。恐怕这糕点也是故意让人准备的吧,刚才若素在她耳边说这糕点里面有些鱼肉,呵!原来一开始就在计算着自己啊!陌梦一笑着,原来娘心是这个意思,这么多人的见证之,她就不信这陌妃菀还能有脱身之计。哼!陌妃菀我说过,总有一天要你跪着求我,这才只是第一步而已。

    “呵!怀孕啊!你这御医莫不是在乱说话?我想这里大夫也不少吧。”此话的意思相信在场的人也能听明白,木子立即转身将早就准备好的大夫请了上来。

    一个个大夫分明把过脉之后道:“这陌大小姐这根本就不是喜脉,我曾经在医术之上看见过,当习武之人内力失调之时,会显示出两脉,有时还被误解成喜脉。”木子请来的大夫都是在民间有些名气的,他们的话自然百姓是相信的,陌妃菀虽然不怎么在意这些,但是也没必要让有些人心情太愉快了。

    那御医摔倒在地!完了完了!没想到这些人都还有准备!

    |“来人,将那昏医给我带去!听候发落!”西德安道,这事件还真是出得蹊跷,也是这陌家自家人的事情,但是民间的百姓们相信最多的还是民间的大夫。

    西德安看着陌妃菀道:“刚才这件事情大家也看到了,只个御医误诊,陌大小姐绝不是乱来之人。,”

    “皇上刚才可是有何事要吩咐臣女的?”陌妃菀却打断了西德安准备继续的话,要是等着他说完,是猴年马月啊!哼!这御医是你身边之人,你竟然让让他来给我诊断,你与此事必定也是有关系的。

    “菀儿。”西德安看着陌妃菀的眸子是温和慈爱的,看了看周围的人道:“菀儿刚才差点被人诬陷,这是本皇的问题,本皇想了一个补偿菀儿的方法。菀儿刚才从容不怕的态度很是让本皇看好。”

    “陛缪赞了。”陌妃菀不知道这西德安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她没怀孕这件事情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为何那御医会诊断出来是喜脉,况且春香也确实诊断出了类似的,只是还是有些不确定而已。

    不过这西德安的话语让她稍微有些在意,毕竟心中的不安明显在提醒她!

    “呵呵,本皇可是说得真的,这南王菀儿不满意,西王想必菀儿也是不满意的。刚才菀儿这休夫的一招可是前所未有啊!让本皇吃了一惊,如今本皇也想让这全场的人在此做个见证,要为菀儿再赐婚约。”依旧是温和的眸子温和的声音,却让陌妃菀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只见西德安带着笑意温和缓慢道:“太子早已是适婚的年纪,我看菀儿刚才处理事情的风度很有一国之母的气度,那从容不迫的态度也很是相像,如今。本皇就在为菀儿赐婚太子。从今日开始菀儿便是太子妃。不久后就是我德王圣都的皇后。”

    陌妃菀眼中寒色经过,这西德安原来就是打得这注意!好啊!当真是好!好!好!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