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今天还算不算是新年啊?都有些糊涂了,说实话都有些忘记了这原本过年应该是过几天的样子,可能离假期结束的日子渐渐逼近,都有些忘记了。*******$百*度*搜**小*说**看*最*新*章*节******这什么时候才算是过年,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虽然每次都会唠叨唠叨,如今倒是真养成这个习惯了。

    总之,新年快乐!!

    这西德安当真是不给她任何一点能拒绝的机会啊!这个时候陌妃菀想到了外公刚才说的一句话,若是不愿意就直接拒绝好了。有我在身边。真暖心,可如今自己也想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一个人。生来就被所有人遗忘的人。

    被所有人无视的人。

    西陵宇听见苏媚姬的话一笑,果然还是自己母亲好,这话说得没有半点偏袒的意思,可是……若真是没有偏袒的意思顺从西德安刚才的话,直接让陌妃菀跟太子成婚不就好了?在场的人都不笨,只是有些事情没有必要看得那么清楚。

    “菀儿,既然父皇跟母后都这么说了,也就是给了你这个机会。可不要错过了。”见陌妃菀没有言语,西陵宇微笑着出声道,声音中弥漫着自信,那个病怏怏的太子又怎能护她周全?目光中全是霸道笑意,见陌妃菀偏头,勾唇一笑道:“我定会生生世世护你周全,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相信这陌妃菀也不是傻子,自己话中的意思应该能明白,一个侧妃。早就没有了利用的权利,本就只是一个庶女而已。以前也只是为了和陌府搭好关系才会娶她,如今这陌妃菀到手了。这叶媚儿也就没有多大用处了。

    况且自己的话语间都是对她未来的保证,相比之。那两袖清风的天神太子怕是给不了她任何保证,相信她会知道如何选择才是最好的!

    以她的聪明又怎会真的去选在场的青年才俊?呵!陌妃菀,兜兜转转,你如何能走出我的手掌心?

    西陵宇目光深邃的看着那连体婴儿般的人,面上都是笑意。如今的状况容不得她多想,陌妃菀不是没有想过嫁人,可选择却真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人,那个人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消失得一干二净,没有半点痕迹,若是如今真的要成亲的话。那还需要选择吗?被环住的身子。莫名的安心。和跳动的心脏都说明着自己如今的选择会是什么。

    眼前的这个人,总是能让她舒心。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倒是个好吸引人的条件,护她周全?哼!一生一世一双人在皇家也有?不可能会存在。况且是那种妻妾成群的人讲出来这句话,陌妃菀只觉得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护她周全?她从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这东王西陵宇未免也太自满了,以为所有人都会按照他的想法走,这一点还真是跟西德安很是想象。也难怪这两人是父子了,陌妃菀脑中出现yy的一幕,这若是父子,断袖的话……呵,目光瞟了瞟简尘溪,那个爱他的男子也死了吧?呵!

    叶媚儿坐在女眷之处。面色煞白。这东王当真是没有给她半分面子,周围的达官贵族们的正妻们那暧.昧不明的目光,让她觉得难堪,虽然府内有很多姬妾。但东王却是从未碰过她们,只宠爱自己一人,而上次发生的过节之事,许多人也是知道,如今东王这么一招。是完全不讲半分情面。况且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话,也就是说她的位置就有可能保不住。

    陌妃菀的目光随意飘过简尘溪,却是让简尘溪心中起了淡淡的希望,不要选择别人不要……先前以为她怀孕的时候他吓了一大跳,只有他知道当初在萱花城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是连那俩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本想着自己一直在她身边,若真是有孕了他也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孩子弄掉。

    当陌夭夭与陌其离开的时候他是松了一口气的,因为她们身边有个会医术的夏不凡,可回了陌府他又担心别人会看出什么,可当几个大夫都诊断出没有怀孕的时候他的心情一松。他不想她与那人中间还有什么联系。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那连在一起的人身上,那娇小的女子却充耳不闻身边的话语,对着身前的男子娇俏道:“呐~若是我嫁给你,你会宠我宠得不分黑白吗?”

    哈?众人都快将眼球掉在地上,这陌妃菀怎么问的如此没有水平!说话简直就是不着调嘛?啊哈!!

    呐~若是我嫁给你,你会宠我宠得不分黑白吗?

    这算是什么?

    调戏?

    真看不懂………

    西慕凉看着虽然是娇俏着开口,眼神却是清亮认真的模样,深知她的性子百变,却也没有猜出来她竟然是不给东王一点面子的人,原本准备打算装作两人不认识的样子。可见她如此豁达,西慕凉心中温暖,她这是在变样的保护自己吧?

    这个答案是分明的!很久之前她就知道了。

    不是吗?

    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自己,这样的女子,自己如何能不疼爱。如何不把她放在手心之上,那首手掌心,他很喜欢~

    西慕凉无波的眸子注视着陌妃菀清亮无双的眸子,那无波的眸子渐渐弥漫出浅浅的暖色,点点头清声道:“好。”

    不是会,而是好。

    阳光,人群看着在场的一幕,散发着情谊,陌妃菀乖巧一笑,拖着甜腻腻的尾音,俯头垂在西慕凉耳边道:“小绵羊……”

    西慕凉还没有反应过来,陌妃菀便从西慕凉身上跳了来大声道:“皇上,我选太子。”西陵宇呆愣了,这陌妃菀莫非是傻了不成?

    西德安内心极其高兴大笑道:“好!如此甚好!”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一,柔声道:“既然这样,菀儿也成年了,本皇就做主,你们择日成婚!”

    “皇上。”苏媚姬笑着道:“臣妾今早看了时历一,这若是成婚的话,五月可是一个好的季节,若是臣妾的提议不错的话,择日不如撞日,就依臣妾说的日子可好?“

    “既然皇后已经查好了日子,就依照皇后说得吧!”西德安道,只要确定来就好,又出声问道:“菀儿和皇儿觉得如何?”

    呵!能不能允许她说一句你真虚伪,都当着天之人决定了这才问,有用吗?陌妃菀头偏向别处,西慕凉淡淡道:“就依父皇之意。”

    “哈哈哈啊哈—”西德安笑了起来。

    朱元璋面上有些疑问,这菀儿心中是怎么想的,不过只要是她自己喜欢便好。看那太子也不是一个轻浮之人,将菀儿交给他的话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况且这太子的来历也不是那么清晰啊!毕竟一点消息都没有查到。

    “恭贺皇上,祝贺太子殿。”周围的人都起身祝福道,简尘溪失意坐,差点摔倒在地,西陵宇面上阴霾一片,西羽生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自己做自己的。倒是木小葵多看了陌妃菀几眼。似乎想要在陌妃菀身边确定什么。

    于是乎,这件事情就这么落了帷幕。

    陌家家主候选人成了陌家三小姐。婚约的事情作废。而陌家大小姐即将与太子择日完婚。

    将军府的马车内,朱元璋面色不大好,陌妃菀也没有打扰,直到到了将军府门前,陌妃菀这才乖巧一笑道:“外公气消了?”

    朱元璋没有回答,一马车直接拉着陌妃菀的手就朝着将军府内走去,到了将军府书房内,朱元璋一屁股坐在椅子之上,气呼呼道:“真是太过分了,气死人了!”陌妃菀见朱元璋一身煞气丝毫不减的样子,一笑道:“外公,别生气了。”

    说着,倒了一杯茶递给朱元璋,乖巧道:“外公,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菀儿我一定尽心尽力回答外公!”

    这算是什么话?朱元璋一愣,随即便释然一笑,他的菀儿是聪明的,应该不会讲自己放在危险的环境之中,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担心:“菀儿,你告诉外公,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为什么啊?”陌妃菀似乎在喃喃自语道,坐在椅子上,双手握着茶杯,反问朱元璋道:“外公,你猜猜?”那休闲的语气让朱元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这丫头,外公若是知道就不会问你了,你告诉外公究竟是怎么回事?”朱元璋哭笑不得道,这么紧张的时刻这菀儿倒是还有这心思。

    看着朱元璋担心的样子,陌妃菀走上前为他捏着肩膀:“外公,你是不是也觉得若是选择的话,选东王比较好?或者说是西王?”见朱元璋楞了一,陌妃菀知道自己说对了,陌妃菀接着道:“外公,这件事情我是有考虑过的,外公你不必担心的。”

    “恩?什么意思?”朱元璋疑问道。有时候真的猜不透这妮子的心思。

    每日一句:别把自己想得太完美,在别人眼里只不过是配角而已。l3l4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