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更新晚了,还不知道能不能两更了,在此。某木先祝大家新年快乐,马年大吉大利。恭喜发财,马上有钱。

    陌妃菀低垂着眼,没有说话,待西德安说完之后。陌妃菀心里一跳,眼神中闪过冰冷,她早就该猜到这老匹夫没安好心。只是不曾想到,慕凉在他心中一点地位都没有。这该死的西德安当着所有的人的面说她即将是德王圣都的太子妃,将来就是皇后。这分明是把她和西慕凉往死路上逼。

    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话的意思就是太子以后会继承皇位,逼得所有的皇子都将慕凉视为对手,说自己嫁给慕凉之后就是妃子,也是让在场所有的名门子女嫉妒,至少现在没有谁表露出不想进皇宫当妃子的。

    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她已经被有心人惦记上了,就连那不怎么出门的西慕凉也被惦记了。

    况且丞相府原本的势力就让西德安不满,又加上个外公将军府的势力。她本身就算的上是德王圣都最尊贵的女人,若是她真的嫁给了西慕凉当上了太子妃,以后西慕凉继承皇位之后,对于整个圣都的大臣们来说都是一个威胁,这不是明摆着挖了一个坑让陌妃菀使劲儿往跳,这不跳还不行!前方无路可走,后方无路可退。

    这西德安也是打得好主意,在这个时候说了此话,。德王圣都的子民们此时都聚集在这里。若是这个时候她拒绝了的话,就是代表着将军府和丞相府对皇室的不屑,对皇权的大不敬!这皇后的位置,母仪天!是每个女子都梦寐以求的地位。天没有谁不动摇,连皇后之位都不要,那是想做什么?陌家没有男子,难道是有别的目的!想做女皇!?

    人言可畏这件事情是真的。

    毕竟不害怕错综暧昧,只害怕人言可畏啊!

    百姓们有百姓们的想法,权贵子弟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正可谓是思绪各异,陌笙寒的手紧紧的握着,还好衣袖够长,遮挡住了。朱元璋看着西德安的方向。面色有些不好看。坐在位置上的国舅似笑非笑道:“将军。这件事情是好事啊!为何不说话!那我就先恭喜你了!将军的面色好像有些不好看。眼神也有些杀气?!是否对皇上的这个赐婚有所不满?|”

    朱元璋站在陌妃菀身边。将声音逼成一条线道:“菀儿,若是不愿意就直接说!有什么事情外公在。”说完,。目光看了国舅一眼。

    听到朱元璋的话,陌妃菀觉得一阵温暖。还好外公在身边,有一个人真心为你好,是不可多求的,能宠着你爱着你呵护着你更是很少,而外公向来护短,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受半点委屈的。

    当陌妃菀抬头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高位之上的西德安对着身边的太监吩咐道:“去请太子出来与菀儿见见。”早在他有着想法的时候就已经吩咐人将西慕凉传过来了。只是没有表明是什么事情而已。

    “是,皇上。”身旁的太监立即领命转身就走。

    陌妃菀看着太监离开的地方,若不是这西德安早就将太子传来。太子府在极其偏远的地方,一时半儿是到不了的。她倒是想看看这西德安还想干些什么!

    西德安当真是对这个儿子无情的吧,这个儿子也只不过是比西王受封早了一些,若是西王早些回来的话。这太子之位可能就会另有所安排了。东王,西王,南王,太子,只有一个北王还从未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人。

    陌妃菀心绪万千,那个男子啊!

    陌妃菀低着头没有说话,此时该说什么?什么话也没得说!!

    “太子到”太监独特尖细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把目光移了过去,太子!传说中的太子,每个人都对着太子充满着好奇心,毕竟太子回来的日子极短,也从未见他出席过什么场合,总是以身子虚弱拒绝任何邀请。任何场合。

    传说太子不似凡间之人,他飘逸若仙。

    不过也都只是传说而已,毕竟没有过谁人有幸看见过那天人般的容颜。

    那踏着阳光朝着所有人走来的男子,身姿修长,四周弥漫着闪闪的光晕,阳光似乎踏空而来,脚未点地。其实的却没有点地。

    随着步伐越来越近,那身影也逐渐清晰,依旧是一身白衣。飘飘若仙,并未身着那明黄色的太子服,只是那一头乌黑的发被整齐的梳成发髻套在发冠之中,而最为明显的则是那乌黑发中,有些闪耀着红色光芒的发簪,穿过发冠横插在发冠管住的发丝之上。平添一份嗜血之气。

    他随意的衣裳,整齐的发髻,肌肤如雪,眸如平静的湖,看不出深浅,似死水一般没有任何波动,就那么缓慢的踏着脚步走了过来,所有人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如此唯美的一幕,就像是一幅画,容不得有半点污秽。

    全场都寂静了,连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楚,随着那身影渐渐走进,所有人的呼吸都跟着他踏得脚步一样,缓慢的呼吸着。没有一人感觉到呼吸不顺的样子,这究竟是怎样的影响力才可以带来这样的效果?没有人会来回答问题,因为他们所有的目光都在那一抹白色身上,那缓慢走着的人的身上,不曾移开过。

    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禾心尘,简尘溪,东王,南王都是静静的坐在那儿,没有任何言语,见着那走来的声音之时眼中竟然全是瞧好戏的样子。

    东王西陵宇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简尘溪连头都没有抬一,低着头,南王则是好奇的看着那走来之人。

    西慕凉从容的走着,好像是在逛着自家的后花园,对哪些异常的眼光直接进行了屏蔽,走到西德安身之时,这才弯了弯身子,不咸不淡道:“儿臣参见父皇。”说完站直身子也不管别人怎么想。

    “皇儿不必多礼。”西德安点点头,目光虽然是在西慕凉身上,但眼角的尾光却是朝着陌妃菀捎去,见她目光也停留在西慕凉身上,这才神色有些暧.昧的一笑,这陌妃菀怎么说也还只是个小女孩而已,看到美貌的东西就只有这么一点定力,哼!当温和出声道:“皇儿,这是陌家大小姐陌妃菀。父皇为皇儿挑选的妃子。”停顿了一又继续道:“你见见吧。”

    “是。”职业化的回答,听不出说话之人话中的意思,西慕凉抬起薄凉的眸子,没有半点温柔的抬起头,朝着西德安所指的位置看去。只是一眼,一眼而已西慕凉唇边却荡漾起了暖人的微笑。

    先前皇上叫人请他过来,让他候着他不知道是何事,只是听说陌府的人在竞选家主,却只有大小姐和三小姐参加,又听着人说,这陌大小姐赢了,但是却拒绝了与西王简尘溪的婚事。接着又拒绝了与南王西羽生的婚事。

    而且南王婚事之时,她竟说的是休夫!据说这陌大小姐是头一次知道自己与这南王还有婚约,若非不然死也不会回陌府,将南王扁的丝毫没有形象可言。退婚!休夫!他听着没有任何感觉。可当西德安命他前来的时候他就猜到这西德安的意思了。

    这赐婚才是西德安叫他来的原因。

    然而,这场赐婚,他是满意的。因为那站在对面的人就是他在意的人!他的阿暖----休夫退婚怕也只有这个女子能做到了吧?

    西慕凉唇边的笑意很浅,若不是陌妃菀一眼就看到了他,恐怕也不会发现,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平静无波的眸子与一双清亮的眸子对视着,陌妃菀看着西慕凉,知道若是此时表现出他们认识的话,怕是会惹上不少的麻烦。

    可事实上,知道他们认识的人,也就是只有那么几个而已,那几个经常与她作对,捣乱的人。

    陌妃菀同样是站立着身子,整个会场就只有这两人站起的身子,陌妃菀西慕凉二人都是站在阳光中,陌妃菀看着那高台之上的男子,突然明媚的笑了开来,以快的速度朝着西慕凉奔去,脚尖都没有立过地,飘着身子朝着西慕凉过去。

    一子跳到西慕凉身上道:“哇!你长得好美啊!你是天上的神仙吗?太子哥哥---”

    所有人被陌妃菀这大胆的动作吓了一跳,所有人都心跳停止了一瞬间,这女子……怎么直接蹦上去了?

    可接来的一幕才是让人惊讶的,那薄凉的男子眼中浮现出温柔的笑意,嘴角微微扬起,接住陌妃菀跳过来的身子,暖声道:“阿暖”

    莫非是认识?这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只是那一声温暖的声音从男子嘴里传出,暖心~~~~

    每日一句:“医生,请救救我!我好像得了一种超级容易被人无视的病。”“一个。谢谢。”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