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也有人说过情节进行的有些慢,如今文文的第一个高.潮即将出现了,啊哈,终于要成亲了,虽然都还没有怎么写两人的角色,毕竟那么大得一个地方,能遇见的几率也是很小的。(百度搜索更新更快..)况且男主实在是太宅了。

    娇小的女子挂在男子身姿修长的男子身上,周身弥漫着斑斓的光线,像是一层层薄薄的雾,让人看不清真实,偏偏那两人就站立在哪儿,很是和谐。不曾对旁人一笑的面上竟是柔和的笑意,那女子眉目弯弯,笑颜如花,男子温润如玉,清暇绝代。

    西德安被眼前的一幕弄得有些懵了,这两人怎么看都是认识的样子,可话语中偏偏又透露出不认识的样子,不过既然是这样,两人应该都能接受赐婚的事情吧?虽然当着天百姓的面可以强制要求,但是能让两人都自己真心的答应,那是再好不过了。

    当将迷惑丢,慈爱一笑道:“看来皇儿和菀儿是一见钟情,这样本皇也就放心了,如此本皇也不算是做了一件错事,皇儿和菀儿都是互相喜欢着?那这婚事……”

    皇儿?呵!叫别的皇子之时都是名字,只有他是一个皇儿,这就是证明不得喜爱的意思吗?西德安。

    “等等,父皇。”一道温厚磁性的声音突然插.入,盖住了西德安的话语。

    西德安被打断话语,皱了皱眉,朝着出声的地方看去,原来是东王西陵宇站了起来。出声打断了自己的话,西陵宇带着温和的笑意,站在那里如同一头雄狮一样,与脸上温尔的笑意有所出入。就像是一头刚醒的野兽。

    紧紧地盯着在场的所有人。

    西德安看着自家这个儿子,心思深沉得连他都猜不出,毕竟是自己儿子。也谈不上不喜欢,当微笑道:“宇儿这是有何事打断本皇的话?若没什么大事,希望宇儿可以给本皇一个合理的解释……”

    宇儿?呵,怕是叫得羽儿吧!哼!老狐狸,西陵宇抬起充满霸道的眸子,扬起唇畔微笑:“父皇,你有所不知,早在前些日子儿臣就与菀儿相见过。而那一见儿臣就此失了心。只是奈何菀儿与南王的婚约还在。儿臣才将心意搁,如今菀儿与南王解除婚约,儿臣也不想再隐瞒自己对菀儿的感情。儿臣想请求父皇将菀儿赐婚于我。儿臣定当会对菀儿一生一世一双人。绝无二心。”说完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一生一世一双人这话说的是好笑,谁不知道这东王府内已有一侧妃,如今这东王这般说话,将府内的侧妃娘娘的位置置于何处?不过这话的意思也是将正妃的位置给陌妃菀。

    呵呵。陌妃菀差点没笑出声来,若是那叫叶媚儿的女子听到了这番话,是不是会被气死?呵呵,这东王当真是看不清楚眼前的形势啊!

    对自己倾心?切!关她什么事情?要死要活都只是自己的一念之间,失心?只怕是心早就被那不知名的动物给吃了吧。还想拿自己当挡箭牌,这东王还真是想得美。以为自己就这么好说话?

    西慕凉无波的眸子荡漾了一,陌妃菀轻轻握了握他的手,乖巧一笑。

    “真是胡闹!这种事情岂能儿戏!”西德安听完之后大怒,一巴掌拍了出去,掌风直直逼近西陵宇,西陵宇左偏了一,掌风落在西陵宇身边的侍卫身上,侍卫不敢接,只好硬着头皮接上,结果摔倒在地,西德安怒声道:“宇儿,本皇说过,这菀儿已经是太子妃了,莫非你这是准备与自己的兄弟争妻子!”

    西陵宇一笑道:“父皇严重了,这不是抢太子妃,这菀儿都还没有答应是否愿意这次赐婚。”看了看陌妃菀,西陵宇微笑道:“父皇,儿臣可没有说笑,儿臣是认真在跟父皇说这件事情,况且儿臣对菀儿的感情天地可鉴,父皇又何须如此动怒。”哼!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什么事情都从未替我想过,如今又回来这么多的野种!太子之位原本也是我的,却被这么个来历不明的野种抢走,这口气我死都咽不!

    西德安听见这话,更是怒气横生,这宇儿竟然是当着众人和他作对!西德安寒着脸,竖着眉,怒声道:“你这是在质疑本皇的话!”还是藐视皇威?一句应该是这样接着吧,这宇儿太不像话了,这传到别国去可还了得?

    西陵宇一点都没有被西德安吓着,依旧温声道:“父皇,儿臣不敢。”

    “不敢?你这是不敢的样子吗?”西德安气急,咄咄逼人道。

    西陵宇面上闪过一丝不喜,抬起头与西德安对视,争锋相对道:“父皇,儿臣只是不愿父皇棒打鸳鸯,让儿臣与菀儿错失好姻缘而已。”

    这话说得,不知道该说这东王是太自恋了,还是目中无人,总之他的话就是想表达一个意思他不会放弃陌妃菀,也听起来陌妃菀与他有些情谊的样子,加上此时皇上已经用了“君无戏言”类似的话语,这东王还是如此坚决,让人浮想联翩,这陌妃菀与东王西陵宇之间莫非真有什么内情不可?

    还是说着陌妃菀只是一个喜欢美丽皮囊的家伙?见一个爱一个?所以南王一回来就想赐婚?那这么猜测的话。西王先前站起身子也是想说不愿娶她吧?只是被这陌妃菀抢先了而已,只是真没有想到这陌妃菀会是这种人。

    好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子!

    不过这陌妃菀还真是好运气啊!真是红颜祸水,这回陌府也没多大时间,先是和主府的禾家少爷,再是西王,现在东王南王竟然都与她有所羁绊,而如今竟然连天神太子都与她有所牵连,还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偏偏这身边还都是英俊的男子,且都是地位之高之人,这陌妃菀莫不是真是一个花痴不成?

    “哼!陌妃菀!|”不远处,禾心暖气呼呼得道,身旁是眼睛瞎了得顾家小姐,眼瞎了耳没聋,听到高台之上的声音,满脸的嫉妒愤恨。

    见自家儿子这样说话,皇后苏媚姬柔柔一笑,出声打圆场,化解父子俩的尴尬情况:“皇上,宇儿,你们又何必执着于这件事情上。”见所有人目光都移到自己身上,苏媚姬端庄秀雅的笑着,目光温柔的看着陌妃菀,柔和道:“这件事情不是得问问当事人吗?呵呵,这菀儿真有她娘亲大漠公主当时来圣都的风华绝代,这菀儿也才会圣都没多久吧?竟然这么多男子都为之倾心,呵呵。”话语中的深意未名,当初她原本才是这圣都所有男子的心上之上,可那女子来了之后却让自己的地位一再底,甚至被人遗忘,呵!这件事情她可是一直都记在心上的。

    西德安看向苏媚姬,顺着她的话走,若是此时不顺着这有的台阶走,到时候没有台阶可的时候就不好看了。当温和笑着慈爱道:“皇后此言甚是,这菀儿当真是个可人儿,这身上的气质也吸引着周围的青年才子们。”

    整个肃杀的气氛这才为之一松,东王一派的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虽然这陌妃菀身后的势力值得拉拢,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与皇上起了冲突的好,避免一切不应该此时发生的事情。免得坏了以后的大事。这可就不妙了。

    苏媚姬温柔道:“可不是嘛,这种事情啊!皇上是不易替他们做决定,当坏人的。依臣妾看,既然这宇儿也喜爱菀儿,不如这件事情就让菀儿自己决定好了。这结果不论是太子或者说是东王,既然都是心属菀儿之人,臣妾想。两人自然都会好好待菀儿。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皇上你看如何?”

    西德安点点头,这皇后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慈声道:“皇后说得不错,这件事情上是本皇太过于武断,没能顾忌到菀儿的心思。这样,菀儿,这件事情就由你自己决定如何?随着你自己的心意选一个如意郎君。不管对象是在场的青年才俊,还是本皇的皇子们,本皇都会成全与你。”说完目光炙热的看着陌妃菀,似乎要陌妃菀选择他一样。

    陌妃菀笑了,是真的笑了。却是嘲讽的笑意,这皇家之人还是处处都给人留着陷阱啊!这来来回回说了这么多的废话,也就表明了一个意思,她陌妃菀今天非得在场将自己的夫君选出来不可。没有一点能拒绝的权利。

    说什么在场的所有青年才俊,只不过都是给皇子们当垫脚用的罢了,若是自己真在面选了一个,岂不是说明了他西德安不行,这么多的儿子却不如大臣的儿子们。哼!若是选了皇子们中的任意一个,却也是将所有的女子得罪了,成了圣都所有未婚女子的眼中钉肉中刺。这当真是打得好算盘啊!

    每日一句:十年之后,学长再爱我一次。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